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一代女王柳炊烟 > 第493章 郎中
    “姑娘,你不是来找崔屏公主的吧?”

    柳儿含笑道,“有何不可?”

    小谨惊出一身冷汗来,“可是她的神功太厉害了,如果你们动起手来,你不是她的对手!

    姑娘,太冒险了,我们还是及早回去吧?”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柳儿竟然来找崔屏。这不是往别人的刀尖上撞吗?

    柳儿看到小谨吓得不轻,于是解释道,“我不是找崔屏,只是觉得有可能会遇上她而已。

    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如果早知道你这么害怕她,就不带你来了。”

    “姑娘,小谨只是贱命一条,死了也不足惜!

    可你不同,你身系大云国的江山,是黎民百姓的希望与寄托。

    如果你若是有个好歹,小谨万死难辞其咎啊!”

    小谨是担心柳儿的安危,而自己又没有那个能力来保护自己的主子,心急如焚。

    “你什么时候对我如此没有信心了?”柳儿微微扬了扬眉。

    “姑娘你这两次,一次比一次伤得严重,几乎差点命都保不住了。我,我担心嘛!”

    柳儿站起身来,“行了,别说了。我心里有数!

    你就别胡思乱想了,我们动身吧!再朝前走,没多远,就到了!”

    两人骑着马,不疾不徐地走着。

    果不其然,前面是一个村庄了。

    柳儿与小谨下马来,将马放在一个客栈里,要小二帮着照看。

    并付了几两银子,小二一口答应了。

    柳儿与小谨在街上走着。

    这里的人络绎不绝,一点也没有颓废的气息。

    “看来,他们没有经历过战乱,日子过得比较祥和!”

    柳儿有些羡慕。

    “其实,我们也可以呀!”

    小谨兴奋地说道。

    “只是那几个该死之人,太可恶了!若不是她们兴风作浪,就不会有战乱了。”

    “错!她们只是内忧,而外患才是根源。不知何时才能摆脱这样的局面?”

    柳儿深深地叹息。

    她原本以为,离她儿时的梦想越来越近了。

    可谁知,一下子又变得那么遥不可及,令人怅然若失。

    柳儿向人打听好了王府的位置,径自朝着王府走去。

    小谨这时才明白,柳儿来找的人,应该是东越的时寸,而并非是崔屏。这让她顿时放下心来。

    两人来到了王府跟前,王府门上挂着块斗大的金匾,时府。

    大门前,有许多人在那里围观着。

    她们两人想挤上前去,

    有人冲她们吆喝着,“喂,干什么的?赶紧走!”

    柳儿不慌不忙地说道,“我们是远道而来的郎中!听说,小王爷病了,急需要郎中诊治。

    治好了,赏赐十根金条。令我等怦然心动,垂涎三尺。

    所以,我们不辞辛劳,昼夜兼程,远远地赶来了。

    有人问道,“你们真的能够为小王爷看病?”

    “当然!若不是如此,我们何苦费这个心?”

    “好吧,你们排在他们后面吧?”

    柳儿与小谨欢喜地站在那些人身后。

    不一会儿,看到有些郎中灰头土脸地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摇头。

    柳儿喃喃自语,“莫不是小王爷得了不治之症?这么多的郎中有束手无策!”

    小谨也随声附和。

    柳儿担心轮她们都不知是什么时候了,她一边跟小谨说着话,一边挤到了前面。竟然没有一个人出声阻止她的。

    殊不知,这些人看到许多郎中都出来了,都心灰意冷了。所以,排队前后,也没有那么计较了。

    “轮到你们了!”有个管家模样的人指了指柳儿她们。

    柳儿她们跟着管家走了进去。

    里面的楼台轩榭,如同皇宫一般,果然气派。

    柳儿似乎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走廊两旁,全是官兵把守,看来戒备森严。

    柳儿一边走着,一边问道,“管家,小王爷他得了什么病啊?有多久了?”

    “一会儿,你自己看了就知道了。”

    柳儿挑了眉,这是什么态度?

    他们走进了一个院子里,时面有重兵把守。

    柳儿在心里啧啧稀奇。若是她想动杀时寸的心思,即使有再多的官兵守守着,又能把他如何?

    他们来到了一个房间里。

    床塌上躺着一个枯瘦如柴的青年。

    看来,他饱受病痛的折磨,已经瘦得只余下一层皮了。若再不救治,恐怕性命难保了。

    有几个丫鬟站在旁边,看到管家领着郎中来了,向管家一欠身。

    “小王爷,我为你带郎中来了!”

    时寸都懒得应了。看了那么的郎中,没有一个中用的。

    “郎中,请吧?”管家手作了一个姿势。

    “我看病喜欢清病,不喜有人打扰!你们都下去吧?”柳儿吩咐道。

    管家一愣,万一他们对时寸起了歹意,那如何是好?他杵在那里,好半天都没有挪动一步。

    柳儿眉毛一挑,“你是不想你们小王爷早是恢复,是吗?

    既然如此,那干脆就别治了,让他”等死吧?”

    柳儿说完,起身要走。

    听到时寸微弱的声音,“管家,你与她们都退下!听郎中的话,没有错!”

    管家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带着那些丫鬟走了出去,守在外面的院子里。

    柳儿冲小谨使了个眼色,小谨退到屋外去了,为了不让人靠近小屋。

    “我以为你连话都不会说了呢?原来,还有一口气在啊?”柳儿不无讽刺地说道。

    “你是谁?为何如此胆大包天?”

    “小王爷,你如今最应该关心的是,你的身体什么时候能好?其它的都不是那么重要,不是吗?”

    “算你说得对!你可有把握?”时寸有些艰难地说道。

    “若不是冲着你那些赏钱,我才不来这里呢?”

    柳儿故意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若是钱财,那好说。你随便开个价吧?”

    时寸到了生死一刻了,才不在乎那些钱财。

    “小王爷真是豪爽!可是,我觉得钱财也有花光的一天!我改变主意了!换别的条件吧?”

    “你说!”

    柳儿开口道,“要我治好你的病,没问题!只是你要答应我,三个条件,不知道小王爷意下如何?”

    “莫说三个了,就算是三十人,三百个也不多!我答应你!”

    “口说无凭!”柳儿道。

    “那让人送纸过来!”

    “太繁琐了!不如这样,男子汉大丈夫,你就发毒誓吧?”

    柳儿建议道。

    时寸丝毫没有犹豫,在柳儿面前发了毒誓。

    “我的三个条件暂时不说。等我想到了什么时候需要的时候我再向你索取。”

    时寸说了好。

    “据小王爷的面色观察来得出的结论,小王爷并不是生病,而是受了重伤?并且骨裂了,对不对?”

    时寸听了柳儿的话,大吃一惊,“你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