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学魔养成系统 > 022 女人可是撒谎的动物

022 女人可是撒谎的动物

    李峥蹦跶着下楼,心情顺畅许多。

    转弯就撞上乔生了。

    瑟瑟发抖。

    赶紧捂头。

    乔生不一般,上楼都是一迈四节,噌噌的,跟跨栏似的。

    一边蹭还一边嘟囔:“不行,我得拉着她一起走。”

    路过李峥的时候,他不忘说道:“你先忙啊,这事儿完了,哥哥请你顿大的,绝对到位。”

    李峥根本不敢答应,扭头就跑。

    回到班里,才算稳定下来。

    午休时间,班里多数人都在趴着睡觉,少数人聊天,还有几个人围一圈偷偷看手机。

    他下意识地望向林逾静的座位。

    倒不是因为别的,主要是自从关注她以后,收获了很多学习窍门,搞不好又能发现点什么呢。

    但这次,视线却被一个人挡住了。

    江青华正凑在林逾静桌前支支吾吾。

    “这个……我刚好带了这个……”江青华故作随意地将一个小圆盒拍在林逾静桌上,“润喉糖,橘子味的,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

    李峥哼笑一声,坐回座位。

    江青华,你可真不懂女人。

    女人可是撒谎的动物。

    当真你就输了。

    她说嗓子疼就嗓子疼?

    她就是没事儿找事儿。

    理她干嘛?

    不惯她臭毛病。

    哎,你还是太年轻了。

    却见林逾静侧脸趴在桌上,双手平摊,像是投降的手势,一动不动。

    似乎还能听到“噜噜”的声音。

    这没心没肺的。

    睡的还挺香。

    江青华又叫了两声才发现,她戴着耳机呢。

    好像不该吵醒她。

    江青华有些纠结,不知道是该拿走润喉糖,等她醒了再送,还是干脆放这里。

    “呀呀呀呀呀呀。”刘月迈着范伟一样的步子挤了过来,麻花辫一翘,“我还说你在校门口收什么快递呢,原来是嗓子药啊。”

    “嘘……嘘……”江青华脸一红,慌得要死。

    “号外,号外!”刘月兴冲冲地便要呼喊。

    “别别别。”江青华忙推着她疯狂向门口冲去,“今天我替你做值日。”

    “一次不行,三次。”刘月大笑道。

    “三次三次三次。”

    二人推搡着出了教室门,林逾静却也被吵醒了。

    她摘下耳机,咕噜咕噜揉了揉眼睛。

    “唔……”

    生气。

    起床气。

    “!”她发现了桌上的喉糖。

    警惕四望。

    很自然地,发现了李峥。

    李峥扭头,不理她。

    “噫~~~”她却把喉糖拿起来,抿了抿嘴,按着脖子假装咳嗽起来,“咳~~咳~~”

    李峥不高兴了。

    什么意思?

    以为我不知道你嗓子疼是假装的?

    我才没江青华那么单纯好么。

    “不是我送的。”李峥横眉道,“疼死你算。”

    “嘁!”林逾静不屑甩头,但还是笑嘻嘻地打开盒子,剥了一颗,“啊呜”塞进嘴里,塞上耳机接着睡。

    美滋滋的。

    也不怕蛀牙。

    江青华此时才回到班里,见喉糖盒子开了,面色一喜。

    他想问李峥,却又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改口道:“走着,打球去啊mvp。”

    “不敢不敢,我都是瞎蒙的。”李峥一板一眼地挑出比较柔软的书籍本子,按照人体功能学原理,科学地布置在桌面上,“我放学再打吧,不然一身汗,难受。”

    “那成吧。”江青华想了想还是说道,“那个,林逾静要是醒了,告诉她,不够我还有。”

    “你自己说吧,我不想理她。”

    “还斗气儿呢?”江青华转而笑道,“那放学打篮球的时候,你也藏着点啊,你可是秘密武器,别让二班发现你的真实实力。”

    “嗯,藏匿气息,这个我擅长。”李峥自信点头。

    “哈哈,那我走了,林逾静要是问……算了,你睡吧。”

    看着江青华离去,即便是李峥,也能感觉到,他完全没有往日潇洒了。

    这家伙,不会是……对林逾静有企图吧。

    李峥狞着脸摇头。

    不看好,非常不看好。

    林逾静,那是何等的毒辣。

    江青华偏又如此单纯。

    实力太悬殊了。

    活着不好吗,江帅。

    李峥不再多想,稳稳趴向了刚摞好的书籍枕上。

    这个枕头不一般。

    物理枕套,化学内瓤,中间还夹着数学作业。

    趴在上面,就两个字。

    朴实无华。

    嗯,争取做个考试梦。

    写作业也行。

    ……

    天潭医院,神经外科病房区。

    一个戴着无框眼镜,大中分高马尾的年轻女医生快步前行。

    因为她的发型有点像曰本武士,男同事们经常开玩笑叫她苍井文月老师。

    程文月完全不知道这个称呼是为了什么。

    真不知道这帮医科男脑子里都是什么东西。

    虽然男同事们很不客气,但胡春梅和乔生却是毕恭毕敬地跟在她身后。

    只要跟着她,干什么都会很顺利。

    十天半个月都不一定能抢到的专家号,秒挂。

    胡春梅却因搞了特殊,很不自在,都不敢抬头看其他住院患者。

    片刻,行至副主任办公室门前。

    程文月抬手看表。

    “4,3,2,1。”

    在她计时结束的同时,办公室里传来了手机闹钟的声音。

    然后是一个男人舒展身体的呻吟声。

    半分钟后,程文月才敲门。

    “李老师,我。”

    里面的人小跑过来,亲自打开了门。

    李毅见到胡春梅夫妇,毕恭毕敬地请进门来:“胡老师,乔老师,请。”

    胡春梅此前没见过李毅,但只看一眼,就确定他是李峥的父亲无疑了,只是身体看上去比李峥健康有力很多,不太像是这个岁数的男人。

    当然,跟乔生比还有差距。

    乔生是不太像这个时代的文明人。

    “李哥李哥,打扰了李哥。”乔生笑呵呵地拥着妻子走了进来。

    胡春梅一边骂一边入座:“你跟哪儿呢,你来这套……”

    “呵呵,没事,别见外。”李毅伸了个懒腰,坐在桌前,擦着眼镜笑道,“久等了,不好意思。我每天中午,必须得眯这20分钟眼,不然一天怎么都盯不下来。”

    “没事儿,刚到,刚到。”乔生忙将材料放在桌上。

    李毅只扫了一眼,便拿起医保卡,在读卡器上刷了一下。

    “以前在我们院看过是吧。”李毅在电脑里轻松调出了胡春梅的病案,“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