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余生为期 > 60、第 59 章
    逆着光, 林羡明艳俏丽的面容,那样朦胧又梦幻,是萧菀青印刻在脑海中, 熟悉却又陌生,心喜却又心悸的模样。

    萧菀青以为自己犹在梦中。多日来, 想念林羡又不敢想起林羡的情绪已经压抑到了极限, 终于在见到她的一瞬间,濒临崩溃。渴望, 压过了惊惶。她艰难地扯动声带, 发出了一声低吟:“林羡……”带着将醒未醒的慵懒与低哑。

    林羡本只是想推门偷偷看一下萧菀青的睡颜,并没有想吵醒她的意思。她探头看见心上人睡得正香的身影,听见寂静中她似有若无的呼吸声一下一下顺着她的起伏的心跳响起,心头便已有甜蜜的满足喜意泛起。她正要轻手轻脚地退出去之时,耳畔,忽然传来了一个令她几乎浑身一酥的声音,似带着万般缱绻, 轻轻呢喃着她的名字:“林羡……”

    林羡登时就停住了转身的动作,缓缓地回过头认真看向卧室里的大床。

    萧菀青侧着头趴在洁白的枕头,浅栗色微卷的秀发柔顺地铺洒于枕上,半遮半掩,只露出了她小半张白皙的巴掌脸。她望着她, 微微眯着双眼,润泽的红唇微微张着,裸露于薄被之外的, 是滑落的细细肩带和白腻圆润肩头。

    懵懂又迷茫,慵懒又妩媚,最是风情万种。

    林羡再迈不开脚步。她站在门边,凝望着床上的萧菀青,喉头小幅度的耸动了一下。

    半晌,她用指甲狠狠地扎了一下自己的手心,强行制止了自己的心猿意马。她推开了门,一步一步朝着萧菀青走去。最后,她停在了萧菀青的床前,蹲下了身子,含笑与半睡半醒的萧菀青对视着。

    萧菀青水眸里薄雾蒙蒙,是林羡看不分明的复杂情绪,眸底,暗波翻涌。她久久地凝望着林羡,似有千言万语梗塞于心头,最后万千柔情纠结却都只化作了心头的酸涩。她眨了眨眼,委委屈屈地像个天真无辜的小孩,低低地,轻轻地,带了些鼻音地又叫了一声:“林羡……”这个坏家伙,清醒地时候占据了她的全部心绪,现在,她都逃到了梦里,都不肯让她松一口气吗?

    可是,其实,很想她……

    能够梦见她,也挺好的……

    醒着不敢想,睡着了,都不过是梦。

    没关系的,是不是?

    林羡以为她是做噩梦惊醒了,才这样脆弱委屈。她稍稍站起了点身子,转而坐在了萧菀青的床畔,伸手拉起了萧菀青的薄被遮盖住了她裸露于冰凉空气中的肩膀,柔声应她:“恩,我在,别怕。”

    萧菀青却是从薄被里伸出了手,抓住了她放在她枕头旁的手,一点一点地分开她的五指,十指交扣,一眨不眨地迷蒙着呢喃问她:“为什么,会梦到你……”

    林羡这才反应过来,萧菀青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怎么这么可爱啊?林羡情不自禁心头发软。

    她伸了另一只空着的手,撩开了萧菀青洒落于脸颊的柔发,轻轻地刮了一下她挺翘的鼻子,勾唇宠溺轻笑道:“可能,是萧阿姨你想我了吧?”

    她令人酥麻的轻笑声伴着她温热的食指,带着令人战栗的电流,顺着从鼻梁往下滑落的动作,一下子,激荡地萧菀青心跳加速,挪不开眼。

    这感觉,好真实啊。萧菀青感受着手中抓握着的过分真是的触感,在心中迷糊轻叹。

    然而,下一秒,她仿佛想到了什么,心下一紧。她连忙用皓白的贝齿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唇,痛觉,使她立时间惊醒。

    痛,好痛……

    林羡看见萧菀青猛地睁大了双眼,雾霭朦胧的眼神瞬间转为清明。

    这不是在做梦!萧菀青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陡然间松开了林羡的手,瞬间翻过了身子,双手往被褥上一撑,整个人都往后退去。而后,她挣起了身子,想要起身。

    下一秒,巨大的“哐当”声响起——萧菀青的头,因她退后与起身的动作过于凶猛,猛地撞到了坚硬的床背板上。

    一切的发生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林羡在萧菀青大动作后有一秒的茫然与惊讶,下一秒她意识到了什么,便急忙伸出了手想要护住萧菀青的头。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萧菀青秀气的眉因疼痛紧紧地拧起,她微微弯下了腰,本能地想要伸手抚摸撞到的后脑勺。有一双温软的手,却先她一步,抱住了她的头。

    林羡一边手下温柔地揉着萧菀青的头,一边一迭声紧张关切地追问:“撞到哪了?是这里吗?疼吗?”语气像大人哄孩子一般,安抚着:“揉揉不痛了,不痛了……”

    她情急之下改坐为跪,单腿跪撑在萧菀青的床上,俯身近前,几乎把萧菀青的脑袋完全搂在了自己的怀中。

    萧菀青被笼罩在女孩单薄的身影之下,入目能见的是女孩敞开的外套里线条起伏的胸膛和莹润如玉的锁骨。心,一下急促地跳动了起来,脑子,一下子又有些陷入连日来的混乱之中。在刻意忽略过因林羡的温柔而划过的一刹那欢喜后,是惊慌与无措占领了她的全部心扉。

    慌乱紧张之下,萧菀青本能地伸手稍稍挣开了林羡的双手,推开了她的身子,紧抿着双唇强作镇定地看着林羡。

    林羡猝不及防,被推开地有些莫名。怔忡片刻后,她唇边扯开了一抹笑,柔声地给萧菀青道歉:“对不起萧阿姨,没打一声招呼就回来了,还坐到了你身边,是不是吓到你了?害你还撞了一下头,对不起,是我错了。”

    她的软语道歉,更让萧菀青心情复杂。她看着林羡,咬了咬唇,似有万千情绪在心头翻江倒海,仿佛是欣喜,是欢悦,是甜蜜,又是慌张,是不安,是无措,甚至是,羞耻……

    她僵着身子,放空了脑子,思绪有些麻木地问林羡:“你怎么来了?”

    声音,不咸不淡,甚至有些冷硬。

    林羡记忆中,第一次听到萧菀青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一时间愣了一下,有些发懵。

    萧阿姨的语气,虽然不凶,但好像,不是很高兴?甚至,有些不悦?

    她本抱着能够让萧菀青高兴的期待心情一下子低落了下去,唇边的笑意渐渐收敛。她惯来善于察言观色,语气就低沉了下去,小心翼翼地问:“萧阿姨……你不喜欢我过来吗?”

    萧菀青在这生硬的问话一出口后,理智就开始回笼了……

    她在做什么?她怎么可以用这么可怕的语气和林羡说话?

    林羡怎么会过来?很显然,是关心自己放心不下自己啊。

    果不其然,她看见话音刚落,女孩眼底就有分明的受伤一闪而过。听到林羡委屈又失落的问话,萧菀青心底蓦地像被什么刺了一下,泛起了尖锐的疼痛。

    内疚,又心疼。

    她抓在床褥上的双手微微收紧成拳,反省自我:不安与慌乱是自己的莫名情绪所致,和林羡有什么关系?就算,就算她对林羡,对林羡真有什么……龌龊的非分之想,那更是自己的错,和林羡更是没有关系。

    她怎么能因为自己的过错,而去责备伤害林羡?

    太不应该了。

    她压抑下了自己不寻常的心绪,强撑起了如常的神色,面对林羡,温声道歉道:“对不起羡羡,我刚刚有点没睡醒,可能有一点起床气。”她唇角绽放出了一抹浅笑,反驳女孩刚刚失落的问话:“怎么会不高兴?就是太高兴了,才会以为还在梦中呢。”

    林羡听着萧菀青温和的解释,见她脸色确实不复方才的冷淡,眼神也渐渐清明柔和如常,便不疑有他,心下一松。

    她好脾气地又挂起了笑,体贴地站起身取过了挂在一旁的萧菀青的睡袍,披在了萧菀青裸露的肩头上。而后,她再次凑近了萧菀青,伸手轻揉她的脑后,边揉边絮絮道:“还疼吗?刚刚家里包饺子了,我想让你尝尝,就过来给你送一点。没有麻烦我爸妈,我自己坐公交过来的。”她顿了顿,虎了一张小脸嗔萧菀青道:“还有就是,来监督一下萧阿姨你。我刚刚看了一下冰箱,你这两天好像都没有好好吃饭哦,先前我们一起出去买的东西,好像都没有怎么少。倒是榨菜,少了好多啊。”

    萧菀青双手抓拢着睡袍的两襟,低着头,不远不近地贴近着林羡。鼻尖萦绕着林羡身上熟悉的沐浴露的清香,耳边环绕着她絮絮叨叨的关切话语,有一瞬间,萧菀青觉得自己几乎要撑不住腰板,想要跟从心意,放松自己靠入那个,散发着温暖热度和诱人香气的怀抱。

    然而,下一个瞬间,她又陡然清醒过来。

    她状若自然地向后退开了身子,拉开了与林羡的距离,自己伸手轻轻揉了揉后脑勺,朝林羡笑了笑。“不疼了。”她的喉咙,因过于克制,而哽地发涩,落在自己的耳中,便觉得声音低哑地有些干巴巴。

    她怕林羡听出异常,慌忙地在脑海里飞速翻找着,正常情况下,以前这种情况,她该和林羡说些什么。

    一秒后,她机械地从记忆储存库里找到了救星,极力地找回了正常的语气,软声平和地回复林羡:“饺子先前我们也买了许多放在冰箱里的,你怎么这么傻,还特意为这个跑一趟。路上堵吗?公交车会不会很挤?有找到座位坐吗?累不累?”

    她把能想到地都迫不及待地一股脑倒了出来。

    林羡对萧菀青的异样一无所觉。她见萧菀青神色无异,后脑勺应该真的没事,便放心了些,有了和她打趣的心思。

    她双臂一展,摊开了身子,突然就调皮地趴倒在了萧菀青的大床上。上半身,压着萧菀青盖着薄被的双腿之上。她脸埋在被子里,委屈巴巴地向萧菀青诉苦:“路上可堵了,公交车上也可挤了,感觉我就像可怜的沙丁鱼罐头一样。我一路为了不和别人亲密接触,都猫着腰收着腹,站了一个多小时,腰都快散架了。”

    她看不见,伸长着腿端坐着的萧菀青,在她倒下身子后不久,白皙的双颊,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漫上了绯红,一路,漫到了耳尖,红玉滴血……

    女孩还不自知地左右晃了晃身子,娇声撒娇道:“萧阿姨,你快帮人家捶捶背,揉揉腰嘛。”

    萧菀青僵直着身子,感受着,女孩柔软又带着别样硬度的胸衣,紧压在她的两只小腿之上。明明,那样绵软,却异常地,硌得萧菀青通体难受,浑身发僵。

    本就触感分明地可怕,女孩却还不停地晃动着身子撒娇,绵软的山丘,更是……

    薄被,可怜地被萧菀青的双手拧成了麻花。

    萧菀青紧绷着双腿,一时间抽也不是,不抽也不是,心乱如麻。

    她吞咽了一下,告诫自己,非礼勿思,快停下那可怕的联想,停下……

    她不停地告诫自己,不可以。

    林羡是小女孩。

    林羡今年才十八岁。

    林羡是周沁姐的女儿。

    林羡叫着她阿姨。

    林羡什么都不知道。

    林羡那样没有防备。

    林羡那样相信你。

    萧菀青,你不可以!

    她不停地在心上给自己设上了百道防线,给出了一百个理由和一百个不可以,告诫叮嘱了自己百遍千遍。可这一切,却只消女孩轻轻然的一眼,便顷刻间,土崩瓦解。

    女孩翻过了身,侧着脸看着她,眼底,是清澈又温柔的水光。她噙着笑对她轻喃:“其实,本来真的很累的,可是啊,看到萧阿姨你的一瞬间,就一点,都不累了啊。”

    “在家里好想萧阿姨啊。”嗓音清澈,语调低柔。

    萧菀青阖上眼,放弃了抵抗,在颓然中清醒地感受着,硌在小腿上的绵软坚硬,一点一点,带着细微的甜和疼,烙烫在了她的心上。

    萧菀青,你真,无耻……

    龌龊……

    作者有话要说:  萧阿姨绝望脸。

    作者君也是绝望脸,又来迟了。

    晚安小可爱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