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铁血神箭 > 第二百六十八章 贵客登门意料外(二)

第二百六十八章 贵客登门意料外(二)

    “不多说了,你且忙着吧,我前去苏宅查查,看能不能在哪那里发现些蛛丝马迹!”温永洁道。

    沈孤鸿道:“你跑那里应该不下于二十次了吧?要有什么线索不早就发现了?”

    温永洁道:“既然抬棺人出现在这里,说不定他们就会去苏宅,说不定真会有意外的发现呢?”

    沈孤鸿这才明白温永洁原来是打这样的主意,当下道:“小心些!”

    “知道!”说完,已经出了院子,向着前面走去。

    沈孤鸿忽然想起一些事,便来找觅芳。觅芳的手艺本来就不错,在梅花山庄时梅夫人又教了她一手,当下她正在厨房里帮忙,见得沈孤鸿到来,便出来厨房。

    “有什么事吗?看你急匆匆的样子!”觅芳问道。

    沈孤鸿道:“如果寇大人来找你,梅夫人的事你千万别说,在这争名夺利的世道中,能真正保持本心者没有几个,我不希望他们卷入纷争中!”

    觅芳点头,忽然又问道:“你就这么肯定寇大人会来找我问事?”

    “玲珑宝盒的事,除却鲁大师的门徒之外和皇室之外,外人根本无法得知,他只要细想一番,便会回过神来,到时候问我不会说,自然就只能来找你了。”沈孤鸿说道。

    “明白了!”觅芳点头答应。

    午时初刻,寇准派出去做事的人已经回来了。此次因为是奉密旨行事,除却欧阳翰之外,寇准也只带了三人。这三人一人名叫百里琛,另外两人都姓于,一人名叫于通,一人名叫于海,乃是亲兄弟。

    沈孤鸿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三人,端起酒杯,向着三人敬酒。于通和于海兄弟两人只是端起酒杯来与沈孤鸿和喝酒,至于百里琛,却是道:“没有大人同意,我不能喝酒,还请沈兄见谅!”

    于通和于海闻言,均是一惊,出京之时,寇准便已经说了,一切都要小心从事,不管是在哪一方面,他们与沈孤鸿算不上很熟,就端起酒杯与他喝酒,要是被寇准知道了,会不会受罚?

    两兄弟正想着会受到怎样的惩罚时,寇准和莫清风走了过来。寇准笑道:“这里不是别处,你们难得放松,喝些酒也没有事!”

    于通和和于海听了,这才放下心来。沈孤鸿再起端起酒杯,道:“寇大人都说了没事,百里兄可以饮酒了吧?”

    百里琛淡淡一笑,道:“沈兄实在是太客气了,应该是在下敬沈兄一杯!”

    沈孤洪道:“客气来客气去的就没意思了,来,咱们干了这杯!”

    二人同饮尽杯中之物,沈孤鸿见得百里琛眼睛都不眨一下,拍手叫道:“好,百里兄果然是海量!”

    “沈兄过奖了!”百里琛不管是说话,还是举止都极为得体,相比之下,于通、于海兄弟两人倒是糙汉子两个。

    “冒昧的问一句,百里兄哪里人士?”沈孤鸿忽然问道。

    百里琛面色淡然,答道:“汴京人士!”

    沈孤鸿轻声一笑,道:“百里兄果然是豪爽之辈,来,咱们再喝一杯!”

    二人你来我往之间,喝了十来杯酒。沈孤鸿接着又与于通、于海兄弟两人喝了几杯,这才下了酒桌。

    屋子里,沈孤鸿、欧阳翰、温永洁均在。温永洁先开口道:“可有什么发现?”

    沈孤鸿笑道:“既然寇大人的行踪是保密的,而对方又了解的如此清楚,那当然只有一种情况!”

    温永洁道:“那就是有内奸!”

    欧阳翰道:“不是温捕头,也不是我,那就只能是于通、于海,以及百里琛中的一人。”

    沈孤鸿点头:“于通、于海兄弟两人只是两个糙汉子,他们做不来卧底的事!”

    “那就只能是百里琛了!”欧阳翰脸上有些难看,当初选人的是他,竟然带进来一个奸细,差点害了寇准,幸得沈孤鸿等人发现得早,否则他欧阳翰当真是万事难辞其咎了!

    “我去宰了这王八羔子!”欧阳翰猛地起身,却是被沈孤鸿叫住,道:“欧阳兄不要着急,他后面的人是谁,咱们都还不得知,此时杀了他,不便宜他了?”

    “对,只有将他后面的黑手揪出来,如此大人才真正的安全!”欧阳翰道。

    沈孤鸿闻言,道:“从你们出京的那一刻起,寇大人就已经无安全可言了!”

    欧阳翰听了,脸色不由一白,忽然间他跪到了地上,倒是把沈孤鸿给吓了一跳,急道:“欧阳兄你这是做什么?”

    欧阳翰一咬牙齿,道:“我知道沈兄本事通天,这次无论如何,都请你将寇大人安全送回京城,若是沈兄不答应,我欧阳翰就不起来了!”

    沈孤鸿闻言,沉默一会,道:“你先起来,咱们再说!”

    “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不起来!”欧阳翰是个极为倔强的人。

    沈孤鸿道:“你要是不起来,咱们怎样商量对策?莫非是也好跪下来吗?”

    欧阳翰闻言,顿时大喜,道:“沈兄你是答应了?”

    沈孤鸿苦笑道:“欧阳兄都行这么大的礼了,我若是不答应的话,那就太不近人情了!”

    欧阳翰站起身来,再次深深的行了一礼,道:“沈兄帮我将寇大人安全送回汴京,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沈孤鸿摆手道:“眼下咱们要先将内部的这颗毒瘤除去,还要看看他们到底布置了多少后手,他们的主谋是谁,目的何在!”

    “一切都听沈兄的安排!”欧阳翰抱拳道。

    沈孤鸿道:“你们不是来找玲珑宝盒的吗?继续找,咱们过些日子再回汴京!”

    欧阳翰闻言,满脑子的疑惑,不过沈孤鸿既然这样子安排,那便有他的道理,此时他唯有相信沈孤鸿。

    “好,那我这就去让他们出去继续找!”欧阳翰说完,便走出了屋子。

    “你有几层把握能弄清楚他们的后面的主谋?”温永洁道。

    沈孤鸿道:“其实他们后面的主谋不用咱们去弄明白,猜也能猜到了!”

    “不错,当下朝堂之上,能与寇大人对着干的,也只有王钦若,而王钦若与阎罗殿是绝对有关系的,估计也只有他们才会置寇大人于死地了!”温永洁道。

    沈孤鸿点头:“不过我还是想弄清楚他们此次派来对付寇大人的是谁,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你打算用玲珑宝盒引蛇出洞?”温永洁道。

    沈孤鸿笑道:“可是我们并没有玲珑宝盒。”

    温永洁也笑道:“你不是让欧阳翰派人出去找了嘛。”

    “他们能找到?”沈孤鸿道。

    温永洁道:“他们不能找到,可是咱们在这段时间内真的找不到,假的总能弄出一个来吧?”

    沈孤鸿笑道:“如此一来,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他们都绝对会认为是真的,毕竟这里曾经是鲁家宅子。”

    “只要他们出手,那咱们就能顺藤麻瓜,就这棵瓜连着藤一起拔出来!”

    温永洁道:“好计策,只是不知道这棵瓜藤能不能带出一点泥来!”

    沈孤鸿眼中闪过深邃之色,悠悠道:“多少总会有一点吧!”

    接下来几天里,百里琛、于通、于海三人都被派出做事情,八天之后,寇准和欧阳翰宣布已经找到了玲珑宝盒,几日启程回京。当此之下,于通、于海、百里琛三人都极是疑惑,不过作为下属,他们只能服从命令,其余的自然不敢多问。

    三辆马车自宅子中使出,温永洁、欧阳翰二人骑上马去,于通、于海兄弟二人各自赶一辆,至于最后一辆却是由另一个车夫来赶,赶车的车夫却是觅芳假扮的,她将自己打扮成一个假小子的样子,又戴着一顶破毡帽,若非是极为熟悉的人,绝对认不出她来。

    “出发!”欧阳翰一挥鞭子,车队便缓缓驶出。行了半日之后,欧阳翰便令众人停下来休息一会,其间不见寇准出来,却是只见得欧阳翰往前面一辆马车里送了水和食物,至于后面的两辆马车,却是显得极为神秘。

    百里琛喝水时,有意无意之间会瞟那最前面的马车几眼。

    休息一会之后,欧阳翰又令车队继续前进,傍晚时分,马车终于来到长江边上,不管是马车,还是拉车的马,都一概被欧阳翰给弄上了船,到了晚上,欧阳翰依旧只是给第一辆马车送吃的,其余的两辆马车却还是保持那种不可言的神秘。不仅如此,还特意让欧阳翰和于通、于海、百里琛等人守在马车边上。

    大船徐徐前行,子时左右,整艘大船都静下来了。

    一阵凉风吹来,欧阳翰双眼中厉色一闪,叫道:“谁?”

    欧阳翰正要追出去,却是背被百里琛给拦住道:“欧阳统领守着大人和盒子,有属下去追!”

    欧阳翰看了百里琛一眼:“好,一切小心!”

    百里琛点头:“放心,属下懂得!”

    于通于海此时也抱拳道:“欧阳统领,您看我们该做什么?”

    欧阳翰道:“当然是保护好马车了,追贼百里琛一人够了。”

    于通、于海兄弟两人虽然不知道为何要弄来三两马车,不过见到欧阳翰送食物进第一辆马车里,便判断寇准住在里面,于是二人分别站在第一辆马车两边,警惕提到极高。

    温永洁与觅芳扮作的车夫住进船舱,如此布局,莫说是于通、于海兄弟,就是那些聪慧之人也会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