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第770章 慑敌

第770章 慑敌

    护军船队在陈奕军的掩护下于丑时一前一后进入阳逻堡外围水域,此时的月亮还未落山,将江面照的的白亮亮一片。赵端着望远镜目不转睛的看着江北岸,长江在这里拐了个缓弯儿,由西北转向正西,而阳逻堡正处于这个拐角处,船队行于此处都会放慢速度,调整风帆,若是有敌军埋伏于此发起突袭,将是最好的时机。

    “禀陛下,陈奕发来信号,前方的敌哨船皆以被清理干净。堡内的敌军未发现异动,其部已经占据上游水域。”郑永回禀道。

    “好,计划不变,各船以右舷接敌,进入射程后以火箭弹攻击阳逻堡。”赵看着空荡荡的江面暗松口气,看来这张玉还不是一般的托大,在战斗一触即发的状态下,水寨外连个警戒船队都不派,只用几只哨船充当警戒,其在大型战船面前,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辎重船队向左岸靠拢,战船靠右岸行驶,各船火箭发射架填装爆破弹!”郑永随即令观通手发出命令调整队形,做好战斗准备。

    得益于平日严格的训练,各分队接到命令后,在行进中有条不紊的迅速调整队形,战船分队脱离大队靠向北岸。火箭船分队在进入战场后在离岸约两里处落帆驻泊,炮船分队则在距岸里许之处游弋,社稷号等几艘甲级大型战船在攻击线内下锚,作为火力支撑点使用,并加强攻击力。

    “目标,前方堡寨,火箭弹无差别覆盖射击!”船队刚刚就位,而阳逻堡内的敌军似乎也发现了不对,敲响了警钟,赵不待战船停稳便下达了开火命令。

    ‘嗖、嗖、嗖……’开火的命令一下达,布置在社稷号上的二十多部发射架率先发射,一百五十多枚火箭弹呼啸着冲出发射管,在火药的推动下,拖着尾焰冲上天空,飞至最高点后画了条弧线一头扎了下去,在阳逻堡水寨中爆炸。而这时战船已经笼罩在硝烟之中。

    “发射、发射……”不断下达的口令声中,一枚枚火箭弹冲天而起,开始还能分得清个数,可当四十多艘火箭船先后加入战团,已然分不出彼此,在夜空中驻留的橘红色尾焰编制出一张大网,笼罩在整个阳逻堡上空。

    ‘轰、轰、轰……’火箭弹纷纷落下,又炸裂成无数的碎片,无情的收割着一切生命的同时,又点燃了泊在水寨中的战船,引燃了房屋和营帐,熊熊燃烧的火光映红了黎明前最为黑暗的时刻。

    ‘嘭……’堡寨是个封闭的空间,熊熊燃烧的大火往来冲撞,形成了道旋风卷着火舌升起,在空中燃尽爆裂,形成一个个火球又从空中坠落,散向四方。

    “目标首堡,延伸射击!”赵看着战场,阳逻堡共分成首堡、上堡、中堡和下堡四个堡寨,除了首堡位于北部外,其它三堡都沿江边一带,在地平面上构成了一个三角形。当下沿江的三堡在数轮火箭弹的不断轰击下已然被摧毁,如同一个个炼铁的高炉冒着数丈高的火苗,其中的敌军只怕不是被炸死,就被烧死,让烟熏死。他下令火力延伸,集中火力突击首堡。

    “陛下,敌船突围了!”郑永指指江边的水寨,有敌船趁火力转移的方向的时机,拼死撞开寨门冲向江面,欲图逃走。

    “令炮船拦阻射击,不能让他们逃了!”赵透过硝烟看去,只见冲出的敌船个个带烟冒火,不及升帆便欲顺流逃走,他下令道。

    “是,遵命!”郑永立刻下令游弋在前的炮船进行拦阻射击,追歼逃脱的敌船。

    转眼间,如雷的火箭弹爆炸声中又夹杂着隆隆的炮声,被击中的敌船或燃起大火,或是中弹进水倾覆,或是慌不择路搁浅在江边。敌军兵丁纷纷跳水逃生,现在正是寒冬腊月,虽然江水没有结冰,但也是冰凉刺骨,人即使躲过了葬身火海,也难逃被冻死的命运。

    “陛下,有敌船请降,如何处置!”在宋军猛烈火力的打击下,走投无路的敌船纷纷放倒桅杆,竖起降旗请降,郑永请示道。

    “让他们就地落帆下锚,有违令者即刻击沉!”赵冷冷地言道。

    “陛下,阳逻堡已然尽毁,是不是停止轰击?堡中尚有不少百姓、商家在其中。”郑永今天有些奇怪,过去小皇帝攻城虽也会动用火箭弹,可是往往适可而止,免得伤及无辜百姓和财物。而像今日连续轰击了足有半个时辰了,尚未下令停止,似乎已经忘记其中的尚有百姓,这让他十分奇怪,小心地问道。

    “唉,继续发射,将此地夷为平地,已决敌重建军堡之念。”赵叹口气道。

    “陛下……陛下如此恐遭他人非议!”郑永犹豫了下还是说出自己的担忧。

    “你看鄂州城头!”赵苦笑着悠悠地道。

    “陛下,城头聚满了敌军观战,却似无出援之意。难道……难道陛下是做给他们看的?”郑永转身向南岸的鄂州城看去,虽然离着还远,但此刻城头被灯笼、火把照的通明,上面站满了敌军兵丁,却是静悄悄的,即未击鼓助威,也未鼓噪呐喊,更无出援之意,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不错,其中正有此意。”赵点点头道,“鞑子攻城掠地常以屠城相胁,威慑敌军,迫使守军出降。今天朕以火箭弹覆盖射击夷平阳逻堡,除了剪除敌水军的威胁外,还有便是以此慑敌。让他们明白若是抵抗,阳逻堡便是榜样!”

    “原来如此,陛下此战乃是杀一人而欲活万人。”郑永想了想道。

    他知道护军在复国之役中最早参战,并参加了收复江浙地区几乎所有大小战役,却没有得到充分的休整;同样文天祥部和江钲部分别自广西和江西出发攻州掠府,从海边直杀到长江边也是疲惫不堪,已成强弩之末。而鄂州城池坚固,兵力强盛,城中居民众多。强行攻城不仅护军将付出极大的代价,百姓伤亡同样惨重。

    小皇帝正是通过摧毁阳逻堡显示火器之威,从而震慑鄂州城中的守敌,使得他们军心涣散,不战而屈人之兵,使得城中百姓免受兵火荼毒。因而即便阳逻堡中有无辜亡于炮火,与之破城付出的代价相比也是划算的,也正暗合两害相权取其轻之意……

    直到寅时初,炮击才逐渐平息,在整个过程中鄂州城始终未敢派出一船一兵出援。天大亮后,待岛上大火熄灭,赵遣兵登岸搜索残敌,寻获万户金印,而佩印者尸体被烧的不成人形,无从辨认。据俘虏所言,万户张玉在第一轮火箭袭击中便被炸死。检点战果,此战共击沉、焚毁敌船四百余艘,俘获敌船二百艘,降兵五千,共歼敌万余,他们多数都是死于火箭弹的狂轰滥炸和燃起的大火之中。

    收拾好一切,赵下令收兵,押着降船继续溯流而上,在据鄂州城二十里外的青石矶靠岸。这时文天祥已经闻讯前来迎候,他率护军二旅、亲卫旅一团、山地旅及炮团登陆,辎重船驶入南湖陆家港。令郑永领水军就地立水寨,将降兵归入陈奕军中,防备自汉江有敌来援。

    文天祥知道陛下驾到,已经在南湖北岸的徐家镇预备了驻跸之地,这里位于大营的北缘,湖上又驻有水军,安全还是有保障的。但赵没有去行宫,而是令二旅统制李振领兵安营扎寨,自己前往大营看望众军将士,以提振士气。

    “臣等参见陛下!”赵行至大营,谢枋得、陈夫人及谢翱领怀恩、威胜两军众将已在营外迎候,见圣驾到来,齐齐施礼道。

    “免礼,诸位臣工辛苦了!”赵见了急忙下马上前一一搀扶道。

    “陛下领军千里来援,臣怎敢叫苦!”谢枋得再施礼道。

    “是啊,臣等闻得陛下三战便平定江浙,收复临安,无不欣喜若狂!”谢翱笑着言道。

    “此乃众将之功,朕却不敢居功啊!”赵打着哈哈道。

    “今晨一战,陛下便尽灭敌阳逻堡敌军,臣等却围城近月尚不能破城,真是汗颜!”文天祥摇摇头惭愧地道。

    “这位是许夫人吧?”赵看到一位女将站在末位,身披铠甲,腰悬宝剑,上前两步相询道。

    “臣妾正是许氏!”许夫人听问叉腰施礼道。

    “朕早在琼州便闻夫人大名,只是无缘相见,今日一见真乃巾帼英雄啊!”赵虚扶下道。

    “陛下收留幼弟,又将其教养成人,臣妾感恩不尽!”许夫人再施礼道。

    “陈相为国捐躯,朕理应收留,如今陈墩已是朕的左膀右臂,国之栋梁了!”赵当然不吝美言夸赞,反正又不花钱,拍着伴在身边的陈墩肩膀道。许夫人听了陛下的夸赞自然是眉开眼笑,陈墩却是连番白眼,但他只当没看见。

    “陛下,外边寒冷,还请帐中休息!”文天祥看诸位见礼已毕,也寒暄了几句,便上前请陛下进帐休息。

    在文天祥的引领下,赵领众将进帐,大帐中生着火盆,比外边暖和了许多。众将再次见礼才依次坐下,而后他向大家通报了朝中情况和当前局势,告知众人能否稳固江东皆在鄂州和江陵能否攻下来,这是保证长江防线的基础,因而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攻下鄂州。

    接下来文天祥也想陛下介绍鄂州的战局,如今怀恩和威胜两军一路北上,攻城拔寨势如破竹,但也损失颇大。不过一路上不断有义军来投,加上编入的降兵,兵力不减反而壮大了许多,现在拥兵五万,加上镇守各地的不下十万之众。只是编入的新军未来得及整训,战斗力不可避免的有所下降,且战事紧急几番恶战后也未加休整,疲惫之下又攻鄂州,几次攻城都以失败告终,使得士气不振,物资匮乏。

    前时董义成舰队押送物资到来,冬衣皆已经发放到每个人手中,物资经过补充,他们是边作战,边轮番休整,士气有所恢复。如今他们已经控制了东边的陆路通道,敌军却仍能从江上得到补给,因而围城之计难以奏效,不得已才请调水军增援,没想到惊动了皇帝,亲自领兵前来。不过今晨一战,陛下轻取阳逻堡,歼灭敌水师消息传开后,全军是士气大振。

    赵又让众军一一详细说明了攻城失利的原因,情况与他判断的差不多,在缺乏重武器的支援下,通过宽阔的护城壕都成问题,即便登城成功,却也因为后续兵力难以跟上,而惨遭失败。后来也想过挖掘地道入城,不过因为周围多湖泊,又临长江,地下水丰富,且水位很低,深不及丈便有水渗出,因而难以成功。另一方面城中守敌多为北人,他们不仅擅长野战,也精于守城,且作战勇猛,曾多次出城发动反击,并不好对付。

    接下来,赵又问了周边民情。文天祥称百姓还是心向王师,盼着他们能尽快收复旧土,纷纷组织义军助他们攻城,当做内应。但其中也不乏有专心仕元的,其中播州杨家就不肯投降,并据守要隘抗拒王师,他们只能绕过播州北进。此外还发生过破城后,有士子以死明志,自尽而死的事情发生,以示忠于元廷。

    文天祥反应的另外一个情况就是缺乏有治理地方的官吏,他们攻下州县后,只能或从军中幕僚选调,或就地征辟有才学和威望的士绅充当地方牧守。这些人中难免有鱼龙混杂之辈,触犯律条,可当下又无人可用,只能申饬教训一番,他深感忧虑,担心日久生变,希望能从行朝中选派官员赴广治理地方。

    赵听了一一记下,不过此时重中之重是攻克鄂州,再回首整饬地方。而后他宣布明日犒军,奖赏有功,争取一鼓作气攻下城池,收复鄂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