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余生为期 > 109、第 108 章
    温桐曾无数次在异乡的暗夜里思念描摹萧菀青的面容, 对记忆中萧菀青的神态甚至一颦一笑的弧度,算得上是万分熟悉的了。此时半年未见, 她站在萧菀青的几步之外, 只一眼, 就敏锐地察觉出了,她的心上人看起来不一样了。

    她比她离开时更美丽,更迷人了。温桐想, 这应该不是她太久没有见她而平白生出的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滤镜。萧菀青整个人, 好似多了些她说不出的韵味, 变得愈发地柔和动人了。她眉宇间, 笼罩多年的似有似无的忧愁消散不见,显露出了几分她多年未再见过的舒畅开怀。

    神采奕奕,楚楚动人, 满面春风。

    她不在的日子里, 萧菀青把自己照顾得很好,温桐明明该放心、开心的,可是,莫名地, 她心里却“咯噔”了一下。

    她眉梢眼角若隐若现的柔情,让温桐有些惶恐不安。

    “你看起来好像不太一样了。”她拖着行李与萧菀青相对而立, 沉不住气地把心底里的惊疑问出了口。

    萧菀青没有因许久未见而对温桐生出生疏感, 她自然地伸手帮她拖了另一个行李箱。听到问话,她侧目笑着不以为意地反问温桐道:“有什么不一样了?噢,羡羡是有和我说, 我最近好像瘦了。”

    温桐回过神,深邃的眉眼里是幽深而克制的神色。她跟着萧菀青的步子一同往外走,内敛道:“你看起来好像比之前开心很多,是……最近认识了什么人,或者发生了什么开心的事吗?”

    她脑海里情不自禁地在折磨着她的惊疑其实是:萧菀青是不是……谈恋爱了?

    可这七八年里萧菀青都是一副看破红尘无意感情的模样,她刚离开半年,就有人打动了萧菀青吗?温桐不愿意相信,也不肯相信。

    萧菀青闻言,愣了一下。她抓握着行李拖杆的五指不自觉的收紧,唇边的笑意也不由地收敛了。

    其实,温桐不是第一个这么问她的人。最近,包括身边的同事,很多人闲聊时都开玩笑与她说过,觉得她看起来似乎与从前不一样了;关系稍稍好一点的,甚至直白地打趣她是不是有情况了,眉梢眼角都是谈恋爱中人有的春意。

    她一直都没有放在心上,只当她们是说笑的。直到现在,温桐也这么问她了。她心中不禁哑然失笑,原来,自己当真已经是这样明显的陷入爱情的模样了吗?她已经,陷得这么深了吗?

    “你回来了,这不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吗?”萧菀青敛下了眼睑,状若自然地回应道。

    她无意隐瞒温桐,但此地与此刻,显然不是一个适合坦白的地点与时机。她心里多少都有预料,温桐大概并不能够很容易地接受自己与林羡的事。刚刚辞职新换工作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她想等温桐回来后稍稍安定一点时,再告诉她这件事,免得让她多生烦恼。

    她离开时,萧菀青没有表现出不舍与难过,温桐多少是有些失落的。而今,萧菀青难得这样大方直白地告诉自己,她对她的回归感到开心,温桐难免容易满足地心生喜悦。

    她心底里的惊疑并没有完全消散,可她终究还是顺势强迫自己接受了这个让她安心的答案,不敢追问了。

    这么多年了,萧菀青关于感情方面的事情,对她算是无所隐瞒了。她甚至比萧菀青记得更清楚,这些年里,有多少人追过萧菀青,萧菀青又拒绝过多少人。没道理,真的有情况了萧菀青会有顾虑不告诉自己。

    其实,温桐潜意识里还害怕着追问之下也许萧菀青当真会猝不及防地给她一个她不敢接受的答案。如果萧菀青当真有了别人,自己该怎么办?

    她为了萧菀青离开这里,而今又为了她带着破釜沉舟的勇气回到了这里。如果萧菀青当真连这最后勇敢的机会都不给她了,那她该如何自处?

    留下来,还是,就这样调头离开?

    温桐选择了麻痹自我。

    她驾轻就熟地把行李放入了萧菀青的车后座,而后坐上了副驾驶座。一低头,她就看见车窗前摆放着的两个她没有见过的黏土小人,心里又暗惊了一下。

    她伸手取下小人放在手心里把玩,状若不经心地询问她:“以前没见过呢,你什么时候这么有童心了?”

    萧菀青坦荡地笑答她:“羡羡送的生日礼物。”

    温桐不由地松了一口气。太久没见林羡了,她已经渐渐忘掉了跨年那时候林羡给过她的隐隐威胁感。况且,她看着这两个黏土小人,不由失笑,真是小孩子会送人的礼物。

    但这杯弓蛇影的感觉并不好。

    温桐把小人放了回去,稍稍敛了一点笑,正色对萧菀青道:“我这几天可能要忙着入职的事情,所以会比较忙,等过几天事情都上了正轨,我们一起出去吃顿饭吧,我有事要和你说。”

    她心底里的想法是,过几天就是七夕节了,往年七夕她们都是一起过的,今年,她想要趁着这个节日给予她的渴望与勇气,破釜沉舟向萧菀青表白了。

    萧菀青看起来渐好的状态,也给了她几分底气。她大概估测着,即便萧菀青一时半会不能接受她,应该也不至于像前几年那样,做不成情人就连朋友都不肯做了。她有耐心等到萧菀青接受她,况且,表露心意后,她就不必被束手束脚,可以光明正大地追求她了。

    萧菀青没有多想,沉吟了一下就轻快地答应了她:“好。”正好,她也借着这个机会告诉温桐吧。

    琢磨了一下,萧菀青又告诉温桐:“周沁姐知道你回来了,也想请我们一起吃饭。”周沁请她们吃饭应该会在她向温桐坦白以后。不论如何,她有信心温桐不至于会直接把事情捅到周沁那里,到时候温桐愿不愿意一起吃饭或者一起吃饭的态度,间接就能够表明她对自己和林羡交往的态度。

    温桐也一点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她想着的是,到时候就算表白被拒绝了,周沁坐庄请客,萧菀青多少还是会给面子一起去的,她顺理成章也可以和萧菀青不尴尬地再见面了。

    各怀心思的两个人说完了这个话题之后,心情都轻松了一点。萧菀青问起了温桐新工作的事情,奇怪她之前不是拒绝了时星的邀请,怎么后来又改变了主意,温桐从客观方面与萧菀青分析了一下新公司的前景,最后,补充了一个主观的重要理由:“是时惊澜打动了我。我虽然不喜欢她总是一副胸有成竹、波澜不惊、自以为是的模样,但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优秀的领导者和企业家。她对这个新公司是有野望的,她规划出的蓝图打动了我。而且,她许诺了我信潮不能给我的自由和公平。”

    温桐平生最不愿意接近的就是时惊澜这样看起来无害的笑面虎——美丽是她用来让人放松警惕的陷阱,时惊澜非常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但抛开她的个人偏见来说,时惊澜当真算是业界里难得的能靠脸吃饭但却靠实力说话的能人了。

    萧菀青见温桐说起时惊澜时少见的欣赏神色,不禁想起了当时在她家里看见的那个刻着“時”字的打火机,难得起了些八卦的心思。她旁敲侧击道:“你在长泽市,时董在岸江,她私底下特意亲自联系的你吗?”一般来说,这种事都是猎头公司负责的,时惊澜亲自出动的吗?

    温桐想到在长泽市遇见时惊澜的几次不愉快的事,自嘲道:“我哪有那么大的面子,是孽缘吧。我在长泽市的业务和她有点关系,我负责倒霉,她负责出风头。她看笑话的同时顺便漫不经心地挖了一下墙角,我没忍住,被成功松土了。”

    萧菀青被她的语气逗笑了,一边笑一边调侃她:“孽缘也是缘分呀。”

    温桐轻笑了一声,没有在意。

    七夕前,杂志社晨会结束后,社长忽然拨了内线电话,让萧菀青去办公室找他。

    进到办公室里,社长就笑意满怀地招呼她道:“小萧,坐。”

    杂志社上面高层换了决策者,所以先前决定按下不做的分社又重新提到了日程上,虽然还没有正式下达消息,但他已经收到了口头通知了。

    他一贯是看好萧菀青的,但奈何一个萝卜一个坑,总社职位饱和,萧菀青先前又不愿意挪窝,导致他一边总担心着萧菀青不满现状跳槽,一边又可惜着大材小用了。现下,难得萧菀青愿意调动,兼之又有机会,他第一时间就通知了萧菀青,好让她早些准备材料。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听到这个消息时,萧菀青脸上,没有他预料中地高兴神色,反而,一贯沉稳平和的脸上意外地显露出了些茫然无措。

    如果,如果这个消息早几个月来的,她一定会二话不说就收拾东西远赴他地。可现在,萧菀青咬着唇,攥紧了拳头,应不出那一句“好”了。

    尽管,也许趁着现在抽身还不晚,也许,现在抽身还有可能把对彼此,或者说,把对她自己的伤害降到最低。

    可她脑海里满是林羡明媚的笑脸,耳边仿佛还在回荡着女孩甜腻的嗓音,唇齿间,好似还留有着女孩留下的甜蜜。

    叫她,如何舍得伤她,如何割舍得下?

    萧菀青沉默了半晌,抬起头,对着对她寄予厚望的社长歉然道:“社长,我不能去了。”

    社长一愣,沉声道:“虽说推迟了一段时间,但还是先前那个项目,大体上还是按照之前的计划走,资金和资源甚至比之前的更优厚,你不必有后顾之忧。”

    萧菀青抿了一下唇,低声解释道:“这我当然相信您,是我自己的私人原因,要辜负您的厚爱了。”

    社长眸色凝重,内敛道:“不然你也不必急着回绝,还有一段时间,你多了解一些,再考虑一下。”

    萧菀青知道社长只当自己是对条件有顾虑而起的推脱之心。她无奈地笑了一下,摇了摇头,给出了能让人信服的具体理由。

    “社长,我……爱人在这里,我不方便。”她眼神里,是不自觉的温柔。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萧阿姨的一天,大家都会想她。

    林羡闪闪大眼睛:那没有我的一天,大家想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