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余生为期 > 86、第 85 章
    周日的早上, 林羡很早就醒了,却始终没有起身。她怔怔地看着窗外,看着晨光熹微, 一直看到烈日当空。

    刘阿姨又来敲门了。

    林羡无奈地抓了抓头,起身开门, 顺她意思去洗漱了一下, 吃了点早饭,又回了房间。

    她坐在书桌前, 翻开书本, 抽出纸笔,想要静下心完成周一上课就要交概率论的作业。可是,耳边,却始终萦绕着萧菀青那一声如泣如诉的:“林羡,不要闹了,让我喘口气好不好……”

    心,像是被什么密密麻麻的钢针扎着一般。

    体无完肤。

    她委屈地想, 她是不是真的追得太紧了?萧阿姨,是不是很累了?那并不是她的本意。

    她现在拥有的,除了萧菀青不愿意接受、不愿意承认的对自己的喜欢,一无所有。所以她害怕,她怕一退后, 就连这仅有的一点点,都会抓握不住,消散不见。

    墨色的钢笔水因笔尖过久的停留不动, 渐渐在白色的科作业纸上化开。林羡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提笔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纸上,竟已写满了萧菀青的名字。

    一字比一字狂乱,像是她生怕醒后就会忘记不见而急促记下的荒诞美梦。

    半晌,她食指与大拇指紧紧捏着钢笔的笔杆,软了眼神,咬着唇,又一笔一划,在纸上,温柔缱绻地刻画着这三个大字,一笔比一笔克制,一笔比一笔收敛。

    她劝服了自己:林羡,再给萧阿姨一点时间,不逼她了。不要逼她了。

    尽管她心慌得要死,不安得要疯。

    林羡指尖缱绻地摩挲过满纸的墨字,像是在摩挲着萧菀青温润的脸庞。她俯下身,低下头,把脸颊眷恋地贴在纸上,乌亮的双眸里盛满了似水的柔情。

    全世界最想你开心的人就是我了。

    你也就只能欺负我了。仗着我,这样喜欢你。

    林羡敛眸苦笑。

    她撕下这张纸,小心地折叠好,夹放进笔记本里,而后,翻开崭新的一页,准备平心静气,开始书写作业。

    这其实对现在的她来说,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情。她静不下心,转不过思绪,就连看着满纸的数字与排列组合,她的心绪,竟也能渐渐飘向,她对萧阿姨的所有追求举措,要如何优化排列,才能令萧阿姨与她在一起这件事,变成最大概率的事件。

    一份她平日里半个多小时就能完成的作业,她从午饭前,一直做到了晚饭前,才勉强地完成。

    她刚把钢笔套入笔帽中,放置于书旁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来电显示,是周沁的电话。

    周沁像是在炒菜,开着扬声器,背景音有点嘈杂,接通了电话就随意地问她:“吃饭了吗?感冒好全了没?”

    林羡愣了一下,才想起了哪里来的感冒。她轻笑了一声,有些尴尬地圆谎:“还没吃饭,感冒都好了,没事了,你别担心。”

    周沁往锅里加了点水,犹豫了一下,征询林羡意见道:“那个刘阿姨相处久了怎么样呀?饭菜口味合你胃口吗?小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我们本来就是麻烦人家了,现在还要麻烦人家为我们请保姆,妈妈觉得这样也不是个事。羡羡啊,要是让你现在中途去住宿,你觉得你能不能适应啊?”

    林羡抓着钢笔的手,收握了一下,一时没有回答周沁。

    周沁见林羡没有答话,估摸着女儿应该是不太乐意,于是继续耐心给林羡解释道:“主要是你萧阿姨和我打过招呼了,下学期她可能就要长期外调不在家里了。就算现在再继续住半个学期,你下学期也是需要住宿,早晚都要适应的。”

    林羡闻言,眼神中仅存的一点暖意都骤然消散了。心脏像是一瞬间被什么攥紧了剧烈抽痛了一下,她痛得手中猛然用力,抓握着的钢笔,“啪嗒”一声,一下子从中间断开。墨水,染了她一手。

    “妈,你刚刚说萧阿姨,下学期要长期外调了?”她明明慌乱极了,手中湿漉漉的一片,就像她心中淌着的血一样冰凉入骨。可她的声音却反而一点点平静冷然了下来。

    “对啊,你萧阿姨没有和你提起过吗?说起来也挺奇怪,小菀这些年也不是没有过外调升职的机会,但她一直不太想离开岸江,都婉拒了。今年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初你温阿姨出去了,给她带去了什么感触,又让她改变主意了……”

    林羡听见“温阿姨”这三个字,突然福至心灵,宛如醍醐灌顶,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她按下心中激荡着的急切心情,像是闲话家常一般,故意扯开了话题,问周沁:“说起来,妈,温阿姨家是不是在那个什么花园来着,我发现我有个同学好像也住那里,不知道近不近?”

    周沁忙着手头上的事情,不假思索就回答了她:“中御花园吗?太远了,而且她们小区全封闭的,要登记了,业主同意了才能进去,所以我也就去过两三次。印象中里面挺大的,你同学住哪栋啊?”她试了一下即将出锅的鱼的味道,反应了过来,问林羡:“你问这做什么?扯远了,你先回答我,住宿这件事,你什么想法啊?”

    林羡是隐约记得温桐之前也有客气地邀请过自己去家里玩,提过住在什么花园来着。她本想从她妈妈嘴里问出具体住在哪一栋哪一层,但听到周沁说小区是全封闭的,没有业主同意也无法进入,她就知道,问出来了也没有用。

    她眯了眯眼,眼眸幽深地凝视了一眼手中断了的钢笔,片刻后,利落地把钢笔扔进了垃圾桶,站起身,抽了一张擦了擦手中墨色的痕迹,轻声笃定地回周沁道:“我不住宿,过几天萧阿姨就回来了,不用请保姆的,妈你别多想。”

    “你又知道?”

    林羡从椅子上提起书包,单肩挎上,拉开房门边往外走边回答道:“我知道,妈我现在有事,先挂了啊。”说罢,她抬头对着从厨房里闻声出来用眼神询问着她去哪儿的刘阿姨,通知道:“阿姨,我不吃晚饭了,晚上可能会迟一点回来。”

    “诶?羡羡啊,你……”刘阿姨张了张口,最后还是无奈地消声了。

    萧菀青是叮嘱过她让她多照顾一点林羡,让她多关注一点林羡的作息,可人家不配合,她又能怎么办?她不过是一个保姆啊。

    只是没想到,这孩子,看起来漂漂亮亮,和和气气的,性子真是……说一不二,犟得很。

    刘阿姨长长地叹了口气。

    林羡出了电梯,就朝着小区外快速地奔跑了起来。她站在路口,见着出租车,就伸手摆动,半刻都不愿意耽误,只想立刻马上就出现在萧菀青面前,紧紧地抱住她,不让她有一丝一毫逃走的机会。

    她早该猜到了,萧阿姨应该住在温桐家的。她怎么这么笨。

    萧阿姨那样顾忌公司里的人的眼光,就不可能长期住在公司的那个小小隔间里,平白惹人猜疑。距离放假还有两三个月,这样长的时间,住酒店也并不现实。且不说有没有这么信任可以长期借住的朋友,单说萧阿姨那样不愿意麻烦别人的性格,就不可能长期打扰别人的。只有短租房和温桐家这两个可能了。

    温桐与萧阿姨关系那样亲近,又出差不在家,萧阿姨借住不算打扰。况且温桐还拜托了萧阿姨有时间就去帮她照料一下花草,跑一跑车子。萧阿姨现在住在温桐家,是最可能不过了。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正值城市道路高峰时段,出租车在距离中御花园不远的地段,堵车了。

    林羡看着前方长长的车龙,一刻都等不及了。她付了全程的钱,直接开了车门下车,踩着喧嚣的喇叭声,越过一辆又一辆闪烁着红色尾灯的汽车,在夜色中急速狂奔。

    她努力了。她试图体谅萧菀青,她想过要给她多一点时间的了。

    可是,现实打了她的脸,告诉她不可以。

    萧阿姨是真的想走,真的想要离开了。

    她还能怎么退?她还能往哪里退?她还怎么敢退?

    一个小小的岸江市里,她不愿意见她,她都已经快要找不到她了。如果她真的离开了,这个世界这么大,人海茫茫,她要去哪里才能找得到她?

    她怕,她不抓住她,一转身,萧菀青就真的不见了。

    她退不起,输不起。

    温桐家中,客厅里,只开着一盏暗暗的小灯,身形纤秀的女人,低垂着雪白的脖颈,腿上披着一条毛毯,倚靠于沙发床上。

    她不知道该怎么和温桐解释,她要长期借住于她家。所以她只说了一半,告诉温桐,偶尔她工作应酬晚了,回去太远了,会借宿在她家。虽说温桐表现出了极大热情的欢迎,她还是觉得在主人不在家时,这样半带欺骗性质的入住过分了。因而,她最大程度地保留了温桐走时房子的样子,自己买了新的毯子和枕头,每日只不过在下班后,占用着温桐客厅的沙发睡一觉。

    此刻,她一手举着手机放置于耳边,一手指尖,在腿上放置着的笔记本触摸板上轻轻地移动着。显示屏上,显示着的是长泽市的招聘信息。

    温桐在耳边问她:“怎么突然问起我长泽市怎么样?”

    萧菀青敛了敛眸,勉强笑了一下回道:“在考虑要不要试着换个环境重新开始啊。想想,这个年纪了,我好像也没有真正离开过这里。”

    温桐的语气里是显露无疑的笑意,打趣她:“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看我这么久都不回去,突然觉得寂寞了,想想,来找我也挺好的?”

    萧菀青滑动着的指尖顿了一下,黯了黯眼眸,承认了一半,轻声道:“是觉得,去找你挺好的。”

    她想离开,不是因为寂寞。但是,想去长泽市,确实是因为温桐在那里。其实没有了家,离开了可以长久居住的安身之所,去哪里,都一样了。一样的不安,一样的惶恐,一样的漂泊。但长泽市有温桐,至少想到这里,会让她觉得安心一点。

    她想离开岸江市了。等不到杂志社分社的组建,她就想离开了。

    林羡,比她想得更执着,又或者,比她想得更喜欢她。她现在为她逃了一节课,不吃了一次饭,半夜在外游荡了一次,以后呢?她继续拒绝不见她不接受她的以后,她还会为她做多少不理智的事?

    她不可以,不应该,也不允许自己这样留下来,继续影响林羡的生活了。

    温桐听得她承认,深邃的眼眸里是盈然的笑意。她胸中有万般的柔情,最后,只化为低低的一句:“其实,我也可以回去的。”

    萧菀青却沉浸于自己的情绪之中,没有听出温桐不同往常的语气与她话语中的深意,顾自地中断了这个话题:“我再考虑一下吧,公司那边其实要走也还要交涉一下的。你就先当没听我说过这番话吧。”

    温桐顿感自己一腔柔情仿佛付给了一桩木头,挫败感油然而生。她失了心情,暗暗吸了口气,又和萧菀青说了两句,逃避般地挂了电话。

    萧菀青没有多想。只是刚挂下电话,几乎是下一秒,手机就又震动了起来。

    她看着笔记本屏幕,以为是温桐刚挂了电话就想起有什么东西忘记说了,又了打过来。

    一个没有注意,顺手就接通了电话,待她余光扫过看清屏幕上显示的备注时,心颤了一下,女孩那深深刻在她脑海里,不时萦绕于她的午夜梦中,动人心弦又惹人伤怀的嗓音,已经在她耳际轻柔响起:“萧阿姨,我在温阿姨小区外,你下来接我好不好?”

    萧菀青心一紧,刚想强撑住自己,冷言拒绝,电话,猝不及防就挂断了。

    萧菀青搭放在触摸板上的五指慢慢握紧,心绪繁乱,终是滑动着屏幕,回拨了过去。

    拨通三秒后,林羡,再次毫不犹豫地挂断了她的电话。

    萧菀青紧锁着秀眉,咬着唇,又心疼又懊恼,进退不得。

    作者有话要说:  林羡:萧阿姨好不容易给我打电话,我还得挂掉。这里痛痛,以后萧阿姨要补偿!

    谢谢见微小可爱、小可爱姐姐、21201962小可爱、阿阮软软小可爱的长评,为你们疯狂打电话,么么哒~\(≧▽≦)/

    对不起别人家的大大长评好多会加更,我这么幸运,能得到小可爱们这么多的长评,却因为没有存稿,手速又超慢,心有余而力不足,加更不出来,t_t对不起小可爱们,哭唧唧。

    这两天看小可爱们的评论,非常享受,谢谢小可爱们的认真与热情。作者君看着小可爱们的留言,有在认真地思考。(☆_☆)其实有时候也会想,自己如果是林羡,会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