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余生为期 > 26、第 25 章
    气氛正沉闷间, 窗户玻璃突然像是被什么敲击着一般,连绵不断地发出“啪啪啪”的声响,随后, 四周慌乱的关窗声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原来,又下雨了啊, 毫无征兆的……

    温桐看了看窗外骤然变大的雨势, 皱了皱眉抱怨道:“这是这一周来的第几场雨了?衣服都快要干不了发霉了。”

    萧菀青淡淡笑了笑道:“听说是台风又要来了。你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还不习惯这里的天气吗?”

    林羡下了跑步机, 倚靠在一旁的柱子上稍作休息, 也在看窗外那瓢泼的大雨,略有些担忧地问萧菀青:“萧阿姨,我们带伞了吗?”

    萧菀青轻轻摇了摇头:“这回没有带了,前两天用了伞,我把它放在阳台晾干,忘记收进车里了。”她伸手用毛巾给林羡擦了擦额头的汗,宽慰她道:“别担心, 我们也就只有从车库出来的那一小段路需要用伞,不一定一会雨就停了呢。”

    温桐听到台风,想起了半个多月前那场台风,萧菀青做的傻事,想起当时自己的心乱如麻, 语气就有些不好了,提醒她:“这次来台风,你家里可是准备好了常用的药了吧, 别到时候又做一些让人心惊肉跳的傻事。”

    萧菀青连横人眼刀,都是温柔不带气势的。她无奈反驳温桐道:“你这话说的,是在诅咒我和羡羡谁嘛?”

    温桐愣了一下,仔细回味了一下,才反应到,她这话,说的是不太对,不由失笑。但她却还是挑了挑眉,嘴硬道:“是你听者有心了。”

    “是是是,你说地都对。”萧菀青勾起了唇角回她,语气像是生怕温桐听不出敷衍一般。

    林羡看着她们一来一往地斗嘴,看着萧菀青难得展露的活泼,也不由地有了笑意。

    气氛,终于又轻松了起来。

    三个人都不打算再跑了,便去了休息区,围着张桌子坐下暂做休息了。温桐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突然问萧菀青:“我们之前约好的国庆之游,你不会临时又放我鸽子吧?”

    萧菀青弯了弯眉眼,却是没有直接回答温桐的问话,而是侧过了脸,温声问林羡:“羡羡,你国庆有什么安排呢?”

    林羡不假思索,如实回答道:“之前暑假里就和爸爸妈妈说好了,国庆去欧洲六国游,算是我考上京南的奖励。”她曾经和周沁他们在美国生活过一年,期间也去过加拿大,北美洲给她留下的印象是粗狂热情,她也很喜欢,但却莫名地更向往欧洲,向往那里的悠久历史和浪漫风情。这场欧洲游,是她期待了很久的。

    萧菀青听闻林羡已经有了安排,便放下了心,扭头轻快地答应了温桐:“那我没事了,我们就按照原定的计划行事吧。”

    温桐挑了挑眉,不满地觑了萧菀青一眼:“我怎么觉得我像是备胎。”

    萧菀青失笑,嗔她:“小孩子面前乱说什么呢。”

    林羡咬了咬唇,有点在意,她不是小孩子了。但最后,她只是歪了歪头,关心问萧菀青道:“萧阿姨,你们国庆的计划是什么呀?”

    “我和你温阿姨准备去一趟长川,一路从立州古城去往含江、源湖。可惜这个时候,无缘得见云狐雪山的漫山冰雪。”

    林羡顿时心向往之,萧菀青说的这些地方,也是她在旅游地图上标记了的有生之年必去之地。她由衷道:“我也想去看看,听着就很美……”

    萧菀青刮了刮她的鼻子,平复女孩躁动的心:“会有机会的,而且,欧洲也很美的啊,各有风情呢。”

    林羡转念一想,就又释然了,萧阿姨说的对呢,总有机会的。只是,她眼珠子一转,又有了新的惆怅:“要是萧阿姨你没有安排可以和我们一起去就好了。”她愈想愈惆怅:“要是我们能一起在法国的香榭大道漫步,在德国的莱茵河上游船,在荷兰的风车下拥抱郁金香花海……”她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停了下来……

    因为她发现,萧菀青的脸色,随着她话语的落地,越来越苍白,神情,愈来愈僵硬。可她到底还是在林羡惊疑看去之时,温柔地给林羡绽放了一个勉强的笑容:“是可惜了,我……曾经有段时间,也很想去的呢……”她眼底的神色,是林羡看不懂的晦涩难明,像是在看她,却又像是,在透过她,看向一个,遥远的,林羡无法触及的过去。

    林羡低下了头,心中暗自自责,她为什么要这么多话呢,是不是,哪里戳到了萧菀青的伤心处了……

    幸而,温桐打了个岔,扬声嗔怪林羡道:“林小羡,你这样不厚道吧,当着我的面挖人呢。”

    林羡被温桐的气场一唬,忙心虚辩解道:“我没有……”

    萧菀青在旁,轻轻地笑出了声。

    可是,气氛到底是又回不去了。

    回去的路上,萧菀青上车后就随手打开了车载音乐,一曲接着一曲,或是欢快,或者轻柔的歌声,不绝于耳。林羡却还是觉得,气氛静悄悄的,沉默异常……

    她偶尔侧头偷偷地觑萧菀青,总能看见萧菀青线条柔美的侧脸,带着与往常无异的恬静温柔。她似乎掩饰地很好,可林羡还是觉得,她的眉梢眼角,盛满了与往日不同的低落与沉郁。

    林羡收回视线,安静地望着车窗外飞速倒退的繁华街景,人来人往,车辆川流不息,是过路客,还是归家人?她双眸出神地望向道路两旁的高楼,看着那些高楼里或明或暗的灯光,想着,每一盏灯下,都至少有一个人,就会有一段只属于他们自己的故事,这里,有多少故事呢?

    属于萧菀青的故事,是什么呢?

    明明,她们现在坐得这样靠近,林羡却还是觉得,她好像,与萧菀青,距离地很远,很远……

    又一个红灯来临,车流停了下来,她们也停了下来。林羡不经意看见不远处的便利店,有三三两两的人,停在柜台前,等待着老板装好一个个金灿灿的玉米棒。她突然转过头,打破了一路以来的沉默,带了些欢快对萧菀青说道:“前面有卖玉米诶。”

    萧菀青终于从往事中,抽回了心神,转过了头,唇角扬起一抹弧度,问她:“你喜欢吃玉米吗?”

    林羡点点头:“恩,就算直接蒸煮的,都很香很甜,要是炖排骨的时候放一些进去,整个汤的味道都会变得更美味了。”

    萧菀青不置可否,只是笑了笑。

    红灯过了,绿灯亮了,车流开始动了,萧菀青跟随着前面的车开始前行,但却渐渐偏离了主干道。她在距离便利店不远处的路边临时停靠点停了下来,解开了安全带,边开车门边对林羡叮嘱道:“外面还下着雨不方便下车,你就在车里等我一下,我很快回来。”

    林羡还没有反应过来她要做什么,就看见她下了车利落地关上了车门,而后,抬起手遮挡在头顶,绕过了车身,避着地上的水坑,有些笨拙地朝着不远处的便利店跑去。

    林羡的视线,随着那个纤瘦秀丽的身影移动着,突然就觉得,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地击中了一下。她紧紧地盯着不远处萧菀青和老板比划说着什么而后接过老板装好的玉米走向店内结账的身影,终于,不由自主地扬起了一抹大大的笑容。

    不一会儿,萧菀青就回来了。她还站在车门旁,轻轻地抖了抖一身的雨水,林羡却是迫不及待地就为她打开了门,又是感动又是心疼地嗔怪她:“我只是随口说的,雨这么大,你怎么就这样跑下去了,你看你衣服都湿了。”

    萧菀青只是上了车,把玉米递给林羡,发动了车子,眉眼温柔地安抚女孩:“没事的,马上就到家了,一会洗个澡换身衣服就好了。”说罢,她看了看林羡手中的玉米,示意林羡:“快趁热吃吧,看看味道怎么样,闻着倒是挺香。”

    林羡打开袋子,玉米的香甜气味,立时便盈满了这狭小的车间。她轻轻地咬了一口,感受着唇齿间颗粒饱满的玉米的温温热热,香香甜甜的味道,就像,她此刻的心境一样。她对着萧菀青,笑意璀然,由衷道:“好吃。”说罢,她伸出玉米,抬眸弯眉邀请萧菀青:“萧阿姨你也吃一口看看。”

    少女的脸上,是显露无疑的欢喜,说话间,眼波流转,是萧菀青未曾见过的青涩的风情。萧菀青的心不禁软了软。这样容易满足啊。她不忍拒绝林羡的邀请,侧过头,在林羡咬过的另一侧,轻轻地咬了一口,慢慢咀嚼,而后,也应和了她:“恩,是很好吃呢。”

    女孩脸上微笑的弧度,便越发明显了。

    快到家的时候,雨停了,就像它来的时候一样突然。下车的时候,林羡走在萧菀青的身侧,余光突然注意,萧菀青修身的运动裤侧袋里,像是装了一个方方长长扁扁的东西,不厚,所以也只是稍稍地鼓起了一点。

    林羡蹙了蹙眉,回想,出发的时候,在健身房的时候有吗?

    似乎,没有吧?

    便利店顺手买的吗?

    回到家中,她们就分头各自去洗澡了。林羡洗完澡吹完头发,甚至洗完了衣服,都没有看见萧菀青从卧室里走出来,不免有些担心。

    接近萧菀青卧室的时候,她终于听见房间里传来了轰隆隆的电吹风启动的声音。林羡疑惑,洗了这么久吗?

    卧房门是开着的,林羡抬手正想敲门,入目的便是,萧菀青微微低着头,垂眸,一手举着电吹风吹动着,一手,撩起了脑后湿润着的秀发。

    可是,她的两只手,都一直保持着一个动作,久久,没有转换。林羡甚至觉得,都能闻见,发丝过热,像是被烧焦了一般的味道。

    林羡的眼眸,慢慢地黯淡了下来。她转身回房,在床上呆呆地坐了一会后,跳下了床,到书桌前打开了电脑。

    不久后,她抱起了笔记本电脑,再一次地来到萧菀青的卧房前,抬手,轻轻地敲了两下,引来萧菀青的注意:“萧阿姨,我可以进来吗?”

    萧菀青已经吹好了头发,看见林羡,又看了看林羡手上抱着的电脑,神色柔和地点了点头:“抱着它做什么?”

    林羡连蹦带跳地进了房间,坐到了萧菀青的身边,眨了眨眼睛,给萧菀青看已经打开好了的电脑界面,撒娇央求萧菀青:“萧阿姨,我们一起看电影吧,前几天傍晚学校影剧院在放,但是我着急着回来吃饭就没有去看呢。”

    萧菀青没有问是什么电影,只是看了看洗澡时随手脱下放在床头柜上的手表。刚刚过九点,她想着,电影最多两个小时就可以结束吧,也不算太晚,便揉了揉林羡的头,纵容了她,答应道:“好吧,那你上来吧,我们靠着床一起看吧。”

    林羡登时心花怒放,蹬掉了拖鞋迫不及待地就爬上了床。

    因为察觉到,萧菀青今晚似乎因为往事,一直情绪不高,林羡存了几分想要分走萧菀青心神,不要再沉溺于过去的心思,特意地找了一部口碑很好评分很高的很有名的九十年代喜剧片,大名鼎鼎的周星驰主演的——大话西游。

    林羡没有注意到,萧菀青在看清影片之时,就微微抿紧的红唇。可她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

    影片果然名不虚传,林羡笑点有点低,一再被戳中笑点,全程笑得合不拢嘴。影片接近尾声,片尾曲响起,夕阳武士和长得与紫霞仙子长相一样的女子在城墙上相持,上演爱情纠葛,悟空附身于武士身上,走位风骚,语调浮夸,深情表白,林羡忍不住,又笑出了声。原来,那段经典的肉麻的表白话语,是出自这里啊。

    女子看着转身离开的悟空说:“那个人样子好怪。”武士回答:“我也看到了,他好像一条狗。”

    “鲜花虽会凋谢(只愿),但会再开(为你),一生所爱隐约(守候),在白云外(期待)。苦海翻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

    在歌声渐响与孙悟空萧索的背影渐渐远去中,影片走向结束。

    林羡抱着电脑,脸上犹带笑意,自然地转头想与萧菀青分享一下观后感,却惊慌地发现,身旁的萧菀青犹在凝望着屏幕。她紧紧地咬着唇,如墨般的双眸里,水汽氤氲,满含泪水,眼圈已是通红。

    林羡心里咯噔了一下,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下一秒,她收回眼神,两手搭在膝盖上的电脑下,暗暗用着巧劲。漫长的几秒后,她终于成功地把笔记本电池抠开了。

    霎时间,屏幕黑了下来。

    林羡故作惊慌,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轻轻“啊”了一声,惊疑道:“怎么回事?”

    萧菀青回过了神,侧过头,把溢出眼眶的轻轻擦去。她轻轻吸了吸鼻子,调整好了情绪,而后,故作自然地拍了拍林羡的手,安慰林羡道:“可能是笔记本没电了。”

    林羡无可奈何的叹息:“啊,我好像挑错电影了,你看,我们其实应该看个惊悚片的,配合这个食用,效果一定很好的。”

    萧菀青被她逗得轻轻笑了一声,娇声道:“那我可不跟你一起看。”

    林羡却越发来了兴趣,明亮的双眸里有了坏坏的笑意,逗萧菀青:“来来来,萧阿姨别怕,我来给你讲个鬼故事。从前……”

    萧菀青经不住恐吓,生怕她真的张口就来,惊慌地捂住了林羡的嘴,制止了她下一句话的出口,就是不让她张嘴说话了。

    林羡感受着唇上传来的萧菀青手指的温度,感受着身旁她传来的带笑娇嗔声,终于,也由衷地笑开了。

    夜里,林羡却再一次难得地失眠了,辗转反侧。

    她无意识地望着漆黑一片的夜色,望着天花板,心绪万千。

    萧菀青为什么哭了。

    她莫名地在意着。她想,她可能没有看懂大话西游,但是,萧菀青看懂了。

    萧菀青,在电影里看到了什么?

    十四年的光阴,十四岁的距离,究竟,有多遥远呢?

    有一瞬间,她很想明白,却又不想明白。

    作者有话要说:  林羡:25章!我!林羡!爬上萧阿姨的床了!仰天长笑(得意脸)

    哈哈哈,小可爱们,要相信自己的直觉。(手动加个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