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余生为期 > 27、第 26 章
    国庆放假的前一天, 周沁先去学校接了林羡,而后绕道去萧菀青家,让林羡收拾些该收拾的换洗衣物和书本带回去, 最后,和萧菀青一起, 三个人在外面吃了顿饭后, 才各自散去。

    踏上欧洲的大陆之后,林羡一家三口就开始明确了分工, 林霑负责背包提行李之类的重体力活, 周沁负责摆姿势看风景等一切享受的事宜,林羡负责,问路沟通和拍照。周沁还美其名说,这是给林羡锻炼口语和摄影能力的机会。林羡满脑子的兴奋,倒也不想再与她争议了。

    旅行的第一站是法国。当周沁终于捡起了自己慈母之心,帮林羡拍了几张在埃菲尔铁塔下的单人照后,林羡凑在周沁身边, 看着照相机里的照片,第一反应想起的竟然是,想给萧阿姨看看。

    她掏出手机,递给周沁,央求她道:“妈妈, 你用手机帮我拍两张呗。”

    周沁一边随手接过她的手机,一边疑惑问她:“用手机拍做什么,你手机像素不够高, 拍的不会有照相机那么清楚。”

    林羡笑嘻嘻地一边摆好姿势,一边回答她:“我想上传到空间上嘛,用手机比较方便。”

    周沁口头上嘲笑她“虚荣,臭美”,手头上还是认真地给她拍了两张美美的可爱的照片。她看着摄像头下的林羡,心里不由有些自得,到底是我女儿,漂亮,随我!

    拍完后,林羡接过手机,认真地看了两眼,觉得对周沁的拍照技术还是比较满意。她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网络,点开了微信上置顶着的萧菀青的头像,把照片给萧菀青传了过去。

    说来,这还是她加了萧菀青之后,第一次给她发消息。她开着对话框,等了一小会,都没有收到萧菀青的回应。

    周沁在不远处见她没有了动作,发声催促她跟上了,林羡只好有些失望地锁了手机屏幕,几步小跑追上林霑和周沁的步伐。

    不知道,萧阿姨和温阿姨到哪里了,玩的开心吗……她安慰自己,没有回复才是正常的。她刚刚差点忘了,她和萧菀青之间是有时差的,处在国内东八区的她现在应该正在睡觉才对。

    傍晚他们找了一家小酒馆吃饭,林羡看着父母手中轻晃着高脚杯里的红酒,又一次地想起萧菀青了。她脑海里不自觉地浮现起了她到萧菀青家的第一天,她们一起吃第一顿饭,萧菀青举杯轻晃时,那柔美的面容和优雅的气韵。

    林羡忍不住再一次地取出手机,打开网络,查收消息。

    还是一如上午她发出的那样,对话的页面里依旧空空荡荡,只有她的两张照片孤零零地等在那儿——萧菀青没有回复她。

    林羡嘟了嘟嘴。好嘛,看来和温桐玩得非常高兴,压根就想不起要看手机了。她收了手机,抓起了刀叉,手下力道加大,泄愤一般地用刀来回切动着牛排。

    夜里十一点多,夜游巴黎尽兴后,他们一家三口才回了酒店。周沁和林霑恩恩爱爱地搂着腰回了双人间了,林羡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去了隔壁房间。

    逛了一天,实在有些累了,林羡洗完了澡,吹干了头发,连打开笔记本电脑,把照相机里的照片导入到笔记本里的心思都没有了,她疲惫得只想躺下好好睡一觉。人往床上一躺,沾了枕头,她就睡了过去。

    然而,尽管疲惫,她认床的老毛病到底还是犯了。凌晨四点多,林羡毫无征兆地醒了过来,而后,怎么都睡不着了。

    她躺在床上,睁着眼,透过窗户看向窗外沉沉的夜色,思绪发散。这里的夜空,与家里的,是一样的吗?

    她又不由地想起了那个至今没有回应的消息,忍不住有些心痒难耐。她伸手拿起了放在床头的手机,解开了屏幕锁,连接网络,点开那个图标。

    她莫名有些紧张,有些期待。

    对话框,终于,有了变化了!

    在那两张图片之下,是几条长条形的绿色对话框——萧菀青给她语音回复了。

    林羡腾地一下坐起了身子,脸上洋溢起了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灿烂笑容。她手指迫不及待地点开了第一个语音,就听见,萧菀青那熟悉的温润悦耳的嗓音在寂静里响起,满带笑意:“羡羡,你是不是长高啦……”

    林羡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萧阿姨的关注点真是……她不假思索地掀开了薄被下床,摸摸索索地走到了不远处放包的桌上,从背包的侧袋里摸出了耳机,而后又回到床上,连接手机。

    再一次,她点开了那个语音消息,听着萧菀青这句话,贴近着她的耳蜗传入心底。而后,她一条一条地点开萧菀青的语音消息,听着萧菀青告诉她,她们已经在立州古城了,她和她说,这里和她想象的有些不一样,比她想象的要繁华许多,游客络绎不绝,有些商业化过头了,但是,她还是很喜欢的。

    林羡的唇角的弧度越来越上扬。

    但数第二条的语音消息,和前面几条间隔的时间有些久,是二十多分钟前的,时长,也比前面的长了许多,足足满了60秒。

    她手指轻触屏幕,先是听到四周似乎有一点嘈杂,窸窸窣窣的,隐约还能听到几声低低的模糊的人声。两三秒后,她听清了背景里还有轻柔舒缓的乐声,而后,是一个清冷带着空灵,令人惊艳的女声,顺着细细的耳机线,钻进了林羡的耳朵里,一路,挠进了她的心里:“就算天空再深看不出裂痕,眉头仍聚满密云……”

    林羡平日里叫少听粤语歌,一时,竟想不起这是哪首歌。

    “……害怕悲剧重演,我的命中命中,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

    林羡怔怔地无意识地盯着已经暗了下去的屏幕,听得入了迷了……萧阿姨!这是萧阿姨在唱歌吗?是她了!是她!虽然音色比平日里说话的时候清冷低沉了几分,可是,就是她啊……

    她觉得心上有什么在不停地炸开,脑子里,只反复回荡着:啊,她还会说粤语吗?她还会唱歌!她唱的好好听!啊,我为什么不在现场,啊啊啊……

    “……其实我再去爱惜你又有何用,难道这次我抱紧你未必落空……”

    林羡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完全进入了星星眼迷妹模式。听得正当入迷,歌声,却突然截然而止了,像是,录音的人不小心松开了按键……

    是60秒最长时限到了。

    她迅速点开最后一条只有三秒的语音,果然,不是歌。

    林羡抓狂,在夜半的异国他乡,兴奋雀跃地毫无睡意,听不到后面的,她遗憾恼火地抓耳挠腮。她的纤细的手指仿佛在屏幕上跳舞,飞快地给萧菀青回复消息,赞美她:“超好听!萧阿姨你唱的好棒,嘤嘤嘤,可是没有听到后面的。为什么我不在那里,哭唧唧……”

    可是等了足有两分钟,对话框也没有发生变化。她,又和萧菀青错过了。

    林羡再一次点开那条语音消息,听一遍,再听一遍,再一遍……她身子向后倚去,侧头看向窗外的夜空,唇边渐渐溢满笑意。

    她怎么能这么优秀,这么温柔,这么迷人啊……

    最后,她才心满意足地再一次点开,那与上一条间隔不过两分钟的最后一条语音,认真聆听,萧菀青用着与往常不同的沙哑低柔嗓音,跨了一个大洋给她送来的:“晚安,小朋友……”

    静下心,她才听出,萧菀青,是有些醉了吗?这样,风情……令人酥麻的声音……

    是温桐拿着手机录的歌吗?是温桐,在她身边啊……

    她觉得心上像有什么毛病一样,一下子,莫名其妙地就酸涩地不行了。许久后,她还是按下了语音键,轻轻地,用着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温柔,回复了萧菀青:“晚安,好梦。”

    接下来的几天,林羡每到一个地方,都会给萧菀青发照片发语音,萧菀青和她有时差,回复总是延迟很久,但每一次,都有回应。一开始只是语音回复,后来,她也开始会给林羡分享照片,虽然从来没有人,只有风景。

    但萧菀青愿意同她分享了,这是不是说明,萧菀青正渐渐对她,放下了防备,慢慢,真的把她当成一个朋友了?

    林羡,觉得非常满足,非常开心了。

    假期结束后,回萧菀青家的那一天傍晚,林羡在家里吃过了晚饭,就急急忙忙地收拾了行李,催促着周沁出发了。周沁打点着带回来的伴手礼,不放心地询问林羡:“你书都带齐了吧?别明天要上课了发现书没带,我看你就光记着你给你萧阿姨挑的围巾和香水了。”

    林羡开了门,不满周沁的反复叮嘱,拉长了音不耐烦地应她:“带了啦……妈,你都说好几遍了。”

    周沁拿了车钥匙提着给萧菀青的伴手礼随着她往外走,横了林羡一眼:“我这是为谁?你做几件让我放心的事看看,是谁退房的时候,差点把护照都给落在床上的?”

    林羡被翻了旧账,瞬间怂了,低眉顺眼,再不敢回嘴了。周沁又唠叨了几句,见她老实了,这才放过了她。

    萧菀青才刚刚回来没多久,风尘仆仆,行李稀稀拉拉地放了一客厅,但要给周沁的伴手礼却是已经单独分出来了。

    林羡跟在周沁身后进门,见着萧菀青的第一眼,就直勾勾地望着她,再挪不开眼了。她在脑海中,勾勒不出,这个温柔恬静,像是极其循规蹈矩的女人,在那样灯红酒绿的酒吧里,醉意朦胧,低眸启唇,浅唱低吟时,究竟该是什么样子……

    萧菀青却以为是她风尘仆仆的样子吓到了林羡,不由摸了摸脸颊,笑问林羡:“是我晒黑了很多吗”

    林羡这才回过神,仔细打量萧菀青,而后摇了摇头,坦言道:“没有,一点都没有晒黑。”

    周沁也笑着搭腔说:“是没有晒黑。”她想起往事:“小菀你根本就晒不黑吧,那时候研究生下乡调研,温桐晒得跟煤炭一样,你倒是一点事都没有,闹的我爸都怀疑你是不是偷懒少干活了。”

    萧菀青想到温桐那一张去时艳若桃李,归时黑如包公的脸,也忍不住抿唇笑出了声:“姐,你什么时候看看她就知道了,她又……入籍非洲了。”

    周沁顿时爽朗地“哈哈哈哈”笑开了:“没事,她不是一直自诩黑得快,白得也快。”

    萧菀青给周沁和林霑的伴手礼很多,包括一套门巴木碗纪念品,茶叶,咖啡,各种乳饼鲜花饼火腿等,零零碎碎,居然装了几个袋子。周沁有些不好意思,嗔她:“你这是把那边都搬空了吗?也不怕重,温桐不嫌弃你吗?”

    萧菀青温婉的脸上有几分委屈显露,开玩笑告状道:“她嫌弃死我了,都不帮我提。可是我觉得都每个都很好,就都想带回来给你们看看尝尝。”

    周沁到底还是感动,拉过萧菀青的手轻轻地拍了拍:“是你有心了。”

    林羡见缝插针,忙歪头笑嘻嘻地问萧菀青:“萧阿姨,那我的礼物呢?”

    周沁放开了萧菀青的手,给了林羡一记眼刀:“哪有自己问别人要礼物的,你也不羞。”

    林羡双手拉住萧菀青的胳膊,晃了晃,撒娇道:“那萧阿姨不是别人嘛,而且,我知道萧阿姨肯定记着我的嘛。”说完,她眨巴眨巴水汪汪地大眼睛,求证道:“是吧,萧阿姨。”

    萧菀青见她可爱得紧,心软了又软,眉眼柔和地伸手轻轻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小机灵鬼……”

    她几步走到茶几边的行李包旁,拉开拉链,从中取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递给林羡,笑道:“打开看看。”

    林羡双手接过,轻轻打开盒子,入目的便是,一条编织精美的黑色挂绳,和下面,坠着的,一块圆润白皙成色极佳的平安扣造型的玉坠。

    周沁受林霑的影响对古董玉石颇有研究,一看就知道那是成色极佳的和田白玉,价格不菲,立马出声制止道:“不可以,这太贵重了,林羡不能收。”

    萧菀青却是弯眉含笑反驳周沁道:“姐,你别说话,我又不是送给你的,我只问林羡。”她从盒子里取出吊坠,松了松绳扣,靠近了林羡,撩起林羡的长发,帮着林羡把吊坠戴上。她低下头,如水的双眸注视着林羡,声音轻柔,像微风轻抚过林羡的心头:“喜欢吗?”

    林羡低眸,看着她还放在自己颈间的纤纤细指,白皙修长,就有如此刻正挂在她胸间的这块白玉一般。她抬眸,与萧菀青对视,半晌,眉眼微微一弯,眼波流转,如黑宝石般的双眸,熠熠生辉:“喜欢……很喜欢……”

    于是,她便看见萧菀青眼眸里,笑意和温柔,浅浅地荡漾开了……

    周沁再说什么推辞责备的话,林羡都听不见了。她只知道,她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萧菀青送她的东西,大概,不论是什么……

    只要萧菀青开心,只要她愿意给,她就敢要。

    作者有话要说:  多年后说起这件事

    林羡大言不惭:她在我妈的见证下,勇敢地送出了定情信物。\(≧▽≦)/

    周沁悔不当初:不想说话。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