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十界战纪 > 第171章 研究机构

第171章 研究机构

    第171章 研究机构

    “这说来话长o”

    知白兀自还有些小兴奋,“我有次去东土州大唐洞天打秋风,那里有一个著名的勾栏叫做弄箫园o”

    奥斯卡有些无语,示意他长话短说o

    “弄箫园里有一个新落籍的女修,好歹是个妙炉鼎,挂牌价甚高,但我恰好在东土州做了一票,身上大赚了一笔灵砂,那时候刚刚到筑基期不久,又是气盛,就想做这女修第一个恩客o所以忍不住就放肆了一把,硬生生的拍下了这女修的血丸元阴o”

    “哇,你还真是舍得花灵砂o”奥斯卡啧啧赞叹,“普通女修恐怕也要三千灵砂,这妙炉鼎女修的血丸元阴,还不得两三万灵砂?”

    “门清!”知白对着奥斯卡挤了挤眼睛,他现在决心投诚王冬,心里自然也是当这些人是自己人,不再当成敌人,他心情上当然也是放松,“当时我是足足花了三万五千草灵砂o”

    “败家子,怪不得混得不怎么样o”奥斯卡却是鄙视的心里嘀咕o

    更何况他哪里门清,只不过是灵魂游曳的好处,对这些东西都是有所耳闻o

    “那女修对我倒是很好,百般奉迎o”知白砸了一下嘴,似乎回味滋味,“不过她也会错了意,不知道我是那种偶尔暴发挥霍一把的修士,还以为我是那种真正的豪客o她当时身上有些法宝残器,于是就想托我帮她卖了,大约是想着那些法宝残器不值多少灵砂,我这样出手就是几万灵砂的绝对不会坑她o”

    “居然是嫖客嫖出了个法宝?”奥斯卡顿时有点反应过来o

    “我当时哪里知道,看着那些法宝残片,约莫也就值个几十灵砂,实在是没有什么修复可能,或许有些拍卖坊炼器坊能够当成灵材回炉o我想着当时三五千草灵砂都花了,还在乎这么一丁点,再加上那女修投身弄箫园赚灵砂也是为了一个身中灵毒的亲妹妹,这我便索性再大方了一次,说这些东西你也别麻烦让我托人去卖了,就当我收了,我便给另给了她两百草灵砂o”知白嘿嘿一笑,“这下倒是真得了福报,她给我的那些法宝残器,我后来到坊间一卖,倒是真的只得了几十草灵砂,算是亏到了姥姥家,但是她当时感激之余,倒是告诉了我一个小秘密,她是东土州碧丘冧地界的散修,甚至不敢投身什么宗门,因为像她这种虽然拥有妙炉鼎之身,但是修行天赋极为平凡的女修,到了宗门之中的下场一般非常凄凉,若说不能得到宗门的栽培,沦为宗门里某个老怪的采补对象,那还是好的,若是被当成货物交易给一些变态修士,那下场便是极其可怜o”

    “收回来收回来,你扯远了o”奥斯卡提醒他o

    知白不好意思笑笑,正了正神,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猥琐,“像她这样的散修本来也不希望能晋升筑基,修成金丹了,平日里就在她们那一带地界收集一些低等的灵材,换些灵砂,只求得比那些无法修行的麻瓜普通人过得好一些,但阴沟里也能翻水水,就这种混日子的修真,也出了大意外,她告诉我在青狐丘的一条碧涧下游,有不少法器残片,她交给我的法器残片就是从那里翻寻出来,下游有一些深水里的法宝残片尤其多,就是她们这种低阶修士没有上好避水法器也根本无法长时间进去搜寻o她那妹妹就是在这种地段搜寻发生了意外,中了化寿灵毒o这种灵毒要治却也不难,用天寿草化毒就是,只是天寿草是大梵天大长生洞天专有,每数年才有几株在拍卖会拍卖,成交都是数十万灵砂o她无奈之下,才索性投身弄箫坊,说不定可以赚得足够灵砂o”

    “我那时刚到筑基期,正心浮气躁,有这种地方,当然要去看看,心想这几个炼气期散修福薄,这种地方大概就是上古战场古迹之地,她们就算发现也探不出究竟,更不可能一古脑所有残片全部发掘出来,但是我已经到了筑基期,自然可以探个清楚o”

    知白有几分感慨,“于是乎我便真的特意去了她所说的青狐丘,后来的事情就也不言而喻了o在她所说的那条碧涧下游,我发现了一个深潭,里面法宝残片众多,这个金简就是其中之一o至于发现这个金简的妙用,先是纯属意外o我当时纳宝囊就只有一个,无论是法宝残片还是灵砂,还是炼器灵材,全部一古脑装在一块o我当时在那一带一共收刮出了至少五六万枚法器残片,估摸着至少也能卖个七八千灵砂...”

    “你能不能不要扯远,这是写故事书卖字数吗,你还要凑字数不成?”奥斯卡听得心急,跺脚笑骂o

    “简单就是恰好有块冰晶蜥的骨骼挨到了这金简,这金简旁正好就又有灵砂,我还想初步清点一下东西呢,结果这金简一阵变化,给我在旁边生成了一头活物,倒是把还在埋头分类的我吓了一跳o”知白干笑两声,“发现了这惊人妙处,我后来翻查了一些典籍,怀疑这就是往生宗的至宝,后来我在大梵天界的古籍祭司院查了一些有关往生宗的典籍,这才终于确定下来o”

    说到这里,知白大约觉得已经完事,忍不住又补充了一句,“后来那些法器残片对我无用的全部卖了,倒也真卖了七八千草灵砂,再加上这样一件惊人宝物,我倒是生了点恻隐之心,又特意去了一趟东土州弄箫园,想着再给些灵砂那名女修,但是未料到去了之后,人家告诉我,那名女修已经被某个大人物包养,已经消失无影踪了o我倒是闷闷不乐了许久,想必那名女修妹妹的毒是可以解了,但是那名女修的名字我都压根忘记问了o”

    奥斯卡绝没有觉得他良心发现,忍不住嘲讽道:“我看你倒是想再弄箫一次,光顾她一次生意,顺便支付些她灵砂o”

    知白咳咳干笑,也不分辩o

    王冬听到这里倒是有些吃惊,“大梵天界有什么古籍祭司院,连往生宗的过往都查得到,很多介绍?”

    “这你不知道?”

    知白也有些诧异,“大梵天界的古籍祭司院是王朝机构,幽帝每年从王朝国库拨大笔灵砂,就为了让那些老学究收购和研究古籍,挖掘我们修真界历史上各时代的一切相关资料o”

    王冬皱了皱眉头o

    这倒是他想的又有点狭隘了o

    明显大罗界对于上三界的资料来得有点支离破碎,大罗界有专门整理见知的庞大机构,这上三界没有的话,的确不太正常o

    “古籍祭司院倒是也生财有道,进去查阅典籍,倒是也是一炷香的时间一百草灵砂o”知白倒是有些愤愤不平起来,“奶奶的我在里面就消耗了三千多灵砂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