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余生为期 > 70、第 69 章
    额头柔软温热的触感仿佛还在发着烫, 鼻尖,又顺着萧菀青滑动的手指,自上而下, 带起了一股令人战栗的电流直达四肢百骸。林羡难以置信地睁大了水润的明眸,情不自禁地翘起了嘴角, 怔怔地凝视着眼前温柔似水的萧菀青。

    心上, 仿佛有烟花,在一朵又一朵地绽放开来。

    璀璨夺目, 让人移不开眼, 又震耳欲聋,让人禁不住发懵。

    她听着萧菀青轻声的征询,才缓缓回过了神,忍不住地抬起手,覆盖在了被萧菀青吻过的光洁额头上,五指轻轻摩挲过去。半晌,她咬着唇露出了可爱的皓白贝齿, 为难道:“可是,可是孔明灯规定要在十点钟的时候一起放,现在,已经过时间了吧。”她从九点煮完小米粥后就站在这里的,九点四十五分的时候她看过一次表, 后来就有些迷迷糊糊地犯困了。不肖多想,她也猜测地出现在应该是已经过时了。

    萧菀青愣了一下,后知后觉地抬起皓腕看表, 果然,竟已经十点半了。她第一反应是,她究竟让林羡一个人,在孤单中等待了多久?

    萧菀青黯淡了眼眸,歉然道:“对不起羡羡,难得我们一起过元宵,我……却没有陪你好好地过,没能给你留下什么好的回忆。”

    林羡露出释然的笑意,摇了摇头,体贴道:“能和萧阿姨你一起过元宵,已经是最好的回忆了啊。况且,萧阿姨你也准备了丰盛的晚饭啊,是工作影响了我们的晚饭,萧阿姨你也是不得已嘛。”

    萧菀青心里知道不是这样的。她看着女孩对着她,全然地信任和体贴模样,愈发地内疚难过了。她嗫嚅着想说些什么,一时间却笨拙地寻不到合适的话语。

    林羡本是有些委屈的。

    她近日逐渐地察觉到了,自从萧阿姨工作忙碌了以后,整个人似乎都紧绷了不少,状态,有些说不上地焦躁和敏感。若是往常,她想,再怎么样,晚餐时萧阿姨即便是为了礼貌,应该都不会丢下她一个人的。可她转念又安慰自己,萧阿姨这是把自己当成自己人了,所以,才真的放开了自己,没有太过刻意地顾虑自己。

    毕竟,自己人,和客人是不一样的。

    对亲近的人,才能够肆无忌惮。

    但做了再多的自我安慰,林羡一个人对着满桌的饭菜与热气蒸腾的火锅,再是美味佳肴,也还是觉得索然无味。萧菀青离开以后,她也不过是草草地吃了几口,就停了碗筷,收拾了锅碗瓢盆,整理好剩菜剩饭,回到了卧室里。

    她埋首于枕头里,觉得,一切,和她期待中的,想象中的,不一样。

    有多期待,就有多失望。

    周沁发短信关心她,吃完饭了吗?在萧阿姨家过节怎么样?

    这次元宵节,可是她坚决坚定地表示要和萧菀青一起过,周沁才帮她打了掩护,应付了两边的老人留下来的。

    林羡翻过身子,看着窗外沉沉的夜色,拧着眉还是回复周沁道:“吃了,萧阿姨煮了好多的菜,我们现在正在一起看元宵晚会呢。”

    周沁收了回复,算是放心了,叮嘱她道:“你啊,你萧阿姨工作难得周末休息,你别闹得她太晚了。”

    林羡和妈妈闲扯了几句,见没消息再进来了,便回到了主页面。她看了看手机的时间,想到萧菀青刚刚不过才吃了几口,扔下了手机,便噔噔噔地跑去书房。她想问问萧菀青,要不要吃点东西。

    可没想到,她的关心,却第一次收到了萧阿姨那样不耐烦的回绝:“羡羡,等我工作忙完了再说。”

    其实,一点都不凶的。萧阿姨太温柔了,她最差的口气,也不过是听起来,不再温柔罢了。但听在林羡的耳朵里,却犹如利刃般,直扎她的心扉。

    林羡举起来敲门的手登时就僵住了,心头的柔情蜜意像是被一盆冰凉的冷水瞬时间无情地泼下,带着连日来因被冷落而无意识积压的难过,让她心中一下子难耐地泛起了阵阵的委屈,酸涩地她,眼眶发酸。

    可喜欢一个人,也许,会让一个人莫名脆弱,却也莫名坚强。

    她到底还是担心萧菀青的身体,担心她娇弱的胃,最终,只是擦去了眼角滑落的一滴委屈泪水,吸了吸鼻子,答应了萧菀青一声“好”。而后,她转身去了厨房,自顾地为萧菀青准备了小米杂粮粥。

    她一个人在厨房里,背对着昏暗的灯,淘着米,眼泪又忍不住啪嗒啪嗒地落下来。明明,明明其实萧菀青也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语气,其实也不过就是稍微冷淡了一点,可她就是觉得,特别难过委屈。

    她抽抽搭搭地在心里控诉,萧阿姨好坏,特别坏,她从来都没有这么关心,对一个人这么好过,萧阿姨却一点都不知道,一点都不领情。她都不知道,自己要留下来陪她过一个元宵节有多不容易,不知道她有多期待,今天的这个元宵节。

    可她也知道,萧菀青一点错都没有。萧阿姨又不知道自己喜欢她,即便是知道了,萧阿姨也没有义务要回应她同等的热情。是她自己,玻璃心了。

    但现下,所有的委屈和难过,却都在萧菀青温热的一吻,轻柔的一刮中,消失殆尽了。林羡甚至忘记了自己刚刚是有多难过了,听着萧菀青的道歉,只想着让她不要皱眉,不要内疚。

    她想转移话题,于是忘记了刚刚被拒绝的失望痛楚,再次问萧菀青:“那……萧阿姨你饿了吗?要不要尝尝我的手艺呀?”

    萧菀青眉目柔和地凝视着她,终是展唇一笑:“自然是要的。”

    餐厅里,林羡盛了两小碗热度适意的粥,放置于餐桌上,与萧菀青相对而坐,眉眼弯弯地看着她拾起勺子,舀起粥,送入口中。

    片刻后,萧菀青吞咽了下去,舒展眉眼,如她所愿般地夸赞她道:“好喝,羡羡现在越来越厉害了,十八般厨艺样样精通。”

    林羡心满意足,有些羞涩地用双手捂了一下眼睛,难得谦虚道:“没有萧阿姨你说的这么厉害啦。”她顿了一下,乖巧软声道:“不过要是萧阿姨你不嫌弃的话,我,我以后经常做给你吃好不好?”

    萧菀青眼眸里,星星点点如水波荡漾。她敛了一下眸,轻声答应女孩道:“好,那我先谢谢羡羡了。”她又抿了一口,吃到了红豆的味道,疑惑地用勺子翻了翻小米粥,问林羡:“羡羡,家里怎么会有这么多五谷杂粮?”

    林羡得意地咧开嘴坦白道:“那天萧阿姨你胃疼去上班后,我查了一下养胃的食谱,去超市买的。”她嘟了嘟小嘴,半带抱怨道:“可是后来萧阿姨你担心我的手,都没给我机会让我展示一下。”

    萧菀青意外地听到这个令人熨帖的答案,注视着女孩美好干净的容颜,心里蓦地一阵阵发软。

    她何德何能,能够得到林羡这样的关心体贴。

    其实,在她苍白的人生中,能够再遇见这样美好纯粹的林羡,再在生命里,添下一道浓墨重彩的亮丽色彩,已经算是,命运对她的眷顾了吧。

    即便她没有资格和林羡相爱,但林羡这么善良,愿意把她当成这样亲近的长辈,心无旁骛地这么体贴。

    对她这个卑微无耻的暗恋者来说。

    已经是很慷慨很仁慈了吧。

    萧菀青鼻子有些酸,声音因为压抑着喉头的哽咽,而低哑了下去。她低低回答林羡:“羡羡,没有必要这样在意的。胃疼,只是偶尔发生的小事。”

    林羡立刻不满地反驳:“身体的事怎么能是小事呢!”她顿了一下,心里面忍了好几天没有问的事,突然又涌了上来。她踌躇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萧阿姨,你……你那天胃疼,是不是因为半夜吃了我放在冰箱里煮的饭菜?”

    萧菀青本还在感动中,听到林羡跳跃性的问话,一下子莫名地像是做了坏事被抓包的小孩子般,又惊又羞。她不自觉地撩了一下耳际的秀发,尴尬羞涩地否认道:“不……不是的。”

    比起平日里她的伪装,这次她的否认,着实不太高明。林羡一下子就听出了萧菀青语气里的犹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肯定道:“萧阿姨,你骗人!”她叹了口气说:“我都知道了,你是不是怕我内疚,才不告诉我?”

    她那天中午吃午饭的时候,打开冰箱准备加热饭菜时才发现,昨天她做的饭菜,都不翼而飞了。第一反应,她就去看了厨房的垃圾桶。果然,里面躺着零零散散的,她昨日的辛苦做出的战果。

    她蹲在垃圾桶旁,委屈和难过铺天盖地地袭来。家里只有两个人,就只可能是早上萧阿姨亲手倒的。不过放了一个晚上,就只能够得到,进入垃圾桶这样的待遇吗?

    林羡鼻头酸涩,看着垃圾桶里被倒弃的残羹冷炙,仿佛是在看着自己一颗被萧菀青弃若敝履的心。可看着看着,她渐渐觉得不对了。为什么,每道菜的分量好像不对?

    她一下子站起了身子,去到厨台上取了一根筷子,而后回到了垃圾桶旁,像变态一样,仔细地翻看着垃圾桶里的残渣,翻着翻着,唇边的弧度,便越来越深了,最后,干脆坐在了地板上,抱着垃圾桶傻乎乎地大笑了起来。

    大悲大喜,不过如此。

    后来,她怕萧菀青尴尬,便一直忍着没问。但今天,她终究是忍不住了。猜测,太过甜蜜,她敌不过自己,还是想听到从萧菀青嘴里吐露的肯定答案,让自己踏踏实实地吃下这颗糖。

    萧菀青见林羡都猜到了,抿了抿唇,这才不好意思承认道:“恩,我,我后来半夜有些饿了,就起来吃了。”她那一句欠着林羡的夸奖,终是有了宣之于口的机会:“因为太好吃了,所以我忍不住吃多了一点,这才胃疼了。”

    她打趣林羡道:“想来,是该怪羡羡你的,怎么能做得那么好吃。”她长睫扑闪着,像细细密密的柔软小刷子,撩人地刷过林羡蠢蠢欲动的心。

    林羡被无辜怪罪了,却半点都不恼,反而像一只餍足后被舒服地揉了肚皮的小奶狗般,面露喜意地就差没有摇摇小尾巴了。

    她凝视着萧菀青在灯光下泛着动人光泽的水润红唇,吞咽了一下,移开了视线,又看向了萧菀青白皙的两颊。她想到萧菀青破天荒地在她额头上印下的一吻,放置于瓷碗两旁的纤长五指收拢了又放开,往复几次,还是敌不过内心的渴望,鼓起了勇气,站起了身子。

    她在萧菀青疑惑的目光下,坏笑着踱步到了她的身旁。而后,在萧菀青的惊愕中,她猛地双手环抱住了她娇软的身体,一边软软地揶揄着:“萧阿姨你怎么这么贪吃,这么可爱。”一边,心跳如擂鼓地,俯下\\身子,快速地吧唧一声,在萧菀青柔嫩的脸颊上印下了温热的一吻。

    唇上的触感,实在太过美妙了。

    许是心上的渴望太盛太久了,以至于明明不过是亲了一下脸,林羡却觉得,自己,悸动地,浑身战栗,腿,甚至在发软。

    她感受到萧菀青受惊一般地颤抖了一下身子,而后,绯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漫上了她的脸颊,通红至可怜的小耳朵。

    萧菀青僵硬着身子,像被登徒浪子偷了香的可怜小女孩,结结巴巴无措地软软唤她:“羡……羡羡……”

    林羡环抱着她,心软心满地一塌糊涂。

    她想,她可真幸运——

    能够爱上,这样温柔又可爱的人。

    她能凭爱意将富士山私有。

    曾经,现在,甚至往后,因爱上她而必须多受一点暗恋的痛苦和压抑算得了什么。

    心怀感激,无怨无悔。

    作者有话要说:  小可爱们,来,啊,张嘴吃糖~o(n_n)o

    辛苦每天等更的小可爱们了,你们真是,太太太可爱了。

    作者君每天看评论,都忍不住痴汉笑,你们一定是想骗作者君多笑出几条鱼尾纹!

    谢谢小可爱姐姐的长评!疯狂比心心,么么么哒~

    本来早就应该跟着上一次的地雷整理投喂灌溉液的小可爱们的感谢名单的,但是最近作者君太忙也更得太晚了,所以一直都没有整理排序好,对不起这些暖心的小可爱们,作者君其实一直都记在心里的。再等我两天。爱你们,么么哒~

    晚安,小可爱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