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余生为期 > 36、第 35 章
    林羡牵着萧菀青的手出了礼堂, 亦步亦趋地跟随着萧菀青的步伐向停车场走去。她偶尔地偷偷觑一眼身旁优雅迷人的女人,每看一次,都觉得自己的心仿佛变成了一个小鼓, 密密急急敲奏着一曲名为“我好喜欢你”的奏鸣曲。

    萧菀青却是姿态闲适,一无所觉。她目视着前方, 脑海里不自觉地回想起方才林羡的反应, 女孩对她送的惊喜的反应——远远超乎了她的预料啊。她自觉自己已经过了那样拥有少女心、拥有浪漫情怀的年纪了,作为一个社会人, 这些年里, 礼物于她而言,大抵社交性、实用性、恰当性更甚于其他的一切。

    原来,最初的最初,一个人收到礼物,真正的愉悦是会这样的吗?

    原来,这些年里,她早已忘记了的, 如今又复苏了的心情,是这样的啊——是这样,看着对方因惊喜而流露出的喜悦,也会跟着心头发软、喜不自胜的心情啊。

    萧菀青稍稍放缓了步子,情不自禁地侧头看向那个牵动她心绪的女孩。林羡察觉到她的视线, 就对她甜甜一笑,萧菀青心又软了几分。她的视线移到了林羡胸前抱着的礼物,唇角就有弧度显现, 她打趣道:“真的不打开看看吗?”

    这个礼物,其实她还是费了一番心思,托了几个人才拿到的。林羡要是不在意,她……大概,是会有些矫情地难过失落的。

    林羡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礼物,宝贝似地摸了摸,咧开嘴,贝齿皓白,喜滋滋道:“这是我接下来最大的期待和喜悦,要压轴出场,我要放在今晚睡前再看,这样,做梦都会是笑着的。”

    萧菀青一下子就被她取悦到了,捏了捏她的虎口,嗔她道:“歪理。”

    临近停车场,萧菀青掏出车钥匙,突然想起来遗漏了什么,停下了步子,询问林羡:“你朋友们认识路吗?你和她们说好了要怎么来家里吗?”

    林羡这下才想起了被她遗忘在了天边的时满和陈芷她们,脸色一僵,心里咯噔一下,顿时脸色复杂。她先前是和时满商量好了,她们几个一起坐夏之瑾的车去超市采购完直接去家里的。但因为萧菀青的惊喜来临,刚刚散场的时候,她满心满眼都是萧菀青,压根……就不记得这回事了。她招呼都没有和她们打一声,就直接跟着萧菀青走了,也不知道……她们现在在哪里,找不到她有没有直接就回家了,心里有没有把她骂个百八十遍了……

    她急忙从兜里取出手机,一边和萧菀青解释:“萧阿姨,我忘了和她们说一声了,你等我一下。”一边拨通了时满的电话。

    所幸,电话刚接通不过两三秒,对方就很快地接起了电话。还未等林羡发声,时满娇俏的揶揄声就在林羡的耳边响了起来:“好你个林羡,说着要请我们去家里庆生,招呼都不打一声自己跟着大美女走了?重色轻友!”

    林羡听到“重色轻友”四个字,心里莫名一阵发虚。她用余光悄悄地打量了一眼萧菀青,确定萧菀青没有听到,才弱弱地反驳:“你瞎说什么呢,我……我就是一时忘记了。”说完,她放低了姿态,软声道:“对不起,我错啦,满满。你现在在哪?陈芷和唐沫和你在一起吗?”

    时满见她识时务,轻快地笑了一声,算是放过了她:“你和萧阿姨直接来停车场吧,我刚把她们都拉住了。现在我们都在之瑾的车上了,就等你和萧阿姨来引路了。”

    林羡顿时心头一松,欢喜地狗腿道:“哇!满满你真棒!满满你真是个心地善良的小天使。”

    萧菀青站在一旁,看着林羡一脸谄媚讨巧的小模样,忍不住勾了勾唇。林羡这张嘴,花言巧语、甜言蜜语信手拈来,哄起人来,怕是没有人招架地住……

    也不知道,以后,是谁有幸,能够陷入这个甜蜜陷阱啊……

    时满不吃她这一套,不屑地嗤了她一声,不客气道:“得了吧你,快点过来。”说完,就毫不留情地挂掉了电话。

    林羡一点都没有在意时满给她的冷遇,喜上眉梢地上前再次拉起了萧菀青的手,带着萧菀青往前走,告知萧菀青:“满满说她已经在停车场啦,她们坐之瑾的车,跟着我们一起回去。”

    萧菀青第一次听说夏之瑾会开车,稍稍有些惊讶:“之瑾吗?”她心里有些不放心,和林羡差不多年纪的这些同学,她其实打心底里都还是当做孩子来看待的。她婉转提议道:“晚上回去的时候可能会比较晚,之瑾路况不熟的话会不会比较不安全?我们也可以现在叫一辆车一起回家,晚上结束了我送她们回去,这样也比较方便的。”

    林羡稍一思索就听出了萧菀青的话外之音。萧菀青总是这样委婉温柔,从不摆出长辈和成年人的架子强行告知她们要怎么做,提议,都是这样体贴温柔,顾及她们的心情。这样的人,让她,怎么不喜欢啊?

    她晃了晃她们交握着的手,宽慰萧菀青道:“萧阿姨你别担心,听满满说,之瑾她驾照已经拿了一年多了,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她几乎每日都在开车。而且,她每周晚上都有四次家教,家教回来都是夜路,早已经是驾轻就熟了,没有问题的。”

    萧菀青闻言稍稍安心了一点。她忆起夏之瑾沉稳冷静的模样 ,想来,也不是那种没有把握就敢胡闹的人。她点了点头,算是应允了,一边走下了停车库,一边随口顺着话疑问道:“之瑾在做家教?”大学生勤工俭学也算是常见,但是,开着车勤工俭学,倒是不多见了。

    林羡突然一下子支支吾吾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萧菀青。她自然不想欺骗隐瞒、随口敷衍萧菀青,但她更不愿意随意地泄露别人**。幸好,她们刚进停车场,一辆白色的宝马就朝着她们闪了闪车灯,打断了她们的对话。

    时满娇艳的面容从车窗探了出来,揶揄她们道:“你们迷路了吗?”而后,她意味深长地打量了一眼林羡和萧菀青依旧交握着的双手。

    林羡敏锐地捕捉到了她的眼神,立刻心虚地松开了萧菀青的手,装作拱手的模样,微微弯腰,若无其事地嬉笑回她道:“是小的错了,让大人久等了。”

    夏之瑾和后座的陈芷、唐沫也都纷纷降下了车窗,探出头,看着站在林羡身后几步,嘴角噙笑的萧菀青,忽然异口同声地声音清脆地乖巧打招呼道:“萧阿姨好……”

    萧菀青被她们突如其来的阵仗唬地愣了一下,不自觉往林羡那里跨了一小步,才有了反应,歪了歪头,弯了眉眼柔声回答她们道:“你们好,不用这么拘谨的。”

    林羡伸出食指在她们眼前左右地轻轻摆了摆,不满道:“你们吓到我萧阿姨了。”她拉着萧菀青到夏之瑾面前,安抚道:“萧阿姨你别理她们,我们和之瑾姐这个正经人沟通就好了。”

    萧菀青没有见怪,给陈芷和唐沫她们眨了眨眼睛示好,而后才俯身和夏之瑾交谈了几句。她把路线和要注意的路况大概地和夏之瑾说了一遍,而后叮嘱了她们路上注意安全,才带着林羡去开车领路。

    时满托腮看着林羡和萧菀青并肩走去的身影,不知道像是想到了什么,一下子“扑哧”笑出了声,乐不可支。夏之瑾近身帮时满系安全带,被她笑得不明所以。时满像是看出了夏之瑾的疑惑,贴近夏之瑾,凑到夏之瑾的耳边,小声和夏之瑾咬耳朵:“你看,我们像不像林羡大佬的小弟,大佬带着马子来巡视场子,小弟们纷纷给大佬马子打招呼‘嫂子好’……”

    夏之瑾蹙了蹙眉,怔然了一下,而后才淡淡嗔了时满一句:“乱想什么呢?”。她退开了身子,发动了车子,目不斜视地跟着萧菀青的车子,驶出了车库。

    时满敛眸凝视着夏之瑾,唇边挂着似有似有的笑。

    你是,真不懂吗?

    回到了家里,萧菀青让时满她们像在自己家一样随意就好了,叮嘱了林羡好好招呼同学,不用帮忙,自己一个人进了厨房忙碌。

    林羡把客厅的茶几稍稍挪到了一旁,铺展开毛毯,招呼着她们在上面坐下,而后取出了电视柜下面的电动。时满和陈芷、唐沫虽是女生,较少接触这类玩具,但都表示很有兴趣。几个人跪坐在电视机前,兴致勃勃地连接上了电视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夏之瑾在沙发上坐着,目光沉静地看着眼前几个雀跃的孩子,眸里有几分无奈的宠溺。她蹲下\\身子,靠近时满,低声和时满说了一声:“我去厨房帮帮萧阿姨吧。”

    时满闻言,把视线从电视屏幕上挪开,自告奋勇道:“那我和你一起去。”

    夏之瑾清冷的眸子里有笑意一闪而过。她拍了拍时满的肩膀,按下了时满要站起的动作,像是哄小孩一般道:“你不帮倒忙就好啦,乖乖和她们一起玩吧。”

    时满盯着夏之瑾离去的身影,拧着眉头,正兀自沉思着,手上突然被唐沫塞了个手柄。唐沫叮嘱她:“满满,轮到你了,快杀杀林羡的风头,她好得意啊……”

    林羡不悦的反驳声立刻响起:“今天我生日,让我出出风头怎么了嘛!”

    时满收回视线,紧了紧手上的手柄,算了……

    她扬起唇,挪了挪身子,坐到了林羡的身旁,回应伙伴的激励道:“那你们等着看我怎么把她打趴下吧!”

    厨房里,抽油烟机隆隆地响着,萧菀青正围着围裙,在案板前细细地切着肉。不远处的一旁锅里,有沸腾的水正往上不停地冒着白气。

    夏之瑾无声地走到厨台前,自如地打开了水龙头,帮萧菀青洗菜,淡声道:“萧阿姨,我来帮你。”

    萧菀青切得太专注了,直到夏之瑾发声了,才惊觉身边多了一个人。她侧头看见夏之瑾,见她已经浸入菜盆中的双手,立马不好意思推辞道:“不用了,你快去出去和她们一起玩吧,我一个人忙得过来,马上也就好了。哪有让客人帮忙的道理。”

    夏之瑾却是置若罔闻,关上了水龙头,手下娴熟地洗着菜,还悠悠然地提醒萧菀青:“我刚刚看锅里的汤沸腾了,需要关小一点火吗?”

    萧菀青见她是无意要离去,不是客套,而是真心要帮她忙,叹了口气,也不再推辞了。她麻烦她道:“你可以帮我把锅旁放着的面倒入锅中吗?”

    夏之瑾不疑有他,从菜盆了抽回了手,便转身朝锅边走去,随即,手下动作干净利落地,下了面,而后还细心地用锅铲稍稍撩动了一下锅里的东西,半晌,她盖上了锅盖,回到厨台旁。她看到台上备好的炸好的山芋和排骨,了然地问萧菀青:“萧阿姨是准备做醋焖排骨吗?”

    萧菀青点了点头,与她闲话家常:“之瑾在家里经常下厨吗?”她看夏之瑾姿态娴熟,显然像是厨房熟手。

    夏之瑾唇边泛起了浅淡又柔和的笑,淡声应她道:“恩,满满嘴太挑了,只有我做的东西,她才什么都吃。为了让她营养均衡一点,我就接手了她的饮食了。”

    这样有心和用心啊,萧菀青微微有些惊讶。她把切好了的肉盛放到了碟子里,夸赞夏之瑾道:“那你真是个好姐姐了。下厨房是一件说容易也容易,说麻烦也麻烦的事。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啊,对厨房里的事真是毫无兴趣,半点都不想沾这些荤腥的。也是辛苦你了啊……”

    没有料到,夏之瑾手下洗菜的动作不停,突然地沉默了下来。就在萧菀青以为,这个话题应该就此打住了的时候,夏之瑾又语调轻轻的,像是不带半分情绪地淡淡回应了一句:“不辛苦。她妈妈帮助了我家很多,我报答她们,是应该的……”

    置身事外一般的漠然语气。

    她的脸上一片清冷的沉静,长长的睫毛低垂着,遮掩住了她眸光里的光彩,萧菀青看不到她掩于其后的真实情绪。光影打在她高挺冷厉的鼻梁,雕刻般精致的侧脸线条上,萧菀青一恍惚之间,仿若捕捉到了什么。

    夏之瑾,和她,是不是很像……

    可她想起那一日在超市初见,时满双手紧搂夏之瑾胳膊,抬眸朝夏之瑾看去时,那像是要溢出了的脉脉含情,心里,不由地微微一沉。

    却不知道,是为夏之瑾,还是为时满。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和许久不见的朋友聚餐,她们居然纷纷说,你胖了!!还摸了一下我的胳膊,真情实感地惊呼,哇,果然胖了,这么壮!

    土拨鼠尖叫哭泣.jpg

    小可爱们猜地到萧阿姨为什么觉得她们像吗?

    (emmmm……感觉我这是在为难你们这些胖虎)

    转嫁了一波伤害,美滋滋,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