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身体里有仙魔 > 第1章 厄运诅咒
    苏阳二中,大礼堂。

    高阔的穹顶下,悬下四张半透明的幕帘。

    烟雾缭绕的舞台上,一名裹着面纱的古装长裙少女,在幕帘后若隐若现。

    她素手轻拨琴弦,气质淡雅,正从容地弹着古筝。

    曲调悠扬、灵透,音韵明亮而含蓄,纯朴古雅的调子,听得众人如痴如醉。

    在今晚的文艺晚会节目上,这少女的水平出类拔萃,引来台下众多师生连连称赞。

    “不亏是东方家的千金,才貌双全啊。”

    “弘扬咱们华夏的传统文化,很了不起!”

    “要是每一个学生,都有这样的素养跟情操,就好了。”

    “但愿吧……”

    没多时,东方怜香让人收了古筝,骄傲地走了下来,众多男生立马投来爱慕的目光。

    “哼,一群哈巴狗!”东方怜香酷酷的想。

    突然,大厅中部席位方向,一名男学生猛地站起,将四周众人吓了一跳。

    “我去!秦阳,你他妹的,想吓死我?”

    边上的同班同学,像是看着一个逗比似的看着他。

    秦阳眉头一皱。

    自己不是在仙界化身为魔了吗?怎么会突然来到这种地方?

    难道几大魔皇老祖为了困住本帝,特意塑造了一个看起来很真实的幻境?

    “胆子不小!”

    秦阳眸中隐显怒色,双手迅速打出一连串神秘手印。

    “幻魔避退!众神归魂,醒来!”

    秦阳一声冷喝,脚掌重重踏在地面上,响起啪的一声。

    寂静!

    落针可闻!

    身边众人差点看傻了。

    “秦阳!你他妹的在干嘛!修仙呢?”

    “卧槽!还有完没完了!”

    四周顿时怨声沸腾,今晚的文艺晚会,大家是来陶冶情操的,这家伙却在这里耍宝,能不能消停点!

    “奇怪?我怎么还不醒?难道是本帝的手法问题?”

    “够了!”

    眼看场面有些控制不住,刚刚走下台来的东方怜香,迅速开口喝止。

    “秦阳,你发什么神经!”

    东方怜香瞪着一双美眸,她是江州二中的第一美女校花,东方家的千金大小姐,又是学霸和班长,集万千光芒于一身。

    可是最近却因为,班上来了个整日追求她的纨绔二代,让东方怜香每次都觉得很冒火!

    秦阳的目光,迅速落到东方怜香的身上。

    此刻,东方怜香穿着一身红色古装长裙,身材婀娜多姿,皮肤很白,五官精致,校花级别的美女。

    秦阳看了半天,实在看不出任何破绽。

    “这几个魔皇老祖,倒是有些本事,竟然模仿得如此栩栩如生,连本帝都险些分辨不出来,确实有点门道……”

    秦阳眼睛渐渐眯起,一脸识破诡计的模样。

    众人彻底懵圈。

    “这小子入戏也太深了吧?!”

    “啧啧……这演技,牛逼啊!”

    “喂,快醒醒!咱们下一场是话剧。”

    “我看他是神剧看多了!”

    哈哈哈……

    众多学生纷纷大笑,还以为秦阳在梦游。

    嗯?

    或许是现场反应太过激烈,秦阳总算意识到不太对劲儿!

    话剧?苏阳二中?

    “等等……莫非,这不是幻境?而是……真实的!”

    秦阳的心中陡然升起一抹惊骇。

    他明明记得,自己在太古禁域屠尽诸天魔人,取下九大魔王至尊的首级后,因被“厄运诅咒”侵噬,化身成魔,整个星域一片尸山血海,成为恐怖的地狱。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回到千年前?回到曾经的地球时代!

    那岂不是说……

    昔日的绝世仙帝,已经彻底陨落了?

    “秦阳!你愣着干什么?马上要演话剧了!赶紧给我上台!”

    东方怜香非常不爽的说。

    秦阳却面无表情,转身朝礼堂门口走去。

    “秦阳!你又想干嘛?”东方怜香差点没被气晕了,赶紧追上去,将他拦下。

    秦阳冷哼一声道:“笑话,本帝修仙归来,还用得着上学?”

    “你!”

    东方怜香气得胸口乱颤,愤怒道:“秦阳,别以为你以这样的方式,就能吸引我的注意!我告诉你,你这样只会让我反感,我更不可能答应你的追求!”

    东方怜香冷冷看着秦阳,仿佛认为自己戳中了对方的心思。

    毕竟这一个月来,对方一直在追求她。

    “我去!这小子原来想追求东方怜香啊。”

    “搞这么花里胡哨的,有意思?”

    四周立马唏嘘起来,口哨声,起哄声,显得特别喧闹。

    秦阳眉头一皱。

    这女的,姿色如此一般,与那些仙界美女们比起来,简直是云泥之别,竟然说,自己要想办法吸引她的注意?

    眼看秦阳不说话,东方怜香还以为自己猜中了,不禁对秦阳越发鄙夷、轻视。

    “秦阳,乖乖的陪我演完,我可以怜悯你,再给你一次机会!”

    东方怜香下巴高抬,非常骄傲,仿佛这句话,是对秦阳的恩赐一般。

    她甚至可以想象出,这小子接下来该如何痛哭流涕般对她道歉的场景。

    “可笑!就你这样的,连为我舔jio的资格都不够!”

    秦阳语气嚣张,眸中满是嘲弄之色。

    “你说什么?”东方怜香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堂堂二中的顶级校花美女,竟然被这家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自己为他舔jio的资格都不够!

    这要是传出去,她东方怜香还要不要活了?

    同样,四周的学生也是一脸的震惊,看着秦阳,就像是看着怪物一般。

    东方怜香可是他们学校的女神级人物啊!

    平日里追求者数不胜数,哪怕是来自洛家的那位洛二少,都是他们这位东方小姐的头号追求者!

    这小子竟然说,没资格给他舔jio?

    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男学生紧握着拳头,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揍他!

    “秦阳!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东方怜香神色愤怒,平时里,这家伙像只舔狗一般,一直在追求自己。

    自己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简直就是一个奴隶,一只蠢狗。

    可是现在呢,这家伙,竟然敢忤逆自己了?

    还反了天不成?

    秦阳目光一寒,冷笑道:“不要试图激怒我!我,你惹不起!”

    “你,我惹不起?!”东方怜香瞪大了双眸,一脸的不可置信。

    哪怕是现场众人,也完全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这小子,他是不是真的疯了?

    吱——!

    大礼堂外面,一道紧急的刹车声响起,之后又是一连串刺耳的噪音。

    七八辆名贵的豪车相继停下,法拉利、兰博基尼、宾利、保时捷、每一辆都价值不菲。

    年轻的富家公子们,相继下车,簇拥着一名帅气青年,悄悄进入礼堂。

    “香香!看我带什么来了?”洛家大少洛尘,捧着一大捧红色玫瑰,很快来到东方怜香的跟前,一脸的激动神色。

    他们是隔壁三中的,距离这里很近,听说东方怜香要表演话剧,就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为东方怜香呐喊助威。

    洛尘来了?

    众人的神色立马变得精彩起来。

    可是,东方怜香根本没接洛尘手中的玫瑰。

    挥手一下子将那些玫瑰打到地上,嘴里带着哭腔道:“滚,你给我滚!”

    紧接着,蹲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似乎特别委屈。

    “啊?香香,你咋了?”

    洛尘一脸的震惊,自己啥地方又做错了?

    这时,突然有人说东方怜香被人欺负了。

    什么?

    几个富家公子,一脸惊骇。

    “有人敢欺负咱们嫂子?”

    “是哪个家伙不想活了?连咱们嫂子都敢欺负!”

    众人的目光,几乎同时落到秦阳的身上。

    “就是他!”立马有人指证。

    此时的秦阳,身高也就一米七几,穿着黑色t恤,白色运动裤,面容清秀,还有些瘦弱,怎么也看不出来,这家伙竟然敢欺负东方怜香!

    “小子,你胆子不小!连咱们嫂子都敢动!”

    几个富家少爷一脸的痞气,露出凶狠的模样。

    洛尘冷冷道:“小子,你竟敢欺负我的香香宝贝儿!你难道不清楚香香宝贝儿是本少看中的女人!”

    呵呵……

    秦阳冷笑一声:“是我欺负的,咋了?”

    他前世虽然成就了仙帝之位,却因“厄运诅咒”缠身,最终变得嗜杀、冷血、残酷、霸道,动不动就在各星域大开杀戒!

    也因此,他才有了无数称号。

    魔仙!妖仙!屠仙!魔皇!魔帝!甚至于……真魔!

    眼前这些人,在他眼中如同蝼蚁一般,也敢来挑衅他?

    “我去,这秦阳也太嚣张了吧!”

    四周众人连连惊呼。

    他们可是苏阳三中有名的恶少,秦阳竟然还敢去挑衅,不要命了?

    “找死!把他拖出去聊聊人生!”

    果然,这富家子弟们,再也忍不住了,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

    然而,下一秒。

    啪!

    秦阳一巴掌,将最先过来的那人,抽飞七八米远。

    直接撞到远处墙壁上,滑下来,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我去!

    众人差点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这尼玛……还是人类吗!”

    哪怕洛家大少洛尘,在这一刻,嘴巴也完全张成了一个o型,明显被震惊住。

    “再惹本帝,小心你们的狗命!滚!”

    秦阳猛地一拂衣袖,才发现,自己并未穿仙界衣袍,只留下现场的众人集体石化,彻底懵了!

    (求推荐,求收藏!)

    ……

    002 顾瑾言

    京月环球大厦,在这座大厦一百多层楼处的某间豪华总统套房内。

    一名面色帅气的神秘少年,正坐在意大利贵族沙发上,惬意地喝着酒,并透过巨大的落地窗,俯瞰着整个城市的夜景。

    边上,一名大厦经理,正恭敬地守候着,唯唯诺诺地说着什么。

    毕竟整座大厦都隶属于京月国际,而面前这位少年的母亲,就是京月国际的实际拥有人。

    少年,正是秦阳!

    秦阳,省城苏阳市秦家的纨绔子弟。

    平时里,飙车,喝酒,打架,各种不良嗜好都有,典型的纨绔大少,也因此,很多人认识他。

    至于东方怜香,以他的家世,哪怕东方怜香倒贴都算对方高攀。

    前世秦阳因为打赌认输,才会去故意转学校去追求东方怜香,却不想,对方竟然将他当成了一只舔狗。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秦阳面无表情的道。

    “是!”大厦经理迅速退了下去。

    秦阳再次端起酒杯,缓慢地抿了一口酒。

    只是对于早已喝惯了仙家酒酿的秦阳来说,地球上的酒水实在无味。

    但他来这里并非消遣,只是习惯性的,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而在高处俯瞰整座城市,无论是在仙界,还是在魔界,都一直是秦阳的习惯。

    “看来……自己是真的重生了。”秦阳的眼睛渐渐眯起,前世,他因在京城无意间惹到一个神秘势力,导致家族被灭。

    后来,秦阳为了报仇,九死一生,终究以失败告终。

    但秦阳并没有死,反而去了异界,用无数鲜血铸就了仙帝之位!

    却又偶然被“厄运诅咒”侵噬,化身成魔,为天道不容,陨落重修。

    “还真是一场梦啊!”

    秦阳咂了咂嘴,无奈地摇了摇头。

    “嘶!”

    突然,秦阳感觉到颈部位置传来刺痛。

    “怎么回事?”

    秦阳心中一惊,很快察觉到,他的脖颈等处,有密密麻麻的咒文在凝聚环绕,最终形成一个诡异的图腾。

    “厄运诅咒!它竟然没有消失?”

    秦阳心中震惊,前世,他便因这“厄运诅咒”缠身,成为天魔,所过之处,一片尸山血海。

    严重时,一方城池,一个大陆,甚至一片星域都能被这“厄运诅咒”的冲击波,轻易摧毁。

    却不想,它竟然又回来了!

    秦阳眉头紧皱,这东西还赖上自己了?

    片刻,秦阳发现空中出现一丝丝有若实质般的血线,而它的源头,则是来自下方城市处芸芸众生中的一员。

    “哼!我倒是想要瞧瞧,究竟是谁……”

    半小时后,秦阳来到大街上,嘴角噙着一丝冷意。

    他已经锁定了一名神秘的青年男子。

    对方大约三十出头,有着一副东亚面孔,满脸的络腮胡子,穿衣风格特别低调,普通的黑色polo衫,休闲裤,非常不起眼。

    “厄运诅咒……竟然在吞噬这些血线!”

    秦阳眼睛渐渐眯起,他对“厄运诅咒”知之甚少,根本不知道这一幕该如何解释!

    “这些血线莫非是杀气与尸气的聚集?”

    秦阳很快明白想起了什么,面色一变。

    杀手!

    这竟然是一名杀手!

    秦阳完全没想到,在大街上,竟然也能碰见杀手?

    很快,对方似乎走进了一家酒吧,秦阳悄然跟上。

    大约五分钟后,秦阳与对方一样,都在吧台附近喝起了酒,秦阳并没有打草惊蛇。

    咦?

    突然,秦阳感觉到像是有什么人在靠近。

    轰!

    仿佛撕裂风暴般的声音响起。

    一名伪装成短裙服务生的美丽女子,不知何时来到了吧台处,一腿踢向那精瘦男子。

    嗯?

    精瘦男子迅速惊醒,身子一矮。

    砰!

    酒水四溅!玻璃碎了一地!

    附近几人立马尖叫起来。

    砰砰砰!

    又是一连串的声响。

    吧台上,酒杯破碎,酒水洒到了客人身上。

    一时间,尖叫声四起,现场一片混乱。

    “该死!”

    精瘦男子骂了一句,就地一滚,很快混入人群,朝门口窜射而去。

    似乎早已想好了退路!

    “混蛋!”

    美丽女子娇喝一声,推开拥挤的人群,快速追击。

    没多久,警车声响起,酒吧的保安也陆续出现,前来询问情况。

    秦阳喝完最后一口酒,放下酒杯,嘴角微勾。

    “顾瑾言?没想到她也在!”

    “嗡嗡嗡……”

    清晨,在苏阳郊区某处密林,高空中正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声。

    几架侦查机一边降低飞行高度,一边用无线电联络着。

    明显在执行特殊任务!

    轰!

    没多久,几辆特殊牌照的吉普车,如猛兽一般,从山林中窜出。

    车门打开,十多名全服武装的壮汉,簇拥着一名冷酷的美丽女子,快速走出。

    女子大约二十出头,劲爽的黑色短发,容貌出众,眼神锋利,有一股野性美。

    而在女子的身周,每一位都是身材壮硕,虎视狼顾,以一敌十的特殊战士。

    “搜!”

    女子一挥手,众多特殊战士迅速散开。

    “啧啧……这小妞儿的脾气还是没变啊!”秦阳目光玩味。

    顾瑾言,省城顶级家族顾家的千金大小姐!来自esc特殊对战小组的成员,名副其实的华夏尖兵!

    他们这一次,是在追捕一名国际上声名狼藉的顶尖杀手。

    但那名顶尖杀手极为恐怖,后来,这顾瑾言在追击对方的过程中,双眼被刺瞎,四肢被跺,下场极为惨烈!

    而事故,似乎就是在这一次。

    “你们是在抓人吧?”

    也不知何时,树林中,突然传来这样一道声音。

    嗯?

    顾瑾言心中一惊。

    “谁?”

    刷刷刷!

    众多黑幽幽的洞口,指向了不远处的丛林。

    他们缓慢靠近,不断打出各种手势,显得极为警惕。

    这时,那奇异的声音再次响起。

    “响尾蛇的确很难缠,是一名在国际上都很危险的人物……”

    秦阳一边淡然的说着,一边从某颗大树后,缓慢地走了出来。

    “响尾蛇?!”

    顾瑾言一脸的震惊。

    在半个小时前,他们得到一份绝顶机密文件,抓捕一名国际犯罪分子!

    至于具体是什么名号,他们并不清楚。

    甚至于刚才在与苏阳警方的人配合时,上面的人也没有要透露的意思,这小子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小子,举起你的双手!给我老实点!”

    其余特殊战士,同样充满警惕,端着幽黑的洞口,迈着谨慎的步子。

    秦阳一脸的笑意,没有丝毫慌张,直到顾瑾言靠近,才总算是认出了秦阳。

    “是你!”

    顾瑾言惊呼一声,这家伙可是一个大纨绔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