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身体里有仙魔 > 第7章 林先生
    半小时后,秦阳睁开眼眸。

    魂力总算是恢复了一些,但依旧太弱。

    此次重生归来,他的魂力,连前世万分之一都达不到。

    秦阳明白,自己得尽快走上修炼之路。

    否则,他的魂力会长期处于停滞状态,无法继续得到增长。

    “各位旅客你们好!前方停车站是徐市车站,有要下车的旅客……”

    因为秦阳乘坐的是普快列车,中途会走走停停。

    这节15号车厢,目前已经走了一大半。

    秦阳与秋沐染对面的座位,也换成了一名商务男士和一名穿着朴素的中年妇女。

    商务男士是典型的社会精英,即便出差,也一直在通电话开会之类的,年纪大约四十出头,脸上留下了岁月的沧桑痕迹。

    中年妇女,上车后也有跟她女儿通电话。

    从电话内容中,似乎能听出,她早年失去了丈夫,一个人将她儿子女儿拉扯大,家里还有两个老人等着她照顾。

    中年妇女无疑是一位伟大的母亲。

    但秦阳可不认为,对方有一个好女儿。

    至少从电话那头不耐烦的语气,以及一些年轻人的喧闹声就能听出来。

    中年妇女忍不住说了两句,结果对方就挂了电话,使得中年妇女一个人默默的流着眼泪。

    “哎,太可怜了!”

    秋沐染明显有些同情。

    她本就出生江州上层家庭,平时生活无忧无虑,哪里会想过,这世上还有如此难事。

    转过头时,却发现,秦阳依旧是一副扑克脸,仿佛对任何事物都漠不关心。

    “哼!”秋沐染觉得秦阳实在太冷漠了。

    半小时前,秦阳将纹身壮汉暴打了一顿,算是帮了她。

    秋沐染原本想要主动认识秦阳的,可秦阳压根不搭理,让秋沐染特别郁闷。

    所以秦阳在她的眼里,已经完全成为了一个高冷暴力男!

    而且还是没有任何同情心的那种。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秦阳对她的不理不睬。

    要知道,秋沐染在江州,不知道有多少顶级富家公子哥都在追求她。

    其中最出名的一个,就是楚家公子楚安城。

    那可是真正的人中龙凤。

    “这小子,如此冷漠无情,连楚公子的脚趾头都比不上。”秋沐染非常郁闷的想。

    大半小时后,车厢又换了一批人。

    对面的座位,被一名长发艺术男和一名肥胖女人所代替。

    大家似乎都没有交流欲望,也没有惊叹秋沐染的美貌,都在刷手机,各玩各的。

    这时,车厢门口,一名西装革履,戴着圆框眼镜的半百老人,引着一个像是农民工的草帽背心青年,缓慢地走了过来。

    “林先生,实在太委屈您了!因为去江州的一条高速路,发生了山体滑坡,目前还在紧急抢修。所以不得不坐火车,林先生,抱歉啊!”

    半百老人一看就是有身份的人,可是却一直弯着腰,在前面带路,就仿佛背心青年是什么大人物似的。

    “没事儿!这铁疙瘩比村长家的拖拉机快多了,啧啧!”

    背心青年嘴里叼着一根青草,一副玩世不恭的姿态。

    但半百老人却丝毫不敢怠慢,毕竟这一位可是他从白云山千幸万苦才请回来的。

    表面上对方也就一个普通农民工,脚下穿着人字拖,大裤衩,白背心上还有两个破洞。

    但也唯有半百老人才知道,这一位的身份可了不得!

    如果不是他们集团公司的老董事长亲自打电话,恐怕都不一定能请得动对方下山。

    “天苍苍,地茫茫,隔壁的王寡妇爱流氓……嘿嘿……”

    背心青年一边吹着口哨,一边哼着小曲儿,无聊地朝车厢这边走了过来。

    咦?

    突然,背心青年眼前一亮。

    “我去!城里的花姑娘,比隔壁的王寡妇水灵多了!”

    背心青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不远处的秋沐染,随即上前,一巴掌拍在秦阳的肩膀上。

    “喂,哥们,换个座位。”

    说着这话时,他的目光始终都在秋沐染的身上,那火辣的身材,差点让他忍不住流口水。

    青年人名叫林飞,是从大山里出来的高手,以前还是个兵王,这次是奉命到江州当某个校花的贴身保镖。

    “林先生!您的座位在这边!”

    半百老人恰好也来到了这里,见到秋沐染之后,同样被对方的姿色吓了一跳。

    但他这次来的任务,是请林飞当他们小姐的保镖。

    既然是保镖,他当然不希望对方到处惹事。

    此刻,秦阳缓慢地睁开双眼,看到对方手掌竟然搭在自己的肩膀上,秦阳淡淡地吐出一个字眼:“滚!”

    “嗯?你说什么?”林飞眼睛渐渐眯了起来。

    他林飞虽然很装逼,玩世不恭,但他是有真实实力的。

    眼前这小子竟然敢叫他滚,林飞如何不怒?

    然而,下一秒。

    秦阳已经捏住了林飞的脖子,将他吊在了空中。

    啊?

    不可能!

    半白老人差点连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而林飞的心中更是不由惊骇欲绝。

    他可是从小修炼,在国外混过好几年的兵王啊!

    就算是老头子,都说他这次下山去江州,基本就无敌了。

    但眼前这人,竟然一只手就将他提了起来。

    林飞如何不震惊?

    “这位朋友……或许,我们之间有些误会!”

    林飞面色难看,因为这一刻,他震惊的发现,自己全身都似乎无法动弹了。

    甚至连灵魂深处,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同样,半百老人也完全被震慑住。

    这可是他们云氏集团花费巨大代价才从白云山上请回来的顶级保镖啊!

    据说对方还是修炼人士……

    怎么现在随便碰上个人,就被对方如此轻松就给吊了起来,那以后还怎么保护他们家小姐啊?

    “喂,你在干什么!”

    秋沐染原本还在听音乐,无意间看到秦阳将一个农民工吊了起来,当时就怒了。

    “快放开他!”秋沐染怒目而视,尽管秦阳之前救了她,但这个混蛋,也太嚣张了吧!

    随随便便就把人吊起来,还有没有王法了?

    秦阳哼了一声,将林飞随意一丢。

    砰!

    林飞摔倒在地上,目光惊惧,明显被震惊住了。

    “我去!老头子竟然骗我,说这是一趟美差,这尼玛我还在车上,就被别人秒杀了,以后我林飞还怎么混啊?”

    林飞差点想哭,觉得以后要低调点,再也不敢随便装逼了。

    “哼!”秋沐染瞪了秦阳一眼,觉得身边这家伙就是个不讲理的暴力男。

    之前一巴掌将人扇飞,现在又一只手就把人给吊了起来,行事完全无所顾忌,实在过分!

    秋沐染只希望这家伙别再惹什么事了。

    很快,背心青年与半百老人灰溜溜的离开了现场。

    啪!

    秦阳的桌上突然多了一万块钱。

    “小子,闪一边去!这个座位,哥要了!”

    这时,一个拖着麻布袋,大约二十出头的青年人,脸上露出装逼的笑容。

    似乎也是刚上火车。

    那一万块钱,正是他随手从麻袋里拿出来的。

    看样子,麻袋里至少七八十万!

    “我去!”四周众人差点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眸中俱都露出惊惧神色。

    这青年人竟然带着一麻袋钱上火车,这也太张扬了吧。

    青年人名叫陆天,原本是个穷二代,天天被房东赶不说,前不久还和前女友分了手。

    突然有一天,天降巨富,他摇身一变,成了一名大富豪失散多年的儿子,于是带着一大麻袋钱,到处装逼!

    “喂喂喂……你干嘛!”

    这时,秦阳已经暴力地拉开窗户,抓住对方的衣领,连人带那麻袋,一起扔了出去!

    “救命啊……!”

    这下,众人全懵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