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学魔养成系统 > 129 这不公平啊!

129 这不公平啊!

    李峥和史洋洗完手出去,这才互视一眼。

    明明在厕所里聊得火热,这一见到真人,却又都腼腆起来。

    比网友见面还要尴尬。

    史洋的样子,与李峥想像中的大差不差。

    一米七五的个头,中等偏胖,平头眼镜,属实一个plus版的学习好造型。

    增强的地方主要在于,他的脸更大一些,即便板着脸都好像在笑,不是那种笑面虎的笑,而是随时随地都憋着使坏的那种笑。

    尤其是那双眼睛,也不知是天生的还是后天憋出来的,永远是一副弯笑的样子,略显魔性。

    总结起来就是腼腆,蔫儿坏,闷骚中带着灵气。

    另一边,史洋眼里的李峥,却与他设想中的要相去甚远。

    既不戴眼镜,又挺帅的,还很会聊天……

    史洋心中不由得暗骂。

    这不公平啊!

    你妈的天道不公啊。

    李峥这逼。

    绝逼有女朋友。

    不公啊!

    二人就这么一路走回大街,都没说话。

    一路上,史洋满脑子都是女人。

    他只想打探李峥到底有没有女朋友,有女朋友的感觉到底是怎样的,女生的舌头是不是凉凉的。

    但初次见面,这些羞耻的问题,他又不好直问。

    李峥则满脑子都是炸屎,但想着史洋毕竟人称钴神,究极学霸,想必脑子里都是化学公式,初次见面就问这么不堪的事情,似乎不太好。

    大家明明在网络上一起“all  hail”,在公厕里畅所欲言。

    可没了网线和隔板,却反而距离更远了。

    拐过弯的时候,李峥终于忍不住了,选了一个虚伪的话题,率先开口:“这个,史兄……你那道难题,做的真是妙,妙到我都看不懂了。”

    “哪里哪里……”史洋傻笑挠脸,愈发腼腆,“碰巧看过一篇论文,有些小设想,我不是发在群里了么,你哪里不懂?”

    “主要是……我再想想吧……”李峥后悔提起这个话题了。

    这会儿史洋也是心一横,死瞪着地面问道:“李兄,我看你这个情况……大概是有女朋友的吧?”

    “怎么可能?”李峥看着史洋抵触的样子,面色一抽,“你瞧不起人是不是?”

    “啊?没有啊……”史洋一脸懵逼。

    “不是瞧不起人么?”李峥陷入沉思,“我去化竞考试的时候,别人就都是你这样,不爱搭理我,难道不是瞧不起我么?”

    “肯定不是啊兄弟……”史洋嘿嘿一笑,“只是你这个造型太出众了,总感觉不是一路人,不太好面对。”

    “啊。”李峥惊道,“那是我误会大家了?”

    “误会了误会了。”史洋抬眉问道,“所以你真没女朋友?”

    “那是大学以后的事情了,你想什么呢?”李峥有些不忿。

    “那我就放心了……”史洋这才舒服下来,笑呵呵伸出右手,“同道中人,同道中人。”

    李峥也笑着伸出右手。

    但两人就要触碰的时候。

    却又都缩了一下,转头四顾。

    这次不是因为腼腆。

    而是总感觉对方没洗干净。

    李峥见钴神还挺好说话的,这便也问道:“史兄,有件事我也是憋了好久了,就是。。炸屎那事儿,是真的么?”

    “嗨呀!”史洋双掌一拍,顿时来了兴致,笑容也跟着玄妙起来,“你早说嘛,我还当你是个正经人。”

    李峥只催促道,“来来来,快点,我等不及了。”

    “嗨,那其实是个误传,炸的不是居民楼。”史洋舔了舔嘴唇,撸起袖管这便比划起来,“那是我小学六年级的事了……”

    在史洋的一手讲解中,李峥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全貌。

    比网传版更妙。

    话说,史洋他爸,史父,是一位中学化学老师。

    史洋小学的时候,放学还比较早,因此每天放学都会去他爸的学校玩。

    每每此时,史父便会带着史洋来到化学实验室,扔给史洋一些安全的化学玩具让他玩耍,然后自己坐在旁边批作业做教案什么的。

    偶尔提前完成了工作,便会做一个视觉感强的实验给史洋看。

    史洋也就由此入迷了,天天缠着爸爸要做实验。

    另一边,又缠着妈妈买了大量的实验设备和原料。

    不仅在学校玩,在家里也玩,什么高锰酸钾+甘油凭空造火,什么私制氯气没控制好量,瓶塞炸裂险些中毒之类的事情,他都干过。

    每次闯出这种级别的灾祸,史父都毫无疑问会一顿胖揍,然后扔掉所有化学方面的东西。

    可每次缓半个来月,史母又总会耐不住儿子的哀求,又重新给他置办一套。

    之后闯祸,胖揍,周而复始。

    当一个熊孩子,掌握了化学,那一定是一场灾难。

    反正,这一家子能活到今天,也挺不容易的。

    待到史洋六年级下半学期的时候,实验就已经做得有板有眼了,也许是因为各种祸他都闯过一遍了,非常懂得规避危险,这会儿的他做起实验,连史父都挑不出毛病了,也便逐渐放松了监督。

    正因如此,才给了史洋可乘之机。

    往日,他跟爸爸在化学实验室,爸爸都是要盯着他的,就怕他使坏。

    但那一天,史父提前批完了作业,眼见史洋已经很娴熟了,便趴在桌上瞌睡了一会儿。

    就是这一会儿,史洋偷了块拳头大小的钠块,装袋塞进了兜里。

    钠,是一种很妙的金属,化学性质很活泼,遇水剧烈反应。

    史洋曾在史父的监督下,做过将小片的钠投入酚酞水中的实验。

    钠首先会浮在水面上,然后熔成一个闪亮的小球四处游动,嘶嘶作响,溶液随之变红。

    简而言之,就是钠与水反应,生成氢氧化钠和氢气的过程。

    这个简单的实验本该就此作罢。

    但怪就怪他爸爸多嘴了。

    “实验的时候,千万只能用很小很小的钠,大一点是会爆炸的。”

    就这一句话,撩动起了史洋的心弦。

    不依赖任何燃料,金属能在水里爆炸?

    六年级的史洋,他还就不信了。

    终于在这一天,他搞到了这么一大块钠,塞进了兜里。

    准备哪天有机会,找个池塘或者小湖扔进去,看看到底会不会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