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余生为期 > 87、第 86 章
    萧菀青又给林羡拨打了两次电话, 无一例外,林羡都是在拨通的第一时间,干脆利落地挂掉了。萧菀青颓然地放下了手机, 无力地向后仰靠在沙发背上,心力交瘁。

    她一时间竟不知道是该为喜欢的女孩对自己的过分了解而悲喜交加, 还是该为女孩过分聪敏的逼迫而心乱如麻。

    她不知道, 林羡是怎么猜到她住在温桐这里的,但她知道, 林羡是在不给她否认拒绝的机会。她吃定了自己只要不接收到她死心离开的消息, 就迟早会因为不放心而下楼接她。

    她不自觉地抓握住毛毯,理智在告诫着她,萧菀青,你不能退让。她闭上眼,清楚地回望,自己是怎样在退让中,一步步沦陷, 走到了今时今日的这番田地。

    她去见她了又能怎么样?她们之间横亘着的问题,不可能靠言语解决,她与她,不可能的。

    不可能的。萧菀青喃喃自语,像是在说给自己的心听。

    只不过是再多一次, 逼着自己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刺伤她,也刺伤自己。萧菀青脸色有些苍白。

    可最终, 她还是长长地疲倦地叹了一口气,而后合上了置放于双腿之上的笔记本,抓着手机,掀开毛毯,下了沙发。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白日就一直阴云笼日,此刻更是阴沉得像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下起雨来,林羡一个女孩子,就这样倔强地一直站在小区外,她怎么可能舍得,怎么可能放心得下?

    萧菀青关上了门,进了电梯,世界仿佛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看着那一层一层闪烁减少着的红色数字,心中,仿佛天人交战。在跨出楼门的那一刹那间,想要见见日夜折磨着她的心爱女孩的渴望,终于像是挣破了牢笼,压下了她的所有理智,促使着她迈开了脚步,在空无一人的小区道路里踩着细长的高跟,笨拙地小跑了起来。

    林羡哭着从会客室离开的那一天,她渴望过不顾一切伸手从背后抱住她,告诉她,不要哭,不要走。

    充值短信不停地疯狂涌入的那一天,她渴望过抛下一切捧住那一颗真心,告诉她,我装不下去了,我投降了。

    林羡不知道,她有多想,有多想不爱她。

    她也不知道,不知道,自己有多想爱她。

    天空中突然有惊雷炸起,一声接着一声,震耳发聩,像是在警醒暗夜中分不清梦与真陷入错误迷沼的失智的人。一声一声,炸在萧菀青混沌的脑海里。

    雷鸣下,高跟鞋敲击地面的清脆声,又一点一点,慢了节奏,最终,完全消散不见。萧菀青晶亮的眼眸,渐渐黯淡了下去,嘴角,是一抹清醒的惨淡苦笑。

    她颓败地靠在了楼栋的墙壁上,连呼吸,都觉得疲累了。长久的失神过后,她死寂着眼神,拨通了夏之瑾的电话。

    她请求她:“之瑾,帮我一个忙好不好,帮我把林羡带回去。拜托你了……”最后四个字,竟是隐约的哭腔。

    像是那一日她撞破了女孩的崩溃,温柔地安抚了她一般,这一次,女孩回以她一样的温柔,不问缘由,体贴地包容了她的脆弱。

    她答应她:“好,我马上就过去。”

    林羡静静地站立于小区门口,神色沉稳,望眼欲穿地盯着小区内空荡荡地大道,期待着,下一秒,或再下一秒,那个魂牵梦绕的身影,就能够出现在她的眼帘中。

    她在打电话前就和门卫确认过了。

    门卫不让她进去,她给门卫形容,里面有个最近刚住进来的,高高瘦瘦,皮肤特别白,浅栗色长卷发的,长得很斯文很有气质的女人是她阿姨,她是来找她的。她知道,她的萧阿姨是那种,让人过目难忘的女人。

    虽然门卫后来还是例行公事的套话,让她打电话给业主下来接才可以,但听到她形容的那瞬间,门卫恍然大悟的神色,还是一下子就让她看出,萧菀青最近确实住在这里。

    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昨日站得过久而疼痛的后脚跟与小腿因久站又开始隐隐作痛了,萧菀青却依旧没有出现在她眼前。

    最后的最后,她没有等到萧菀青,等来的是轰鸣的车子,和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夏之瑾停了车,出现在了她的身旁,看着脸色颓然的林羡,面容清冷又悲悯:“萧阿姨,让我来接你回去的。”

    林羡悲哀失望到了极点,反而笑了。她牵起了唇角,转过身,无力地靠在墙上,似笑非笑地问夏之瑾:“如果我不肯走呢?”

    夏之瑾敛了敛眸,温声解释道:“对不起,林羡。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我听到……萧阿姨,特别特别崩溃的声音,所以,我来了。”

    林羡闻言心疼得眼眶里一下子有泪不受控制地溢出。她别开脸,飞快地擦去水痕,冷着声音回夏之瑾道:“之瑾姐,我现在也很崩溃,你可以体谅一下我吗?”

    夏之瑾咬了咬唇,轻声道:“那我陪你等吧。”话音刚落,她又轻飘飘地补了一句:“满满今天发高烧了,她还自己一个人在家里等我。本来她也想来的,被我按下了。”这话是真的,如果不是林羡,不是萧菀青,她不可能在这时候离开时满的。

    林羡一下子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看着夏之瑾的眼神,冷得像是有寒冰要射出。夏之瑾沉静地与她对视着,眼眸幽深。

    许久后,林羡终于从喉咙中挤出一句妥协:“走吧。”她转过身,走向夏之瑾的车子,一直挺得笔直的腰肢渐渐佝偻,一下子,像是被抽去全身的力气,恍惚一阵风,就能吹倒。

    夏之瑾看得也很难过,心里酸酸的。她回过身,朝着小区里黑暗深处深深地看了一眼,长叹了口气,跟着上车了。

    回去的一路上,空气,安静得可怕。不知道开出了多远,天空飘起了雨,起初,只是蒙蒙细雨,在雷鸣闪电中,一点点转为了瓢泼大雨。

    夏之瑾透过车镜,看见后座上一直垂着头一语不发的林羡,终是不忍心,开口透露道:“萧阿姨,就是怕你等下去会淋雨,才让我来接你的。”

    林羡苦笑了一声,低哑回答道:“我知道。”

    明明那样计划着要狠心离开她的人,却还是不放心地关照着她的生活,明明前一句还在无情地伤害着她的人,下一句却还是忍不住叮嘱她让她早点回家。她怎么会不知道?

    就是太知道了,才让她怎么舍得放她离开,怎么舍得错过她,怎么舍得……从此遗憾。

    夏之瑾本不是爱管闲事的人,但她看着林羡和萧菀青,仿佛看见了那时候的自己和时满。就像时满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承受了什么,林羡,也许也永远不会理解萧阿姨在害怕着什么,抗拒着什么。

    她觉得不忍心。

    相爱的两个人,却仿佛不在一个频道上。

    天生勇敢的人,不会明白瞻前顾后的人的痛苦。在时满和林羡眼里,一切压得她和萧菀青喘不过气的困难,大抵都是只要想得开就可以克服的。她们甚至可能不理解,一切思想枷锁,都是她们自愿戴上的,明明,脱下来就可以了。

    又是许久的沉默后,夏之瑾看着左右反复枯燥摆动着的雨刷器,低低地劝了林羡一句:“林羡,你再给她一点时间吧。”

    林羡轻轻地惨淡笑出声:“我没有给她时间吗?我也想给她时间的。我也想要用成熟一点的办法的。”她笑得比哭还让人难受:“可我给她时间,她不会用这时间慢慢地走向我,只会用这时间,更干净地离开我。”

    “我朝着她走了九十九步,她却不肯朝着我迈开一步。可是没事,这一百步我来走满,她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站着不要动不要挣扎,让我好好抱抱她就好了,这样,她都不肯。之瑾姐,我没有办法了啊。我难道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我吗?”女孩维持不住她最后的体面了,在夏之瑾的车里,捂住了脸,泣不成声。

    夏之瑾握紧了方向盘,喉头哽塞,再说不出一句话。

    林羡回到家时,雨已经停了,她脸上的泪痕也干了。她没有刻意掩饰自己哭过通红的眼睛,面对着刘阿姨从沙发上看过来的视线,抬起头,大大方方地展示于她的眼前,而后,无视她的惊疑,有气无力地与她说:“刘阿姨,我好累,你什么都不要问我。”

    她回房间取了换洗的衣物,而后径直去了卫生间,先是认真地洗好了脸刷好了牙,而后,才开了花洒,让冰凉的冷水,淋湿了全身。

    四月末的天,乍暖还寒,冷水喷洒而出地一瞬间,林羡冷得浑身颤抖。她咬着牙,在冷水中洗完了澡,而后,并不擦干身子,扯过浴巾,裹住上下\\\\半身,湿漉漉地就出了卫生间,回了卧室。

    自萧菀青不在家后,她第一次难得地没有锁门。

    从床头抽屉里取出休息了大半年的空调遥控器,林羡垂眸久久地看着它,凄楚苦笑。

    萧阿姨打定了主意不见她,打定了主意要走。

    她能怎么办?

    她什么都没有,除了满腔的爱意,只有着,这余下不多的最后孤勇了。

    她抬起手,对着空调,按下了启动键。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身上的水迹,在冰冷的温度中慢慢地干了。林羡战栗着身子,上下牙打着颤,换上了自己的内衣裤与睡衣,而后,蜷缩在床上。

    不知不觉中,她慢慢失去了意识……

    再次有意识时,是一个中年的女声,在她耳边惊叫:“天哪!你怎么开空调了。”

    她睁开眼,就看见刘阿姨那张惊慌失措的面容在她眼前晃来晃去,飘忽不定。她刚欲说话,却觉得腹中一阵剧烈绞痛,胸口像是有什么在翻涌,闷地难受。她似有所觉,艰难地撑起自己,翻过身子,拉过垃圾桶,张口,就吐得昏天黑地。

    刘阿姨吓坏了,她摸着林羡冰凉的身体,看着她明显烧的通红的眼睛,立马慌乱地取下林羡挂着的外套,急切道:“快起来,得去医院……”

    林羡却是翻回了身子,虚脱般地躺在床上,扯着干哑地像是要冒火的喉咙,一字一字,任性地要求着:“我不去,我等她回来。”

    她的脑袋很沉,全身疲软无力,可意识却很清醒。那一句话后,她听着刘阿姨心急如焚地絮絮叨叨劝说,始终沉默不语。不肯去医院,也不肯吃药。

    终于,她又听见萧菀青那悦耳动听的声音,从刘阿姨放在她耳边的手机里传来,慌慌张张的:“羡羡,你听话,先去医院,我真的随后就到了。”

    “我等你。”林羡声音沙哑地坚持,说话间,忍不住艰难地咳了两声。

    女人的动听的嗓音一下子染上了心碎的哭腔,哽咽地哀求着她:“羡羡,不要闹了,求你了,不要让我这么担心……”

    林羡平复了一下咳嗽后的喘息,万分心疼,无力地轻声宽慰她:“对不起,没事的,你别怕。开车慢一点,注意安全。”

    说罢,她硬着心肠,挂掉了电话。

    她把手机递给拿着温度计端着温水呆愣着的刘阿姨,声音嘶哑,却带着笑,疲惫又从容地给她致歉:“对不起啊,刘阿姨,我和我阿姨闹了点矛盾,以后这种事可能还会经常发生,你多担待点。”轻描淡写,又意味深长。

    刘阿姨看着床上含着虚弱笑意的年轻女孩,端着玻璃杯的手抖了一下,心里,打了个激灵。

    作者有话要说:  刘阿姨:怕了怕了,担待不起,我走还不行。(林羡故意这么说要吓走刘阿姨的。她也就最后折腾一次了,再不行,她也没力气了。人的勇气总是有限的。)

    看到评论里有小可爱说林羡咄咄逼人了。唔,想了一下,其实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其实按照作者君的性格来说,林羡确实逼得紧了,而且,其实也不一定还有勇气追下去了。但对林羡来说,可能只有最后的一腔孤勇孤注一掷了。她怕她退开了,萧菀青就真的走了吧。

    其实林羡不完美,萧阿姨也不完美。我觉得小可爱们说的都有道理。之前回复评论有说过,你很难要求一个十几岁的林羡,又要有少年人的勇敢赤诚,又要始终有历经世事的人的成熟理智,她一直都只能努力地在她能力范围里做到最好。

    说一件这两天特别难过的事情——作者君发现,自己,真的,秃了!!!刘海边上少了一大撮头发。嚎啕大哭,放声痛哭,仿佛突然遭遇了中年危机。

    熬夜真的会脱发啊。哭得打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