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十界战纪 > 第255章 幽帝牧野法帐

第255章 幽帝牧野法帐

    那朵银色的莲花当然来自云姬,王冬动了些小手段,将这朵凝聚云姬力量的银色莲花从恒沙法戒之中转移了出来。

    元法昆跟综安缦脸上露出激动与兴奋,果然是王冬,这熟悉的银色莲花差点把他们两个吓尿。

    他们目露凶光,却反而往后缩了两步,齐齐看向张洪。

    张洪浑身白色光焰,白色巨象虚影俯瞰众生,横在胸前如同象牙般光洁的月牙铲看着像是供雅人玩赏的工艺品,但月牙尖有着凶焰吞吐,仿佛有无数凶兽曾经被月牙穿透,血肉被剥离,精魄被吞噬。

    王冬手指一弹,银色莲花直奔张洪而去。

    银色莲花看似缓慢,晃晃悠悠,人畜无害的样子,但那流转的光华中有着世界生灭一般的宏大与厚重,仿佛再坚固的空间,也要在这流转之下被轻易碾碎。

    张洪不敢怠慢,月牙铲震出一道弯月,皎洁生辉,如同海上初升时的光耀,这弯月朝着银色莲花镇压而来。

    白象浮屠齐齐单膝跪下,仿佛对弯月祷告,一道道白象虚影浮现,齐齐对月长长嘶鸣,那弯月仿佛被加持了无上念力,无数道皎洁白光汇入那弯月之中,这弯月陡然大放光华,真正如同夺了白昼一般,光华照九州,慈航渡普世。

    月光所至,万物都像是披上了一层白色光焰,除了红叶山,整个变成了一个光焰的世界。

    银色莲花在缓缓旋转,虽然无声无息,但显然整个红叶山都被护持在内,然后一头撞向了张洪。

    碰撞!虽然张洪只是元婴修士,但是得到整个白象浮屠军的加持,他这一击直接将银色莲花撞散,白色光焰横空,流泻千里。

    元法昆等人顿时叫好,瞪大了眼睛,狠狠看向王冬,“化神期那又如何?

    受死!”

    毕生私藏被抢走倒是次要,关键他差点失掉了张洪等人的信任,无法从那个秘地继续分润好处,这才是最要命的。

    银色莲花的花瓣散落,但每一瓣都像是锋锐的刀轮,轻易斩灭纠缠的白色光焰,陡然发出清鸣,旋转着斩向那三百铁浮屠。

    申非虎瞪大了眼睛,他的部众猝不及防之下,被这些花瓣扫中,顿时如同被巨斧劈中的鸟巢,鸟飞蛋打。

    原来王冬的目标除了试探张洪的实力,主要还是针对他的部下铁浮屠,教训他们刚才出言不逊,化神期大修士怎能被轻易羞辱。

    “对了,你们怎么来的这么快?

    幸好我回来的快,不是差点老家都被你们抄了?”

    王冬似乎对眼前这气焰吞天的白象浮屠军并没有什么忌惮,反而像是闲聊家常一般。

    “哼!你是在拖延时间?

    不管你是不是那个化神期高手,还是只是个炼气期出来狐假虎威,反正你们今天都要死!”

    张洪冷笑起来,头顶一轮弯月,正好顶在那白象虚影的头上,清辉敛在他周围,周围的空间反而影影瞳瞳,有着说不出的玄妙。

    申非虎哼了一声,冷冷道:“你都猜到我们有秘密不能宣诸于众,就不兴我们当断则断灭口?

    一个化神期而已!元法昆让莫高福地过来弄你,没想到整个莫高福地无声无息就被你所慑服,为你所用,天葵都没给元法昆一个回信,这其中出了什么问题,只有傻子才想不明白。”

    许冰心驰神摇,还沉浸在刚刚那朵银色莲花与张洪的对决之中,似乎悟到了一些东西。

    虽然白象浮屠军给他带来的压力,差点让他心神失守,但是想想他先前已经抱着为扶摇洞天尽最后一点力的想法,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此时能枯木逢春本来就是大赚,等于是新生了一样,有什么好怕的?

    大不了将这具灵身重新还给王冬就是,更别说他对王冬有着近乎盲目的信心,不亚于那些如同狂信徒一样的蜒蚰族人。

    王冬叹了口气,“的确是我大意了,看来你们那个秘密,真不是一般的大。

    我没有拖延时间,只是你们这个白象浮屠阵还挺好看的,可惜以后看不到了。

    倒是你们在拖延时间,我都懒得阻止。”

    “狂妄!”

    张洪仰天长笑,象牙月牙铲举天,周围升起了一个巨大的光幕,闪烁着幽光,以一座座阴风山为节点,构建起了阴风怒号的屏障,无数黑烟弥漫,彻底将红叶山隔绝。

    “幽帝牧野法帐!”

    许冰眼皮跳了一下,脱口而出。

    这幽帝牧野法帐是幽帝亲手炼制的一件法宝,可以将一方地域彻底与外界隔绝。

    “请幽帝征召符令!”

    张洪如同看着死人一样,冷冷吐出几个字。

    他微微躬身,纳宝囊中跳出一张黑色符令,飞到了最高处,缓缓旋转,成为了幽帝牧野法帐的中枢。

    整个幽黑色的光幕,暗沉沉的如同魔域,无数黑色符文落下,不断化为浓稠的夜色,唯有白象浮屠军那边有湛湛生辉的弯月,一派安详清明。

    更有浓重的威压,以及无数负面的能量,让人心生恐惧。

    如果是普通洞天势力,只怕此刻腿软的站都站不直。

    但是站在王冬身后的那些吠驮族人跟蜒蚰族人仍然在指指点点,似乎毫无敬畏之心。

    这可是幽帝牧野法帐,幽帝征召符令啊!幽帝征召符令是幽帝亲自签发的符令,用来征召还没有纳入幽帝统治的那些桀骜不驯之辈,凡是对抗的都会被符令削三花,实力跌落一筹。

    如果王冬真的是化神期大修士,那很有可能会在这道符令的镇压下,只能发挥出元婴修士的实力。

    而许冰这样的元婴大修士受到的削弱会比化神期大拿好一些,但仍然会让他成为软脚蟹,根本就无法对这些征召符令并不多,幽帝近年已经不再炼制,都保存在四方巡王、八部神将手中,用来征讨化外之域的强者势力。

    没想到,张洪奢侈到用来对付红叶山,可想而知是有多做贼心虚,那个所谓的秘密,是多么巨大的利益所在,让人利令智昏。

    动用幽帝牧野法帐,或许也不全是为了防止红叶山有人逃脱,而是怕这么大的动静,被什么人发现吧!或许,这次行动不一定是白象神将指使,是张洪他们自己的私下行动。

    “刚才的月亮呢?

    再来一出,正好借着夜色下酒。”

    蜒蚰族人月关冒了出来,说话还颇有诗意。

    王冬朝着月关瞪了一眼,月关之前一直负责蜒蚰族人的灵魂游曳,他叮嘱过月关,对元法昆那老棺材一定要重点游曳,肯定还会有后续。

    没想到没游曳到什么有用信息,元法昆就直接带着白象浮屠大军出现在了红叶山,真可谓大大的失职。

    月关算是蜒蚰族人当中比较正经的一个,但此刻也谄媚干笑着,过来弯腰赔罪,“是我失职,都是我的错。

    不过事出有因,等打发了这帮赤佬,我再跟老板好好解释。”

    王冬点头,浑不在意的耸了耸肩,不管怎样,蜒蚰族人灵魂游曳失职,并没有带来什么不好的结果,反而给他送了份大礼。

    幽帝牧野法帐,幽帝征召符令,那又怎样,这不是来给他送资源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