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地球上线 > 第八十章
    黑塔提示音结束,七个玩家站在一条巨大的绿色虫子前,抬头看着眼前巨大的火鸡。大火鸡似乎也听到了黑塔的声音,它不满极了,恼怒地不停跺脚,将地上的鲜血踩得飞溅。

    “该死的黑塔,咕咕,它居然说我会害自己的孩子。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的孩子们,你们都是妈妈的心肝宝贝,妈妈怎么可能害你们呢?”大火鸡用那双小小的绿豆眼深情地看着眼前的七个玩家,它的表情不像在撒谎,然而就是在一瞬间,当它发现七个玩家随便地站成一堆时,它突然翻脸,双眼中迸出恐怖的凶光。

    “你们为什么还没有排好队咕!”

    愤怒的吼声落下,大火鸡用力一脚踩下去,狠狠地踩碎了一块瓷砖。它瞪着自己的七个孩子:“谁都想第一个吃虫子,但你们必须排队。你们为什么这么不听话,妈妈让你们排队,你们都在做什么咕!”

    唐陌皱了皱眉头准备开口,一道男声从他身旁响起:“妈妈,我们马上就排队。不过在此之前,你是不是要回答我们一些问题?”这声“妈妈”叫得无比自然,仿佛真的是一只小鸡崽。

    唐陌转首看去。说话的是那个高瘦的年轻男人,他脸上带着微笑,认真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有这么一个乖孩子在,大火鸡的怒火慢慢消散。它的脾气如同天气,说风就是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大火鸡道:“咕咕,我的孩子,你才刚出生,就这么想了解这个世界吗?”

    年轻男人面不改色道:“是的妈妈,我有一个问题想问问你。”

    大火鸡低头看着地上的大绿虫,它再抬起头,道:“那你可得快点问。妈妈得去帮你们处理这只臭烘烘的大虫子,它这么臭,我可爱的孩子们怎么吃的了。”

    男人笑道:“那我就问了。”顿了顿,年轻男人盯着大火鸡,问道:“……通关这个副本的方式是什么?”声音一下子就冷了下去。

    大火鸡正用鸡翅膀不断地拍打大虫子,使它的肉质更加紧嫩鲜美。听了这话,它拍打大虫子的动作微微顿住,很快它抬起头,看向年轻男人,露出一个慈祥却又充满恶意的笑容。它是在笑,可是这个笑和刚才截然不同,仿佛在看一个自以为是的聪明人类。它这样说道:“我的孩子,所以……你的第二个问题是什么?”

    年轻男人眯着眼睛,盯着大火鸡不再说话。大母鸡用讽刺的笑容看着他。

    刚刚还和和睦睦的母子俩,突然间剑拔弩张。

    过了片刻,年轻男人笑道:“必须问两个问题?”

    大火鸡眨了眨眼睛:“咕咕,这就是你的第二个问……”

    “正确的排队顺序是什么?”一道声音从年轻男人的身后传来,他转过头,看见唐陌神色平静地补充道:“这是第二个问题。”

    大火鸡似乎这时候才注意到了唐陌,它的目光在唐陌和年轻男人的身上转了一圈。它一把将地上的大虫子背了起来,放在背上。大火鸡回答道:“通关这个副本的方式,黑塔不是告诉你们了吗。咕咕,我的孩子,排队吃虫子,别让妈妈为难,这就是你们通关副本的方法呀。至于正确的顺序……”

    大火鸡抬头看向唐陌,唐陌淡定地随它看。

    大火鸡没能从唐陌的脸上看出任何表情,他既不激动也不着急。它有些失望,但身为一个疼爱孩子的母亲,它鼓励道:“我的孩子,你真是个聪明的孩子。正确的顺序妈妈早就告诉你们了呀,不是说了,你有哥哥姐姐,还有一个弟弟吗咕。”

    一个女声惊道:“你是说,我们进入副本的顺序,就是我们排队的顺序?”

    大火鸡转头看向那个说话的女生。是两个小姑娘中的一员,她似乎也察觉到自己刚才太过激动了,赶忙闭上嘴躲在自己的同伴身后。大火鸡用翅膀固定好了背上的大虫子:“孩子,你太贪心了,只能问两个问题咕。不过妈妈这么疼你,当然不会批评你了。你可要好好排队哦。”

    大火鸡笑嘻嘻地踩在一团红色的软肉上,小姑娘害怕地连连点头。

    刺鼻的血腥味中,大火鸡环视一圈,看着自己的七个孩子。它慈祥地笑道:“妈妈得去处理这只大臭虫了。咕咕,孩子们,一个小时后你们一定已经排好队在这里等着妈妈了吧?”

    没有人说话。

    大火鸡细小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恶劣的光芒,它高兴地转过身,哼起了一支小曲:“七只可爱的小鸡崽,一条坏坏的大绿虫。小鸡崽要吃大绿虫,妈妈呢?妈妈……”突然,它转过身,视线死死锁在刚才那个说话的女生身上,奇怪地笑道:“妈妈要吃小鸡崽!”

    小姑娘被吓得浑身一抖。

    大火鸡朝她古怪地笑了一下,哼着这首奇怪的童谣,大摇大摆地离开了肉类食品区。

    大火鸡彻底离开后,两个小姑娘害怕地抱在一起,不知所措。唐陌和傅闻夺对视一眼,两人心里渐渐有了些猜测。这时,一道男声在两人面前响起:“看来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小时的排队时间,互相认识一下吧,怎么称呼?”

    唐陌转首看向说话的人。

    这个年轻男人一直非常淡定,哪怕刚才大火鸡直接和他翻脸嘲讽他,他也没失态。他走到唐陌和傅闻夺面前,目光在两人身上徘徊。这目光中带着打量,却没有恶意。

    唐陌淡淡道:“我叫维克多,他是唐吉。”

    这名字一听就知道是假名,傅闻夺意味深长地看了唐陌一眼,没反驳这个说法。

    年轻男人也不生气,笑道:“南京攻略组萧季同,这两个是我的队友,小乔、宁宁。”他指了指那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小孩和长头发的年轻女人。两人一起朝唐陌点点头,最后萧季同说道:“这两个小朋友就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没看到封锁令,也来了这里。”

    他说的是那两个小姑娘。

    两个小姑娘的心理素质明显不如萧季同三人,更不如唐陌和傅闻夺。她们被吓得脸色苍白,短头发的女生稍微硬气点,她吞了口口水,压制住心里的害怕,解释道:“我……我叫小云,她叫媛媛。我们两周前被拉进了一个副本,昨天才从副本里出来,就不知道封锁令的事。”

    萧季同:“难怪。”

    傅闻夺声音低沉:“什么是封锁令?”

    萧季同:“你们来南京的时候应该有察觉到,南京和你们之前待的城市不一样。听口音你是苏南人,”他看向唐陌,再看向傅闻夺:“你是北京人?我不知道你们那儿的情况怎么样,但是在南京,有个人拉了一批人,决定在这个城市里建立一定的秩序。”

    “那个人是你?”唐陌问道。

    萧季同笑了:“当然不是我。我不属于那个组织。他们要做的事情太多了,要找全南京所有的副本进入口,要想方设法了解更多的黑塔信息。要找出能让所有人都顺利通关黑塔游戏的游戏攻略,还要庇护一堆非常弱小的预备役……”顿了顿,他看向那两个小姑娘:“你们是预备役?别误会,我也是预备役。”

    短发女生连忙摇头,语气崇敬地说:“萧队,我们没误会,我们懂。”

    听到“萧队”这个称呼,唐陌挑了挑眉,傅闻夺也很感兴趣地看向那个年轻男人。

    萧季同道:“南京这座城市的事情你们以后有很多时间去了解,我们现在还是回到这个游戏。”

    萧季同的两个队友都非常听从他的话,小男孩和长发女人一直站在旁边不开口,全心全意地相信自己的队友,让他去安排一切。但那两小姑娘却也非常信任这个萧季同。两个小姑娘很明显事先并不认识萧季同,可她们却用相信的目光看着他。

    这个发现令唐陌觉得有点意思。

    萧季同道:“首先是这个游戏本身。那只大火鸡并不像它外表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它没有把我们真正当作自己的孩子。这是个黑塔游戏,它所想做的一切就是吃了我们,让我们变成地上的这些东西。”

    满地的碎肉凌乱地掺杂在一起,早已看不出哪块肉属于哪个人。

    大火鸡的恶意在萧季同向它提问的时候彻底暴|露了。这个现实副本归根到底就是场游戏,大火鸡是副本boss,它如果真的把玩家当成自己的孩子,就不会有现在的满地肉片。

    萧季同的想法和唐陌不谋而合,唐陌没开口,听对方继续说:“我们有一个小时的排队时间。每次先提问问题,再去考虑排队。排队有错,就会进入老鹰抓小鸡游戏,游戏时间为一个小时。”

    短发女生想道:“那萧队,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只要能撑过一个小时,就可以度过老鹰抓小鸡游戏。”她想到:“我们每次可以提问两个问题,刚才萧队问了大火鸡通关游戏的方法,它显然不是很想回答,所以又问出第二个问题。我猜测……难道它可以从两个问题中选择一个问题进行回答?所以它才会问第二个问题是什么!”

    她的同伴很快反驳道:“不是的,小云,如果真是这样,它刚才回答了两个问题。”

    萧季同笑道:“她说得没错。游戏规则第四条,大火鸡至少回答一个问题,且不可撒谎。”

    胆小的小姑娘问道:“但它刚才回答了两个问题啊。”

    “黑塔只要求她至少回答一个问题,且不可撒谎。两个问题里它随意说出一个正确答案,就不算违背游戏规则。”

    众人齐齐看向唐陌。

    唐陌和傅闻夺就像两个打酱油的玩家,很少说话。他们是新来的,和大家才认识不到半个小时,两个小姑娘几乎将他们忽视了。听到他这么说,短发女孩的脸上露出深思的表情。萧季同笑了:“是的。所以它刚才说的两个答案里,有可能两个都是真的,有可能只有一个是真的。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它说谎了,只有一个答案是真的。”

    众人陷入沉思,唐陌突然道:“之前偷袭大火鸡的那个炸|弹、小卡车,还有那把刀,是你们做的?”

    一直没开口的长发女人指了指身旁的金发小孩:“小乔做的。”

    小男孩骄傲地说:“这次队长和我们都是有备而来,带了很多很多道具。就是没想到这个副本居然不能用异能,**ing turkey,我好讨厌它,它打我!”小男孩又生气又委屈。

    萧季同解释道:“我们是今天早上进入游戏的,进来后就发现无法再使用异能,只能用道具。所幸我们道具带的比较多,又是三个人,在进入超市前就和那只大火鸡打了一架。结果你们也看到了,我们一旦打它就会被判定成弑母,会被雷劈。所以在大火鸡出去接你们两个的时候我就和小乔合计,布置了一些陷阱。那些道具是早就存在在那里的,我们并没有再出手去击杀大火鸡。我想试一试这样能不能避免弑母效果,对它造成一些伤害。”

    唐陌回忆了一下:“它确实受伤了,但是一旦触发到要它命的陷阱,依旧会触发弑母效果。”

    大火鸡被炸|弹炸伤时,黑塔没给出反应。但那把刀即将刺入它的胸口时,黑塔给小男孩劈了一道雷,惩罚他意图弑母。

    这下子问题又回到了一开始。

    “所以我们到底该怎么排队?”名叫小云的短发女生说道,“大火鸡给出了两个答案。一个是排队吃虫子我们才能通关副本,一个是排队的顺序是玩家进入副本的顺序。我觉得它不可能这么容易就告诉我们排队顺序的,它不可能回答这个问题,否则我们马上就可以通关了,它第二个问题肯定是在撒谎。。”那为什么第二个问题要问这个?

    后面的话小姑娘没说出来,她奇怪地看向唐陌,意思却很明显。

    唐陌参加黑塔游戏时大多扮演智囊角色,换做从前,不仅仅是第二个问题,第一个问题都很有可能是他提出来的,而不是萧季同开口询问。领导型的玩家在黑塔游戏里很多,但大多数都外强中干,根本给不出正确的意见,反而会将队伍带至游戏失败的结束。萧季同提出的第一个问题也是唐陌想问的,他就没多说。

    唐陌喜欢两种队友。一种是和自己想法重合,一个眼神大家就能明白互相的意思。比如傅闻夺,比如这个似乎很厉害、很神秘的萧季同。还有一种就是蠢蛋。什么都别想,别人说什么你就做什么,无条件地服从命令,不给队伍添麻烦。

    这个女高中生也挺聪明,不过还差了一丝。还好她还挺谦虚没有太张扬,换做是一些故作聪明的玩家,会更让唐陌头疼。当初他和傅闻夺初见的匹诺曹游戏,唐陌就是被自己的“聪明”队友坑了一把,游戏刚开始就落了下风。

    唐陌正准备回答,这时,一道男声却抢在他前面道:“问这个问题有两个目的。第一,确保第一个问题的答案肯定是正确的。第二,哪怕是错误答案,目前我们也不知道正确的排队顺序。大火鸡有一半几率会说真话,万一它说了真话,我们按这个顺序去排队,就歪打正着了。”

    唐陌回头看向傅闻夺。傅闻夺站在他的身边,见唐陌看他,他勾起唇角轻轻笑了一下。

    有了傅闻夺的解释小姑娘这下子明白了。

    第二个问题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有一点:通过这个问题他们必须能分辨出哪个答案是正确的。除此以外,问排队顺序的问题,也能看出大火鸡的一些态度:它并不想让玩家顺利通关。

    短发女生提议道:“反正我们进入副本的顺序肯定不是正确的顺序,那我们就不按这个顺序排,换个方式。这样也算排除了一种排队方式。”

    唐陌摇首道:“还是按这个顺序排。”

    短发女生错愕道:“为什么?”

    “你知道七个人的排序方式一共有多少种吗?”一道低哑的女声从众人的后方传来。唐陌抬首看向说话的人,是那个叫做“宁宁”的长发女人。她穿着一身黑色紧身衣,神色冷漠地扫了两个女高中生一眼,声音冰冷:“假设正反排序都是一样的,不分头尾,就是7!/2,一共有2520种排序方式。假设大火鸡一定要我们给出头和尾,那就是5040种。”声音停住,她冷冷地看向这两个女孩:“剩下来的5039种排法,你选哪个?”

    长发女人说话毫不留情面,两个小姑娘听了她的话全都闭上嘴,乖乖地不再说话。

    萧季同笑道:“1/5039的几率,我也不想去随便选择。而且大火鸡可能也是一样的思路,认为我们肯定觉得它在说谎,从而逆向思维,让我们排除正确答案。所以我也同意按进入副本的顺序排队。既然已经确定了排队方式,现在也没有多余的信息可供参考,那我们现在可以分开准备自己的道具,迎接下一场‘老鹰抓小鸡’游戏了。”

    七个人渐渐分开,各自准备武器,养精蓄锐,迎接一场大战。

    无论是唐陌和傅闻夺,都没觉得他们能在第一轮就赢得游戏。唐陌和傅闻夺走到超市的角落,唐陌拿着狼外婆的小阳伞,试着挥了挥。接着他又拿出两把小刀,一把手|枪。傅闻夺特质的子弹只剩下一颗,唐陌不打算使用它。他在枪匣里装满普通子弹。

    “你的。”唐陌把手|枪递过去。

    傅闻夺正站在冷冻食品柜旁观察周围的环境,听了这话,他转首看向唐陌。他微微一愣,很快接过银色手|枪,问道:“给我用?”

    唐陌点点头:“大火鸡的武力值怎么样现在暂时不知道。从刚才它被那个外国小孩算计的情况来说,它似乎不强大。但是它下一回会变身老鹰。这个变身是否能让它实力提升,不得而知,但我们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

    唐陌仔细地解释着,傅闻夺就看着他,静静地听着。他说完后抬起头,发现傅闻夺定定地看着自己,嘴角微勾。唐陌心中一愣,傅闻夺问:“所以为什么给我?”

    唐陌:“……”

    这不本来就是你的枪吗!

    唐陌沉默片刻,老实道:“真正打起来的时候,以我现在的水平……我射不准。”

    傅闻夺点点头,似乎接受了这个答案。

    唐陌:“……”

    傅闻夺并不知道,禁止使用异能后,枪对唐陌并没有那么重要。他的枪法并不好,如果没有checkmate异能,枪对他而言还不如刀,更比不上小阳伞。

    无法使用异能,唐陌目前最能倚仗的就是小阳伞和……傅闻夺。大火柴被他用异能封在手腕的纹身里,大火柴本身可以用,但他的异能不能用,所以他无法取出大火柴。没了异能,身体素质也有所下降,虽然不想承认,但唐陌最大的倚靠就是傅闻夺。

    但是唐陌也有所担心,所以他将手|枪给了傅闻夺:“你不能用异能的话,没有武器,拿个枪应该会好一点。”傅闻夺的异能和身体变化有关,每次战斗他都是用自己的身体为武器,现在他也没法用了,可能会实力大跌。

    傅闻夺却道:“我有武器。”

    唐陌愣住:“你有?”

    话音刚落,一把漆黑的刀影从唐陌眼前一闪而过。唐陌呼吸一滞,他的身体反射性地向后躲开,但傅闻夺的动作比他更快,左手环住唐陌的后腰,断绝他后退的路。这东西如影随形,好似闪电,擦着唐陌的睫毛而过。冰凉的刀刃贴着睫毛擦过的感觉清晰地映在唐陌的心里,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停了一拍,头皮发麻。等傅闻夺收回匕首,他才回过神,定定地看向对方手里的这把小刀。

    不过成年男人手掌的长度,锋利尖锐,通体漆黑,仿制军用匕首的形状。昏暗的光线下,一道深蓝色的光芒从刀身上划过。这把匕首平平无奇,放在任何地方唐陌都不会多看一眼,但他深深地记得刚才这把刀从自己眼前划过的感觉。仿佛死神降临,只要再往前一点,这把刀能轻而易举地割断自己最坚硬的头骨。

    唐陌问道:“这是你的武器?”他从没见傅闻夺用过。

    似乎察觉了唐陌的意思,傅闻夺道:“重要的武器要藏好,必要时可以制敌必胜。”

    这个答案很好理解。唐陌也一直把大火柴藏在自己的手腕纹身里,不到必要时候不拿出来。他曾经好几次突然取出大火柴,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两人没有再多说,唐陌和傅闻夺不像小男孩拥有那么多道具,他们的道具不多,却各个是精品。唐陌将小阳伞系在腰间,傅闻夺收好手|枪,手指一动,黑色匕首便消失在他的手心。两人回到肉类食品区时,长发女人和小男孩正在布置新的陷阱。

    见他们回来,萧季同笑道:“准备好了?”

    唐陌轻轻点头。他看向蹲在地上布置陷阱的小男孩,惊道:“你们有这么多道具?”

    小男孩的身边摆放着一个小山堆,大约半米高,全部都是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道具。刚才暗算大火鸡的小卡车已经报废,被大火鸡一脚踩扁踢到了墙角,可他们竟然还有这么多道具。

    这个道具的数量令唐陌不免惊讶。地球上线后的四个月里他一直不停地参加游戏,也拿到了不少道具奖励,但他从没见过这么多道具。傅闻夺也非常有兴趣地看着那个道具小山。

    萧季同道:“因为要来参加这个副本,所以特意多带了一些出来。”他微微一笑,言尽于此,没有再多说。

    唐陌和傅闻夺走到远处,远远地看着萧季同三人。

    这三人真的很有意思。一个八|九岁大小的小孩不害怕鲜血碎肉,人小鬼大,主意很多,面对突发情况也很镇定。一个一脸冷漠的长发女人,脾气非常冷,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拒绝和任何人交流。还有一个看上去最普通、其实最神秘的队长,总是面带笑容,但心里想的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他们还特别有名,有名到两个从没见过的南京玩家非常轻松地说出了他们的名字,并且非常尊敬。

    “……南京攻略组。”唐陌在嘴里念着这个名字。

    傅闻夺低沉的声音响起:“你对他们有兴趣?”

    唐陌一愣,看向傅闻夺,摇头道:“没,他们这个组织似乎和洛风城的阿塔克小组不一样,感觉有一套自己的规则。他刚才说他们因为参加这个副本,所以特意带了很多道具。你和我的道具加起来也没有这么多,我们两拥有的道具在玩家中应该算是很多的了。攻略组,主动参加黑塔游戏……”

    南京的玩家真的非常特别。

    唐陌对那个攻略组算不上特别有兴趣,但是他想起一件事:“既然他们这么厉害,很多南京玩家都认识他们,或许我们可以通过他们找一找你堂弟?”

    傅闻夺没回答这个问题,他道:“那三个人中,你觉得谁最强。”

    在搏斗方面唐陌还是稍微欠缺一点,他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儿:“那个萧季同?”声音停住,唐陌又道:“是那个长头发女人?”

    “是那个长头发女人。”

    与此同时,金发碧眼的外国小男孩正埋头布置道具。他的动作非常快,就像在搭积木一样,轻而易举地从道具山里找出自己需要的道具,然后将它们放在合适的地方,时不时地还要测量一下各个道具之间的距离,嘴里念念有词。放好一个黑色的石头后,他突然道:“宁宁姐,你在干什么,快来帮我算一下。”

    长发女人低头看了他一眼,冷冷道:“找队长。”

    小男孩撇了撇嘴,嘟囔了一句没再说话。

    萧季同走过来:“怎么了?”

    “他们在说我们。”长发女人指了指远处的唐陌和傅闻夺。傅闻夺早就察觉到了她的视线,他抬头看了长发女人和萧季同一眼,很快转过头,继续和唐陌说话。自己的窥视被别人发现了,长发女人皱了皱眉,道:“他们刚才在讨论我们之中谁最强。”

    萧季同:“这个不用讨论,他们很快就会发现你最强。”

    蹲在地上的小男孩这时抬起头,好奇地问道:“那他们之中,谁最强呢?”

    长发女人闭上嘴没有说话。萧季同转过头,看向远处的唐陌和傅闻夺。

    唐陌也正笑着看着他。傅闻夺则只看了一眼,便把视线转移到地上的那堆道具上。

    萧季同看了一会儿,回答自己的同伴:“这两个人都不简单,至少都通关了黑塔一层,甚至是黑塔二层。那个稍微好说话一点的,应该很擅长玩游戏,他很会玩黑塔游戏。不过他们之间要说真正打起架,可能是那个黑衣服男人更强点。他身上有血的味道,他杀过人。”

    萧季同笑了,他斩钉截铁地给出一个结论:“小乔,宁宁,他是个偷渡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