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伙计 > 2148.中了头彩的心理

2148.中了头彩的心理

    2148.中了头彩的心理

    "讲一个事情给你们听。"山田先生在说着:"暴发户的另一个重要特征的吝啬在中国的一些政府官员身上也表现得淋漓尽致,那就是,可以把钱胡乱糟蹋尽,也不愿拔一毛而利天下。日本人水谷准来到安徽阜阳颍泉区杨庄小学考察是否应该进行国际援助,结果他看到这座被庄稼包围的小学,校舍都是危房,房ding和墙壁到处是裂痕,桌椅破旧,果然急需救助;但当他乘出租车离开时,看到了距杨庄小学十几公里的颍泉区政府那座被当地人称作'白宫'的欧式办公楼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当地政府有钱建豪华办公楼,却无力改善一所农村小学的基本设施呢?"

    "很正常。"我在回答:"这所学校里没有那些官员的孩子。"

    "其实,水谷君还不知道,为了盖那座白宫,还拆除了这所小学三十年前就盖好的校舍,让学生们搬回六十年前早已废弃的破旧校舍上课。"那个日本小老头在叹息:"当这件事在日本《产经新闻》披露出之后,日本舆论一片大哗,世界媒体也加以报道,中国政府却草草了事,可见得这已经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有中国网友说是丢了安徽的脸,其实岂止是丢了安徽的脸,我看连中国人的脸,中国政府的脸都被它所丢尽了!"

    "不过,暴发户也需要舞台,这就和中国政府越来越喜欢在国际上亮相的原因。"区杰良侃侃而谈:"除了那些当官的、为富不仁的,中国人其实都很低调,尤其是经过与其他国家的比较以后,还是很自卑、也很清醒的。从民^主自由到社会福利;从公民道德到社会责任;从物价品到生存环境,中国人都很清楚自己的现实情况,所以我根本不承认自己是暴发户!"

    "追求财富,必须要有追求财富的理想与行动,孔夫子都承认:'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我在大声地说着:"如果小丫买彩票真的中了五百万,一^夜之间成了暴发户,一般而说会有三种心理表现出来:首先有可能就是认为自己有钱了,就和她姐姐一样目中无人,眼睛看到天上去,瞧不起其他人;于是就开始大把大把地花钱,在网上、在街上,只买贵的、不买对的,真是挥金如土、眼睛都不眨一下……"

    那个女证券分析师涨红了脸蛋在叫着:"王生,别拿我当例子行不行?我是女人,喜欢买东西天经地义;我花自己的钱,当然理直气壮、眼睛都不眨一下!"

    "中了头彩的另一种心理就是小农思想,生怕别人知道,谨小慎微,甚至跑到外地去躲起来,总是自己感觉有人要谋财害命,虽然有钱,却不敢花,成天疑神疑鬼的、惶惶不可终日。"我在解释着:"不过这个行为的把握性不大,第一她的工作性质决定了她即使藏到天涯海角也会被人给找出来,那是因为她头脑里的秘密;第二是因为她的个性,这样一个自信满满、热情洋溢的女孩子拉着我当挡箭牌什么都不怕!"

    "分析准确,能把枪都给大小姐的男人那可不是一般的自信!"小丫笑盈盈的在问着:"你说的第三种可能是什么?"

    "一个星期帮小丫买彩票,跑好几次投注站,人家都把我认熟了,那个号码连店主都背熟了,已经因为蓝se球的问题有过一次与大奖擦身而过的经历,所以我都快相信小丫的那个一^夜暴富的梦想真的会实现的,"我躲过了扑过来的小丫,把话接着说完:"大小姐的这个小金姐姐可不是那个沉稳而又果断、文雅而又冷静的姐姐,十之八^九会和大小姐一起讨论那一大笔钱怎么办?最后如果不是交给她的两个爸爸,十之八^九都会交到我手里,说什么放在我这里放心。可是就在我被感动得一塌糊涂的时候,她又会娇滴滴地说:'给我一点零用钱。'我会满口答应,她就会狮子大张口:'一百万!'我就差点没吓晕。"

    除了区杰良以外,所有的人都在大笑。

    "王主任!"区杰良用一种上司对下司的口气在对我说:"听说你现在在学习炒股,天天和项廷元混在一起,天天预约在金安大厦的那家证券公司的营业部见面?"

    "可不是的,大家都知道的,两位老豆(羊城话:爸爸)也知道,而且也赞成,说是学会在股海游泳,以后就可以设法当个庄家。"我回答得很轻松:"现在的人都不讲实话:说股票是毒品,可都在玩;说金钱是罪恶,可都在捞;说美女是祸水,可都想要;说高处不胜寒,可都在爬;说烟酒伤身体,可就不戒;说天堂最美好,可都不去!"

    "可是据我所知,那家证券营业部恰好就是你姨姐的工作单位?不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区杰良在接着问着:"听说你还作为一个保镖跟着大丫头去进行过什么调研?不知是调研山水还是调研爱情,可我听严小楼说,据说你的姨姐在外面可是公开声称你是她的男朋友,实行的是三同,同吃同行住的还是同一间屋!"

    "哪又能怎么样?"我一点也不生气:"难道就许你天天莺歌燕舞,就不许我们和姨姐套近乎?难道就只准你左搂右抱就不让我们有些想入非非?难道就只允许你的明星妹妹把那些来路不明的女孩子流水似的介绍到你的家里,就不准我肥水不流外人田吗?"

    我的话得到了大家一致的鼓励,金蓓也只是有些脸红但不反驳。

    "说得对,那是你们自己的事,外人管不着也不想管,就是看着你这个家伙居然能霸占三个海珠北路最^好看的女孩子有点不服气而已!"区杰良话题一转:"可是你的工作单位是中联保险,职位是办公室主任,知不知道那是干什么的?"

    "知道,而且自认为做得不错,前几天不是还在全体中层干部会议上表扬过我能够想公司所想吗?"我回答得很简单:"现在不是形势一片大好、全国山河一片红吗?不是业务爆满、利润激增吗?我有什么没做好的?"

    "这个月的财务报表已经出来了,想必你已经看见了;你是学过财务管理的,自然懂得保持持续有力的强劲增长是怎么回事?"他说出了自己的希望:"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请让我来帮助你'算得上是两把火,那第三把火呢?"

    "杰良,你就别逼我了行不行?我有几斤几两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我就在叫苦:"第一次是有感而发,第二次就是人家蔡处长想出来的主意,我早就是江郎才尽了!"

    "编,继续编!"佛爷给了我一巴掌:"知道你是想给阿杰找一门好婚姻?知道你是想给他们创造一个互相接近的机会,我们也知道你用心良苦,也有些喜欢那个落落大方、很有些聪明的女孩子,可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人家对你兄弟根本找不到感觉,为了避免阿杰的继续纠缠,就把那个主意是你出的给说了出来!"

    "那句话是怎么说的?'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般皆是可,最毒妇人心'!"我在为之感叹不已:"这就叫好心没好报,这就叫好心被人当作狼心肺!"

    "别这么一棒子打倒所有的女人行不行?人家蔡姐姐不过就是眼界太高,瞧不起我们杰良哥,找一个借口溜走而已,我们姐妹仨就不是这样的嘛!"关芳蔼说得很简单:"蔡姐姐跑不了的,五哥再想个方法把她套回来不就行了?什么三把火、四把火的,杰良哥也别光指望五哥,自己可是老总,开动脑筋想想不就会有吗?"

    "大小姐真是大小姐,当然不知油盐贵,也不知道一个主意对于一个企业有多么重要?"区家大少哭笑不得:"知道你的五哥为什么难能可贵吗?因为他的思路独出心裁、剑走边锋,因为他的主意匪夷所思、令人叫绝,那可不是我这样的文人所能仰其项背的!更不是我这样习惯于正常思维和逻辑推断的书生所能比拟的!"

    "杰良哥言重了,因为企业家的重要性是不容置疑的,但是需要创新和敢为天下先也是很重要的。"那个女证券分析师在侃侃而谈:"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很重要,但JP·摩根重组了新大^陆更重要;比尔盖茨连通了世界很重要,乔布斯改变了世界更重要,这也就是说,像杰良哥这样的企业家对整个社会发展的推动作用不亚于一个政治家甚至科学家。"

    "那五哥呢?"大小姐永远都会坚定的站在我一边:"他算不算是个企业家?"

    "现在不是,将来不好说。"那个漂亮女孩子用她的那双丹凤眼瞟了我一下:"他似乎是个来自我国中世纪的侠客,除暴安良、惩恶扬善;他似乎是来自美国西部的牛仔,法律就是他自己,对错全由自己说了算,他似乎就是现在这个社会上的暴发户,一肚子的坏水、一脑子的聪明、在官场如鱼得水、在商场游刃有余、在社会朋友遍天下,似乎无懈可击!"

    区杰良就在拼命鼓掌。

    "对于这样的人来说,并不在乎是不是有什么办法和主意,而是看他有没有兴趣去付诸实施,因为他心里明白,愚蠢的行动能使人前功尽弃,正确的选择却能使他财富倍增。"大丫轻快的说着:"我们不能光看见暴发户的种种陋习,也得看见他们的一些优点,因为风只对那些能利用它的人才是动力。所以他们看见好花盛开,就会抢先摘下;知道弱者坐失良机,强者制造时机;知道机会不会上门来找自己,只有人去找机会!"

    "中国的暴发户心态是全方位的。要么就是中国现在多了不起,面对西方目空一切,老子天下第一,窥一斑而知全豹,看看陈光标,就是中国暴发户的慈善榜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国给国际社会是暴发户的感觉,而日本却成了亚洲文明古国。"山田先生在说着他的意见:"要么就是完全否否定中国的一切,对欧美卑躬屈膝,西方一切都是好的,恨不得中国还依然是他们的殖民地,这样的人就是汉奸。"

    "第一类人就是睁眼说瞎话,说中国已经不是世界工厂而是世界市场,中国是出口大国,不在是进行低加工产品而是在向世界输出高科技产品,我就有些好笑:中国现在有哪一个世界品牌?生产哪一种高科技高端产品?除了山寨就是假货,全世界都知道!"佛爷在乐呵呵地说着:"另一种人则是完全崇洋媚外,卑躬屈膝,声称什么中国应该被殖民300年才能民^主。对于这种汉奸,要么枪毙,要么驱逐出境,不给他们胡说八道的机会!"

    "各位,行行好,别指桑骂槐行不行?今天晚上回家我就把大丫也收拾一顿行不行?让她也站在小丫和大小姐一边行不行?"我在叫苦不迭:"不就是给杰良出个主意吗?让他进行一次大刀阔斧的调整行不行?"

    "调整?"区杰良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二爸、三爸、小^姨和两个妹妹。"金蓓在得意洋洋的说着:"怎么样?王生就是王生,暴发户就是暴发户!逼出来的主意是不是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