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余生为期 > 164、第 163 章
    监考其实是一件非常难过的事情, 两个多小时,学生在下面答卷倒是有事可做, 老师在讲台上, 就有几分度秒如年了。

    萧菀青是一个喜静的人, 平日里也习惯了一个人静默着独处,但不能够分神专心做其他事,还要时不时关注下面学生的考试情况, 清醒地无所事事地度过这段漫长的监考时间,对她来说就也有些不容易了。

    但今日不一样。

    今日萧菀青如往常般分发完卷子, 坐回讲台上, 漫不经心地阅览完试卷题目, 空下来的时间里, 她的心神便不由自主地飞到了早上出门时还像小时候般缠着她撒娇索吻的林羡身上。

    她看着教室里学生们低头专注答题的模样,脑海里浮现的是岸江市许多个静谧的夜里, 她们在书房里,林羡在她身边认真做作业的光景。而后思绪开始发散,时间开始飞速流逝, 在萧菀青还没有感到不耐之时,监考时间便接近了尾声。

    她无法确切地记得, 自己都想了些什么, 只知道, 她每一个念头,都与林羡有关。她简短地回了一封林羡刚刚发给她的短信,看着这一串熟悉的号码再次显现在自己的屏幕里, 眼波柔和地荡漾了一下。

    她锁了手机屏幕,站起身提醒学生还有十五分钟,注意抓紧时间,而后走了两步,站在门边,望着教学楼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淅淅沥沥下了起来的小雨,唇角轻轻弯起,笑意由衷。

    监考结束了,萧菀青仔细地收拾好了卷子,步履轻快地往办公楼走去。交接好卷子,她提着包从办公室走出之时,又一次遇见了那个总是与她偶遇的女学生。

    女生从隔壁高三组的办公室出来,嘴上似乎还在和里面的老师打着招呼,一转头就正好看见要路过往楼下走的萧菀青,不由地愣了一下。

    这次倒真是偶遇了。

    “萧老师……”女生脸上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快步地走到了萧菀青的身边。“监考结束要回去了吗?”

    “恩。早上答得好吗?”萧菀青漫不经心地应她,脚步较平日里快了些许,眉目温柔地信步而下。

    女生站在萧菀青的身侧,偷偷地打量了萧菀青好几眼,总觉得今天的萧老师看起来格外不一样,分外地……美丽娇媚,肤色白里透红好看得像是在发光。

    “挺好的,没有意外的话应该能有120。”女生信心满满地回答道。

    “这么厉害啊。”萧菀青温声地随口夸赞道。她心思不在这里,便没有延伸,夸赞得有些敷衍。

    女生像是没有发现一般,有些开心又有些害羞地笑了一下,犹豫了片刻,鼓起勇气玩笑道:“以前没有这么厉害的,因为遇见了萧老师你才发现语文真有意思,于是发奋图强。要是我考到了,萧老师能不能给我发奖励呀?”

    她知道,萧菀青在自己班上,为了鼓励学生,经常发放奖励的。她倒是不想要这样的奖励,只是想试探一下萧菀青的态度。

    话音刚落,她就看见萧菀青的脚步停顿了下来。女人侧过头,脸上依旧是礼貌得体的淡笑,注视着她的眼眸里,却仿佛有了几分探究与思索。

    女生定定地与她对视了一眼,还不等萧菀青说话,自己先怂了,改口道:“我开玩笑的,哎,其实我就是先前看到你们班同学炫耀你奖励给她的本子,觉得特别别致,特别想要收藏一下。”

    “这样啊……”萧菀青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迈开脚步,不以为意道:“我办公室里还有几本,下次你来找我,我给你。”

    女生顺势笑道:“那先谢谢老师了。”她又瞅了萧菀青几眼,没话找话,忍不住感慨道:“老师你今天看起来好像很不一样。”

    这句话让萧菀青愣了一下。她回想起几年前刚和林羡在一起没有多久时,她去接从长泽市回来的温桐时,温桐也对她说过这句话。有了林羡的自己,不一样得这样明显吗?

    她侧目饶有兴趣地看了女生一眼,弯唇认真道:“哪里不一样了?”

    这一侧目,似水泛波,熠熠生辉,看得女生怦然心动。

    哪里不一样了?女生也在心底里问自己。是气场,也是眼神。萧老师的眼神不一样了,从前的她,眉眼温柔,却始终带着点郁郁寡欢的沉寂,而今天,她的眼里,是灵动飞扬的神采,晶亮亮的。

    “老师,你今天看起来,好像很开心。”女生怔怔地盯着萧菀青迷人的面容,神色里是掩饰不住的爱慕与向往。

    楼梯走到了拐角,拐过这里,往下就要走出了办公楼。萧菀青顿住了脚步,回过身,神色一松,忽然坦白道:“我今天,是很开心。”

    “我爱人来找我了。”女人眼底漾着让人迷醉的温柔。

    女生的身子陡然僵住了,外面的大雨,好像突然下到了楼里,浇在了她的身上,让她通体发凉。

    “萧……萧老师,你结婚了?”她结结巴巴道。

    萧菀青在她们学生里,甚至在老师里都是一个很神秘的存在。明明为人随和,却一直保持着独来独往,在学校更是几乎不谈自己的事,没有看过她资料的话,她们甚至以为萧菀青至多三十出头。她小姨是和萧菀青搭班的生物老师,她旁敲侧击问过她小姨,可以确定,萧菀青应该是未婚状态的,甚至可以肯定,百分之八十是单身独居状态。

    萧菀青看得出女生的惊讶与失态,像在看待失去了糖果的可怜小孩,心底轻柔地叹息了一下,从容解释道:“还没有结婚,不过,有婚约在身。”她没有说谎,她是答应了,要娶羡羡,她从来没有忘记。萧菀青想到了过往,眼神悠远,越发柔婉。

    女生彻底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失魂落魄。在眼泪即将夺眶而出之前,她终于从打击中回过神,语速飞快道:“老师,我突然想起来有东西落在办公室了,我先回去找一下,老师再见。”说罢,她转过身,三阶并作两阶地狼狈跑走了。

    萧菀青看着女孩的背影,神色有几分怜悯又有几分释然,小孩子啊。总归是了解了一桩事,她松了一口气,转身往下,满心又都是林羡了。

    刚走几步,遥遥的,她就看见了,不远处的实验楼门边,林羡一手支撑在伞柄之上,一手插在长大衣外套里,长身玉立,目光灼灼地盯着这边。

    萧菀青的眼眸一瞬间浮起万般柔情,笑意涟涟。像是也看见了自己,林羡歪了一下头,打开了伞,朝着她,快步地步入了雨幕中。

    “走吧。”林羡在萧菀青跟前站定,伸出了手,语调轻扬道。

    萧菀青含笑递出了手,自然地与林羡十指交扣,由着林羡把她们交握的双手放入了自己的大衣兜里,并肩步入了雨中。

    “等很久了吗?”

    “等你多久都不久,反正我的时间都是你的。”女孩自若地甜甜回答道。

    萧菀青轻而易举被林羡取悦了,心上泛过甜意,却矜持地压抑着不好意思太过显露。

    “早上我说今天可能还会下雨,该带把伞的。”萧菀青紧挨着林羡往校外走去,在衣兜里的手指轻轻捏了捏林羡的指头,以示惩罚。林羡非让她不要带伞,说不可能下雨的,要相信她。

    林羡躲开了萧菀青两指的夹击,灵活地屈了指头,在萧菀青柔软的掌心挠了挠,得意道:“我故意的。”她倾倒了雨伞,防止雨水滴落在萧菀青的肩头,狡黠笑道:“你要是带伞了,我还怎么来接你呀。”

    萧菀青无奈又甜蜜,刚想打趣她“才走过一次的路,不怕迷路吗?”,林羡就轻声提醒道:“你别动哦,你鞋带松了,快开了。”

    萧菀青闻声定住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皮鞋,果然是。她抽出与林羡交握着的手,想蹲下系鞋带,林羡却早她一步自然地吩咐她道:“盼盼,帮我拿一下伞。”

    萧菀青下意识地伸手接过林羡递来的伞,而后就看见林羡撩起了大衣的下摆,蹲下了身子,垂眸动作笨拙地帮她整理着鞋带。

    皮鞋的鞋带比较硬,林羡系了一次,歪歪扭扭,似乎不满意,解开又系了一次,才抬头万分满意地逗萧菀青道:“看我给萧盼盼系的蝴蝶结怎么样?”

    萧菀青看着女孩弯腰屈膝细心为自己系鞋带的举动,心底本是满满的感动与甜蜜,听到她这么问,顿时哑然失笑。她配合着林羡煞有其事地品鉴了两眼,摇了摇头道:“手艺还有待提高。”

    林羡笑了一声,也不是真的在意,站起了身接回了递给萧菀青的伞,牵回萧菀青的手放回温暖的兜里,边走边问道:“你怎么好像对我的手艺很不满意?”

    萧菀青想了一下,不能太打击她,便回答:“也不是很不满意。”

    林羡摩挲了一下萧菀青的指腹,意味深长道:“那就是很满意?”

    萧菀青刚想应话,又觉得林羡的语气好像哪里不对,机敏地止住了发声。她侧过头,撞进了女孩坏笑着的眼底,回味了一下女孩的话语,瞬时间明白了女孩的弦外之音。

    “林羡!”萧菀青娇嗔道。

    还在学校里,周围来来去去着穿着校服的祖国的花朵,听着林羡这样的不正经的话,自觉为人师表却被腰酸背痛提醒着昨夜发生着什么的萧菀青羞红了耳朵。

    林羡做出一脸正直的模样,无辜道:“到!萧盼盼,你想什么了?你怎么脸红了?”

    萧菀青被倒打一耙,忍不住半点杀伤力都没有地横了林羡一眼,含羞带恼的模样让林羡心底发软。

    她是故意逗萧菀青的。

    从时满那边传给她的让她确认是不是萧菀青的照片里,她看到了在这所学校里工作着的萧菀青。她看见了人群中的萧盼盼,与那一年她送自己去注册时,等在树下沉思时一般,仿佛与周围隔绝成两个世界。明明唇角还依稀有着浅浅的笑,眼底,却如死水一般,寂寂无波。仿佛所有的人都是彩色的,而她的世界,是黑白的、停滞的、悲伤的。

    林羡想要让萧盼盼在这个曾经孤单生活过多年的地方拥有彩色的回忆,她想她会让萧盼盼找回那些可以释放的鲜活情绪,找回对生活的期待,无论在哪里,都过得比曾经更快乐,更安谧,更自由。

    她目色柔软,想见好就收地安抚一下她害羞的心上人,忽然看见萧菀青抿了抿唇,露出的耳根还红着,却强作镇定地勾了唇,语气暧昧地低柔道:“其实还有进步的空间。”

    “羡羡,你要学吗?”女人眼波荡漾,话语含着点点撩人的笑意,大拇指指腹轻轻地擦过林羡的食指指尖,像带着电流一般,一下子,酥麻得让林羡心颤。

    林羡撑着伞的另一只情不自禁地手抖了一下,伞歪了一大半。她忘记了摆正伞,难以置信地望着红着脸却镇定自若撩着人的萧菀青,脸突然刷得红了个彻底。

    她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响起了那一年萧盼盼展现非凡吻技把她吻得七荤八素后问她的那一句“学会了吗?”。

    啊!要学吗?学……学什么?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吗?萧盼盼这个也很厉害的吗?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下,林羡一颗心躁动了起来,脸开始发烫,腿开始发软。她怔怔地凝望着萧菀青,咬着唇,欲言又止。

    要……她在心底里偷偷地无声地回答。

    萧菀青今天被林羡调侃了两次,又羞恼又无奈,看女孩肆无忌惮得意的小模样,忍不住也想逗她一下。

    满意地看到林羡难得羞怯呆愣的可爱样子,萧菀青唇角的笑意加深,眉眼皆是宠溺。她伸手爱怜地刮了一下林羡挺直的鼻梁,反将她一军道:“林小羡,你想什么呢?脸怎么这么红?”

    林羡眼神柔得像要滴出水,知道自己上当了,一时间本能地想掩饰尴尬,摸了一下被萧菀青摸过的鼻子,嘴硬轻哼道:“想你所想的。”

    “我想我们现在可以去一趟超市,买一点中午和晚上的菜。”萧菀青顺势转开了话题,一本正经地接口道。“你有什么想吃的吗?试试我这些年厨艺有没有退步了。”

    “……”林羡莫名失落了。

    她刚刚应该快一点回答她“想学”,不知道萧盼盼会回答她什么。可现在再绕回去,她不好意思了。

    呼……林羡闷闷地走了几步路,吐出了一口气,自我安慰道,没事,来日方长,总有机会再磨着萧盼盼讨教一二的。

    到了超市,除了生鲜区,她们还去了日用品区。林羡来得匆忙,几乎什么都没带,连换洗的衣服都是穿的萧菀青的。幸好萧菀青有备着的干净内衣裤,除了内衣空了点,其他的倒是穿得都很妥帖。

    她像小时候一般,磨着萧菀青买了一模一样的情侣款拖鞋、毛巾、牙刷、牙杯等,才心满意足地结束购物。

    排队结账时,林羡与萧菀青并排站着,萧菀青帮着收银员一起把东西撞进袋子里。将将要刷完条码付账时,萧菀青还在取钱包,林羡就利落地伸出了手机,露出了付款二维码,淡声道:“微信。”

    这一次,萧菀青没有和她抢。她站在柜台前,侧头静静地欣赏着爱人付款的姿态,眼底是似欣然又似感慨的复杂情愫。

    林羡抬眸与她对视,想起了什么般眼眸亮了一下。她收拾好袋子,顺势一手轻巧地提了袋子和伞,一手牵了萧菀青的手,边往外走边温声道:“等回家了,我有东西要给你。”

    作者有话要说:  林羡:你们居然说我老xx!!!明明我还小好吗?呜呜呜,萧盼盼,都怪你……

    盼盼:我错了,以后我们教学相长。

    哈哈哈,大家比羡羡还急嘛,坏笑。

    不出意外的话,还有两章应该就能完结啦,谢谢小可爱们的一路相伴,么么哒,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