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余生为期 > 122.绗 121 绔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订阅不足的请补足订阅,或者耐心等待。

    而萧菀青自己,却是从吧台酒柜里取了一支红酒出来,配了一只剔透的高脚杯。

    林羡看到萧菀青手上的红酒时,双眸便开始放光,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平时在家里周沁和林霑几乎是每天晚上一小杯红酒助眠的,但是,对林羡却要求在成年前,滴酒不沾。然而,往往家长越是不让孩子做什么,孩子便越想做什么。

    此条定律,偶尔对林羡也是适用的。比如,林羡就对红酒极其好奇,非常想要尝试一下。这下脱离了周沁几近严酷的掌控,面前是温柔可亲的萧菀青,林羡觉得自己千载难逢的机会来了。

    二人落座后,萧菀青便立即先用公筷给林羡夹了一块糖醋小排,扬眉轻笑道:“刚刚油炸出锅的时候你就喊着好香,差点就用手抓了。喏,现在尝尝,味道怎么样。”

    林羡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拿起筷子,夹起排骨,小口地咬了一口。火候刚刚好,肉鲜嫩地刚刚好,有嚼劲又不会太老,一口咬下去,肉汁就从炸好入微的软皮里溢出,唇齿留香……

    林羡一边咬着肉,一边忍不住连连点头,含糊不清地夸赞着:“好吃……”

    萧菀青见状,不由地笑弯了眉眼,小馋猫……

    等林羡心满意足地啃了两块排骨,稍作停歇了,萧菀青才举了高脚杯,微微前倾:“林羡,欢迎你的到来。”

    林羡乌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看了看萧菀青的高脚杯红酒,又看了看自己的玻璃杯椰汁,嘟了嘟嘴,要求道:“我也要喝红酒,椰汁干杯一点意思都没有。”

    萧菀青淡笑,拒绝道:“不可以,你还小,喝酒不好。”

    萧菀青个人其实觉得因为好奇喝一点点红酒尝一下味道也是无妨的,但周沁先前特意叮嘱过她一些关于林羡的事情,有一项就是不能让林羡喝酒。萧菀青答应了周沁,便有责任要帮忙监督了。

    林羡微微蹙眉,看着萧菀青,忽然沉了神色,认真道:“萧阿姨,我们做个约定吧。”

    萧菀青闻言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轻轻笑道:“你说说看。”

    林羡扬眉,眼神晶亮亮的,诚恳道:“撇开我妈妈来说,把我当成一个有独立成熟人格的人,和我交朋友。在合理的范围内,我们保全双方的隐私。比如我不会透露你平日里工作如何,什么时间段空闲着可以相亲,你不透露我有没有喜欢的人,交了什么朋友之类的。我们两个人相处的事情,我们两个人自己把握,有什么问题和摩擦,我们也自己内部解决,不牵扯我妈妈这个第三人。怎么样?”

    萧菀青水眸亮了亮,有惊喜和欣赏的神采一闪而过。她莞尔一笑,眼神柔和道:“林羡,你让我很惊讶,也很惊喜。我答应你。”

    林羡青涩明艳的脸上,有点点少年人的骄傲掩藏不住。她眉眼里满是开怀,带了小得意和狡黠又问萧菀青道:“所以,这算是两个有独立的成熟的人格的人做下的约定对吗?”

    萧菀青沉吟了一下,道:“算是吧。”

    林羡再接再厉,神采飞扬:“既然都是成熟独立的人了,那就要有成熟独立的行为,做成熟的约定,来,我们喝红酒干杯庆祝。”

    萧菀青“扑哧”一声轻笑出声,绕了一大圈,原来在这等着她呢。她悠悠地叹了口气,神色无奈,半晌后,淡淡吐露道:“不,可,以。”

    林羡“哎”一声,就耷拉了脑袋,半趴在桌子上,开始“嘤嘤嘤”地闹了:“你这是不尊重我的人格。”

    萧菀青淡定应答:“不可以。”

    林羡继续申诉:“你这是不尊重我的人权。”

    萧菀青冷静沉稳地喝了口汤:“不可以。”

    不管林羡说什么,萧菀青始终面带微笑,从容淡定地复读机一般回答她:“不可以。”

    闹了一会,林羡现萧菀青当真是油盐不进、无动于衷,终于,她死心了。

    她直起腰杆,敛了敛神色,一脸稳重,仿佛刚刚在耍小孩子脾气的人不是她。她清了清嗓子,端起椰汁,微笑举杯,对萧菀青道:“那好吧,约定成功,我们一言为定,合作愉快。”

    萧菀青看着她短时间内大变脸,觉得新奇好笑,又觉得可爱动人。她举起酒杯,眉眼含笑,嗔道:“傻……”

    林羡看着萧菀青的笑颜,黑宝石般的大眼睛笑弯成月牙状。她坦然接受了萧菀青的嗔怪,听着她温柔清润的声音,觉得心好像突然在一瞬间变得软软的。

    吃完饭后,萧菀青自然而然地开始收拾碗筷了。林羡也站起了身子,帮着萧菀青一起把桌子上的碗筷往厨房转移。

    等萧菀青取下围裙准备洗碗的时候,林羡按住了萧菀青的手,毛遂自荐道:“你煮饭了,所以碗筷就我来洗吧。”

    萧菀青摇头,温和笑道:“不用了,也没几个碗,我很快就洗完了,你去洗澡吧,忙了一天。”

    林羡皱了皱眉,干净的眼眸里满是坚持:“我不能什么都不做,我不会煮饭,帮不到你什么忙,洗碗我会,我可以帮你,我会洗的很干净的。”

    萧菀青眼神越地柔和了,她看着眼前少女认真坚持的神色,微微沉吟,提议道:“平时你上课时间上也不宽裕,所以厨房的事情还是都交给我吧。如果你想为家里做点事的话,那这样吧,每周末我们进行一次大扫除,这个大扫除的事情,就都交给你了,好不好?”

    林羡略一思索,觉得萧菀青说的也不无道理,这个提议可行。于是她点了点头,松了按围裙的手,答应道:“好,就这样办。周末我大扫除的时候,你都不要帮我,不要抢我的事情。”

    萧菀青好笑道:“能偷懒我当然就偷懒了,为什么要抢着做,我又不像你这么傻。”

    林羡也笑了起来,露出一口小白牙,贫嘴道:“那可不一定。”

    萧菀青系上围裙,笑了笑不以为意,道:“好啦,那你快去洗澡啦,太晚洗头不容易干,需要我给你说明下热水器的使用吗?”

    林羡边往外走边回答她道:“不用啦,我稍微看一下应该就懂的。那我去洗啦。”

    萧菀青轻轻应她“恩”,林羡已经走远了,大概没有听见。

    厨房里又和往日一样了,只剩下萧菀青一个人,和她颀长的影子。哗啦啦的水流声,突然变得异常明显,在安静的空气里,高调地可怕。

    萧菀青神色淡淡地有条不紊地细致擦洗着,洗着洗着,她的面上,渐渐有浅浅笑意流露了出来。

    这个冷清许久的房子,似乎由于林羡的到来,焕了从未有过的生气,那是萧菀青,久违的温情。

    萧菀青禁不住在心底里苦笑感慨:萧菀青啊,原来,你也不是不害怕寂寞的啊。

    林羡洗完澡,擦着头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就听见客厅里萧菀青在说话,应着“好,我一会和她说”、“没事的,我早上本来也早起煮饭的”……

    林羡一边往客厅走去,一边在心里猜测着,可能是她妈妈的电话。

    果然,萧菀青一看见林羡,就温柔地笑开了,对手机另一端说道:“姐,羡羡洗完澡出来了,不然我把电话交给她,你和她说一下吧。”

    不知道手机那端周沁应了什么,几秒后,萧菀青便把手机递给了林羡,笑道:“你妈妈的电话。”

    林羡一手继续擦头,一手接过手机,放置在耳边,在沙上坐下,轻声唤了一声:“妈,是我。”

    萧菀青见林羡一只手擦头,动作笨拙地可爱,情不自禁放柔了眼神。她在林羡身前站定,双手拉住了林羡头顶的毛巾,温声道:“我帮你擦。”

    林羡闻言,微微有些惊讶的仰起了头看向萧菀青。

    萧菀青双眸柔和带笑,朝着她轻轻眨了一下眼睛示意。她靠近了林羡,双手的动作轻柔,细心地轻轻擦拭着林羡的头。

    林羡觉得心里蓦然间像是有什么滑了过去,转瞬又抓不住踪迹。她完全没有再听妈妈在说什么,只情不自禁地认真感受着头顶上温柔的动作。

    直到周沁现了林羡的心不在焉,提高了声音叫醒了林羡:“林小羡,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啊……啊?有啊,我有在听你说话啊,你继续……”

    周沁说让她明天自己去学校报道记得早点去,晚了人多可能会挤,还告诉她,她往她的邮箱里了一些英语的学习材料,让林羡去查收一下,最好每天早上能够听一则听力,每天晚上作一篇,为之后出国留学铺路。

    林羡在学习方面还是比较听话的,答应了周沁一会回房间就去查收。

    周沁想了想又补充说:“你萧阿姨读书的时候成绩非常好,尤其语言和文学方面的,你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请教她。”

    林羡微微抬眼想看萧菀青,却只能看见萧菀青的纤细柔韧的腰身和丰润白皙的……林羡脸莫名地一下子就热了起来,赶紧挪开了眼,心不在焉地回应妈妈道:“好,我知道了。”

    萧菀青对此,自是一无所觉。她心里在想的是,林羡的质看上去极好,乌黑柔顺,摸起来应该也很舒服。

    半分钟后,萧菀青擦好了林羡的头。她收起了毛巾,忍不住用手轻轻地揉了一下林羡的头,果然细细软软的,触感极佳。她弯了弯唇,戳了戳林羡的肩膀,又指了指浴室,示意林羡自己去洗澡了。

    林羡抬头看向萧菀青,与她满是笑意的眼眸对视了一秒,觉得心里莫名地虚了一下。

    她对着萧菀青点了点头,表示明了。看着萧菀青转身离去的身影,林羡在心里奇怪地问自己,为什么觉得心虚啊?

    难道是因为,她刚刚好像想了一下,萧阿姨的胸好有料?!啊,要死,她在想什么呢……

    萧菀青看着货架上上上下下摆了好几排的拖鞋,笑着侧头问林羡:“你喜欢什么款式、什么颜色的?”

    林羡随手从货架上取下一双拖鞋查看,唇角有了上扬的弧度,狡黠反问萧菀青道:“萧阿姨你猜,你觉得我喜欢什么颜色,什么样的?”

    萧菀青微微一笑,上下扫了一眼,便毫不迟疑地伸手从最高的地方取下了一双带着动漫龙猫图案的平底拖鞋。她在林羡面前摆了摆手中的拖鞋,笑道:“我猜你喜欢这样的。”

    林羡注视着萧菀青手中的拖鞋,倒是当真有点吃惊。她接过拖鞋,惊喜道:“这双好可爱啊!”说罢,她抬头双眼亮晶晶地问萧菀青道:“萧阿姨你怎么猜到的?”

    萧菀青看着她有些孩子气的笑脸,也觉得有些开怀,便没有故弄玄虚,坦言道:“小时候给你买生日礼物,问过你妈妈你喜欢什么,她说你喜欢龙猫。刚刚和你一起整理衣服的时候,现你有几件t恤上还有龙猫的图案,我便猜,你的喜好可能没有改变。”

    林羡抱着拖鞋咋舌:“那么久以前的事情,你都记得呀。”

    萧菀青轻轻地“恩”了一声,眨了眨眼睛,突然笑意加深,意有所指补充道:“关于你的事,我记得的可不止这一件。”

    林羡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笑意倏忽间就僵住了。她匆忙从萧菀青手中夺过了购物篮,把拖鞋放进购物篮里,状若自然地快步往前方走去,转移话题招呼萧菀青道:“萧阿姨,我们去买其他东西吧。”

    萧菀青看着她跑开的身影,忍俊不禁。

    两人又在日用品区逗留了会,买了茶杯、洗水、沐浴露、卫生巾等,才转战果蔬生鲜区。

    买卫生巾的时候,林羡多少有点害羞扭捏。虽说已经好几年了,但平时这些东西,都是周沁帮她置备好的,这是她第一次自己来采购。她觑了觑左右挑选的陌生人,总觉得尴尬莫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