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学魔养成系统 > 033 我们静静心肠黑啊?

033 我们静静心肠黑啊?

    “哦?现在不能介绍么?”陶老师瞳色一闪,“你知道,我跟胡友斌抢着要孩子呢。”

    “哎呀,再着急,人家也要下个月才回国的~”唐知非拿起手机,从朋友圈里点开了一位男士的照片,随便放出一张肌肉健身照,“学人工智能的,博士刚毕业,国内几大公司都发offer了。”

    陶老师看着那精壮的肌肉,有些眼晕:“那……我这个条件是不是……”

    “你条件多好啊,再说你别看他又帅又壮,个子其实也不高,还没到你180的身高要求呢。”

    “嗨……这个,身高其实差不多就好了,也没那么严格。”陶老师彻底晕了。

    “总之,等他回来,我立刻给你安排上。”

    “o一万个k!”陶老师也来劲了,挥着教案道,“这帮小崽子,放心交给我。”

    “加油!”

    哄走了陶老师,唐知非默默地拿出本子,勾掉了一个名字。

    嘿嘿。

    这个上午。

    樱湖中学,暗流涌动。

    套路女王,她解封了。

    ……

    这个上午,李峥却很难熬。

    明明还有活力值,却不能学习。

    只能看闲书,或者闭目养神。

    更难受的是。

    周围的同学们,都学习起来了。

    物理课的听课率高得吓人。

    小陶老师像被下了药一样,讲的很卖力,提问也很频繁,班上一小半同学都被问到了。

    高二四班,明明是学气最为贫乏的地方。

    眼下,却荡出了些许灵气。

    李峥着急啊。

    张小可,你倒是快给我出来啊。

    人家刘新都知道f=ma了。

    再拖你就来不及了。

    李峥没有办法,他也急不得。

    只能先做好自己了。

    用过餐后,他整理好了往期化学试卷,抱着一摞笔记本和教材爬上了四楼。

    高三领域,依旧学威满满。

    李铮心怀敬畏地一路凑到高三一班门前,探头进去。

    多数人在午休,少数人在复习。

    唯有乔碧霞,正在讲台前练平板支撑。

    却并未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

    此时,前排的一个女生看到了李峥,眯眼一乐,扭头冲后说道:“梦溪,你们家小奶狗学弟来啦~~”

    听闻此言,休息的人也不休息了,复习的人也不复习了,连乔碧霞都撼地起身。

    一堆人,齐齐望向了班门口的李峥。

    李峥很不自在。

    高三的学霸们,怎么如此没有礼数。

    徐梦溪更是呼地一下惊醒,匆匆放下龙猫抱枕,红着脸跑上来。

    顺便捏了一下那个起哄女生的耳朵:“你别乱说……”

    “哈哈,谁让你用化学笔记包养人家啊~~”

    徐梦溪闷头出了教室,跟上次一样,推着李峥走了老远才停下。

    “我是不是打扰你了?”李峥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徐梦溪低着头使劲甩手,“她们瞎说呢,别理她们。”

    “小奶狗是什么意思?”

    “啊,这个,就是……年轻可爱的男生。”

    李峥不开心了。

    他很不喜欢“可爱”这个形容词。

    我哪里不猛男了嘛。

    徐梦溪揉了半天脸才抬起头:“那个,就把教材和高三笔记还我好了,放学后我再给你,下周五还给我就好。”

    “不用了,我已经领悟了你的学习技巧。”李峥大大方方点头道,“而且最近手头莫名的宽裕,我已经提前网购了高三的全部化学学习资料。”

    “那……你还有什么不懂的吗?”

    “知识点ok了,剩下的就是做题了。”李峥转而问道,“孙乐秧老师你熟悉么?我们班主任给我安排了他的辅导课,有什么要注意的么?”

    “哇,你们老师面子可真大。”徐梦溪点着下巴,一边想一边说道,“就是,孙老师的相貌,有点……怎么说呢,就是长的不太亲切,我一开始都有点害怕,不过其实他是个非常好的老师,就是时间太紧了,每周只来半天。”

    “没关系,我从不以貌取人。”

    “那你跟静静那样……”徐梦溪掩面笑道,“我们静静心肠黑啊?”

    “她是真滴黑。”

    “靠……”

    正说着,一个巨影哐哧哐哧扑了过来:“聊啥嘞?”

    “我以貌取人。”李峥连忙把一大摞材料塞给乔碧霞,“帮忙拿回去,谢谢。”

    “跟你霞姐客气个啥。”乔碧霞倒也不含糊,接过材料,一脸浑笑说道,“你小子成天往我们班跑,是几个意思嘛?”

    【活力值:↓↓↓】

    打住!

    李峥扭头便跑。

    “嘿,这小子。”乔碧霞面色红晕,很是舒适,“见到我就羞答答的,打篮球的时候也故意躲闪我的目光,这不是逼我多想吗。”

    徐梦溪友善提醒道:“内个,霞姐,其实所有男生对你都这样。”

    “不,这小子跟他们不一样,他尤其逆反。”乔碧霞抿嘴回身,“哎呀,要不是因为高三,我横竖要跟他好好盘盘的。”

    徐梦溪笑嘻嘻推着她往回走:“你盘江帅和油桶还不够吗,给其他人留点资源吧。”

    “说不清,说不清……”乔碧霞不禁悍然回眸,“这小子有股贱劲儿,就尤其的想盘。”

    “哈哈,你还是好好准备高考吧。”徐梦溪把乔碧霞的头扭了回来,“李峥篮球打的这么好,下周篮球赛一露面,怕是要被小学妹们盯上了。”

    “笑话,小学妹跟他打过篮球么?能跟他身体对抗么?”

    “不愧是霞姐,太懂男生了……”

    ……

    李峥一路逃窜到西侧的化学教研组门前,才敢回头。

    不容易,徐梦溪可算把她哄回去了。

    明明已经尽可能躲闪了,怎么还是被盯上了。

    他重新调整好情绪,顺过了气,才抬手敲门。

    “请进。”里面传来了一个洪亮的女声。

    听到这个声音,李峥就觉得不太妙。

    但没办法,来都来了,他还是推门进去了。

    办公室内,只有俞鸿坐在桌前,正在吃外卖烤鸭。

    “嗯?有问题么?”俞鸿瞥了眼李峥,而后继续专心卷起鸭饼,“月考成绩已经改了,但就不重新发成绩单了,你自己计算一下就好。”

    “辛苦俞老师了。”李峥硬着头皮问道,“那个……孙乐秧老师上课前会来这里么?”

    “嗯,会来坐坐。”俞鸿答过之后,才发觉异样,“你找他?”

    “嗯。”

    俞鸿顺势瞥向了李峥手里的卷子。

    “李峥,有意见你就直说。”俞鸿三两口吃掉了卷饼,擦着手说道,“我不够教你了是不是?”

    转变来得太突然。

    李峥慌得冒烟。

    你问是不是?

    那肯定是的。

    所以。

    你就不要问嘛。

    大家心知肚明不好吗。

    你非这么问。

    我怎么答嘛。

    “没关系,你直说。”俞鸿点头道,“我跟谁都直来直往。”

    李峥只好强答:“我只是在化学上,实在找不到感觉,想请教各种风格的老师,硬着头皮试试。”

    “那人家孙老师有时间么?”俞鸿转而问道,“需要我帮你打个招呼么?”

    “不用,打过招呼了,谢谢老师。”

    “打过了啊……”俞鸿想了想,随即“嗯”了一声,“孙老师是仁大附中的优秀教师,带队去奥赛的,水平肯定在我之上,既然打过招呼,试一试也是可以的。”

    俞鸿这便起身收拾起快餐盒:“随便坐吧,他一会儿就来。”

    李峥领命,不敢多言。

    片刻后,俞鸿便拎着餐盒昂首快步离去。

    李峥劫后余生,擦了把汗。

    虽然余老师总是照本宣科,但这性格还真是可圈可点。

    又过了两三分钟,一个风尘仆仆,穿着大风衣的男老师推门进来。

    标准的地中海发型,银边眼镜。

    八字眉,迷糊眼儿。

    虽是位教师,脸上却写满了这个年龄男人逃不过的猥琐。

    是他了,没错。

    “孙老师。”李峥起身迎接。

    “哦哦,是李峥吧?”孙乐秧放下公文包,一边脱外套一边抽了抽鼻子,“这大中午的,谁吃烤鸭呢,你们学校伙食这么好?”

    “应该是某个老师自己订的吧。”李峥帮忙接过外套,挂在衣架上。

    “准是俞鸿了,想起什么吃什么,一个月不带重样儿的。”孙乐秧笑着落座,“春梅咋样了?”

    “已经住院了,很快手术。”李峥抓起卷子,拉了一把椅子凑了过去。

    “那就好,那就好。”孙乐秧不再多言,拿起李峥的卷子快速扫视起来。

    “概念题得分率很高。”

    “分析题不太行。”

    “公式稍微玩点花样就迷糊。”

    “没事,别灰心。”

    “春梅说你其它理科都不错,那就不是悟性的问题。”

    “这样,我带了一份高一的卷子,你现场做一下,”孙乐秧说着,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小沓卷子,挑了挑,选出一张递给李峥,“我出的卷子比较全面,能暴露问题,你好好做,我也看看你以前的错误,看能不能总结点东西出来。”

    “谢谢老师。”李峥火速接过卷子,但眼睛却停在了孙乐秧的公文包上。

    孙乐秧,首屈一指的中学化学老师。

    他的卷子,一定也是极尽妖娆与巧妙,随便做上两道,都会有不小的启发。

    想做。

    摸一摸都可以。

    李峥根本控制不住身体,攥着属于他的基础卷迟迟不动。

    孙乐秧见状只一笑:“其它都是给我们学校学生做的,你非要做,怕不是要给你做哭喽。”

    “那也想做。”李峥完全失态了。

    “哎呀真是……”孙乐秧挠着地中海乐了,“春梅真是没说错,你这样的学生我都没见识过……这样吧,你如果15分钟内,能做完基础卷,得分85以上,我就再发你一张。”

    “!!!”李峥拉起椅子往旁边的桌前移坐,撕开笔袋就抓笔狂写。

    你妈的。

    活力值不就是该这么用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