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余生为期 > 19、第 18 章
    答应了林羡之后,萧菀青终于松了一点口。早饭吃完之后,碗筷她便由着林羡去收拾了,而她自己,则坐在了往常林羡端坐的小椅子上,含笑地注视着林羡不算熟练的动作。

    林羡见她真的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于是愈发地张牙舞爪了一点。收拾好了碗筷和厨房的事宜,林羡开始大着胆子催促着萧菀青回房休息,非要看着她在床上躺下,盖好被子,捂好肚子,才心满意足地咧开嘴笑的露出一口小白牙,差点没上手摸摸萧菀青的头夸她一句“真乖”。

    萧菀青纵容着女孩的殷勤,和悦的小梨涡一直浅浅地挂在脸颊上。

    其实她平日里并不经常因此疼痛,想来是因为昨日受了凉,今日才有这样异常的反应。从前,她没什么感觉。但今日,她看着林羡为她忙前忙后的纤秀身影,突然竟觉得,生病,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

    林羡安顿好了萧菀青,转身出门,又从自己房间的柜子里翻出了一包红糖,一张暖宝宝贴。那是周沁帮她备下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周沁太了解自己女儿了,看似大大咧咧无所顾忌,但实际上,在一些事情上,脸皮又薄的很。她知道萧菀青家缺不了林羡什么的,但担心万一林羡肚子疼又不好意思和萧菀青说,到时候生生受着,便特意买了这些东西给她带上以备不时之需。

    林羡泡了一杯温热的红糖水端到萧菀青卧室的时候,萧菀青正靠着床,一手捂着额头,双眸微阖,轻咬着唇,一副,有些困扰的模样。“怎么了,很疼很难受吗?”少女像是怕惊扰了她,连声音都放的比往常轻柔了许多。

    萧菀青睁开眼,有羞窘一闪而过,林羡看不分明。她轻轻地摇了摇头,伸手接过了林羡递给她的红糖水,抿了一口,柔声回答她:“没有,我好多了,你别担心。”

    她不好意思告诉林羡,她一个大人,居然在看到她这个孩子为自己忙碌的时候,矫情地觉得,有些受用,心里,是多年不曾有过的,窝心。

    也许,人终归是群居的社会动物,自以为再习惯孤单再坚强的人,心底里,也难免对旁人的好意关怀心存期待。

    她也没能免俗。

    林羡轻轻地掀开了萧菀青覆在小腹上的毯子,拿起放在床旁的暖宝宝贴,微微用力撕开薄纸,把它隔着一层衣服贴在了萧菀青的小腹上,动作轻柔地拍了拍说:“暖暖肚子,我觉得还挺有用的。要是太难受了,我也有药的,不过我觉得吃药还是不太好,不是太难忍受的话,我们尽量不吃好不好。”

    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哄人口吻。一时间,她们的身份倒像是倒置了一下,她像一个大人,萧菀青倒像是那个需要被哄着的孩子。

    萧菀青不禁莞尔,还略微带着些苍白的脸上,也因着笑意璀然的双眸而显得精神了许多。她长长的睫毛轻轻地扇动着,听话地应她:“好,我听你的。”

    林羡看着她,突然乐不可支,露出了可爱的小虎牙。“萧阿姨,你突然好乖好听话啊……”

    萧菀青一双明眸与林羡对视,微微张阖间,眼波流转,顾盼生辉,语气是林羡未曾听过的袅袅动听:“因为我们羡羡,是一个很靠谱的人啊……”

    林羡双手握着萧菀青递给她的,喝空了的装红糖水的杯子,微微收紧。那一刻,她发觉,萧菀青苍白的脸,和着她微微上扬一张一合的红唇,居然有一种异于寻常的,惊人、惊艳的,病弱之美。

    心上好像有什么东西炸开了……是什么呢?

    又是为什么呢?

    林羡不知道。突然好热。她莫名地端着杯子,不敢再看萧菀青一眼,撂下一句“我去洗杯子”,落荒而逃了。

    萧菀青略带疑惑地看着她离去的身影,躺下了身子。她双手上覆在林羡贴在她小腹上的暖宝宝,竟真渐渐,陷入了混沌之中,睡了过去……

    午饭是林羡在萧菀青的指导下做的,除开姜汤,这是林羡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下厨。简单的白米饭加一碟番茄炒蛋。虽然成果卖相不佳,但好在味道还算可以,萧菀青非常给面子地进行了光盘行动,林羡都怕她吃多了胃疼,再雪上加霜。

    下午午休过后,两人决定一起去趟超市,采购晚上和明天的食材。平日里,萧菀青下班后时间来得及的话,都会先去一趟超市,置备往后一两天的食材的。所以,家里一直没有太多的存粮。台风天被困在家里,冰箱也渐渐地都空了。早上煮饭的时候萧菀青便准备着吃了早饭后去一趟超市,奈何被林羡按在了床上。休息过后,萧菀青再三表示,自己没有大碍,不疼了,林羡这才放心了一点,决定与她一同出门,毛遂自荐当她的免费劳动力。

    超市里人似乎比往常要都许多。大概台风过后,大家都急着出来补充粮仓。林羡不让萧菀青提篮子,自己拎了个小红篮,亦步亦趋地跟在萧菀青的身边。萧菀青知她心意,没有拒绝她。

    路过零食糕点区的时候,看到好多促销人员,正端着小碟子,推销月饼,萧菀青才突然想起来,过两天,该是中秋节了。

    往常,她一个人住着,节日与否,对她来说,并没有太大区别。特别是这种,不放假的节日,她更是鲜少记得,连公司分派的月饼,她也都只是让手下的人拿去分了。但今年不一样了,林羡来了。

    她心念微动,不免,就有了一些期待。

    萧菀青在月饼区前停住了脚步,促销人员见状,便立马迎了上来。还未待对方开口,萧菀青便拒绝道:“我就是随便看看。”

    说罢,她又转头询问林羡:“你有喜欢吃的牌子吗?喜欢吃什么口味的?”

    林羡随手翻看了一下,漫不经心说:“没有特别喜欢的,其实味道都差不多吧。家里每到这个时候我爸妈带过的那些学生就会给他们捎月饼,一盒盒的都堆积成山。中秋过后的一个月,是我最惨的一个月,你猜怎么着?”

    萧菀青下意识的“恩?”了一声。

    林羡便笑嘻嘻道:“我爸妈自己也不太爱吃,但却觉得都是别人的心意不能浪费,中秋后的一个月,每天晚上睡前我喝牛奶甜点都是月饼,吃的我腻死了。萧阿姨你喜欢吗?我让我妈妈送两盒过来,你就不要特意破费啦。”

    萧菀青见林羡是真的不想吃,便放弃了要购买的**,摇了摇头说:“我也不喜欢吃,那我们走吧。”

    站在一旁一直等待推销机会的促销员,忍不住不着痕迹地瞪了林羡两眼。林羡机警地发现了,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还挑衅般地挑了挑眉。

    萧菀青一边走着,一边斟酌着语气,尽量,不让自己隐隐的期待流露出来。她状似不经意地询问林羡:“中秋节也不放假,你下课了回家的话,会不会太迟了一点。你妈妈会来接你吗?”

    林羡夸张地“诶?”了一声,继而哭唧唧地一副伤心的模样质问萧菀青:“我和妈妈说了下课了再坐一个多小时的车回家,吃完饭再坐一个多小时的车过来,太麻烦了,就不回去了。萧阿姨你这么问,是不愿意收留我,不打算与我共度佳节了吗?”

    萧菀青听到林羡说不回家要与她一起过节时,眼眸都亮了起来。她急忙解释道:“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高兴都来不及。我就是怕你爸爸妈妈想你了。”

    林羡叹了口气,哀怨道:“他们才不想我呢,我妈听说不要特意麻烦地开车来回接我,语气高兴地我都怀疑自己可能不是她亲生的。”

    萧菀青被她突然起来的深沉逗得有些乐,她低下头,面容温柔,伸手轻轻地刮了刮林羡秀挺的鼻梁,安慰她道:“她不要你,我要你。我给你煮大餐,你要吃什么,我们这就去准备食材。”

    林羡闻言,伸手搂住了萧菀青纤细的胳膊,脸颊狠狠地在上面蹭了蹭,甜甜道:“我就知道,萧阿姨你最好了。”

    萧菀青唇角笑意加深,她刚想摸摸林羡的小脸,突然莫名地觉得,好像有一道灼热的视线,紧紧地追锁着她们。

    她愣了一下,抬眸,有些疑惑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四下人很多,但大家都各自低着头忙着挑选自己需要的东西,并没有人朝她们这里看来。

    萧菀青蹙了蹙眉。

    林羡没有察觉到,撒娇后松开了萧菀青的胳膊,牵着萧菀青的手,欢快招呼道:“萧阿姨,我们走吧,去挑东西咯。”

    萧菀青只道是自己多心了。迟疑了一下,便跟上了林羡的步伐。

    路过生活用品区,两个人终于想起来了,有两个东西,必须得添置一下——蜡烛和充电式台灯!

    正挑选着各式充电台灯之时,林羡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带着些惊喜的娇美的少女声音:“林羡!”

    萧菀青与林羡,动作整齐划一,不约而同地循着声音源头,向右转过了身子。

    不远处,一高一矮的两个年轻女孩,正定定地看着她们。高挑的那个女孩,身姿挺秀,肤色白皙,面容清冷,气质出尘。稍矮的那个女孩,则是与她截然相反的,有着一双令人惊艳的娇媚桃花眼,眉梢眼角每一分都含着俏意,姿容冶丽,却不流于俗艳。此时,那个冶丽的女孩,见林羡注意到了自己,高兴地连蹦带跳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林羡的跟前。

    “好巧啊,你家也住在这附近吗?”女孩招呼林羡,高挑清冷的那个少女,见她上前,也跟了上来,站到了她的身旁。

    林羡乍一见到同学,也有些惊讶。她点了点头,笑着应道:“是好巧啊,时满。恩,我住我阿姨家,离这里不是很远。”说完,她扭头看萧菀青,笑着介绍道:“就是我身旁这个阿姨,我之前和你提起过的。”

    萧菀青便也微微一笑,对她致意,自我介绍道:“你好,萧菀青。”

    时满早就注意到了萧菀青,听到林羡这么介绍,愣了一下,才惊诧打趣道:“你这也太过分了吧!我之前常听你说阿姨没觉得有什么,今天见到真人了,这阿姨你怎么叫出口的!这是姐姐好吗?!”说罢,她转头自来熟地笑问萧菀青:“萧姐姐,你怎么不打她啊。”

    萧菀青不以为意,笑着解释道:“我和羡羡的妈妈是朋友,这么叫也没错,再说,我确实也到了被叫阿姨的年纪了。”

    时满撇了撇嘴,侧头看向身旁的高个女孩,娇声问道:“之瑾,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夏之瑾浅浅地笑了一下,轻轻地“恩”了一声回应了她,才向林羡和萧菀青自我介绍道:“我是满满的姐姐,夏之瑾。”

    林羡立刻了然道:“你好,久闻大名,经常听满满说起你,今日终于见到真人了。”这话她说的一点都不夸张,时满一天能念叨三遍她姐姐,放学也常是她姐姐开车来接她的。不过林羡之前只知道时满有一个与她们同系比她们高一级的姐姐,却是不知道她叫什么。

    四个人站着又说了几句话,时满和夏之瑾中途接了个电话,是家里人催着回去了,她们不得已只能与林羡和萧菀青道了别先去结账了。

    林羡和萧菀青目送着她们远去。

    两个女孩之间关系似乎很亲近,萧菀青和林羡可以看见,时满的一只手,一直紧紧地扣着夏之瑾,十指交握。两人边走边说着话,时满说话间不经意侧眸看向夏之瑾的神态里,仿佛脉脉含情,像是有什么就要漫出来了。

    林羡觉得她们姐妹感情真好,但后知后觉地问萧菀青:“她们姐妹怎么姓氏和名字格式一点都不一样?”

    萧菀青感觉心里有什么响了一下,赶紧中断了自己的浮想联翩,回答道:“也许是表姐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