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都市之仙界至尊 > 第1611章 求秦宗主饶恕!

第1611章 求秦宗主饶恕!

    在秦凡那般一不做二不休的刻薄尖酸话下。

    素来都自我觉得控制力较为良好的灵山老祖险些就按捺不住!

    此言,欺他太甚!

    虽然说这话有着一定道理,可当众对他如此进行讥讽嘲弄。

    这俨然就是对他进行着羞辱!!!

    然而神士跟凡人在某种方面的契合度都极为地高。

    往往都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主儿,往往都不会去考虑因果二字。

    是,没错,秦凡如今这架势就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但灵山老祖走到这种尴尬境地又是被谁作的?

    不,是他自己作的,自己搬起石头来砸了自己的脚!

    只不过他不会去考虑这点,他只知道在跟秦凡的旧恨下又加上了浓重的一笔新仇!

    这一刻,他甚至是恨不得朝秦凡立马发动攻击!

    哪怕他深知自己现今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奈何得了秦凡!

    因为这已经上升到了一种尊严的践踏及羞辱!

    让他去金阳宗问秦凡到底是不是宗主?

    去你娘的!

    这得多缺心眼?

    如之前的天圣门尊神所说,他御事总管一职可不至于去干这些破事儿..

    他本来就想着给秦凡找些麻烦而已,没想到现在倒是成了作茧自缚!

    在秦凡这番赤-裸-裸-的羞辱嘲弄下。

    他牙关一咬再咬。

    最后。

    愤怒无比的千言万语化成了一句诛心之言,所谓诛心,诛的是本我之心。

    “山不转水转,希望你可以一帆风顺,无波无折,无坎无坷!”

    言罢。

    他作势便要飞身离去。

    只是秦凡怎能让他如此称心?

    本来他还对灵山老祖的出现感到慌乱的。

    但看现在这情势,完全没那个担心的必要了。

    虽然不晓得灵山老祖到底因为什么才不会撕破脸皮,但秦凡不想去想那些,他只知道灵山老祖在忌惮着撕破脸皮的后果,这就够了!

    “那就承御事总管贵言了!我定会一帆风顺无波无折无坎无坷的,在这里,我也衷心祝福御事总管可以顺顺利利平步青云!”

    双手互拱着做出礼仪之揖。

    秦凡一脸微笑地朝灵山老祖应作。

    “咳咳-!”

    殊不知灵山老祖闻言却是捂嘴咳了一声。

    险些没被气得喷出一口老血来。

    为了避免这厮杂碎的得寸进尺,灵山老祖没再理会,直接甩身飞了起来。

    有着圣女马尾以及天圣门的庇护,眼下-他清楚自己在秦凡身上是讨不了便宜了。

    留下一声干咳声。

    灵山老祖又归位到了坛台中。

    只不过心中那些交织着耻辱的仇恨比起之前来又要剧烈了许多。

    至于秦凡立身所在的方圆周边。

    不管是金阳宗也好,或者是其他神宗也罢。

    全都仿如被定住了般,一动不动!

    任他们打破脑袋,任他们天马行空。

    都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汇神宫的御事总管竟然在连番羞辱打脸下被逼退了?

    这..

    这特么...

    这特么还能不能别这么匪夷所思!!!

    金阳宗的临时宗主,一个八级修为的蝼蚁,就这么让御事总管败下阵来?

    疯了,绝对是疯了。

    “秦,秦,秦宗主!”

    在那死寂般的诡异氛围中。

    四象宗宗主先是哆嗦瑟抖着站起身来。

    而后朝秦凡结结巴巴断断续续地喊出一声。

    伴着话落。

    噗通一声。

    他重重地朝着秦凡恭跪下去。

    看着这一幕。

    秦凡脸上透出玩味至极的笑意来。

    但却没有做声。

    就这么居高临下地笑看着。

    “秦,秦宗主,我,我错了,求秦宗主别与我一般见识,求秦宗主饶恕!”

    说着。

    这四象宗宗主便是俯首磕起了头来。

    对此。

    没有谁会意外。

    也没有谁会去笑话。

    在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中,只要是为了生存,就不会被笑话!

    而四象宗,无疑已经走到了存亡一念间的十字路口上。

    有天圣门撑腰的秦凡,若想灭掉四象宗,这算是难事吗?

    不!!!

    想到秦凡之前的放言,这一刻,这些宗门才恍然醒悟秦凡并非开玩笑,更不是狂妄无知,而是有着确切的资本底气!

    霎然间。

    不止四象宗,连同着其他先前耻笑过秦凡,想过瓜分金阳宗的,无不都颤瑟哆嗦。

    虽然秦凡没说过要灭他们,可谁知道秦凡到底有没有记恨上了?

    “饶恕?饶恕什么?饶恕你吗?”

    在四象宗宗主的求饶下,秦凡淡笑道。

    “秦宗主,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还望您高抬贵手,为了弥补我的冒犯,您提条件,四象宗不惜一切都去满足秦宗主,只求秦宗主别跟我们计较!”

    那低俯着的脑袋不敢抬起。

    四象宗宗主继续哆嗦着惶恐不已地说道。

    “你不是看不起我,看不起金阳宗吗?不是觉得金阳宗一旦遭受侵略我肯定守不住吗?刚才你应该就打起了侵略金阳宗的主意了吧!怎么,现在没那念头了?我区区一个八级神士,至于让你低声下气地下跪求饶吗?”

    轻挑口吻仍旧充斥着那满满的玩味之意,秦凡道。

    “秦宗主冤枉,我从来都没想着去侵略金阳宗,这,这就算再给我一百个胆子,我想都不敢想啊!秦宗主,您误会了,您误会了!”

    冷汗狂冒。

    四象宗宗主那哆颤着的声腔愈发剧烈。

    这个事儿,打死都不能承认,打死都不敢承认啊!

    一旦缺心眼地承认了,对方就更加不可能会放过他了。

    “哦?冤枉?或许吧!或许是我真误会了..”

    秦凡煞有其事地扬起嘴角摇了摇头。

    “谢秦宗主体谅,秦宗主英明!”

    一听秦凡这么一说,四象宗宗主没来由地松下一口气来。

    但不等他那口气能平缓下去。

    秦凡的话声再起。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

    唰-

    在秦凡这仿佛要反转过来的话下。

    四象宗宗主顿然涌起了一股强烈至极的不安感来。

    “秦宗..”

    他想开口。

    然而秦凡却不给他把话说出的机会。

    “重要的是我素来没有食言的习惯,一言九鼎这四字,是我立世之圭臬!”秦凡再声一笑,接着继续道,“所以,是否冤枉你,是否误会你,这一点都不重要,只不过不知四象宗主是否还记得我先前说的话?我相信四象宗主不应该会如此健忘才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