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神州雁回 > 361.逃出部落
    二个故事讲完,毡帐内静了下来。南宫瑾看着火堆,不知在想什么。老巫师看看最后一个没讲故事的老者。

    老者笑了笑,说道:“我知道我是这里最胆小的了。我的部落在包克图附近,有一天,突然发现离我们五里左右地方发生地陷,我就带着族人什么都没带,往这里走了。”老者顿了顿,挠了挠脑袋,想不好要说什么,“我在那个地陷的地方,看到满地躺着的人衣着古怪。别问我是死人、活人,我不知道。怎么看都不像好事,先走再说,至于财物,总会有的。”

    南宫瑾神情严肃起来,问:“躺着有多少人?”

    “很多很多,”老者用手比划了个圈,觉得还是不能表达,只能说:“没数。”

    “穿的是盔甲?还是布衣?”南宫瑾继续问。

    “埋在雪里,没仔细看,但肯定不是蒙人的服饰。不知道是不是你们汉人的,我见到的汉人都和你一样穿着蒙袍。”老者解释,他确实没见过汉服。

    “你的部在包克图哪里?”南宫瑾细问,这像极了战场。

    “过了包克图往西北方向,离这里有五、六天的路程。”老者又补充了句,“那一带应该没其它部落了。”

    老巫师一直看着南宫瑾,终于问:“你要去?”

    南宫瑾点头,“我想去看看。”

    老巫师盯着他不动,面无表情的说:“如果你要去,我们就要在冬天迁部了。你确定要去?”

    “为什么迁部?”南宫瑾不明白他的用意,如果只是拿这个威胁,这样的威胁有什么用?

    “你把我们的所在带到恶魔之域,恶魔会沿着你走过的路找到这里。而你,会被恶魔吞噬。”老巫师一字一字的说,“你还要去吗?”

    老巫师的眼神很犀利,南宫瑾默了默,问:“前辈的意思是?”

    “从哪来回哪去。”

    “那,你们还要留在这里?”南宫瑾开始怀疑这个老巫师隐瞒了什么。

    “我们一动,恶魔就会发现,会往东肆虐草原。只有等春天,用生气消散魔气。”老巫师的话不容质疑。

    南宫瑾点头,“明白了。”

    “不早了,你休息吧,明天天亮就回去。”老巫师盯着他,似想要看透他心中所想。

    南宫瑾笑了笑,起身告辞:“好,多谢各位收留。”

    老巫师始终盯着他,直到他出帐后,严肃的说道:“通知哲布,做好安排。”

    那个自称最胆小的老者猛的直起身子,看着老巫师,“这个,要、要……。”

    身边另一位老者拍拍他肩,“不过是个汉人,他死总比我们死好。”

    老巫师重重叹气,“我们守在这里护住草原,他不会懂。如果他一定要前进,那就当他们从来没来过吧。”

    **********

    南宫瑾回到毡帐,姚芳渟正在火炉前,热自己带来的饼和肉干,蒙人送来的东西却是一点没动。

    “怎么样?”姚芳渟见他坐下,递过热茶和烤饼问。

    南宫瑾说道:“包克图西北可能有明军的战场,我们或许不用到乌力亚素。”

    “好。我们明早走?”

    南宫瑾喝了口茶沉思片刻,“你信不信世上有吃人的恶魔?”

    姚芳渟笑起来,“恶魔在人心,若心中无魔,世上便无魔了。”

    “那位老巫师要我们回去。如果明早走,他一定会派人不让我们继续深入。”

    姚芳渟点头,“连夜走?”

    “晚上又冷又黑……。”南宫瑾是想走,但又觉得这样太苦了姚芳渟,表情很是为难。

    姚芳渟微笑道:“雪地里不黑。一会我把手炉准备好,塞衣服里也不冷。”

    “好,等他们都睡了就出发,路上再找地方休息。不过,这一路应该不会有部落了。”南宫瑾怕姚芳渟会害怕,并没把那些鬼鬼怪怪的故事说给她听。

    **********

    夜,在这个本就不热闹的部落里更是静的可怕。月光照在雪地惨白一片,可能是人走动多的缘故,这个部落连同其方圆一丈内并没白雪覆盖。南宫瑾和姚芳渟悄悄离开帐篷,去马厩找马。

    他们安好马鞍、行李,准备上马离开。突然,南宫瑾一错身,一支长箭擦身而过,远远插在雪地上。

    “大巫说的没错,你果然不听话。”暗夜里,一位蒙族大汉手持长弓盯着他们,他身后陆续走出几十个勇士各个满弓,长箭直指南宫瑾,要将他们包围。

    南宫瑾小声说:“上马,向西冲出去,快。”

    话音刚落,二人几乎同时转身上马,南宫瑾落后半个马身,在姚芳渟的马屁股上狠狠拍了一记。骏马长嘶,几步跨出马厩,四蹄凌空跃出即将合拢的包围圈,如箭一般直冲出去。

    姚芳渟伏在马背之上,只来得及喊了一声,“阿瑾!”

    长箭如雨般飞至,南宫瑾从马背上长身而起。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把软剑。重暝剑如灵蛇在箭雨中穿梭,那些木制的长箭只要碰到就被一分为二打落在地。南宫瑾似乎没想到,这把剑竟如此锋利。

    一轮箭雨之后,南宫瑾护住了自己和姚芳渟离开的方向,而坐骑却被长箭射中,悲鸣倒地。南宫瑾不管,趁蒙人取箭的瞬间,冲出包围。

    身后几十勇士见状,立即飞身上马向南宫瑾追去。

    雪地里,南宫瑾狂奔的速度不慢,但飞射而来的箭雨更快,不得不手持重暝剑回身阻挡,可是长箭源源不断。这么一滞,蒙族勇士迅速围上,不过却分出十多骑,向姚芳渟离开的方向追去。

    “大家素不相识,何必如此?!”南宫瑾对着为首那人大声道。

    “你要引来恶魔,我们只能先杀你。”哲布停了停,似是有些不忍,“给你最后次机会,回去!回妥妥!”

    南宫瑾笑起来,“现在我同意回妥妥,你们大巫也不会信。”

    “唉,草原这么大,你要是故意绕过我们,我们确实不知道。那,对不起了。”哲布说完,没再迟疑。

    箭攻完毕,几十名勇士收起长弓,抽刀骑马冲刺而来。

    南宫瑾不跑反迎,眼见要撞上,突然矮身,重暝剑削向马蹄。骏马悲嘶,没想到这一剑居然削断了马腿。南宫瑾来不及惊讶,矮身在群马中穿梭,所过之处马腿俱断。

    马在雪地上翻滚,洒了一地鲜血,马上勇士高呼一声跳下马来,迅速围攻南宫瑾。

    沾了血的重暝剑发出银红色的光,在人群中闪烁。不知是不是错觉,好像这把剑适应了战斗越闪越快、越战越勇,竟不再是软趴趴的模样。恶斗中,渐渐有蒙族勇士伏倒在地,不知死活。

    哲布没想到要杀一个汉人有这么难,骑马向后几步退出战圈。月光下,他举起手中长弓对准南宫瑾。

    利箭破空而来,千钧一发之际,南宫瑾猛的拉过身边敌人,换了个位置,那人被瞬息即至的长箭射穿胸膛。哲布皱起眉,盯着人群中的南宫瑾却不敢再举箭。

    就在此时,每个人的耳边都响起了喃喃的咒语。一位老者戴着面具、羽冠,举着法杖、念着咒,向战场走来,速度看似不快,却片刻间已到眼前。

    还在缠斗的勇士似是得了令,慢慢脱出战团。南宫瑾也发现异样,索性向西且战且退。勇士们不再追击,而老巫师的咒语仍没停息。

    雪地里,浑身戒备的南宫瑾停了停,猛然间,极快的转身,向姚芳渟离开的方向狂奔去。

    天空一道蓝光闪过,炸雷从四面八方向南宫瑾压来,大地震动!冬季居然有如此恐怖的雷爆,让人心生恐惧、汗毛直立、如大难已至。

    南宫瑾的身影似在雷电中挣扎,转瞬间,见他如同撕裂虚空般,急速纵身而起,原本站立的地方,引来一道阵耳欲聋的天雷,炸出黑色的坑。他不敢落地,长剑点地借力,再次飞跃出去。

    空中传来天雷般威严的声音,“回来!不然大家都要死!”

    原本追姚芳渟的十多名勇士,从远处骑马飞奔而回,挡住南宫瑾的去路。但迎面飞射而来的十多支箭,完全没有之前的气势。

    南宫瑾没停,长剑连闪飞箭两断落地,紧接着冲入这十多骑中故技重施,连削马蹄。见此情景,没被削到的勇士急忙散开。南宫瑾盯住其中一个,飞身一把拽下他夺过马。

    天地间,凭空传来一声吼!

    大吼声中,所有人都痛苦的捂着耳朵倒地,靠近老巫师的战马,甚至倒在地上抽搐着满嘴白沫。

    奔跑中,南宫瑾的马前膝一跪翻身。没等它倒,南宫瑾早已纵身下马,却没站稳单膝跪地,强忍耳中直刺脑髓的痛,迅速起身。不知是不是离的远的缘故,那马也挣扎着站起来,甩头晃脑嘶鸣了几声。

    南宫瑾不管双耳流出的鲜血,踉跄着继续上马,向西而去。

    老巫师萎靡的坐倒在雪地中,原本就不魁梧的身躯更是小了一圈,懊悔的说:“出手晚了,唉,早该动手的。”

    哲布一耳一脸的血,勉强站起来,“大巫,我去追!”

    “晚了。”老巫师叹口气,“马上回去迁部,能迁多远迁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