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梦里春秋:二少爷的梦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三兄妹的闲暇时光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三兄妹的闲暇时光

    夜幕从天际降下来,庄云铖回来了,夜风更加冷,把他的脸吹得冰块儿似的冷。

    “怎么去这么久?”允芸问。

    “账目复杂的很,钟于钱这个吝啬的家伙斤斤计较,一丁点儿也要算清楚了,我都说宁愿简单些算,我可以吃点亏的,他却仍怕他吃了亏,硬精打细算的。”

    “给。”允芸把手中捧着的一个暖瓶给他,庄云铖接过来却往脸上敷。

    “怎么?”允芸问,“竟往脸上敷?”

    “脸冻,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允芸起身,把暖瓶拿过来渥着,走到庄云铖身后,用手放在他他脸上贴着,说:“这不比放个瓶子在脸上好?”

    “好多了。”庄云铖感到眼部一阵暖,于是笑道。

    允芸给他揉了两三分钟,庄云铖脸部肌肉舒展开,他做了几个表情,再没有不舒服,就说:“好了,呃……你姐姐哪里去了?”

    “还能哪里去?厨房里帮着烧火端菜呢,姐姐每每这样,家里人都暗地说她心肠热,没有小姐架子,让我无地自容了。”

    “别听她们胡说,什么时候了,有什么小姐架子,你心肠热,只是不在这上面,我知道。”

    “可他们说话终究不顺耳嘛。”

    “你要这么在意,就学着去做就是了,你姐姐这叫做勤俭持家,你早晚要学。”

    允芸无声地哼哼,这时小蝶和莲花端菜来了,天气冷,他们快快地吃了,见时间早,就生一盆炭火放着,三人围着坐下烤火说话。

    “你们成天往外跑,火柴厂买设备的事情怎么样了呢?”允芸问。

    “不尽人意,”庄云铖说,“要价太高了,都不正常了……”

    “毕竟是开新厂,他们有意为难,想赚一笔。”小蝶说。

    庄云铖把手放在炭火上方,盯着飘飘忽忽的火苗和炭火中心的那一团炽热的核,沉声说:“这不像做生意了,太多阻力,我以为有钱可以畅通无阻,但钱永远填不满那些人的贪欲,只用钱去砸似乎不是办法,长久倒亏得血本无归。”

    “那你怎么办?”

    “再看看,我感觉这像一个资本游戏,背后有人操纵着一套规则,我不明白这些规则……”庄云铖细想,自言自语,“我跟着钟于钱做了几个月的生意,也明白些运作规则,只是轮到自己时,倒感觉颇受到束缚。”

    庄蝶蹙着眉摇头说:“不一样,我们与钟于钱玩的不是同一个游戏,他的那一套规则我们懂,现在换游戏了,也换人了,就不懂了。”

    “依你看怎么办?”

    “金宇才是这场游戏里的老手,应该问他。”庄云铖说。

    “渍,不过金宇也奇怪,这么久了我还没搞懂他具体在干什么,成天与官场里的人接触着,也与外国人接触着,又不像表面这样只出货进货售卖。”

    “咦,你还记得当初你说要办厂,他阻止过你,劝你别往这方面走。”

    “记是记得,不过我只是认为他以为我经验不足,担心我吃亏,我只坚持了一下,他最终也没说什么。”

    “你不正是吃亏了吗?”允芸说。

    “虽然是这样。”庄云铖突然心惊地说,“不过现在看来,其实不仅仅这么简单了。”

    小蝶郑重其事地点头。

    “金宇的生意我一直过问不多,不知道他这段时间在忙什么,好长时间没见着他了,正好去看看他。”

    这事冗杂,庄云铖见因自己烦恼,把两姐妹弄得一片愁云惨淡的样子,也过不去,遂问允芸:“今天文老师的生日,过得还好吗?”

    “好,文老师带着一群年轻人,自己仿佛也年轻了几岁一样,精力充沛得很。”

    “那就好,文老师有这样大的理想抱负,可不希冀年轻几岁,为教育事业多奋斗几年。”

    允芸又想起陈润东几个人,他们与哥哥年龄大差不多,她禁不住问庄云铖:“哥哥,你的理想是什么?”

    “理想……”庄云铖婉转的目光横扫俩姐妹,笑道:“挣钱,养家?”

    “钱?”允芸问,“就只围着钱打转?不是说钱乃身外之物么。”

    “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俗人,不为钱为什么?你是读书读傻了还是觉得挣钱很容易呀?”庄云铖笑说,“你张口就是‘钱?’,说得那么不屑,有本事自己挣去。”

    “不是这样的。”允芸忙否认,嘟囔半晌,说:“我只是觉得这算不上理想。”

    庄云铖思虑顷刻,说:“懂了,一是希望你们有个好归宿;二是希望战争早日结束,政权实现统一,困苦的人们可以过上好生活。”

    说完,他又不自觉地想:“如果这两个算得上理想,自己几乎看不到有实现的迹象。”

    允芸听完,那颗心还是落地了,谈不上失望或喜悦,她只是更加认清自己,关于理想和现实,她更看清了两者间的界线。

    火红的木炭渐渐化为灰烬,时间随之流逝,小小的侧厅越来越温暖,升腾的热气和碳气充满屋子,他们感到昏昏欲睡,“睡觉去了。”庄云铖起身,脑袋一阵眩晕,他顿了顿,猛地摇摇头,说:“听人说碳气有毒,可使人窒息而死,看来越是温暖,越是致命。”

    允芸脸尤其红,摇头晃脑地立着,腿脚也发软,“晕……”她嚷嚷说。

    “可不是。”庄蝶忙去开了窗,一阵冷风吹进来,简直是冰的世界和火的世界的碰撞,允芸打个冷颤,呼吸了几口冷飕飕的空气,稍微好点。

    庄云铖把残余的炭火扑灭,随后几人睡去了。

    第二天,庄云铖在家呆了半天,同小蝶下一上午棋,允芸闲得无聊只有学习,因为开年之后就有一场升学考试,如果想上师院附中女校,也需费一番功夫,于是她下决心努力努力,争取考得上,想着换一个环境,也可改变被同学排斥冷眼的现状,毕竟学校好一些,人也不同些。

    最后一局棋时,也有十一点了,庄云铖准备下完这一把去肖金宇家蹭个午饭,饭点或许是他在家的唯一时候,可棋局胶着,难解难分,恐怕还要下好一些时候。

    金霓守在家中,不知道肖金宇中午回不回来吃饭,她反正闲着,便亲手给女儿和肖金宇织一些衣服鞋袜,她在后房窗边织着,忽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心想可能是他回来了,放下手中的活儿就去看,一见果然是他,只他是愁云惨淡的眉头使金霓并高兴不起来,虽然这是常态,但每一次都使她焦心。

    金霓仍笑着迎他进屋,小丫头也端来热茶水,肖金宇喝了一口,又撇下。

    “来,试试我给你做的鞋,看合适不合适。”金霓说。

    “我有鞋穿,你何必做。”

    金霓看一眼他穿着的洋皮鞋,说:“天气这么冷,你在外面虽穿这样的,在家里还是穿棉的舒适温暖些。”

    肖金宇随她到房间里,坐在炕上,金霓蹲身替他脱下洋皮鞋,把还未完工棉鞋套在他脚上,问:“合适吗?”

    肖金宇动着脚趾,不松不紧,感觉很好,笑道:“可以。”

    见他笑了,金霓终于欣慰,说:“今晚就能做完,到时你能穿得上。”

    “不用这么赶,我又不急着穿。”

    金霓脱下这棉鞋,正给他穿皮鞋,肖金宇脚一收,又把另一只脚上的鞋蹬掉,转身躺在炕上。

    “要睡觉去床上不好?”金霓问。

    “不睡觉,我只歇一歇,累。”肖金宇躺着,闭眼养神。

    金霓伸手抚他的额头,温柔地说:“休息也皱着眉,你太忧心了。”

    肖金宇仍闭着眼,一言不发,只呼呼地呼吸。过一会儿,肖金宇几乎睡着,半梦半醒之间,被一个朦胧的梦惊醒,睡意全无,忽地睁开眼,只见金霓在炕边挨着自己坐着织鞋,他突然觉得好温暖。

    “别织了。”肖金宇握住她的手。

    金霓便放下,肖金宇拉她也躺下,金霓侧身躺在他臂弯里,肖金宇侧身看着她的脸,他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地仔细地看着她的脸,他看见了金霓眉边一颗淡痣,鼻梁两边几颗碎米般大小的雀斑,眼角的细微皱纹……

    金霓也从未见过他这样认真地瞧自己,觉得不好意思,就撇过头说:“在家里也不出门,没认真化妆,是不是难看了?”

    “不是。”肖金宇觉得可爱,脑海里就浮现出允芸的样子,在“调戏”她的时候,她生气又羞涩的样子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这是他少有的乐趣,可金霓不是允芸,肖金宇却仍觉得可爱,他不知道是金霓在变还是自己在变,与自己同寝已经两年多的金霓,越来越让自己有心跳加速的感觉。

    他手握着她的脸,拨过来面对自己,一只脚搭在金霓的腰上,金霓未见过他这样温存又深情地样子,此时也意醉神迷了,只能红着脸闭着眼,心狂跳,呼呼喘气……温顺得像只绵羊,肖金宇抚摸着她的鬓发,紧盯着她娇羞迷醉的面容,下定决心似的,亲上去,两片嘴唇接触时,金霓触电般融化了……

    偏在这时,饭已经好了,小姐儿哭着叫妈妈,金霓推了推,肖金宇放开她,两人起身,都通红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