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余生为期 > 126、第 125 章
    清早, 萧菀青在生物钟的作用下,如常地比闹钟响起的时间更早几分钟醒了过来。她侧过头, 就看见咫尺之外, 沐浴在熹微的晨光中熟睡着的林羡。心, 是久违的安定。

    和之前很多次与林羡同睡后醒来看见林羡睡颜时的感觉不太一样。今天,她仿佛少了几分患得患失的不安彷徨,多了几分真切的踏实与满足。她凝视着林羡许久, 半抬起身子, 支着手肘, 在林羡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 而后她才蹑手蹑脚地下了床,为两人准备早餐去了。

    中午午休的时候,萧菀青躺在办公室内间的折叠床上, 准备小憩一会。可翻来覆去, 她的脑海里始终浮现着的是林羡往日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还有,昨夜她与自己说的那些话语。

    她索性坐起了身子, 把散落的碎发往额头撩去,背靠着墙, 若有所思。半晌, 她微微攥了一下拳头,取过了放在一旁的手机,犹豫再三, 还是给温桐发去了短信。

    她游移不定地问温桐:“温桐,如果,如果我现在不仅仅只是想陪林羡走一段路,时刻准备着她随时都会离开,而是想要拥有她,与她长久地走下去。这样的想法,会不会太贪心太过分了?”

    硬币抛出的那一刻,其实你心中就有答案了。问题发出的那一瞬,萧菀青就知道自己有多希望能够得到肯定的回复。

    温桐最近在准备调整公司框架的计划书、又在洽谈开发新业务,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萧菀青那边都吃过饭准备午睡了,她这边才刚刚结束手头的事情,准备抽空吃个饭。

    她刚挪过了已经放凉了的外卖,打开一次性筷子的包装,萧菀青的短信就进来了。温桐放下了筷子,转而取过了手机,垂眸认真地查看萧菀青的短信。

    她眼眸幽幽的,看不出是喜是悲。半晌,她垂下头,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唇边有了浅浅的笑意。

    她双手搭在手机上,十指飞扬,回萧菀青道:“谈恋爱的时候,不好好想着和人家长长久久,光想着什么时候开溜,才是更过分的吧?”

    萧菀青身边没有其他在乎的、信任的、可靠的人可以询问了,所以,温桐的态度和意见,对她来说,其实很重要的。她带着隐隐的忐忑与不安,等着温桐的回话,没想到,等了片刻,等来的是温桐这样一句略带调侃的反问。

    但温桐这个意思,是不反对她的想法的意思吗?萧菀青眸光里有光彩亮起。她刚开怀了片刻,就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极为顾虑的事情,眉头又沉了下来。

    “那周沁姐呢?我对不起她。温桐,我真的不是在做一件很糟糕的错事吗?”

    温桐一直没有再次拾起筷子,在认真地等待萧菀青可能会再次发来的短信。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她手机震动了一下,屏幕再次亮起。

    温桐蹙着眉头,目视着短信内容,拇指不自觉地轻轻摩挲着。设身处地,站在周沁的角度来看,萧菀青做的事情当然是很糟糕了,也很难让人接受,甚至可能会让人产生被背叛被欺骗感,从而厌恶、恼恨。

    可站在萧菀青角度,萧菀青和林羡之间的感情又有什么错?

    萧菀青不过是喜欢上了一个人。甚至,主动的人都不是她。

    就当是她护短吧。

    温桐敛了敛眸,深吸一口气,删删减减许久,才组织好语言回复萧菀青道:“周沁姐一时间难以接受是肯定的。但感情又哪里有那么多的对错之分。既然你和林羡的感情已经发生了,你们都已经无法抽身离开了,那么,你能做的就只是,尽量把周沁姐难以接受的程度降到最低,不是吗?”

    萧菀青凝视着屏幕,有些出神。她和林羡,真地可以走到这一步吗?她真的有资格可以为林羡准备到这一步吗?

    正沉思着,温桐的下一条短信又进来了。

    温桐像是在打趣她:“况且,呵,林羡这个披着羊皮的大尾巴狼,早晚都会脱掉伪装,给周沁姐带回一个媳妇的。等时间久了,周沁姐就会明白,与其把林羡交给其他来路不明的女人,还不如交给知根知底的你来的安心。”

    萧菀青猝不及防看到温桐这样形容林羡,不由哑然失笑。这些比喻听起来怎么这么不像在夸羡羡?温桐哪里来的对羡羡这么大意见?但她的注意力又慢慢地转到了温桐说的后半句话上。把林羡交给其他不知道好坏的人,自己,又真的可以安心吗?

    午休时间差不多要结束了,午觉是睡不成了。萧菀青回到了办公桌前,从包里取出小镜子梳理头发和补妆。

    她是不是也有可能,成为林羡的那个最优选择?萧菀青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由自主地问自己。

    她放下镜子,侧过头,看见窗外艳阳高照,世界一片明亮。

    有一瞬间她觉得,从林羡问她,要不要换个角度来看看这个世界之后,一夜之间,这个世界好像真的有些不一样了。

    周三晚上,因为家教那边的孩子学校晚自习组织考试,所以林羡难得休息没有兼职。两人忙完了手头上的事情,就收拾了桌面,一起埋头捣鼓刻印章。

    萧菀青一直有练习书法的习惯,她的章是温桐刻给她的,十分合心意,萧菀青非常喜欢,从收到后就一直用到了现在。林羡知道后,暗暗吃了个醋,却又无可奈何。

    她不会啊。

    于是后来,林羡就借口自己对篆刻感兴趣,买了印章石、刻刀等全套工具,得了闲就开始琢磨。萧菀青这方面也只粗通皮毛,见林羡学得认真,看了几次,不由地也手痒,跟着学了起来。久而久之,两人倒真对此来了兴趣,有时间就会一起埋首钻研,设计印文。

    然而,这次,两人刚刚进入此时无声胜有声的状态,林羡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就不识趣地振动了起来。

    屏幕显示,是一串没有存号码的陌生来电。

    林羡下意识地猜测是不是又是些乱七八糟的电话。前几天她刚接了好几通什么卖楼、卖保险的电话。她蹙了蹙眉,随手就滑动了那个红色的按键,挂掉了电话。

    “唔,估计又是推销的电话。”她不以为意地对萧菀青解释道。

    只是,她刚刚再次拾起刻刀,手机又震动了起来。来电显示,还是那一串号码。

    “接一下吧,打两次应该是认识的人有事找你吧?”萧菀青停下了手中篆刻的动作,善解人意道。

    林羡被打搅了兴致,有点小不开心,但也认同萧菀青的话,于是她抽出纸巾擦了一下手上的粉灰,接通了电话,放至耳边。

    电话甫一接通,传入林羡耳中的就是嘈杂得让人耳朵疼的音乐声。林羡忍不住地就把手机拉远了一点,皱着眉礼貌道:“喂,你好。”

    “林羡,是我。”一个口齿有些含糊又有些亢奋的男声传来。

    林羡听不出这声音是谁。

    她熟悉的男生,能想到的只有许成隽和辩论队的几个男队员,还有学生会里的几个干事和干部。听起来,都不像。“请问你是?”

    “我,张思超,你听不出来吗?”男生笑嘻嘻地问。旁边隐约好像还有男男女女听不真切的嬉笑起哄声。

    林羡眉头蹙地越发紧了。

    她和张思超就口语课的时候搭伙做过几次课后小组作业,总共都没讲过几句话,他哪里来的她的手机号码,更哪里来的自信觉得自己能听出他的声音?

    “有事吗?”林羡耐住性子,声音冷淡地问。这个张思超听起来就像是有些喝多了的样子,莫名其妙。

    “我……我……”电话那端,我了半天,都没有下文。

    就在林羡耐心即将耗尽,准备挂掉电话之时,那边忽然又传来了巨大的玻璃撞击声,还有闹哄声。下一秒,张思超扯着嗓子,大声地吼了一句:“林羡,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因为一开始声音就很吵,林羡没有把手机贴着耳朵,而是拉开了距离,所以隔音不太好。这一声扯着嗓门的表白声,透过扬声器,隐隐地回荡在安静的书房里。

    林羡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下意识地慌张地朝一直也在关注着她的萧菀青看去。萧菀青静静地看着她,眸色幽深,林羡分辨不出她的情绪。

    她关切地凝视着萧菀青的容色,冷声问对方:“你在玩真心话大冒险吗?”

    对方喊完倒是结巴了:“没……我没有。羡羡,我……我是认真的。”

    林羡听到自己的小名被一个几乎陌生的男生喊出来,一时间觉得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她生气了。因为对方醉醺醺得像骚扰者,更因为对方当着萧菀青的面叫她小名仿佛他们之间很熟一样。

    “我和你很熟吗?”林羡掷地有声地反问。

    “我不接受。”她一句话都不想再多说了,干脆利落地挂掉了电话。她拧着眉头,一边莫名心虚地讨伐对方“简直莫名其妙!”,一边故意靠近了萧菀青,迎着萧菀青的视线恨恨地把这个号码拉入了黑名单。

    她亲昵地环抱住面色如常看不出喜怒的萧菀青,忐忑地软声询问她道:“萧小菀,你是不是听到了?”

    “恩,听到了。”萧菀青敛下自己眼眸中的汹涌暗波,声音淡淡的。

    “你不要误会。这个男生是我同班同学。我因为课后作业的事情和他还有其他的几个同学一起组队合作过几次,和他话都没说过几句,也不知道他抽哪门子的风。”

    “萧小菀,我在外面,和男生女生都有很认真地保持距离的,你相信我。”

    “恩,我相信你。”萧菀青掩藏住心中起伏不定的心绪,控制着自己平和淡定地回应林羡,试图让林羡安心。

    然而,她这么淡定,林羡反而愈发地不安了。

    “他长得帅吗?学习成绩很好吗?”萧菀青忽然忍不住平静地发声问道。她到底还是有些暗恼。是对自己多有自信,才敢这样草率地追求她的女孩。

    林羡不安中乍一听到萧菀青用说着“天气怎么样“”的语气问出这个问题,心莫名地凉了一下。

    萧盼盼的关注点是这个??

    她抬起头认真地打量萧菀青的神色,萧菀青看起来真的很平静,甚至,平静到林羡觉得有几分冷淡了。

    萧盼盼问这个是什么意思?帅不帅成绩好不好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她是又想退缩吗?又要质疑她们之间的感情吗?

    陡然间,林羡觉得有些说不上来的疲倦与心灰意懒。

    连之瑾姐那样冷清理智性子的人,在时满被别人追求的时候都会冷静不下来,藏不住情绪,掀起醋海。萧盼盼这样平静,难道就一点都不在乎吗?

    她松开了抱着萧菀青的双手,站起了身子,低沉地回道:“不知道,我从来没关注过他”。而后,她留下一句“我先去洗澡了”,不等萧菀青回答,就顾自地离开了书房。

    萧菀青看着女孩显然低气压的背影,一时间有些怔愣。林羡,这是不高兴了吧?

    她都还没有生气,林羡反而先生气了?

    她抬起自己一直垂放在椅子旁的左手,看见了自己食指上,在听到表白时,不小心被刻刀划破后怕出血被林羡发现,马上放下一直用拇指紧捏着的惨白伤口。

    轻轻碰了一下,竟开始往外渗血了。

    直到萧菀青收拾好了书房,回房洗澡时路过林羡的卫生间,照例敲门叫了林羡一声,林羡也只是反常地简单地回了她一句:“恩。”

    不高兴地很明显了。

    萧菀青蹙了蹙秀眉,不明所以。她压抑着自己心间又卷土重来的患得患失和滔天醋意,感受着林羡突如其来的脾气,也生出了几分委屈。

    她在卫生间门口站了半晌,抬手眷恋地抚摸门板,五指从门上下滑,渐渐收拢成拳。

    最后,她落寞地转身回房。

    林羡今晚,可能不会过来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君:萧阿姨你别怕,林羡不过去,我过去陪你睡觉觉,我还会讲故事的!!

    有小可爱和我说她梦见萧阿姨了,我也想qaq

    2333,今天仿佛过了一个522表白节,开心,谢谢小可爱们的爱。(其实我知道,我一定不是正宫,让我掩耳盗铃地自我陶醉一下吧。)

    晚安,小可爱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