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余生为期 > 99、第 98 章
    晚上, 萧菀青独自一人在卧室里收拾行李。攻略已经做好了, 酒店也订好了, 门票也买好了,林羡不能与她一起去, 她还是可以自己去的。

    她安慰自己, 也不是没有过这样一个人的旅行,过去有时候, 她为了放松心情, 甚至宁愿拒绝温桐的同行,独自一人出发, 自由自在地走走停停,做真实的自己。

    其实, 一个人也挺好的。可记挂着林羡, 她心底里, 还是难免有些说不出的落寞。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萧菀青停下手上忙碌的动作。看清来电显示是温桐后, 她放松了些, 随意地接起, 打开了扬声器, 一边与温桐聊天一边继续收拾。

    温桐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笑意和萧菀青未细心察觉出的期待, 问她道:“之前问你五一有什么安排, 你神神秘秘地不肯说,现在能不能告诉我了呀?”

    她前两周就想问萧菀青放假了要不要来长泽市旅游,她带她去玩, 可当时刚委婉问萧菀青五一节有什么活动时,萧菀青便干净利落地回答她说,有初步的安排了。仔细问她详细的安排,萧菀青却又推说到时候确定了再说。

    温桐知道自己可能是在自作多情。可她总忍不住会联想,联想起当时萧菀青打电话问她的“长泽市怎么样?”

    她情不自禁地期待,萧菀青的五一,会不会可能……是要来长泽市找她,给她一个惊喜。毕竟,过去的很多年里,萧菀青的多数假期与节日,都是与她一起度过的。

    不是说,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吗?

    她隐隐地期待着,她离开的这几个月,萧菀青有察觉出什么,或者,有感受到一点什么。

    可令她失望难堪的是,手机那端,萧菀青不过是微微一笑,就漫不经心地无辜又残忍打破了她不自量力的美梦:“我明天去齐市赏花,现在正在收拾行李呢。”

    有她没她,萧菀青的日子好像一点都并没有受到影响。对萧菀青来说,自己,并不是什么必需的人啊。

    一刹那间,温桐深邃明亮的眼眸失去了光彩。她眺望着这个陌生的城市的万家灯火,开始有些怀疑,自己究竟是为什么来到了这里。

    好像,一点意义都没有呢。

    她压下心头翻涌的万千心绪,带着最后一点点将死的期待,问萧菀青:“你之前说想来长泽市发展,考虑地怎么样了?”

    萧菀青顿了一下,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回答她说:“还是决定留下来了。”

    果然,自作多情最可笑了。温桐哽了一下喉头,咬紧了牙,抿紧了唇,满心颓唐。

    萧菀青深吸了口气,站起了身子,忽然有了倾述的**。她想告诉她“温桐,我做了一个很不理智的决定。”可温桐却在她还在踌躇之时,忽然打断了她的话,声音有些奇怪地告诉她:“突然有人敲门,我去看看,先挂了。”

    萧菀青的勇气,像被戳了洞的皮球,一下子消泄无踪了。她宽慰自己,下次吧,等下次再告诉温桐吧,毕竟,其实,她也没有真正准备好。

    只是她没料到,接下来一个多月里,她都没有再接到过温桐主动打来的电话了。

    林羡回家后的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被周沁捞了起来,送到了她爷爷那里,而后,跟着她爷爷奶奶去乡下了。

    她看着车窗外飞速倒退的风景,看着城市的繁华一点点退去,村野的质朴一点点出现,心情,慢慢地晴朗了起来。她降下车窗,目视着芳草连天,白鹭振翅,感受着清风袭人,送来阵阵沁人心脾的凉意,本因为没睡好觉而有的一点点抱怨,也消散不见了。她忍不住抬手,对着窗外,拍了好几张照片,发给萧菀青。

    “这里好美,和我想的乡下有一点不一样。要是,你在我身边就好了。”

    萧菀青坐在高铁上,靠着车窗,戴着耳机听音乐。看到短信,她唇边不由有淡淡的笑意浮现,笑着笑着,又带出了一点忧伤。

    她敛眸,温和地回复她:“那玩得开心点,记得注意安全。”她耳机里播放着的是特意下载的,平日里林羡喜欢听的古风与动漫歌曲。退出短信界面,屏幕回到了她先前停留着的——林羡玩的那款游戏举办的线下展会票务后台页面。

    要是,你在我身边就好了。萧菀青在心底里不由跟着短信喃喃地默念。

    可是,林羡,你不在我身边也没关系。

    你不在我身边,可是,一直,在我的心上。

    我愿意透过它们,尝试着去到你的世界,感受你,了解你,更多地贴近你。

    去到爷爷老同事家里的第一天,林羡的日子很舒坦。上午她跟着几个人老人,在村子里闲逛,赏花赏景,下午在池塘边钓鱼,听老人们畅谈往昔峥嵘岁月,晚上在庭院里逗猫逗狗,品茗乘凉。再是惬意不过了。

    可还是惆怅,萧阿姨在就更好了。

    晚上,她瞅着差不多时间,估算萧菀青就算晚上有什么团建活动也应该结束了,给萧菀青打去了电话。

    然而,事实上,萧菀青还在那个游戏展会附带着的音乐会上。场内太吵了了,她完全没有听到包里手机振动的声音,于是错过了林羡连续拨打的两通电话。而后,手机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没电自动关机了。

    一整个下午加晚上,萧菀青都像是误入二次元世界的异世界人。她新奇地观察着、认真地了解着林羡课余时间喜爱着的这个世界,试图,把握住林羡的一点点脉动。十点多,她好不容易有些懵懵地跟随着身旁年轻的男男女女从二次元世界回到三次元世界。打车回酒店的路上,她疲倦地按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感慨自己,到底是真的老了。

    可再是疲倦,再是不知所措,当她从包里取出从展会上买的游戏周边——一对手机链细细摩挲时,她心底里还是有淡淡的满足与喜意。

    这算不算她终究是见到了,林羡眼中不一样的风景?

    回到酒店,她给手机充电,开机才发现林羡给她打了好几通电话,还发了好几条短信。

    她看了看时间,揣测着林羡可能已经休息了,于是便没有回拨过去,只简单地给林羡回复了一条短信:“对不起,刚刚在的地方有点吵,所以没有听到。后来手机就没电了,我没事,别担心。你睡了吗?”

    而后,她等了一会,都没有收到林羡的回信,以为林羡应该是真的睡了,便取了换洗的衣服,进到浴室里洗澡了。

    林羡给萧菀青连续拨打了两通电话,萧菀青都没有接起,她体贴得想萧阿姨是不是还没有从活动上下来,便按捺住了自己,又等了半个小时。

    哪知道,半个小时之后,她再打过去,手机居然就变成关机状态的了。这下,她整颗心都七上八下的了。

    明明,明明知道萧菀青应该是和公司同事在一起的,知道应该不会也不可能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可能也就只是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可她,忍不住就是很担心,很害怕,很慌张。

    人生这么多年,她第一次体会到,坐立难安,七上八下,担心到失去理智是这样的感觉。

    她从来不怀疑自己有多喜欢萧菀青。此刻,更是了悟。

    可她也再一次清楚地了悟到,自己,有多不了解萧菀青。

    她不知道萧菀青的从前过去,除了温桐,她不知道萧菀青的其他任何人际关系,她没有萧菀青同事朋友的任何电话。

    一瞬间,她觉得万分挫败。

    理智告诉着她应该没有必要这样害怕,可是情感还是让她担心焦急紧张得肚子都疼了。

    林羡拍拍脸,觉得自己急需冷静一下,不能再这样消极地胡思乱想了,否则,她要被自己各种可怕的猜想折磨疯了。

    她强迫自己放下手机,到楼上的天台吹风冷静一下。可夜再凉,风再大,她的心思总归还是缠绕在萧菀青身上,还是纠结在手机上。

    没一会,她就熬不住认命了。

    她抬起脚步,噔噔噔地又急促地跑下了楼,急不可耐地跑进房间就抓紧了手机查看。

    当看清一条来自萧菀青的未接短信之时,她清晰地听见,自己那一颗始终提着的因萧菀青而胆小的心安心落地的声音。

    果然是她瞎想太多了,真好。她甚至欣喜安心地觉得眼眶有点湿了。

    她抽了抽鼻子,回拨了萧菀青的电话。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又没人接听!

    林羡连续拨打了三次,都是无情地响铃到停止,也没人接听。

    她咬着唇,静静地抱着手机坐在床边等候,直等了一个小时,萧菀青的短信才再次进来,轻轻然地告诉她:“对不起啊,我刚刚在洗澡,又没有听到。好晚了,羡羡你睡了吗?早点休息,太晚睡了明天会困的。”

    林羡情绪忽然就上来了,莫名地生气与委屈。萧阿姨她一点都不知道自己刚刚经历了怎么样的担心,她一点都不知道自己这一整天有多想她,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白天怕打扰她公司活动,不敢给她打电话,忍耐到晚上拨打这一通电话有多难捱与期待。

    明明答应了她,要想她的。可是,为什么,她一点都没有感觉到。

    就像,一切只是自己单方面的一头热。

    就像,那天接吻,她也只是被迫包容地接受了她,却没有一点点的主动。

    她仔细地翻看她们过往的短信与通话记录。

    自从交往后,若非有必要的事情,从来,都是她主动给萧菀青打电话发短息,而后,她回给自己。

    明知道,没接到电话不是萧菀青的错,但林羡却压抑不住地从心底里升起了失落难过。

    她没有再回复萧菀青,直接关了手机,趴着躺下了身子,把脸埋在枕头里。

    彻底昏睡过去之前,林羡信誓旦旦地想:明天,她不给萧阿姨发短息,也不给她打电话,看看,她会不会给自己打电话!哼!!

    林羡跟着爷爷奶奶出来在别人家,确实害怕睡懒觉会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连累爷爷奶奶脸上无光,所以她定了闹钟,早早就把自己闹醒了。

    醒来的第一件事,她本能地就想要给萧菀青发短信,与她说一句“早安”。但她抓过了手机,才突然想起了昨晚睡前放下的豪言壮语。

    不行,今天她不发!她艰难地压下了心底里的蠢蠢欲动。

    她今天的活动,是跟着几个老人去种西瓜。因着要忍耐着不给萧菀青发短信,又期待着萧菀青给她发短信,林羡整个人都有些心不在焉的。

    种西瓜的时候,田野里从她眼前飞起的小虫,都能把一时失神着的她吓得手足无措轻呼出声。

    林羡爷爷见她夸张的样子,一边忍俊不禁,一边宠溺地感慨道:“你跟在小菀身边这么久了,怎么半点都没有学会人家的沉稳冷静呢。”

    林羡一听到萧菀青的名字,立即就打起了精神,竖起了耳朵。她连忙凑到了爷爷身边,兴致勃勃地一迭声追问:“爷爷,萧阿姨小时候是什么样的呀?她小时候就很沉稳冷静吗?她小时候是不是就可漂亮可惹人喜欢了?”

    林羡的样子,活脱脱就是一个大写的迷妹。她爷爷没有多想,只当她是特别喜欢萧菀青这个长辈。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就笑了起来,摇了摇头:“你萧阿姨小时候是特别惹人喜欢,不过不是漂亮的那一种,圆滚滚的,特别可爱。”

    她奶奶闻言在旁边搭腔道:“你萧阿姨上学之前有个小名,我们南方人总是叫不清楚,后来老萧就不乐意了,疑心病怀疑女儿的体型是被大家叫出来地,咋咋呼呼就给她换了个小名。说来也神奇,换了之后,这闺女还真的就慢慢一点点出落地越来越漂亮了。”

    林羡听得目不转睛,一愣一愣地。她连忙抓紧了机会,撒娇卖萌勾着爷爷奶奶多和她讲一些萧菀青小时候的事。

    晚上九点多,萧菀青独自在距离酒店不远处的小吃街上游荡。她心底里有些隐隐的不安与不习惯。林羡,今天一整天都没有联系她了。

    好几次,她都忍不住想要给她发短信了,可是,最终,她还是忍了下来。她猜测着,林羡方便的话,一定会给自己发短信的,没有发短信,大概就是不方便。她给她发短信打电话,也许会打扰到她。

    她孤零零地站在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街头,看着远处的灯红酒绿,繁华热闹,却觉得,异常地孤寂落寞。她忽然就想起来了那一日,在向南路里,林羡牵着她的手,与她走街串巷品遍美食的情形。

    不远处有年轻的男女正吃着冰淇淋,吞吐着雾气。她脑海里,不由地回忆起那时候她们相对而立,林羡伸长了手,目光晶亮笑颜如花喂食自己的模样。

    还有,那一句令她心动心颤、婉转低柔的:“萧阿姨,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萧菀青情不自禁地仰起头,望向深沉的夜空。

    好巧,今晚,也有很美的月色。

    她不自觉地握了握手,可是,抓握住地只有冰凉的空气。

    今晚的月色真美。林羡,知不知道?

    她敛眸沉吟,羡羡,不知道。

    她不知道,今晚的月色真美。

    不知道,这是她对自己第一次说的喜欢。

    这算不算,只属于她一个人的隐秘甜蜜?

    十点钟,一直没有等到萧菀青短信的林羡,给了自己最后半个小时的忍耐期限。半个小时后,萧阿姨要是依旧没有给她发短信打电话,她就……

    她就主动给她打去吧。

    她认输认栽,谁让她这么喜欢她啊。

    没有她的消息,听不到她的声音,最后难受的还是她自己啊。

    等待途中,她随手打开了微信,企图从朋友圈中了解萧菀青今日的动态。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她的置顶显示着有两条未读消息的小红点!

    林羡登时从床上鲤鱼打挺地跃起,迫不及待地就点开了消息。

    纯白的对话背景上,是一张美丽的满月图片。

    下面,是一条语音。

    林羡喉头不由地上下滑动了一下,带了一点紧张的颤抖,点开了那条绿色的对话框。

    萧菀青温柔悦耳的声音,在安静的室内缱绻淌过。

    她说:“羡羡,今夜は月が绮丽ですね。”

    作者有话要说:  林羡:啊!啊?啊!哈哈哈,大家可以猜到里填的心理活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