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余生为期 > 113、第 112 章
    林羡与萧菀青站在超市的洗护用品区, 隔着中间宽阔的一条走道,平行的对面, 是卫生纸类区。

    萧菀青正微微弯腰认真地挑选林羡一贯用的沐浴露和护发素, 林羡提着购物篮站在她的身后, 半趴在萧菀青的背上,和她商量着今年大二开学比较晚,她不想等正式开学了再过来。过几天大一开学, 她会到学校帮忙接待新生。她妈妈的意思是让她接待完了回家再住几天, 但她想直接住下不回去了, 问萧菀青接不接收她呀?

    萧菀青莞尔, 自然没有拒绝她的理由:“房间我每天都有打扫的,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的。”

    林羡闻言大喜,有个念头跃上心头。酒店里那样睡前最后一眼, 醒来第一眼就能看见她的萧盼盼的同床共枕的生活太过美好了。她蠢蠢欲动, 想旁敲侧击看看,有没有可能从下学期开始,她就能够长久地扎根于萧盼盼大床的另一半。

    她刚想说“萧小菀,你有没有觉得多打扫整理一个房间好辛苦呀?”, 跟随着萧菀青直立起来的动作稍稍摆动了一下脑袋,不经意的一眼, 余光就看见对面有一道灼热的视线, 牢牢地锁定在萧菀青身上。

    林羡微微眯了一下眼睛,侧过头认真地回望了过去。在看清女人面容的下一秒,她陡然间站直了身子, 脸上笑意凝固。

    又是颜佳!

    林羡低头看了一眼移动了位置蹲下了身子在挑沐浴露、一无所觉的萧菀青,拧着眉头,双拳微握。

    她低头仔细地打量了一眼自己,有些后悔今天出门得急,她都没有好好地打扮一番。可她再看颜佳一眼,又暗暗觉得,不管怎么样,她应该都不至于让萧阿姨在前女友面前掉份。

    女人显然已经生完孩子了,但却比上一次圣诞节见到时胖了一点点,也憔悴了一点点。她牵着一个六七岁模样的小女孩,站在纸尿裤前面,显然是出来采买东西顺便采购婴儿用品。

    林羡见她仿若深情怀念的复杂目光黏在萧菀青身上,感觉像是有一把火燃在了心头。明明已经结婚生子了,手里牵着她背叛萧菀青的产物,摆出这样深情款款的模样,她都不觉得嘲讽吗?

    林羡不动声色地站到了萧菀青的右边,使得萧菀青即便是站起身来,因为要看着自己,也只会是背对着颜佳。

    她目光直直地回望着颜佳,眼神是凌厉又冰冷,带着显而易见的嫌恶。

    颜佳像是察觉到了林羡回望打量的目光,慌张地收回了视线,假意挑选纸尿裤。

    林羡突然弯下了腰俯视萧菀青,趁着周遭都没有人,叫了萧菀青一声:“萧小菀。”而后,在萧菀青疑惑地抬头看她之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地在萧菀青的脸颊上啄了一口。

    萧菀青愣了一下,眨巴眨巴眼睛,白皙的面颊瞬间因为紧张和羞涩红到了耳根。她不敢看周遭有没有人,撩了一下头发,低着头,轻声地嗔怪林羡道:“羡羡,这是在外面,公共场合。”含羞带怯,倒也不像真的不喜欢生气了。

    林羡弯了弯眉眼,也蹲下了身子,伸手搂住了萧菀青,埋在她的肩头,娇软地呢喃道:“对不起嘛,人家就是突然越看你越喜欢,情不自禁。”

    萧菀青被她的软语甜言哄得没脾气。恋人这样爱恋她,她哪里舍得真的责怪她,只好温柔地叮嘱她:“公共场合做太亲密的事很不礼貌,所以下次不要这样了。”不仅仅因为顾忌着性别,也是因为她一贯的教养让她不容许自己在公众场合做出出格的事情。

    林羡突然坏笑道:“那车里算不算公共场合?”

    萧菀青愣了一下,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林羡暧昧道:“那我下次忍到车里,可不可以再多要一点点奖励。”

    萧菀青觉得自己的耳根在林羡温热的吐息之下,越来越烫了。她轻轻地推林羡,娇恼她道:“林小羡,你越来越胡说了。快起开,东西还没有买完呢。”

    林羡嘻嘻一笑,顺着萧菀青推她的动作,轻巧地坐在了地板上,委屈巴巴地哭诉道:“你推我。嘤嘤嘤,林小羡摔倒了,要萧小菀抱抱才起来。”

    萧菀青被她耍宝逗得忍俊不禁了。下一秒,她绷住了表情,站起身子,理都不理她,就提了篮子径直从林羡身边走了过去。

    林羡见状,赶忙起身,一边哭诉着“你好狠的心”,一边三步并做两步跟上了萧菀青的脚步,一手夺过了萧菀青手中的购物篮,一手与萧菀青十指相扣。

    两人侧过脸,不由地相视一笑。

    颜佳直愣愣地盯着萧菀青和林羡互动的全过程,清楚地看见了,那个她这些年里想见又不敢见,在柴米油盐日复一日的乏味生活折磨中越发想念、爱慕的女人,对着另一个年轻的女孩,是怎样地亲密无间。

    倘若世间真有两全之法,她怎么舍得离开萧菀青。结婚的那一年,她祈求萧菀青等她,等她完成任务了就回来。她是真心的。可萧菀青父母的出事,让她知道了,这一生,她与萧菀青都不可能了。

    那个被自己辜负的好女孩,终于也得到了幸福。

    颜佳知道自己应该要祝福的。她内疚了这么多年,不是一直祈祷萧菀青能够幸福的吗?可亲眼看见了她属于另一个人了,她心里,却像是被针扎了一般疼。

    而且,女孩是不是太年轻了一点?上大学了没有?比当年的她们还要小上许多。颜佳下意识地想,和这样年纪的孩子在一起,怎么可能能够长久?她有些担心,萧菀青,会不会再一次受到伤害。

    林羡和萧菀青一起到柜台结账,人有些多有些挤,林羡便先行出去在柜台的外边等待萧菀青。正百无聊赖间,她余光中突然看到隔壁柜台出来的一个小女孩无意识踩到了一个塑料袋却毫无知觉,下一步,女孩就被绊倒在地,哇哇大哭了。

    林羡身体行动地比脑子要更快,她条件反射地就两步到了小女孩面前,弯腰想要扶起小女孩。下一秒,女孩的妈妈就从柜台里面结了账匆匆忙忙跑出来,抱起女孩心疼地问她:“囡囡摔哪了,没事没事,我们很勇敢,不哭。”

    林羡怔怔地看着颜佳和她女儿,眉头蹙起,不由暗啐一句:“冤家路窄。”她一贯不是爱管闲事的人,但她看见颜佳心里就有火,刚想借机正面斥责颜佳几句诸如“孩子这么小,你做妈妈的怎么这么不细心,让她一个人跑出来”之类的话,身后萧菀青温润动人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羡羡,好啦,我们走吧。”

    林羡看见,蹲在她眼前的颜佳听到声音的一瞬间,动作霎时间僵住了。而后,她抬起了头,直直地望向了林羡身后声音传来的地方。

    这么多年了,颜佳还能这样轻易地听得出萧阿姨的声音吗?林羡想到她的萧盼盼曾经与这个女人有过一段亲密时光,心瞬间酸涩了一下,醋海翻涌。

    还没等林羡想好是要转过身拉走萧菀青不让她们见面,还是转开身让萧菀青看见颜佳,萧菀青就自然地走到了林羡身边,关心问她道:“怎么了?”她顺着林羡的视线往前方看,看见,前方搂着小女孩蹲着的女人,在她的视线下,站起了身子,抬起头,露出了一张她曾经无比熟悉如今无比陌生的面容。眼神,复杂又晦涩。

    萧菀青长大了,比她记忆中那个年轻青涩的女孩更美丽迷人了,岁月仿佛宽容地只在她身上留下了时光走过沉淀下的韵味。颜佳有一刹那觉得想要躲起来,萧菀青还是那个光彩夺目的女神萧菀青,而颜佳,却已经不是那个可以与她相提并论的颜佳了。

    萧菀青看见颜佳,有一瞬间的怔愣,无意识地就变了脸色,秀眉微蹙。

    林羡与萧菀青并肩而立,默默地伸手,牵住了萧菀青微凉的柔荑。

    女孩的手比她的暖一点。

    萧菀青敛了一下眸,半晌,唇边忽然就露出了一抹清浅的笑,波澜不惊地直视着颜佳,声线悦耳平静与颜佳打招呼道:“真巧,好久不见。”像是对方不过是一个多年未见的老同学一般。

    颜佳脸色“唰”一下就惨白了,褪尽血色。她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有多么贪心,贪心到,她宁愿萧菀青看见她,掉头就走。

    那说明,萧菀青至少还有那么一点点在意她。不爱她了,恨她也可以,至少,她还记着她,她在她心里还能占据那么一点点位置。

    她哽了一下喉咙,不知道自己怎样努力才扯出了一抹笑容,配合着萧菀青的问候,回应她道:“好久不见。”这是时隔多年,她们再次见面说的第一句话。和她想的,一点都不一样。

    萧菀青抿了一下唇,不意与她多言,颔首示意:“我们先走了。”

    颜佳目光直直地落在萧菀青身边的林羡身上,明知自己不该问,却还是忍不住低涩地问出了口:“不介绍一下吗?”

    萧菀青顿住了脚步。

    一直安静着的林羡,闻言,不由地拧紧了眉头,怒火中烧。介绍一下?你谁?颜佳哪里来的脸?!真当是老友叙旧了吗?她要是她,早就识趣地灰溜溜夹着尾巴离开了。

    没等萧菀青回答,林羡忽然松开了萧菀青的手,从裤兜里掏出了一颗糖,递给一直乖巧站在颜佳身边的小女孩,蹲下身子软声问:“小朋友几岁啦?”

    萧菀青的目光也落到了小女孩的身上。

    “七岁了。”小女孩奶声奶气地回答。

    “姐姐你看起来好年轻啊,女儿都这么大了,是一结婚就生孩子吗?”林羡抬起头看着颜佳,笑得阳光明媚,唇红齿白。像是年轻人口无遮拦一般,意味深长打趣道:“姐姐你和你先生一定很恩爱吧。”

    颜佳脸色愈发地苍白了,慌张地看了萧菀青一眼。萧菀青在看她女儿,眸色沉沉,看不出情绪。

    林羡像是个喜欢孩子的小姐姐一般,摸了摸女孩的小脸,对着萧菀青笑道:“萧小菀,她长得好可爱呀。”她转回头,与颜佳闲话家常一般道:“她长得像爸爸还是像妈妈呀?”

    小女孩不等妈妈回答,自己就骄傲道:“别人都说我像爸爸,我爸爸长得可帅了。”

    “哦,这样啊,真好。”林羡站起了身子,轻轻地笑了起来。她站回了萧菀青的身边,抱住了萧菀青的胳膊,下巴搁在萧菀青的肩头,在萧菀青耳边,亲昵道:“萧小菀,我以后也比较希望孩子像你呢。像你这样又漂亮又可爱,软软萌萌的,像是缩小版的你,让人看一眼心就化了。我一定会特别爱她的。”她说着眼神开始放光,倒像是真的期待上了。

    萧菀青眨巴眨巴眼睛,听着女孩娇娇软软的声音,脑子有片刻的空白:“???”

    林羡在说什么?她自己还是个孩子,哪里来的孩子?

    下一刻,她注视着女孩晶亮亮的大眼睛,仿佛从她眼里,当真看到了未来的期待。她情不自禁地亲昵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羞涩又温柔道:“像你也挺好的。”林羡小时候,真的,非常可爱了,出了名的人见人夸。

    她又不由地想起了林羡那时候轰动全场的求嫁童言,唇边的弧度越发地明显了。

    颜佳看着萧菀青和林羡两人旁若无人地亲昵,后槽牙几乎要咬碎了。她鼻头发酸,怕自己失态,再也站不住了,她拉着女儿的手,转过身子,扔下一句:“我还有事,先走了。”落荒而逃。

    萧菀青目视着女人离开的狼狈凄楚身影,笑意微敛,神色淡淡的。

    林羡脸上的笑也收了起来,乖巧地站在萧菀青身边,有些紧张。

    “你是故意的吗?”萧菀青收回了视线,侧目看着林羡,口气听不出情绪。她不知道林羡是怎么猜出颜佳是颜佳的,但她知道,林羡一定是猜出了。

    林羡向来敢做敢当,也不管萧菀青到底什么心思。她直视着萧菀青,嘟着嘴,摆明了一副吃醋的口吻,酸溜溜道:“我就是故意的。”

    萧菀青眼神幽静地盯着林羡,林羡倔强地回望着。

    “扑哧”一声,如春风化冰一般,萧菀青轻快地笑出了声。她伸手点了一下林羡的额头,宠溺道:“你怎么一点都不害怕呀。”

    林羡悬着的心刹那间放了下去。真好,萧盼盼真的只是心里只有她的萧盼盼了。

    她娇恼道:“好嘛,萧小菀,你居然故意吓我。”她扣住萧菀青的手,横道:“我恃宠而骄不行吗?”

    萧菀青轻柔浅笑。她微微收紧了林羡抓握着自己的手,一起闲适地往外走着,忽然低低地与林羡坦诚道:“林羡,我曾以为,我见到她会很慌张,会转头就走,会不甘会恼恨,可真的见到了,我才发现,原来,我比我想得,更平和。”

    “我还是不愿意多见到她,见到她总会提醒我回忆起很多不开心的事情,但我对她没有其他的情绪了。”分手后很多年,过往的争吵与责问一点一点被放大,曾也有过的开心被不甘与后悔折磨尽了,颜佳这个名字,给她留下的只剩痛苦。她曾以为,这种痛和怕永远不会消散了,就像是名为颜佳的这场病给她留下的后遗症。

    可她现在说:“林羡,我好像比我想得更豁达了一点点。”

    林羡定住了脚步,侧过身望着萧菀青。昏黄的路灯打在女孩明媚的面容上,仿佛有点点星光,在女孩的明眸中闪烁:“你知道为什么吗?”女孩轻声地问她。

    萧菀青想,她好像知道这是因为什么。

    因为林羡,她的人生重新拥有了色彩,所以,曾经的黑白色,渐渐被林羡的绚丽盖过,渐渐地,被驱逐出去。

    被爱,得到爱,会让一个人变得幸福从容,还有宽容。

    “因为,过去已经过去了,只是你以为没有过去。萧小菀,你的人生,已经重新开始了。”女孩抬起她的手,轻轻的吻她的手背,柔声告诉她。

    从我们重逢那一刻,重新开始了。

    作者有话要说:  抗议!小可爱们给作者君取得昵称一点都不友爱,闵秃秃,嘤嘤嘤,你们的良心不会痛痛吗?这一点都不符合我的美少女形象。

    还有秃家军是什么2333万一小可爱们为了头发都不爱我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