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余生为期 > 16、第 15 章
    到底是有些疲累了,萧菀青和林羡一起吃过午饭,在客厅看了会电视消食后,便互相道了午安,各自回卧室午休了。

    这一觉睡得格外香甜,似乎也格外漫长。等林羡迷迷瞪瞪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色已经昏暝,除了树叶随着风雨发出的沙沙的声响外,四下一片寂静。

    林羡转过头看向床头的闹钟,已经是傍晚五点多了。

    她微微醒了醒神,揉了揉眼睛,便坐起身子,下床去找萧菀青了。不知道萧阿姨起了没有,没有的话,她可以准备晚饭。

    出了房门,她特意往萧菀青的房间看了一眼,房门是开着的。看起来,萧菀青早已经醒了。

    果不其然,又走了几步路,她就听见,厨房里,传来了锅碗瓢盆的轻触声,声音似乎有点不自然的沉闷。林羡循声走去,刚到厨房门外,就娇声唤了萧菀青一声:“萧阿姨……”还带着些刚刚睡醒的慵懒低哑。

    萧菀青正在择菜,听到声音,回过头就看见女孩微微歪着头,头发惺忪,嘴角含笑地看着自己。她带着几分歉意问林羡:“是不是吵醒你了?”

    林羡走了进来,如往常一般,在她的专属小椅子上坐了下来,眉眼弯弯地看着萧菀青,摇了摇头回答道:“没有,是我自己睡饱自然醒的。”说完,她好奇道:“你在做什么?我们晚上吃什么?”

    听到问话,萧菀青温婉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几分无奈。她看了看一旁的电饭煲,叹了口气道:“本来想着你感冒了,吃清淡一点比较好,准备煮点粥,再炒两道小菜的。”

    林羡从善如流,嘻嘻地站起身,道:“好啊,那我帮你打下手。”她洗了洗手,就要动手帮忙了。

    萧菀青却又继续道:“可是粥没有煮熟。”

    “诶?为什么啊?是……电饭煲坏了吗?”林羡愣了一下。

    萧菀青眨了眨眼,伸出纤细的食指,指了指天花板上的灯。“喏,你猜。”

    林羡已经伸手到放着菜的盆里了,闻言呆呆地看了看萧菀青,又看了看灯,突然福至心灵,恍然大悟:“是停电了吗?”不怪她没有发现,她刚醒来就出来找萧菀青了,自然是没有注意到是否停电了这个问题。现在想来,确实不对,天色已经接近昏暗了,萧菀青在厨房却没有开灯,这明显是不合理的。往年,也常有大台风过境后停电的情况,就是不知道,这次要停多久了。

    萧菀青微凉的手覆在了林羡温热的手上,语气里带着几分宠溺道:“小迷糊虫……”说完,她把林羡的手带出了菜盆:“我马上就择好了,水凉你不要多碰啦。睡醒了头还疼吗?你刚刚睡着的时候,我拿温度计帮你测过体温了,烧退下去了。要不要再测试一下。”

    林羡的重点显然歪到了天际,她瞪着小鹿般可爱的大眼睛,惊诧道:“你刚刚帮我测过体温吗?为什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萧菀青把择好的菜又过了一次水,打趣她道:“因为你睡得像小猪一样香啊。”其实萧菀青猜想林羡应当也是觉浅的人,否则昨夜也不会被她的动静吵醒。今日没有反应,大抵是因为她确实太过疲倦了,所以才睡的格外香沉。

    林羡却是嘟了嘟嘴,猛地退后了一步,双手环胸夸张道:“那我好危险啊。”

    萧菀青随口疑惑地应了她一声:“恩?”

    林羡眨巴眨巴大眼睛,哼哼唧唧:“你都知道了我睡觉沉这个小秘密,那你以后要是趁着我睡着了对我为所欲为,可怎么办啊……”她故意捏出了娇滴滴的矫揉造作的小姑娘声线,听得萧菀青眉头一跳一跳。

    “为所欲为?”

    萧菀青咬着重音重复了一遍这个词,拿着锅铲的手动作微微一滞。她侧过头看林羡,像是不认识她了一般,深深地看了她俏丽的脸一眼,接着,用眼神把她从头到脚扫了一遍,扫过她……环抱在胸前的双手,扫过她一马平川的胸口……突然就,“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这下林羡不满了,环抱在胸前的双手也叉到了腰上,羞恼地跺了跺脚,质问萧菀青道:“萧阿姨,你这是什么眼神嘛!”

    萧菀青被她这么一问,嘴角弯起的弧度忍不住越发地大了。她极力想控制住自己的笑容,憋得秀丽的面容都微微泛起了红色,才好不容易克制住了一点,平稳了声音,装作淡定地回林羡道:“没什么。”顿了一下,她又回过了头看向林羡,向来温柔的双眸里,带了几分狭促的笑意,补充道:“你喜欢吃木瓜吗?我过段时间,去超市买一点,给你炖排骨吃好不好?”

    “……”

    林羡先是一愣,接着就是羞恼。她猛地伸手从一旁环抱住了萧菀青,把小脸埋在萧菀青的臂弯里,用尖尖的小下巴报复性地猛戳萧菀青:“萧阿姨,你嫌弃我!!”

    这些日子以来,萧菀青已经渐渐习惯了林羡亲近她的小动作了,但是被抱住的一瞬间,她还是几不可觉地僵了一下。随即,她便释然了。

    她伸手轻轻地揉了揉林羡头顶松软的细发:“我没有。羡羡,不要害羞,这是女孩子都会经历的阶段。”她是有几分打趣林羡的心思,但她也确实是因为关心,才认真询问林羡的。当她在林羡这个年纪的时候,她妈妈也曾悄悄地买了很多木瓜,变着菜式,变着花样地哄着她多吃一点。当时她不明白为什么,现在回头想想,妈妈当真是用心良苦了。

    想到这里,萧菀青的心情,蓦然间低落了下去。

    妈妈……我妈妈啊……萧菀青几不可觉地吸了吸气,鼻子突然就有些酸了。

    虽然声音很轻,林羡却还是听见了。她敏锐地察觉到,被她环抱着的萧菀青,好像突然间有些低落了。她从萧菀青的臂弯里抬起了脸,关切地看向萧菀青,果然看见,萧菀青唇角的笑意已然消失不见,眉宇间,笼罩上了几分哀伤。她怔了怔,才轻轻地开口试探问道:“萧阿姨,你怎么了?”

    萧菀青温润的双眸与林羡清澈的眼眸相对,随即,她扯出了一个带着几分勉强的笑,轻轻地摇了摇头安抚她:“没什么 。”她开了燃气灶的火,倒上了油,油热了,开始沸腾,发出“噼里啪啦”响声。厨房里的气氛,却像是突然间凝固住了。

    “我就是突然想起我妈妈了。”萧菀青温润的声音突然又轻轻地响了起来。

    林羡抿了抿唇,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萧菀青了。

    她其实是有几分疑惑好奇的。虽然这些年里,她几乎不曾再与萧菀青见过面了,但偶尔,还是会从妈妈和外公的只言片语里,得知一些关于萧菀青的消息。

    她知道,萧菀青的父母,是在几年前即将过年的前几天,出的车祸才没了的。

    但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当年……萧菀青与父母吵架,不知道,为什么后来的几年里,萧菀青春节时不再与萧爷爷萧奶奶一起来她家拜年吃饭,不知道为什么,外公也始终紧着口风不肯告诉妈妈,当年萧家到底是为什么,几近分崩离析。

    在她还踌躇着如何安慰萧菀青时,萧菀青却又调整好了情绪,语气恢复了自然欢快,侧过头问她:“冰箱里也没有什么配料了,我只能下一点面条,可能有些简陋,你别嫌弃。”

    林羡看着她如常般的笑脸,突然觉得心里酸了一下。这个娴雅的女人,总是以最好的姿态来面对别人,这些年里,她是不是一直都总是这样,勉强着自己。可能有人能够与她同喜,却不会有人与她同悲。

    可是,她现在什么也做不到。她自幼早慧,向来善于察言观色。她心里知道,她现在其实,和萧菀青还不够亲近,萧菀青,其实并没有完全对她放下心防。虽然,萧菀青一直对她,真的很温柔,很真诚。这个设防,不是其他的任何,像只是情感上的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可能,就算是她的妈妈周沁,萧菀青也未必真的完全不设防。

    于是,林羡也只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觉,装作什么都没有考虑,配合这萧菀青转移话题,把刚刚的低落轻轻揭过,用着一样轻快的语气乖巧附和道:“没关系,萧阿姨你的厨艺是我吃过的最好的了,你做什么我都觉得好吃。”

    萧菀青抓了一把面扔下锅,勾了勾唇,梨涡浅浅,声音里难得带了几分娇意嗔她:“嘴巴这么甜。可是你这一听就不像真心话。”

    林羡哪里肯依,顿时大呼冤枉,她伸出手就拉过了萧菀青没有握着锅铲的左手,轻轻地覆在自己的心口,弯了弯眉眼,万分真诚地说:“不信,你感受一下我的心跳,它们是不是都非常规矩、乖巧地说着‘萧阿姨你煮的什么,林小羡都觉得好吃’?”

    萧菀青起先突然被林羡拉着按在她温软的胸口上,手像是被什么烫到了一样,慌慌张张下意识就想抽回。下一秒,她看见少女望着她的双眸,乌溜溜,清澈明亮,里面笑意璀然。她稳了一下心神,松了一口气,镇定了下来,还真的认真地感受了一下林羡的心跳节奏,接着才缓缓收回了手,揶揄她:“我听着它们倒像是在说‘不要相信林小羡,她就是个小骗子’……”

    林羡先是哈哈大笑,而后立马又变脸,做出了一副泫然欲泣的做作小模样,哭唧唧撒娇:“萧阿姨说听不出我的真心,人家好伤心啊,怎么办,人家现在心好痛了……”

    萧菀青听着她在一旁自导自演闹得开心,唇边的弧度,不由地越来越大。她佯装没有听到林羡故作可怜的哀叹声,手下动作流畅,关火,拿出碗筷,给林羡先捞出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她双手把面递到女孩面前,柔声道:“好了,别闹了,饿了吗?吃饭啦。”

    林羡一听,更伤心了,一跺脚,娇俏地“哼”了一声,嘟喃道:“你根本就没有在意人家的伤心,就记着你的面了!”她话是这么说的,双手却诚实地接过了碗,一脸陶醉地吸了一口面的香气。

    萧菀青失笑,一边给自己盛面,一边软语提醒林羡:“是你的面。”

    “哼!”

    林羡其实真的有几分饿了,她站在原地等着萧菀青盛好面一起到外间餐厅桌上吃,却忍不住低下头,先喝了一口热汤,一下子就被美味征服了。她心满意足,气量就大方了起来:“好吃!看在萧阿姨你劳苦功高的份上,我原谅你刚刚狠狠伤了我心的事了。”

    萧菀青水眸里有几分宠溺,也有几分无奈,讨饶道:“是是是,谢谢林小羡同学大人不记小人过。走吧,我们出去吧。”

    林羡便满意地朝着她咧开嘴一笑,露出了一排皓白可爱的贝齿。她转了身,率先往餐厅走去。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四周灰蒙蒙黑漆漆一片,没有人说话后,便透出了一种沉闷的死寂。萧菀青看着少女离去的纤瘦背影,没由来地觉得,好热闹啊。

    好热闹啊。

    这些年里,她也去过很多人影憧憧、金碧辉煌、灯火如海的地方。那里很大,每一处都很热闹,可是,那些热闹都不是她的。

    而现在,在这一片黑寂中,林羡站在那里,就像是一盏摇曳着的小小的烛火,给她带来了昏昏的光亮,并不明亮耀眼,却照亮了这方小小的天地。这热闹不大,可是,这热闹却是真切地属于她的。

    是她的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