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余生为期 > 30、第 29 章
    林羡最后还是屈服于可以加综合素质测试分数的诱惑之下, 报名参加了校运会八百米比赛和参与随后的课后训练。但由于不曾特别占用过晚间的正常归家时间,所以林羡也就没有特意和萧菀青提起这件事。直到,校运会前一周某个晚上, 林羡才无意中提起了。

    乍一听闻林羡要参加校运会中长跑比赛之时,萧菀青难免有些惊讶。林羡个子虽不算高挑, 但身材比例极佳, 一双大长腿,纤细秀气, 丝毫没有肌肉腿的感觉, 难以想象,她竟可以有那样的耐力和速度,且最擅长后期冲刺。

    那时萧菀青刚洗完澡后不久,正与往常一般和林羡一同在书房各自忙碌。

    萧菀青端坐于书桌前,刚刚洗净未干的秀发随意披散于身后,不施脂粉的干净面容,更显出了她的天生丽质, 肤若凝脂。她一手轻轻托置于下颌之下,双唇间抿出了一条好看的唇线。

    林羡结束一科作业,不经意的抬眸撞见美景,就不由自主地停下了动作。她盯着那一条好看的唇线,微微……出了神。

    萧菀青的余光, 仿佛看见,林羡正看着自己,便侧过头, 有些疑惑地看向林羡,弯了弯唇角:“怎么了吗?”

    林羡猝不及防,来不及收回视线,慌乱地随手在桌上抓起了一支笔,不自觉地打开笔帽又盖上笔帽,才找了个借口转移话题道:“萧阿姨,我下周六要代表系里参加校运会八百米中长跑。”

    萧菀青秀丽的双眉轻轻一挑,是显而易见的讶然。“羡羡跑步这么厉害啊?”她认真地上下打量着林羡,打趣道:“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了,我一点都想不出,你这样的小身板是怎么做到的。”林羡比她矮一点,也比她瘦一点,军训过后不久,林羡就很快地白了回来,从外表上看,完全就是一个白净纤瘦的美少女小姑娘。萧菀青给林羡办了健身卡,每周两人都会一起去健身房健身了,但是林羡似乎也并不怎么热衷,平日里,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

    林羡见萧菀青难以置信的神情,眨了眨眼睛,有些小得意道:“总得藏几手,让萧阿姨你慢慢发掘慢慢惊讶,才能让你对我一直保持好奇心嘛。”

    萧菀青眉目柔和,注视着少女张扬的笑脸,伸手刮了刮她秀挺的小鼻梁,宠溺附和她道:“是是是,我们羡羡当然浑身都是宝。”

    林羡听着这话,总觉得哪里不对,她琢磨了一下,反应了过来,小脸一虎,带着英气的双眉一挑,不满道:“萧阿姨你说我是猪!”她歪了歪身子,就靠近了萧菀青,要伸手去挠萧菀青腰间的痒痒肉。

    萧菀青怕极了林羡这一手,连忙向一旁缩了缩身子,向来恬静温婉的面容上是少见的惊慌,她连忙柔声讨饶,亡羊补牢解释道:“我是真的觉得小猪猪可爱啊,粉粉嫩嫩,娇娇憨憨,又带着一些小机灵,多可爱啊……”

    林羡看着萧菀青难得可爱可怜的小表情,双眸染上了一层晶亮的笑意。但她还是不准备放过萧菀青,继续装委屈撒娇道:“我不管,人家脆弱幼小的小心灵就是受到了打击,萧阿姨居然说我是猪,好难过啊……”作势,她还抬起了手,掩面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萧菀青知道她是在与自己开玩笑,但到底还是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真的说错了话,戳到了女孩的不悦的点,这个年纪爱漂亮的女孩子,好像对猪这类形容,意外的敏感。会不会林羡只是不好意思直说才借故如此掩饰尴尬。要知道,很多事情,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她敛了敛神色,眼底泛起了浅浅的担忧,认真歉然道:“羡羡,我是开玩笑的。”

    林羡低着头,刚想劝慰萧菀青宽心,稍一沉吟,突然临时起意,瓮声瓮气,借机提出了条件,轻轻道:“那我给你一个机会弥补一下好不好?”

    萧菀青闻言,秀眉舒展,心头的忧虑散去。她听出了,林羡分明不是真的不高兴了。她知道林羡一向有分寸,也不怕女孩为难她,轻快地就答应了她:“好,你说。”

    林羡瞬时间放弃了伪装出的惺惺作态,猛地放下了掩面的双手,脸上挂起了明晃晃的欢快喜色:“那下周六校运会,萧阿姨你要是没有加班,有时间的话,去给我加个油好不好。”她不想细究也不敢深究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间就有这样的想法涌上心头,只是直觉,要是能在终点处看见萧菀青等待的身影,会很高兴,会特别高兴呢。

    萧菀青唇边的笑意加深,眸色愈发温柔。她伸手揉了揉林羡的发:“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她想了想,体贴地补充道:“我带相机去吧,争取把你矫健的身姿拍下来,以后整理一个大学期间的相册,以便留念,你觉得怎么样?”

    林羡开心地伸手抱住了萧菀青的纤细胳膊,像被顺了毛心满意足的小狗狗一般用脸亲近地蹭了蹭萧菀青,撒娇道:“萧阿姨你真好。”

    萧菀青看着女孩可爱的动作,心里软暖的。她伸出了没有被林羡抓住自由着的那只手,轻轻地在女孩光洁的额头上弹了一下,嗔她道:“傻……”

    十月的最后一个周末,晴空万里,风和日丽,校运会如期举行,萧菀青也没有失信,如之前与林羡约好的一般,亲自开车与林羡一起去京南大学,而后,随同她一起到体育场上,给林羡当随拍摄影师和啦啦队。

    她们到得不算早,操场上已经人声鼎沸,广播也在一遍一遍地播送接下来的赛事安排了。萧菀青与林羡并肩走着,跟随着林羡,很快就找到了属于她们财经学院的大本部——坐落于两座红色大鼓旁的一顶蓝色的帐篷。

    时满正和夏之瑾在帐篷下闲聊,看见萧菀青和林羡朝着她们走来,立马扬起了手招呼她们:“林羡,这边……”

    林羡步子闲适,听见时满的呼唤声,也扬手朝她轻轻地挥了挥,示意自己知道了。而后,她侧过头给萧菀青解释:“夏之瑾学姐也代表我们院来参赛了,我们参加同一个项目的。”她说完,露出一个挪揄的坏笑,问萧菀青道:“你觉得,我和学姐,谁跑得更快。”

    萧菀青认真地打量了一眼不远处穿着飒爽运动装,绑起高马尾的长身玉立的夏之瑾,不由感慨:都是人不可貌相啊。

    但她没有丝毫迟疑,便柔声笃定地回答了林羡:“你跑得快。”语气是不容置疑的斩钉截铁。

    林羡唇边的弧度在一瞬间加深,眼神里带着些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温柔期待,追问萧菀青:“萧阿姨你怎么这么笃定?”

    萧菀青轻轻地拉了一下她的胳膊,示意她停下脚步。而后,她在林羡面前,蹲下了身子,俯身,在林羡惊愕的注视中,帮着林羡系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散开了的鞋带。

    林羡的视线,一直追随着萧菀青的动作,直到萧菀青再次站起了身子,与她平视,她才觉得,心口,有些滚烫异常……

    萧菀青却丝毫没有发觉,她帮着林羡把散落的碎发挽到而后,微微一笑,平和从容:“我就是这么笃定,我们羡羡,一定,是最棒的。”

    林羡凝视着她,心满意足地笑开了。

    时满和夏之瑾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她们的身边,时满见到萧菀青,便笑得格外灿烂,自来熟地热情地与萧菀青打招呼:“萧姐姐你也来了啊,特意来为林羡加油的吗?”

    林羡听到她叫萧菀青“姐姐”就觉得眉头一跳……一个姐控,叫姐姐……

    她立时不满反驳时满:“谁是你姐姐呀,乱叫,你姐姐在你旁边呢。你是想当我阿姨了吗?”

    萧菀青顿时忍俊不禁,连向来清冷沉稳的夏之瑾脸上都有了浅浅的笑意。时满气得嗷嗷直叫,林羡一大早吃枪药了吗?

    她们玩闹了一会,广播开始提醒,八百米比赛将在二十分钟后进行,请运动员到风雨跑道集合。夏之瑾便提醒林羡该走了。

    林羡不放心地指着不远处的看台下一个入口,叮嘱萧菀青:“风雨跑道就在那边,你要是有事可以随时到那边找我……”

    时满打断她,推搡着她和夏之瑾往前走:“我会照顾好萧阿姨的,你就放心去吧。”萧阿姨这三个字,她咬地格外重,显然,还在耿耿于怀。

    萧菀青也朝着回过头来看她的林羡点了点头,让她放心:“我知道的,你忘了,我也是这里出身的啊……”她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抬起悬挂于胸前的单反,做了个按快门的动作,示意林羡和夏之瑾比姿势。

    林羡这下才想起了,对啊,萧阿姨也是京南毕业的,可能比自己这个新生更熟悉这里的一切,终于放心了一些。她心头一松,神色就舒缓了许多。她靠近了夏之瑾,歪着头,笑着对着镜头,在胸前比了一个爱心。夏之瑾只是浅浅笑着,比了一个古旧的剪刀手。时满见状,也忙扑了上去,站到了夏之瑾身边,踮起了脚尖,做出了一副作势要亲夏之瑾的姿态。夏之瑾被时满双手搂抱着,不以为意。林羡却觉得,啊,时满这家伙,没眼看!她偷偷打量了一下萧菀青,见她神色如常,似是一无所觉,一时莫名地又有些安心又有些惆怅。

    萧菀青看着镜头外的三个朝气蓬勃的少女,笑着按下了快门,她的眼里,是淡淡的怀念和欣羡。

    曾经,她也在这里挥洒过青春的汗水,留下过欢畅的笑声。而现在,这里,一切如旧,老去的,不过是自己这个曾经少年啊。

    林羡依依不舍,再次认真地叮嘱了一次时满“麻烦你帮忙照顾一下萧阿姨了。”才在时满不耐烦的摆手中,一步三回头地跟随着夏之瑾去风雨跑道集合。

    时满带着萧菀青回到了帐篷下躲避太阳,体贴给萧菀青解释:“我们等她们快开始比赛了再到终点处等她们吧,现在好热啊。”

    时满注意到,看台上和隔壁帐篷,有几个男生,开始朝他们这边不住张望了。

    萧菀青站在帐篷下,姿态适意地拍摄着操场上一簇一簇三五成群的少年人,闻声,她侧过脸看时满,好脾气地答应:“恩,我听你的。”

    时满盯着萧菀青半晌,突然贴近了萧菀青,在她耳边悄悄说:“萧阿姨,你看起来,比这里很多的女生,更像大学生呢。”

    萧菀青不禁弯了弯眉目,揶揄道:“你们现在的小孩,都这么会说话了吗?就会哄老阿姨高兴。”一个林羡,一个时满,是因为嘴都很甜,才成的朋友吗?

    时满轻轻笑出声,不以为然地自傲道:“我从来不奉承人的,我要是夸人,那自然都是真心话的。”她说话时,娇媚的眉宇间尽是少年人骄傲昂扬的风流神态。

    萧菀青注视着她,浅浅莞尔。

    和这些孩子接触起来,她才这样真真切切地感觉到,自己,确实是老了啊。不管容颜可以再如何保养,内在,那一颗曾经勇敢朝气的心的苍老,早已是,无法转圜的。

    作者有话要说:  林羡:我我我,我做你的强心剂!

    作者捂脸:想排队给萧阿姨刮鼻子,弹额头,阿姨你看看我!╯^╰

    林羡:我的四十米大刀呢!

    其实会有点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遗憾。但如果,萧阿姨和林羡一样的年纪,在更早一点的年岁里遇见林羡,她也许也不会被林羡打动,喜欢上林羡了。没有早一点,也没有晚一点,其实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