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余生为期 > 140、第 139 章
    时惊澜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尽管温桐收到短信后的明显走神让她有些许不悦, 但谈到公司的事,她还是收敛好了所有的情绪, 客观公正地与温桐商讨。

    关于温桐举荐的萧菀青, 时惊澜无需多想便表示了赞同, 关于待遇的问题,她也大方地表示可以尽量满足萧菀青的要求。

    早先她不是没有想过挖角萧菀青的。她与萧菀青接触过,萧菀青的谈吐、涵养与能力都让她印象深刻, 分外欣赏。在岸江市业内, 大家对萧菀青自身的笔杆子与选题策划能力都是有目共睹, zc里她主导的杂志销量远远超过zc其他的杂志, 也远远超过业内水平。这些年里,动过挖角的心思的企业不在少数。但奇怪的就是,数年来萧菀青甘愿拒绝其他邀请的高薪厚禄屈居zc杂志社内。后来时间长了, 大部分人就都死了挖萧菀青的心, 只当萧菀青与zc有特别的关系,无法离开。

    如果温桐当真能说动萧菀青,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你有信心能够打动萧菀青?”时惊澜沉声道。

    温桐露出一抹舒畅的笑,眉目里带着时惊澜未曾见过的温柔回答道:“时董应该也知道, 我和萧菀青是校友,但其实不仅仅如此, 我和她还是师出同门, 交往多年的好朋友。”

    时惊澜打量着温桐有些不一般的神情,微不可觉地蹙了一下眉。

    “所以,我尽力而为, 总归还是有比较大的希望的。”温桐故意没有把话说满,也没有透露萧菀青本就有辞职的意愿。肥水不流外人田,她想最大限度内帮萧菀青争取到最好的待遇。

    虽说聚星传媒这里才算刚刚起步走上轨道,但温桐自信,若能添上萧菀青,不出两年,聚星一定能够成为岸江市内新媒体的领军。

    “那我期待温经理的好消息。”时惊澜唇边挂着一抹官方的微笑,以茶代酒,微倾了一下杯子向温桐示意。

    用餐完毕,时候也不早了,温桐想到未来可以和萧菀青一起愉快共事,她不必像前段时间那样和能力不够又高傲自大的运营总监徒劳扯皮,平白受气,心情大好,心思开始活跃。

    她不是迟钝的人,那一晚和这一次时惊澜邀请的暗示,她都心知肚明地接收到了。但凡是对萧菀青还有一点不死心,她都不可能接受。但从那一晚她主动和时惊澜开始后,她就彻底接受了自己和萧菀青再也不可能的事实了。

    理智一直在告诉温桐,和上司保持这样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迟早会翻船。但大家都是单身的成年人,遇到合拍的,各取所需,好聚好散,兴许也未必就那么糟糕?

    饱暖思淫1欲,温桐看着优雅平静擦拭着手的时惊澜,想到国庆节前未报的屈辱,眼眸闪了闪,难得发自内心地主动道:“我送时董你回家?”

    时惊澜擦拭的动作顿了一下,抬眸看了一眼五官深刻锐利笑起来却意外爽朗柔和的女人,对着她微微弯了一下唇角。

    下一秒,她淡淡出声拒绝道:“不必了,我让司机过来接我了。”公是公,私是私。公事了结了,至于私事,现在,她没心情了。

    温桐猝不及防被拒绝了,显而易见地怔了一下。难道是她自作多情了?温桐看着不动声色的时惊澜,在心底里狐疑。这感觉就像是被时惊澜强行喂了一口鱼汤结果吞下去却突然被鱼刺噎了喉头。

    但大家都是惯于应酬、灵活应变的人,很快温桐就做好了表情管理,像个体贴的下属,提起自己放置在一旁的风衣搭在手肘处,站起身子落落大方回应道:“那时董路上小心,时间晚了,我陪你出去等车吧。”

    时惊澜没有拒绝,气定神闲地点了点头,起身泰然地走在了她的前头。

    送走时惊澜后,温桐回到自己的车里,怔怔地坐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她拉开了自己的手套箱,看了一眼里面放着的未拆封的指1套与绸带,忽然羞耻地“啪”一身又合上了。

    鬼知道她什么时候买的,又为什么放了进来。温桐想,她当时一定是被时惊澜送来的药气昏了头,才会鬼使神差地网上下了单。想了想,她又打开了手套箱,把时惊澜给她送的、她没吃完的药一并塞了进去。

    以后,可能都用不上了。温桐莫名稍稍有些失落。她扯了唇角,轻笑了一声,启动了车子回家。

    得到了时惊澜的同意,第二日傍晚温桐就约了萧菀青一起吃饭,向她传达时星的邀请。

    不过小半月没有见到萧菀青,再次看见萧菀青时,温桐不得不惊叹,恋爱真是有神奇的力量。萧菀青整个人神采奕奕,散发的气场愈加的温柔动人,引人注目。温桐后知后觉地醒悟了那时候萧菀青对她说的‘她想为林羡再活一次’这句话里的意味。

    “怎么突然就舍得挪窝了?”温桐帮萧菀青倒了一杯茶水揶揄道。

    萧菀青低头抿了一口水,抬手撩了一下耳后的头发,看着温桐略羞赧地弯了弯眉。

    温桐一下子就有些明白了。

    果然,萧菀青温声道:“因为现在有了需要我为之努力的未来了,我觉得是时候前进了。我想给羡羡好一点的未来,好一点的生活。而且,周沁姐对我现在的工作不太满意,我想从工作开始,改变她对我生活状态的想法。”

    有多少年没有听过萧菀青这样带着憧憬地与她谈起未来了,温桐有些恍惚。一时间她有些百感交集,有些酸涩,有些欣慰,更多的是为萧菀青开心。

    如果带萧菀青走出来的人,不是林羡,是任何年龄相当,关系简单一点的人就好了。她看着重获新生充满生气的萧菀青时,总有些担心,害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但这是萧菀青的选择,她能做的就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好她朋友的本分。温桐收回心神,和萧菀青说起了正事。

    萧菀青自然是信得过温桐的,时星初始给出的待遇就已经算得上是良心了。况且,进去了就是和温桐一起搭档工作,温桐负责整体的管理和对外的运营,她负责内容细节方面的管理和运营,擅长的工作,熟悉的人事,比起其他陌生的环境,单说这一项,对萧菀青来说就算有很大的吸引了。

    “只是有一点,工作强度可能会比你现在要大很多。而且因为新媒体的传播时效性问题,需要实时紧跟热点,所以加班可能是随时都可能突然发生的。你能够受得了吗?”

    萧菀青点了点头,淡然道:“没事的,我决定换工作时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她幽默自嘲道:“你以前不是总笑我提前进入了老年生活。养老生活过久了,现在也应该动动筋骨了不是吗?”

    温桐忍不住一哂。

    不过萧菀青还是没有马上答应,留有余地道:“你给我两天的时间考虑吧?换工作的事情我还没有和羡羡说过,等我回去问问羡羡意见,和羡羡商量一下。”

    温桐愣了一下,有一瞬间她下意识地想,林羡一个还没有出社会的孩子会知道什么。但下一刻,她看着萧菀青认真的模样,恍然大悟。

    可能在所有人眼里,林羡都还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这是思维定式。可在萧菀青眼里,林羡却是她平等尊重的、互相依靠、相濡以沫的爱人。

    温桐像是想到了什么,不由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

    外面下起了小雨,萧菀青急着去学校接开完会的林羡,决定先走一步。还有最后的甜点没有上,温桐抱怨完萧菀青的重1色轻友,表示要一个人倔强地吃完。

    她坐在餐厅里,看着萧菀青挺秀的身影推开大门,站在玻璃窗外打了一个电话,眉梢眼角都是柔情,而后,她回过头朝着她浅浅一笑,挥了挥手……

    独在长泽市的那段时间,温桐曾在深夜里听少女的祈祷中那一句“祈求天父做十分钟好人,赐我他的吻,如同怜悯罪人”到泪流满面。而今,她看着渐行渐远但依稀可见欢喜的萧菀青的背影,却在心中默念“祈求天地放过一双恋人,怕发生的永远别发生。”

    萧菀青行至京南大学时,磅礴的大雨反而渐渐停了下来。由于之前的举报风波,萧菀青害怕横生枝节,见雨也彻底停了下来,她便没有把车驶入校园,只谨慎地停在大门的对面马路上,而后给林羡发了短信。

    不多时,她看见有一个长身玉立的身影从校门中走出。年轻的女孩单肩挎着背包,一手插在外套的口袋里,长发被夜风微微吹起,朝着她一步步闲散走来,摇曳生姿。

    萧菀青忍不住降下了车窗,视线紧紧盯在那个人身上。

    林羡在车窗前站定,弯下腰与萧菀青对视,翘起嘴角,眉眼弯弯俏皮道:“我刚刚是不是走得超级帅气好看?!”

    “没有。”萧菀青憋住笑,口是心非地否认道。

    “萧盼盼,你很不诚实哦!”林羡绕过车头,拉开了副驾驶座的位置,一边关车门一边控诉道。“是谁刚刚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看的。”

    “那么远你能看见吗?”

    “我当然能看见了,我看见你中途才降的车窗呢。你就承认吧,我超级迷人对不对?”林羡嘟了嘟嘴,带着些小得意的狡黠撒娇道。

    萧菀青被她的自恋逗笑,靠近她帮她系安全带,没有反驳,算是默认了。

    林羡便高兴地在萧菀青脸上啄了一下。

    车子驶到中途,萧菀青正准备和林羡说起换工作的事,林羡却先她一步,踌躇开口道:“萧小菀,我有事情想要和你商量。”

    “恩?”

    “我妈今天给我打电话了,和我说起了今年生日的事情。今年生日新历与农历重在了一起,只能过一次了。她希望我能够回去和他们一起过,我还没有答应。”

    萧菀青愣了一下,善解人意道:“为什么不答应呀?笨蛋,你的生日,是你妈妈的受难日,回去陪她吧。和我、和朋友,我们都可以之后补过的。”

    “可我想和你一起过。”林羡抿了抿唇,犹豫了一下,试探性问道:“萧盼盼,你和我一起回去好不好?”

    她带着些期待地凝望着萧菀青,但心底里,却其实几乎不抱什么希望的。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萧菀青侧头看了她一眼,沉默了两秒,忽然轻声答应她道:“好。”

    作者有话要说:  hhh,不知道有没有小可爱发现这个点,19周岁的时候,两个生日会重合在一起,几乎每19年会发生一次。

    ps.小可爱们等更新的时候,方便的话记得稍微扫一眼文案,看看有没有通知,每次都会发现有小可爱没有看到通知白白等到半夜,就觉得分外内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