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财富美利坚 > 第577章:打破伦理道德的畸形之恋

第577章:打破伦理道德的畸形之恋

    虽然,解开了这一部分的记忆碎片以后。现在的亚伯,一直也搞不太懂,这位大小姐为什么这么喜欢过去的亚伯·塞弗罗萨。

    过去的亚伯·塞弗罗萨,除了大概是因为混血的原因,英俊好看的一塌糊涂的脸蛋以外。几乎没有其他的长处,别说家族背景……

    纽约mg家族对上塞弗罗萨家族,哪怕是一个大的分支,在天龙人里面的地位,也是稍稍高一些的。

    也许,正如大多数被宠坏的孩子那样,她已经习惯了用暴君的态度对待宠爱她的人,而只能把亲密的态度留给那些她看顺眼的人?

    好吧,这亚伯也说不清,只是猜得而已。每个人都是复杂无比的个体,一个人永远无法完全了解一个人,更别说一个被宠坏的贵族大小姐。

    宠坏,贵族,大小姐,这三个词合在一起,早已经使得一个少女化身成了永恒的美杜莎,再也无法让人正面看清。

    正当亚伯脑子里闪过这些思绪的时候,安娜已经把他拽出来外面。

    “我们出去吧?!”

    “去哪儿?”

    “到了不就知道了?”

    “额……我不用先去看一下姑姑和姑父吗?!还有阿诺德说你们去迎接其他客人了,能够让你们亲自迎接的,我也应该去迎接一下吧?!”

    “别管那么多啦!”

    就这样,亚伯被这位任性的安娜表妹给直接拉了出来,然后走出了家门,一起坐上了她的————马车。

    安娜在自己家的庄园里面,只要不是出远门,从小就喜欢坐马车。她似乎特别喜欢骑马,做马车,喜欢马。

    据说,纽约mg为此花在她这个爱好上面的钱,就超过了3亿美金。

    一个才十几岁的女孩儿,就有专供自己使用的轻便马车了,还是在自己家的庄园里面,可见她过得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

    一坐到车上,安娜就赶走了马夫……

    “你会驾驭马车?”亚伯问她。

    “不大会!”

    “那你为什么要赶他走?我们两个人都不会,那多么危险?”

    “你可是超人!我的哥哥,怕什么?!驾!”

    她一马鞭就甩在了马儿身上,可怜两匹加起来价格超过100万美金的名贵赛马,居然只能来当驮马……

    还要挨鞭子。

    这给那些马师们看到的话,估计要骂她暴疹天物了。

    马车一跑起来。

    安娜紧紧地挨在亚伯旁边,不过这也很容易理解——因为车速很快,而且马车是敞篷式的,所以风一个劲儿地往两个人脸上吹。

    11月份的纽约。

    天气已经不那么温和了,一跑起来,风吹在脸上。

    亚伯都感受到了一些冷意。而且安娜的头发也不停的在他的脸上刮蹭着,若有若无的香气直往鼻子里钻。

    马车载着两个人来到了mg庄园里面的一条田园大道,穿过了内大门直奔外大门而去,两边的花园和美景数不胜数。

    “哥哥,马车好玩吗?”安娜突然看着亚伯,“这里多漂亮啊!”

    “嗯,还好吧。”其实并不好玩,马车哪里有平稳的凯迪拉克suv改装车那么舒适。但是为了照顾安娜的情绪,亚伯还是敷衍了一句。

    似乎对亚伯这种平淡的回答有些不满意,安娜的脸沉了下来,然后瞪了亚伯一眼。

    “好吧,实际上非常开心。”亚伯连忙知情知趣地恭维了一句,“有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子陪在我身旁兜风,我感觉高兴极了!”

    听到了亚伯的新回答之后,安娜总算笑逐颜开了。

    “这才像话嘛!”

    接着,她更紧地揽着亚伯的手,然后看着外面的偶尔路过的一些佣人们,好像是要宣誓什么一样。

    少女努力要装出一副在情场上久经考验的样子,但是却怎样都无法掩藏下去那种紧张感。

    其实她也不用这么紧张,亚伯很享受她的这种亲密来着。

    “亚伯……”可能是因为更冷了,安娜挨亚伯挨得更紧,头也偏到了亚伯的肩头上。她眼睛半睁半闭地看着亚伯,视线里不知道闪烁着什么,只是看上去确实很开心的样子。

    “今天我们真开心啊……好久没有这样一起逛了。以后……以后我们也会经常在一起吧?”

    “会吧,大概。”亚伯点了点头,“以后,我们也可以经常来往嘛。”

    “只是来往而已吗?”安娜忽然睁开了眼睛,逼视着亚伯。

    “那您是想怎么样呢?”亚伯下意识的反问。

    “当然是……”安娜想要说什么,突然收住了口,然后气哼哼地横了亚伯一眼,好像他犯了多大的过错一样。

    最后,她突然跳开了话题,“哥哥,今天这样的日子,你不该对我说些什么吗?”

    马车的速度突然放缓了,好像天地之间都在等亚伯说些什么一样。

    可是到底该说些什么呢?

    今天是什么日子?

    亚伯一脑子浆糊。

    “今天是我的生日啊!”少女的声音貌似平静,却怎么也丢不掉那股气恼,好像觉得自己亲口说出这个词来时就输了一样,“塞弗罗萨先生,你这么笨吗?!”

    亚伯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今天确实是11月23日来着……

    哦!该死!今天还真的是安娜的生日!

    在这样的日子里,安娜把自己拉了出来,然后一起兜风,理论上这应该叫……呃,不对,这就是约会。而一个女孩子在她生日那天,把自己拉出来约会,到底是希望你说什么呢?

    再笨亚伯也能猜出来。

    “哥哥,你真的不想再跟我说些什么吗?”

    安娜现在紧紧地盯着亚伯,好像是在说“现在你没法装糊涂了吧?笨蛋!”一样,而她脸上密布红晕,刚才的颐指气使竟然不翼而飞。

    我爱你。

    或者我喜欢你。

    亚伯知道这个时候最好就这么说,而且她听了绝对会开心,但是亚伯真的有一点说不出口。

    他上了这么多的女孩子。

    虽然对温妮和菲拉的感情有一点不一样,但是到现在。他还从来没有对一个女孩子说过这样的一句话。

    不管是我爱你。

    还是我喜欢你。

    都没有说过。

    马蹄拍击路面的声音,不住地传进了亚伯的耳中,但是亚伯好像又什么都听不见。

    他爱安娜吗?说实话,记忆碎片里面,小时候和她一起消遣的时候,确实挺有趣的,而且她也确实长得很漂亮。可是,爱……

    那个时候的亚伯绝对是爱她的,是那个亚伯是那个亚伯,这个亚伯却不是那个亚伯。

    说到底,爱是什么?

    至少亚伯可以肯定,自己对安娜并没有那种盲目到不顾一切的热情。

    随便说出来很容易。

    但是亚伯总觉得,如果自己说出来了,那自己的生活一定会变得很麻烦。

    但自己现在真的不爱她。

    最多就是爱她年轻漂亮的脸蛋,还有那充满了禁忌味道的身体。

    亚伯不想骗她。

    所以,“对不起,你是个好人,但我们不合适……”他觉得自己应该这么说。

    正当亚伯还在思考怎么回答的时候,从他的沉默里安娜大概已经猜出了他想要说什么了。

    她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呆呆地看着我,眼睛上蒙上了一层雾气,即使是亚伯看着也有些心酸。

    “哥哥……哥哥……”她喃喃重复着几次,好像是想用这种办法来唤回亚伯的心一样。

    亚伯真的不想伤她的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说出这句话的话,会很不得了……所以他横下一条心,准备将拒绝说出口。

    然而,正当他打算说的时候,安娜姣好美丽的脸突然出现了异样的扭曲,被拒绝的绝望,在愤怒和狂傲的搅拌之下,变成了一种恐怖的表情,亚伯从没有见过这么凶恶的安娜。

    哪怕现在的他见多识广,一时间也全身都呆滞住了,好像血液都停止了流动一样。

    安娜骤然扑到了亚伯的身上,然后拉着他,想要跳下马车。

    亚伯从没想过她能有这样大的力气,她是认真的!

    喂!这是在快速奔驰的马车上啊!俩个人跳下去,也许亚伯没有事,他有变态一样的身体。

    但是安娜会有危险的!

    “你干什么!”,亚伯一边抵抗着她的进攻,一边大声呼喝。“来人,快让马车停下来啊!你们的小姐发疯了!”

    “不会停的,我早就吩咐过了!!除非我们自己主动下去,不然没人敢碰马车!所以你死心吧!”安娜一边拉亚伯,一边大声回敬他。

    “你要么答应爱我,要么就和我一起去死!”

    “爱是只要一答应就能产生的吗?别疯了!”亚伯试图唤回她的理智。

    “如果你不爱我,那么你的存在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我们就一起消失吧!”

    马车越来越快了,而安娜瞪大了眼睛,以那种恐怖的气势看着亚伯,她与生俱来的那种颐指气使、狂妄自负的气场已经完全得到了释放,让人不敢直视。

    难道明天的【纽约时报】上要写“mg小姐示爱遭拒,强拉塞弗罗萨双双殉情不成反送命”吗?

    我靠!事情怎么会到这样?!简直蛋疼!亚伯慌乱之中,很肯定自己摔下去也没事。但是却不敢保证,小表妹掉下去也没事。

    那么漂亮的一个小美人儿。看起来对自己还一片痴心,痴情到疯狂起来,像电影和小说里面的那些病娇女主角一样。

    他还真的不希望她受伤。

    “回答我啊!爱,还是不爱!”

    “爱!我爱你!”无奈之下,亚伯鬼使神差地大喊了一声,然后自暴自弃地继续喊了下去,“我爱你,爱死你了!停下来吧,安娜!”

    就这样,在马车上,在道路两旁佣人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之下,亚伯完成了他两次人生中的第一次表白。

    惨烈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