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余生为期 > 127、第 126章
    萧菀青久违地感受到这样不理智的情绪, 感受着生命中缺失已久的情绪化的一部分悄悄地复活了过来,有些茫然无措。

    明明, 她刚刚只要服个软开口叫住林羡哄一下她, 问问她怎么了, 为什么不高兴了就没有这样的纠结了。可是那一瞬间,她竟然觉得有些难以开口。

    她失魂落魄地在浴室里不知道洗了多久的澡,才深吸一口气劝慰自己道:没关系, 如果林羡不过来的话, 那她过去找林羡吧。

    说起来, 林羡房间的床, 她自从备下以后,还从来没有睡过。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 她洗完澡打开浴室的门, 刚刚走没两步,不经意的一眼,她就扫到了自己的大床上,叠放整齐的空调被已经被打开了, 有一个颀长的身形,隐在其下。

    林羡整个人都躲到了杯子里, 把自己遮掩的严严实实, 连头发丝都不露出来,别扭地很明显,像是赤1裸1裸地在告诉着她:我很不高兴, 你快来哄哄我。

    萧菀青在看见林羡的一瞬间,心就软了。她几分钟之前还残余着的一点点小委屈和难过,顷刻间都消散不见了,只余下如春风拂面、消融尽了冰雪后的暖意与喜意。

    她关了灯,掀开了被子爬上了床,唇角含笑地看着身旁的小山包两秒,慢慢地躺下了身子。她侧过身,慢慢下滑了身子,像林羡一样,把自己整个人掩进了空调被里。而后,她在被子里伸出了双手,搂抱住了林羡软软的身躯,柔声关心她道:“在被子里不闷吗?”

    这个小傻瓜,就算在生气,还是侧着身子向着她的啊。萧菀青的心越发软了。

    林羡其实在萧菀青跟着钻进被子,伸手抱住自己的那一刻,所有的不快与不悦就都烟消云散了。但她想了想,这是第一次,不能够就这么轻易地放过萧菀青。于是她还是装出了一副无动无衷的模样,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一声不吭地装睡。

    萧菀青见状也不恼,在她耳边轻轻地笑了一声,声音酥地林羡险些就要破功。

    萧菀青搂着林羡的那只手越发地紧了,手指在她的背脊上似有似无地画圈圈,撩得林羡喉头不自觉地滑动了一下。

    她开始亲林羡,温热的红唇从林羡的额头一路缠1绵地下滑,一直亲到林羡因为紧张而不自觉半张着的薄唇上。女孩微启着的贝齿,十分方便着她的长驱直入。萧菀青轻吮了几下林羡柔软的唇,就毫不客气地闯入了女孩甜腻的口齿之中,撩人地攻城略地……

    明明是在温度适宜的空调房里,林羡却觉得浑身燥热,小腹发酸,被萧菀青触摸着的后背更像沁出了一层细汗一般黏黏腻腻。

    她忍不住扭动了一下身子,轻轻合下了牙关,咬住了萧菀青。

    萧菀青吃痛地细细吸了一口气,识趣地退了出去。她也不生气,在林羡唇上轻啄了一下,明知故问笑道:“醒了嘛?”

    林羡睁开眼睛,黑暗中她看不见萧菀青的神情。她早就软化在萧菀青热情又温柔的亲吻里了,但她还是强撑着一口气,做出冷淡的模样,闷声道:“醒了。”

    萧菀青了然地弯了眉眼,唇往下滑,摩挲着在林羡细腻的下颌上轻轻的咬了一下,难得孩子气道:“这是惩罚,你刚刚咬我了。”她见林羡不为所动,又软了一点声,隐隐带了点小委屈道:“你咬得我好疼。”

    林羡心一紧,眉头立时拧了起来。她不自觉地主动掀开了覆盖在两人头上的空调被,借着月光认真地打量萧菀青的神色。她有些害怕自己刚刚没掌握好力道,真的咬疼了萧菀青。

    可萧菀青温润的双眸,只柔情似水地看着她,隐含着笑意,显然是故意骗她破功。

    林羡知道自己进套了,面子有些挂不住,一嘟嘴就又要拉起被子藏起来了。

    萧菀青抬起搂在林羡腰上的手,纤巧有力地按下了林羡的动作。而后,她上移了一点身子,把林羡的头搂进了自己的怀里,温柔道:“羡羡,你是不是生我气了。”话语是疑问句,语气却是肯定句。

    林羡靠在她的怀中,鼻尖萦绕着女人身上好闻清淡的沐浴露香味,心间的甜意与爱意终是压过了一切。她装不下去了。

    她伸手回抱住萧菀青,低声坦白应她道:“恩,我刚刚是生你气了。”她体贴地加了一个刚刚,想让萧菀青知道她现在没有在生气了。

    萧菀青拍着林羡的后背,真诚地求问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生气了。羡羡,我有点笨。”她像个乖巧解题的学生一般,谦逊道:“我想不出答案,你提醒一下我好不好?”

    林羡被她的语气逗乐,从她怀中抬起头,上移到了与她平齐的位置,不满地用额头撞了一下萧菀青的额头,不客气道:“恩,你是笨。”

    萧菀青失笑。

    “我刚刚……”真的要说出来,林羡鲜少地有些羞耻不好意思。但她抿了抿唇,还是凝视着萧菀青坦白道:“你刚刚对有人给我表白的事情,一点都不吃醋,好像一点都不在意,我觉得有点难过。然后你还问我对方的情况,让我觉得你好像想推开我,让我很不安,继而,我也说不清为什么就忍不住生起气来了。”

    虽然刚刚很生气,很难过,但林羡冷静下来了,还是不舍得和萧菀青真的置气。她们之间本来就有很多问题了,可怕的是那些她不知道摸不着的问题。这样她能感受出来的问题,比起死要面子地互相藏着掖着,她更愿意找机会与萧菀青摊开了来说。她不想让一个个可以解决的小问题,日积月累,变成无法解开的大问题。

    萧菀青愣了一下,万万没有想到是这个理由。她下意识地反问林羡:“我吃醋了,表现出不开心,你会比较开心吗?”

    林羡被她这样直白地戳穿矫情的心思,脸稍稍热了一下。半晌,她如实回答道:“恩,是的。因为,那样我会感受到,你有多在乎我。这对我来说,是一种甜蜜。”越到后面林羡越羞涩,声音也越小声。

    萧菀青微微蹙眉,设身处地地思索了片刻,像是了悟了什么。她无奈又释然的微扬了唇角,低柔地问林羡:“羡羡,你知道我那天辩论赛为什么不等你一起出来吗?”

    林羡摇了摇头。

    “因为,那天我就泡在醋海里了。”坦白地对林羡剖露自己的心思,对萧菀青来说很陌生,但真的说出了口,她心里反而轻松了一些。如果,如果她没有开始确定,她想要和林羡长久地走下去,那么这番话,她多半是不敢说出口的。因为,她怕她太热烈汹涌的爱,对林羡来说,也是一种压力和束缚。

    可是现在,她想要独占她的女孩了。

    “羡羡,那天我看见那些男孩女孩,都那么喜欢你、欣赏你,心里先是骄傲极了,渐渐,却变成了酸涩和不安。羡羡,我其实总会害怕着你的选择太多,有一天你的眼里就会看到了他们的好,而不再看得到我。我当时看不下去了,我怕我再看下去,会表露出不该有的情绪,让你为难和担心。所以,我落荒而逃了。”

    林羡如愿听到爱人对自己的在乎,唇畔情不自禁地绽放了一抹笑,眼里却升起了氤氲的水汽。“萧小菀,我哪里有什么别的选择,从始至终,我的选择就只有你。除了你,还是你。”

    她吻了一下萧菀青,声音低哑地心疼问她:“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不告诉你的担心,你的不安,不让我和你一起分担,一起解决?”

    萧菀青的笑渐渐有了些苦涩。她咬唇与林羡对视着,轻声道:“羡羡,磨到了我这个年纪,可能多数时候考虑事情,很难直率地跟随自己的情感行动,总会理智地克制自我。我的理智告诉我,吃醋容易引来争吵,争吵容易消耗彼此的感情。我相信你,所以,这样的争吵就是没有必要的,我的不安不开心其实也都只是多余的情绪。这样多余的情绪,我自己一个人消化掉就好了,为什么要拿出来让你跟着一起不开心。”

    萧菀青认为,其实她没有错,林羡也没有错。这是她和林羡之间,思考方式不同的问题。

    林羡紧锁着眉头,一瞬不瞬地盯着萧菀青,认真思索。片刻后,她疑惑道:“可是,很多两人相处间产生的情绪,并不是一个人就可以独自开解自己而后消化的。也有可能,一个人需要消化三天的情绪,两人沟通了,三句话就能解决。无数个细小的情绪和不满,没有在当时当地解决,经年累月,会不会积压到一个不可调和的地步,然后就突然爆发了。”

    会的。萧菀青不由自主地给出了肯定回答。

    她经历过无理取闹地扩大情绪阶段,明白那样是不可取。那只会让两人像刺猬一样互相伤害,身心俱疲。

    但在现在这个相对成熟理智了一点的年龄阶段谈恋爱,萧菀青也是第一次。在林羡的问话中,她才后知后觉地领悟过来,其实自以为是地一再掩藏情绪也是不明智的。

    恋人相处中的尺度,不论你多年轻,还是多成熟,都一样难以把握。

    她伸手轻抚林羡的脸颊,诚恳承认道:“你说得也有道理,是我主观了。羡羡,在爱情里,我也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

    “以后,我也许也还会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你可以一直像现在这样坦白地和我沟通吗?我愿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她不是一个喜欢争吵据理力争的人,但也不是一个喜欢冷战消耗彼此热情的人。她喜欢林羡这样的沟通态度。

    林羡可能比她认识的很多人年纪都小,但这一刻她不得不承认,林羡在情绪处理上,她比很多人都要来得成熟。

    “萧小菀,我觉得你很好了。真的。”女孩含情脉脉、眼眸如水地肯定她。转而,她勾了勾唇,忽然狡黠眨了一下眼睛,顺势道:“如果你可以对我再坦诚一点点,再肆意一点点就更好了。”

    萧菀青温柔地宠溺地轻笑开了。她低声应她道:“好……”

    说到做到,从最近的开始,她用食指眷恋地抚摸着林羡的薄唇,腼腆道:“其实,刚刚我也很生气的。气到,我在心里已经对着那个男生爆头了一百次。”

    林羡看着萧菀青近在咫尺的姣好容颜,感受着在她指尖在她唇上的温柔动作,心像是被一根羽毛似有似无地挠着,莫名难耐。

    她忍不住无意识地张口含住了萧菀青作坏的食指,不再让她动作,想止住心里突如其来的酥痒。

    纤细的指头忽然陷入女孩湿热又柔软的口腔中,萧菀青身子陡然一颤,还想说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林羡只当是玩闹,看萧菀青愣住了的样子,有些奇怪。她弯了弯柔和的眉眼,动了动舌头,舔了舔萧菀青的手指,用眼神无声地询问她怎么了。

    女孩眼神的澄澈,与动作的撩人,形成了极大的视觉反差,仿佛,更添了几分魅1惑。萧菀青刻意遗忘已久的梦又开始在她脑海里回放。

    小腹开始发热,萧菀青不自觉地并拢了一下双腿,吞咽了一下。她尴尬地把手指从林羡的檀口中快速地抽1了出来。

    然而,动作之下,指尖带出的一小根极细的银丝,却让萧菀青的眼眸,愈发地晦涩了。

    萧菀青突然的反常,让林羡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很快,她敏锐地捕捉到了,在她咫尺之外的爱人眸中,有一闪而过的灼热,那是她从前,从来没有在萧菀青眼中见过的。

    林羡分辨不清是什么,却在骤然间觉得,周围的空气又像刚才萧菀青亲吻撩她脊背时那样,开始流动变缓,稠密得让人喘不过气一般,心跳加速,身体发热。

    她不知道,她此刻无意识看着萧菀青的眼神,已经和方才萧菀青一闪而过的情绪一样,灼热撩人。

    可萧菀青没等林羡做出反应,她就已经羞耻地翻正了身子,不好意思再看林羡。

    她声音低哑地与林羡道晚安道:“已经很晚了,羡羡我们睡觉吧,不然明天该没精神了。晚安哦。”

    林羡觉得自己心上好像有一把火在烧着,蠢蠢欲动,不想让萧菀青就这样睡去。后知后觉,她好像有点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了。

    她偷偷地觑了两眼像是已经进入了梦乡的萧菀青,又心虚,又空虚。

    半晌,她还是压下了自己的心思,半抬起身子,在萧菀青额上落下一吻,轻柔道:“好,晚安,全世界最好的萧小菀。”

    作者有话要说:  时满刚玩完角色扮演,亲了亲累极的夏之瑾,勾唇笑:我觉得该我出场拯救菜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