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余生为期 > 7、第 6 章
    挂了周沁的电话后,林羡就回了卧房开电脑,顺手挂了qq,而后打开邮箱查收周沁发给她的资料。

    三十分钟分钟后,她精听完了一则听力,做了两篇阅读,伸了一个懒腰后,余光便发现qq消息栏那里有一个男生头像在不断地跳动。

    林羡看见那个万年不变的古旧系统头像就认出消息来自许成隽了,她脸上便有了几分笑意。

    林羡与许成隽家住对门,许成隽的母亲与周沁是同事,二人算是自幼相识,虽说许成隽比林羡大四岁,男孩子又比较调皮,许成隽却一直很照顾林羡,也不怕哥们嘲笑,从小喜欢带着林羡一起玩。林羡也喜欢和他一起玩,把他当亲哥哥一样看待。高中毕业后,许成隽就去了美国留学,但和林羡一直保持着网络上的联系。

    整个暑假,都是许成隽带着林羡一起玩游戏,打材料,下副本,浪竞技场。

    林羡看到许成隽找她,第一反应便是,这周倒霉的不行的竞技场的排位赛有救了,不能不开心啊。

    许成隽早前就听说了周沁要把林羡托付给一个她不相熟的阿姨,所以今天晚上是特地来关心林羡入住第一天感觉如何的。

    林羡自己一直一口一个“萧阿姨”地叫着萧菀青,叫习惯了便觉得也没有什么感觉。但乍一听许成隽问她“你那个阿姨怎么样?感觉好相处吗”的时候,她突然就觉得“阿姨”那两个字格外碍眼,听起来万分刺耳。

    她撇了撇嘴,纠正许成隽道:“别叫人家阿姨啊,最多是姐姐,她比你大不了几岁。你叫她阿姨的话,我可以叫你叔叔了。”

    许成隽乐了,看来林羡对这个阿姨感觉不错,他好脾气道:“那就姐姐吧,姐姐怎么样,合你心意吗?”

    林羡想到萧菀青,眼眸里不自觉地就有了光亮神采。她一手托着下颌,脸上是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灿烂笑容,半开玩笑回他道:“反正比我妈妈合我心意。”想了想,她要求许成隽道:“成隽哥哥,你现在有时间吗?”

    许成隽熟知林羡的脾性,每当林羡叫他“哥哥”,一准是有事要求他。

    果不其然,林羡哀求他:“成隽哥哥,带我打打竞技场嘛,我这周胜率只有20%了,大哭。”

    许成隽虽然觉得林羡第二日就要开学了,应该收收心准备好好学习了,但奈何经不住林羡的软磨硬泡,最后还是妥协了,带着林羡去竞技场了。

    当林羡顶着80%的胜率,心满意足地从竞技场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她和许成隽道了别,从电脑屏幕前站起,活动身子。

    她转了转脖子,左扭扭,右扭扭,突然觉得心里好像有一点牵挂,说不明道不清,总觉得,好像忘记做什么事情了。

    她一边思索着忘记做的事情是什么,一边弯腰松动筋骨。突然,灵光一闪,林羡直起了腰,连蹦带跳地跑了出去,冲向卫生间。

    她想起自己忘记做什么了,忘记洗衣服了!!

    周沁千叮万嘱她,一定要洗完澡就随手把衣服洗了,不要等人家萧菀青看不下去了,不得已帮她洗了。

    可是,林羡望着浴室里空空如也的装脏衣服的桶,不由扶额:沁姐姐,对不起,我辜负你的期望了。

    她听见客厅外的阳台,似乎有哗啦啦的水声在响动,间或,还会有一两声“刷刷刷”地洗刷声。林羡心中又燃起了希望,“哒哒哒”地就往阳台跑去。

    她转过弯,到达客厅,向阳台望去,便看见萧菀青穿着薄纱睡裙,稍稍挽了秀发,正微微弯着腰,拧干了盆里的最后一件衣服。

    听见了林羡跑动的脚步声,萧菀青回过头看向林羡,弯了弯眉眼,问林羡道:“怎么了吗?跑的这么急。”

    林羡已经走近了萧菀青,看着她手上正要挂起的,属于自己的牛仔背带裤,又看了看,已经挂起在衣架上的,自己的白t恤、内衣、内裤……

    林羡脸一下子就红了,又羞又惭愧,结结巴巴解释道:“对不起,萧阿姨,麻烦你了,我忘记……忘记随手就把衣服洗掉了,不是故意放着不准备洗的……”

    萧菀青闻言微微一笑道:“我还以为怎么了,没关系,我顺手就一起洗了。要说抱歉的话,也应该是我说,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擅自洗了,希望你别介意。”

    林羡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我感谢都来不及。”

    萧菀青轻笑出声,温声道:“那以后你换下的衣服,就都由我一起洗了吧。”

    林羡摇头,连声拒绝道:“不用不用,我自己洗就好了。我都这么大了,洗两件衣服的能力也还是有的,不用麻烦萧阿姨你了。”说话间,她的眼神忍不住飘向自己晾着的内衣裤,怎么都觉得很尴尬。

    萧菀青注意到了林羡的视线,有了几分了然。她洗干净了手,善解人意道:“那我以后只帮你洗外衣,贴身的衣裤,你自己洗,这样好不好?”

    林羡却还是拒绝了她的好意,坚持道:“真的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洗的。”

    萧菀青见她坚持,长长的睫毛扑闪了两下,笑了笑,也不再执意劝说了。她转了话题,问林羡道:“你明天上午准备几点到学校报到?”大学报到的时间没有硬性的规定,林羡不住宿也不用收拾宿舍购置日用品,倒是轻松自由了很多。

    林羡不假思索回道:“大概八点半左右吧。”周沁特意叮嘱了让她早去,凡事赶早不赶晚。

    萧菀青便自荐道:“那我明天送你去报到吧。你不住宿,应该只需要过去走个过场交个学费领一下军训服装就可以了。但大学不比高中,校区比较大,你第一次去可能也不熟悉路,正好我明天也有时间,一起去吧,路上还可以给你介绍一下平时上学的路线。”

    林羡以前新学期开学都是周沁开车送她去的,原因是注册了就会分发新学期书籍。书太多了,挤公交要是没座位的话,回家路途艰辛。上大学不住宿一切倒和高中也没什么差别了,而且书也不会当天就发,周沁和林明日学校新生也开学,事情多走不开,想着林羡从萧菀青这里有公交车能够直达,他们便毫无顾虑地完全放生林羡了。但到底也还是和高中有些不一样了,想到完全陌生的新环境,林羡其实也是希望有人能够陪同她一起去一次的。面对萧菀青的提议,林羡有几分心动,但她还是犹豫了一下,迟疑道:“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萧菀青便伸手轻轻地刮了刮林羡的鼻子,带了几分宠溺嗔她道:“说了对我不要客气,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傻。”

    林羡双眸一瞬不瞬地看着萧菀青,灯光昏暗下的仅着薄裙的萧菀青,清雅之中又平添了几分妩媚动人,让她几乎忘记了反应。

    萧菀青又抬手轻轻摸了摸林羡的发梢,还有一点微微的湿润,于是她轻声嘱咐道:“头发还有一点湿,吹着空调不好,去把头发吹干吧。”

    林羡收回眼神,听话地点了点头,答应她道:“好。”

    不久后,指针刚刚指向十点钟,林羡的房门便被萧菀青敲响。彼时林羡正带着耳机半靠在床上听歌。

    萧菀青端了一杯温牛奶进来,轻轻放在林羡的床头柜上。

    林羡取下耳机,便听见萧菀青软声提醒她道:“从明天开始,要准备早起了,晚上早点休息吧。”

    林羡乖巧地点了点头。

    萧菀青微微弯腰,有发丝从耳侧滑落,萧菀青轻轻把它们掠到耳后,拿起床头柜上的电子闹钟,眼眸似水,询问林羡道:“需要我帮你设置一下闹钟么?”

    林羡略一思索,点头道:“恩,设置成六点半吧,应该来得及吧。”

    萧菀青却是稍一沉吟,提议道:“我帮你设置成七点吧,以及八点半到的话,我送你过去,来得及的。多睡会吧。”她眨了眨眼睛,笑意从眸里浅浅泛开,打趣道:“睡少了长不高可就不好了。”

    林羡皱了皱眉,作势嘟囔道:“可不是,这些年为了好好学习,我起早贪黑,起的比鸡早,睡得比狗晚,个头也知道为此缩水多少了,太伤心了。哎,不读了不读了,要早睡晚起,再读就要长不高了。”

    萧菀青看着她张牙舞爪的小模样,忍俊不禁道:“瞎闹。”

    她细心地帮林羡设置好了闹钟,轻轻放回了床头柜上后才与她道:“早点睡吧,晚安。”

    林羡闻言也收起了刚刚做坏的模样,扬起了笑容,神色柔和回应萧菀青道:“恩,你也早点睡,晚安。”

    直到,萧菀青合上了房门,背影消失于林羡的视野,林羡才慢慢地挪开了视线。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换了一个新环境,又或是因为心境太过兴奋或是其他,林羡喝完牛奶,刷了牙,关了灯上床后,翻来覆去,竟怎么也睡不着了。

    在黑夜中苦苦煎熬了半个小时后,林羡决定起床去玩会电脑,等待睡意来眷顾她。但不知道是不是碍于方才答应了萧菀青的“早点睡”,她总觉得有点心虚。于是,她又蹑手蹑脚地走近了房门,小心翼翼地把房门反锁上,而后,连灯也不敢开的,轻手轻脚地来到了电脑前,开启了电脑。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后不久,书房里,萧菀青终于把下周的工作计划和选题方向定下来了。她活动了一下肩膀,站起了身子,去客厅接水。

    书房的对面不远处,就是林羡的卧房,是去客厅的必经之路。路过林羡的房门前时,萧菀青敏锐地听见,林羡的房间里,似乎有,键盘敲击的噼里啪啦声,在寂静的黑夜里,显得格外分明。

    萧菀青微微一愣,脚步一滞,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是当她驻足后,扬起耳朵认真细听,却发现,并不是她的错觉,键盘的响动声,确实是那样真切地从林羡的房间里传出来的。

    萧菀青向来温润的眼眸渐渐转晦,眉头微蹙,几秒后,她放轻放缓了脚步,从林羡的房门前径直走过,去向了客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