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466章 难题

第466章 难题

    赵昺知道无论古今打仗都要讲究个师出有名,即便私下行的是苟且之事,也要如此,以博得大义获得支持。那自己这个打泉州取财的理由就站不住脚,所以出师必然要以锄奸铲恶,报国仇家恨为。至于怎么说,朝中那些文采飞扬,能以笔将死人写活,活人写死的大儒们比自己在行,并不用他操心,现在难的是打泉州还要面临一个大敌——唆都。

    唆都此人据赵昺所知,其出身于蒙古札喇儿氏,根正苗红的蒙古人,为人骁勇善战,任忽必烈宿卫,从征花马国有功,得以被重用。接着平李璮,剿马贼,升为领兵千户守蔡州,此后又参加了征宋的历次战役。襄阳,他夺宋金刚台寨、筲基窝、青涧寨、大洪山、归州洞诸隘;至元六年,宋将范文虎率舟师驻灌子滩,丞相史天泽命唆都拒却之,升总管。

    此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至元九年,攻樊城,唆都先登,城遂破。襄阳降,再与卒五千,赐弓矢、袭衣、金鞍、白金等物。入见,升郢复等处招讨使;至元十一年,移戍郢州之高港,败宋师,斩首三百级,获裨校九人。从大军济江,鄂、汉降。至元十二年,建康降,参政塔出命唆都入城招集,改建康安抚使。攻平江、嘉兴,皆下之。帅舟师会伯颜于阜亭山。****,诏伯颜以宋主入朝,留参政董文炳守临安,唆都为副。

    至元十四年,升福建道宣慰使,行征南元帅府事,听参政塔出节制,败文天祥、降王积翁、连下福州、兴化,夺潮州,进参知政事,行省福州。征入见,帝以江南既定,将有事于海外,升左丞,行省泉州,招谕南夷诸国。其间正是其兵援泉州,帮助蒲寿庚败宋军,制造了泉州血夜,实乃行朝的大敌。

    如今唆都行省泉州,按照蒙古人的惯例,往往会在大城留下探马赤军作为镇守者,赵昺估计其所辖的军马驻扎在泉州的应在五千人左右。而蒲寿庚的私军也有两、三千人,加上叛降的左翼军三千人,总兵力应在万人上下。泉州城内居住的人口在二十万,可以很快动员起足够的青壮参加守城。另外蒲寿庚中的家僮、护卫人数也绝不会少有千人,他们都可参与战斗。

    如果在海上,赵昺还真不把泉州这点兵将放在眼中。但此次非比从前,宋军打的是一场攻城战,不仅耗时费力,且元军擅于野战,叛降的宋军擅长守城,他们两厢配合之下可谓天衣无缝,这让他心中忐忑不已。而张世杰曾两次攻打泉州城,尤其是第二次历时三个月之久,都未能破城,虽然有畲族义勇后期离心之故,但也可知泉州城设防之坚固。而在陆战之上,赵昺还真不知这朝中还有谁胜过张世杰,当然也包括他自己。

    要是单纯的复仇,赵昺自可以用火箭弹将城池毁掉,不过自己收复一座废城也就失去了原本的意义,真成赔本赚吆喝了。在有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一则五月后即将进入雨季,海上风暴频繁,不利于水军行动;二则若是迟迟不能破城,被迫采用围城之计,而泉州城内物资丰富,短时间内也难奏效,届时敌援军云集,海上风暴又起,他们将进退不能,反被敌军所困。

    现在已经是三月初十日,此战赵昺准备让参加崖山之战的后军和殿前禁军留守,其余四军全部出动,此刻前军、左军正向琼州集结,而完成战前准备怎么也需要半个月的时间,加上到泉州的航程到达时已经是四月初,留给他们作战的攻城和撤离的时间最多也就一个月。

    因此这一仗难就难在要尽量保存城内财物的情况下破城,当然这可以用‘朕心存怜悯,不忍城中百姓玉石俱焚为名’搪塞过去。另外就是速战速决,争取以最短的时间攻破城池,然后将城中的财物装船运走,在雨季来临之前全军迅速撤回琼州。当然能捎带脚杀了蒲寿庚,灭了唆都是最好的。不过这三全其美的好事怎样才能落到自己的脑袋上呢……

    “你在琢磨什么?”赵昺想着事情陷入沉思,和倪亮的谈话自然也就暂时中断了,而他发现其也正盯着几上的灯火发呆。

    “陛下,我在想若是咱们真的要去打泉州,还希望陛下能准我回乡几日,一则安葬父亲,二则看看家里还有没有人在,若是我娘亲、姐姐、弟妹还在,便将他们接往琼州,可好?”倪亮扭头看着陛下说道。

    “当然,于情于理都应让你回乡看看,若是能寻到家里人就将他们带回琼州安置,朕就在行宫旁边给你建一座大宅做府邸!”赵昺使劲点点头道,前时他曾让人寻找军兵的家属以安军心,许多人得以相聚,但是倪亮的家人经百般寻找却一直未能寻获,让他也深以为憾。

    “那我先谢过陛下了,在我和父亲临行之前还说想看看皇帝长的什么模样呢,若是娘亲知道我在皇帝身边做侍卫一定会十分高兴的!”倪亮听了高兴地说道。

    “哈哈,届时我一定前去登门拜访,见见倪老夫人,让太后接她到宫中住上些时日!”赵昺笑着道。可心中黯然,此战又得有多少家人离散,骨肉难聚,而这场战役却又是自己一手发动的,不知道以后还会有多少人因为自己丧命,难怪有人说帝王都是铁石心肠,他们都是踏着无数具白骨登上那九五之位。

    “呵呵,我娘亲若是能进宫看看定然欢喜的紧,他和姐姐都烧的一手好菜,若到家中定让陛下好好品尝!”倪亮听了喜不自胜地说道。

    “好,有好吃的朕更要常去了,到时你可不要烦朕!”赵昺知道泉州血夜之后,唆都和蒲寿庚为报复勤王的乡勇,率兵对各村镇进行了血洗,因而其亲人存活的希望渺茫,但当下也只能如此安慰他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