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豪婿 > 第688章 天星子
    除非提供给桃花扇的能源灵池彻底枯竭,否则大概只能得到定星真人在其内修成溯命境界的地仙,能将这道神通无视,才能做出这天河阵。

    林北没有想到,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北斗派的人依旧如陆然记忆里一样蠢笨不堪。

    林北走到定星真人送出的法宝前,拾起法宝仔细观看,这法宝倒是很符合北斗派的特点,又是一件星盘。

    星盘这种特殊的法宝,在陆然记忆里有着详细说明,林北是没有能力使用的,看来只能卖掉了。

    也不知道当初陆然经常光顾的那几家销赃店铺,如今是否还在老地方开放着。

    林北将星盘收起,又扫了眼天河阵内无能狂怒的定星真人,转身准备去往灵池修炼。

    回灵阵布好之后,天河岛上的灵气正在一点点的回升此刻正是修炼的最好时机。

    灵脉中的精纯灵气被引出,这些精纯灵气练入法相内,既能加快法相的凝实速度,又能纯化法相,是一件不小的机缘。

    若不是看到定星真人这么个天赋很高的仇人,林北也不会浪费这么长时间,花费时间把他勾引入阵。

    毕竟两百年修到真人境后期,这种天赋说实话林北有些被吓到。

    真人境相当于元婴期,在一个末法世界,一个门派被灭的丧家之犬,在两百年内修成元婴期修为,这不可谓不恐怖。

    这种天才若是放任在外面跑,这一年时间,林北估摸着自己怕是没多少心里去布阵去修行了。

    怕不是大多数时间,都要用来应付定星道人的复仇。

    毕竟这定星道人,看上去也不像是个能忍的,与之相比,区区一些机缘错过就是。

    此刻定星真人被收拾好了,陆林北也就放心了。不过想去修炼的路依旧还不能如林北所愿,阵外忽然又热闹起来。

    林北挥手将天河阵隐藏起来,接着又撤掉屏蔽阵外视线的屏障,想看看阵外又在闹什么幺蛾子。

    屏障一撤,林北就见到一个熟人,一个在陆然记忆里,也有着深刻印象的存在。

    陆然曾经阵道大会上的对手,洛漾。

    “你就是他们请来破阵的阵道大家?”林北看着阵外的洛漾,眉头挑,心里忽然有些不安。

    洛漾的水准在陆然的记忆里,在当初陆然肆意妄为的年代中,在年轻一代的阵道修士中,只在陆然之下。

    而阵道大会后,陆然为了给父母复仇,一心一意专研如何使人沾染业力,败坏德行。

    对于阵法知识,除了经常用到的几座杀阵外,其余的都未有时间钻研。

    可洛漾不同,陆然记忆中明确指出,洛漾在当初阵道大会后,就被帝都朝阳阁收为弟子,朝阳阁可是阵道大宗。

    陆然记忆中对朝阳阁,都有着向往之情。

    虽然洛漾的天赋不是绝佳,但其心性却是不差,再加上其人一直在朝阳阁内深修,这两百多年的过去,林北看着洛漾,内心还真没谱。

    听到林北的话语,阵外的洛漾笑着应道:“陆道友说笑了,贫道只是前来东海搜寻葵水精气,洽闻陆道引脱困,就前来看看。

    自当年大会一别,贫道与道友间可有数百年未见了。

    贫道甚是想念,这就先不递贴了。”

    仙桃阵外的洛大家洛漾,和林北此时模样大差不差,都是一幅青年模样。

    只是眉心处凸起的点点红印,表露出这位阵道大家平日驻颜丹服食过多,以致丹毒堆积。

    洛漾站在仙桃阵外,彬彬有礼的和林北交谈着,只是手中去拿出一面折扇。

    林北在阵内看着洛漾拿出的折扇,顿时心中感到不妙。

    这折扇虽然陆然记忆里,从未提到过,但是上面刻录着的密密麻麻的阵纹,无疑在告诉林北,这是件阵道法宝。

    虽然看起来没有桃花扇厉害,但是只要是阵道法宝,林北就不敢小瞧了。

    毕竟这个世界的阵道法宝,若落到修真界,恐怕最少都是分神期级别的法宝。

    更别说,阵道法宝在阵道大家手中,能发挥出来的威力,虽说秒杀真人修士有些牵强,但是把真人期修士拿来任意玩弄还是随意的。

    而此刻洛漾若是要拿着这件阵道法宝来强迫仙桃阵,林北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完全抗住。

    毕竟阵法运转需要的是修为和法力,天河岛内的灵池可不深厚,他根本耗不过外面这么多修士。

    只是这洛漾表面彬彬有礼,暗地里却已经准备出手破阵,到是有了当年陆然的几分风范。

    难不成这个世界的修士,修炼阵法一道的修士,大多都是和陆然是一个德行?

    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灭门不吭声的模样?

    林北心里不安加重,目前的他对付一些歪瓜裂枣还行,要是洛漾和他打擂台,他根本撑不住多少时间。

    林北想着,只能思考外援是否会出手了。

    林北目前还有一个依仗,就是白云地仙。只是这么久了毫无反应,这白云地仙是真的不准备出手吗?

    林北心里有些凄然,他之所以表现的这么游刃有余,一方面是因为有着阵法在,林北心里不怎么担心,另一方面念得就是白云地仙应该可以会出手相助。

    只要白云地仙出手相助,那么在多的真人境修士,林北心中有无大惧。

    但显然,此刻这么长时间过去,洛漾都被请来要出手破阵了,还是没有看到动静,这白云地仙比他想象中要凉薄和虚伪不少。

    林北心里叹了口气,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继续跟洛漾打着机锋,像是看不到洛漾正在布下隔绝四周灵气的大阵般和洛漾闲聊着。

    只是一股莫名的气息从林北身上慢慢升腾而出,引来无数震惊目光。

    “怎么可能,他身上怎么还会有着龙脉气运?”

    “不清楚,这两年的龙脉气运明明早已被我们握在手中,没有逸散半分,应该是当初天星失手了。”

    “不可能,天星是第一个接到传令的,他手中还有上界赐下的宝物,怎么可能失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