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余生为期 > 151、第 150 章
    林羡迈着沉重的步子追下楼, 出了电梯拐进大厅就看见楼外不远处,周沁正弯着腰, 艰难地扶着一颗行道树喘息。

    林羡心下一紧, 连忙快步小跑了出去。她扶住了周沁的胳膊, 焦心道:“妈,你怎么了?我送你去医院。”

    周沁听见林羡的声音,一路走来凉透了的心, 终究是回暖了些许。但她还是强撑住了姿态, 虚弱地抽开了被林羡扶住了的手臂, 冷冷道:“我怎么样和你还有什么关系, 不劳你大驾了。”说着,她就迈开了脚步,顾自摇晃着往前走去。

    “妈!”林羡恼火地叫道。

    她一把伸手勾住了周沁的胳膊, 搀住了她往前面停车的地方走去, 又急又气道:“你就不能讲点道理吗?真和我断绝了关系你就开心了吗?”

    她看着脸色发白的母亲,拧着眉头关心道:“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最近忙论文的事情是不是天天熬夜?吃早饭了没有?你不知道自己现在不是年轻人了身体大不如从前了吗?”

    周沁僵着身子,听着林羡口气不大好但明显能听出关怀的责备,心渐渐又软了下去。她几不可觉地用余光扫了一眼林羡, 林羡已经比她高出了许多,不知道在什么时候, 面容也渐渐褪去了青涩, 眉宇间,少了稚嫩,多了成熟, 是说不出的明艳动人。

    这是她最宝贝的女儿啊,是在他们全家期待中诞生、倾注了他们所有心血与爱意,含辛茹苦捧在手心里带大的孩子啊,她对她有多少失望与心凉,就有多少的爱与心疼。

    她真的能绝情地放下她不管吗?周沁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她抿着唇,终究是不再挣扎,一语不发地任由林羡扶着她上了车。

    周沁现在的状态显然不适合开车,林羡让她坐在副驾驶座上。她回头看了一眼隐约可见的萧菀青所在的那栋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咬着牙,上了车,启动了车子,驶出了小区。

    路上,周沁靠着座椅阖眸养神,脸色倒是缓和了一点点。林羡看着路,脑海里不自觉地反复回放刚刚萧菀青猝不及防挨了周沁一耳光时的错愕、委屈、伤心的模样,心如刀割。她宁愿那两巴掌是落在自己的脸上。周沁这样激烈的反应,是她没有预料到的。当然,她们在这种情况下狼狈地出柜,更是她没有料想到的。

    一切,都乱了套,偏离了她们设定好的轨迹。

    她双手攥紧了方向盘,侧目看了一眼周沁,按捺不住低声责问道:“妈,你刚刚太过分了,不管怎么样,你怎么可以动手。你不是一直教育着我,不论如何,君子动口不动手。动手是最粗鲁最无能的表现。”

    周沁听到林羡这样理直气壮的质问,倏然睁开了眼,刚刚平缓下去的情绪又开始急速起伏。动手固然是她的不对,稍稍冷静一些,她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了。可是,扪心自问,谁能够在看见自己放心托付给好友照顾的女儿被自己好友照顾到床上时,还能够保持理智与冷静。

    况且,她不仅仅是受不了林羡同性恋的冲击,她更是受不了被萧菀青背叛插刀的打击,她待萧菀青真心真意,她明明那样相信她,她怎么能这样伤害自己。这是双重的打击,伤得她几乎失去了全部的理智。

    她一想到是自己识人不清,是自己把林羡交给萧菀青的;一想到不知道林羡究竟是什么时候就和萧菀青开始了,而自己一无所知地被蒙在鼓里,甚至,她一联想到林羡与萧菀青,这个所谓的阿姨,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在床上翻云覆雨的场面,她就心梗塞地喘不过气,条件反射地想要呕吐。

    “我过分了?林羡,那她和你这样就不过分吗?你告诉,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对待一个引诱了我未成年女儿的人。我难道还要谢谢她,笑着祝福你们吗?”周沁梗着脖子,哑声咬牙切齿反问道。

    林羡立时恼怒辩护道:“妈,你说话不要这么难听,什么引诱,什么未成年。我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我和她谈恋爱,是互相喜欢,你情我愿的事情。况且,就算是引诱,也是我先开始的,是我引诱她的,你不要乱泼污水给她。”

    周沁听着林羡对萧菀青斩钉截铁的维护,气血一股脑地涌上头,愈发地愤怒。真是鬼迷了心窍!

    “我把你交给她的时候,你成年了吗?你知道什么?你真的分得清感情的分界线吗?你从小到大就没有喜欢过谁,什么情情1爱1爱,难道不都是她教给你的吗?你几岁,她几岁,你还小不懂事,难道她也还小吗?她叫我一声姐姐,你叫她一声阿姨,你是她的晚辈,她看着你长大的,她就算真的需要人,也不应该对你下手啊。她敢无耻地做出这种事,我怎么就不能够戳她脊梁骨。”周沁艰难地喘着气,口不择言。她脑子昏沉地像是下一秒就失去意识,再无法保持体面无法三思后行。

    林羡才19岁,连20都不到,萧菀青怎么就敢,怎么就忍心和她越过界线,怎么能够这样没有责任心没有底线没有下线。

    林羡听到周沁话语中对萧菀青的不尊重,一直压抑着的心火也彻底涌上了头。她提高了音量驳斥道:“妈,你不要用这种龌龊的想法来揣测人好吗?你公平一点好吗?我再说一次,是我先开始的,是我引诱她的,是我先喜欢她的,是我告白的,是我逼她接受我的,就算有错,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好不好!”

    “是我揣测的龌龊,还是她做的事情龌龊。”周沁反唇相讥,胸膛开始剧烈地起伏。“林羡,我没有说你没错,可是她作为长辈,没有正确引导你,反而和你一起一错再错,这就是她的错。”

    她看着横眉冷对着她义无反顾的林羡,眼角溢出泪水,第一次这样无措地伸手抓住了林羡的小臂。争吵已经耗尽了她最后的力气,她声音虚弱而沙哑道:“林羡,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往悬崖死路走去。你知道你这样以后会被人在背后怎样指指点点,以后别人会怎么看待你,怎么看待我们家吗?你下学期出国,我辞职和你一起去,我们换个环境好好重新开始好不好?我不想你以后后悔了怪我没有拉你一把。”

    “我不去!”林羡一口回绝。她看着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她好,却一点都没有真正考虑过她心情的母亲,喉咙哽得发疼。

    红灯亮了,她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侧过头红着眼失望地看着周沁,冷笑道:“妈,你是不是就是怕我同性恋给你丢脸,给家里丢脸?到底是你的脸面重要还是我的快乐重要?你觉得好的对我就一定是好的吗?”

    她心绪万千,过往的种种不满如走马灯一般在她脑海中闪过,让她愈发地有了怨气:“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你只让我做你觉得对的事情,你觉得可以做的事情,从来就没有想过,这些事情是不是我真的喜欢做,是不是会让我快乐的事情。我一点选择的空间都没有,只能在你限定的范围里小心地活动着。从小学到现在,我所有的选择都是你给我安排的,你就不能够给我一点自由吗?你就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操纵我的人生,我现在有我自己想要走的路啊。就算是错的,就算会摔得头破血流,也是我心甘情愿。你放心,我自己选的路,我跪着也会走完的,绝不会后悔,绝不会推卸责任。”吵架时,话赶话,说出口了,林羡才反应到自己都说了什么伤人的话。

    “林羡,你就是这样想我的吗?原来你对我有这么大的怨气吗?”周沁抽了一下鼻子,像是伤心到了极点,低低地自嘲苦笑。说不通了。她心灰意冷地收回了搭在林羡小臂上的手,冷冷道:“你就当我是这样的人吧。我们家和萧菀青,你只能选一个。”

    “妈,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逼我。”绿灯亮了,后方的车子按喇叭催促没有动静的林羡,林羡恼火地拍了一下方向盘,驶动了车子,带着哭腔质问周沁。

    “是你在逼我。”周沁微阖着眼,心力交瘁。

    泪水模糊了林羡的视线,她抬手擦了一下眼泪,深深地看了周沁一眼,撇开头坚持道:“我不可能离开她的。妈,她只有我了啊,是我先开始的,我答应了要陪她走到最后的。对不起,我不能够按照你想要的人生来走。”

    “所以你不要我和你爸爸了是吧?”周沁泪眼婆娑地盯着林羡,后槽牙咬得紧紧的,从喉咙里挤出这一句反问。

    林羡硕大的泪水从眼角滑落:“是你不要我了。”她吸了一下鼻子,苦笑着自暴自弃地低低道:“你再生一个吧,也许她会听话一点。”

    周沁被林羡最后一句话气得胸口发疼,一口气险些要上不来,脸色青白,厉声道:“好,林羡……你很好……你……你下去!不要你送了。”

    林羡紧咬着下唇,看着不远处的医院,五指攥得紧紧的。半晌,她沉沉应道:“好,我走,等我们互相冷静一点了再谈。”说罢,她加快了车速,把车子靠边停在了医院门口,而后就松开了安全带,打开车门,留了一句“注意身体”,就下了车。她“啪”一声合上了车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但她走得不快,耳朵有意识地竖着听身后车子的动静。

    几秒后,她好像还是没有听见周沁关车门启动车子的声音,林羡拧着眉头,到底还是不放心。她刚站定了脚步,准备回头,就听见身后传来人群的喧哗声:“诶诶诶……”

    林羡心一慌,立时转过了头。一回头,视线越过围上去的人去,她看见她的妈妈,像是刚刚打开车门下车的样子,一手还搭在车门上,整个人却趴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妈……”林羡心神俱裂地一边往前奔跑一边惊叫道。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小可爱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