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白云殿内长生人 > 第九章 天涯浪子

第九章 天涯浪子

    临江城隍景浩,相貌堂堂,肌肤白皙,长须及胸,身形修长,是难得的一位美男子。

    头戴紫金冠,身披城隍官服,甚有威仪。

    俗话说的好,臭味相投。

    崔成化为官虽然刚正不阿,但是性格脾气却是非常好。这位景王也非是摆谱的人,性情十分随和。

    “在下乃是齐都阳间人张宁,受了崔王所托,来见景王。”张宁拱手道。

    纵使眼前这人乃是一地城隍,阴司大官。又不似张宁与崔成化的关系,但是张宁仍然不卑不亢,颇为从容。

    “早听说崔成化说,他有一侄孙出类拔萃。今天一见果然类比朱玉。坐吧。”景浩当堂坐着,笑道。随即又说道:“我与崔成化相交莫逆,便托大称你一声宁儿。”

    张宁谢过坐下,闻言说道:“见过景叔祖。”

    “哈哈哈。”景浩抚须而笑,很是开怀。随即,景浩让侍女奉茶,当然也是阴司的茶,阳间人是喝不得的。

    但是景浩与崔成化相交莫逆,知道张宁天赋异禀,连阎君赠的御酒都可以从容喝下,这阴司的茶,当然也不在话下。

    张宁也端起茶盏,品了几口,味道还可以,而且应该不是一般的茶,喝了感觉精神气爽。

    品了茶后,景浩面上露出愁容,说道:“既然宁儿来此,便知道我吃了败仗的事情吧?”

    “知道。”张宁点头道。

    “那下成鬼物十分厉害,那夜我点齐阴兵鬼卒,足有上万人。又有将校数十。气势汹汹的帅兵征讨那鬼物,却不仅没有取胜,反而被那鬼物吞了我半数人马,导致我麾下元气大伤,既是心痛也愧对阎君的信任。”

    景浩叹道。

    随即景浩又说道:“那鬼物厉害,我为它取了一个诨号,叫赤炼鬼王。这一次不仅是贤侄孙你,我还邀请了五湖四海的奇人,办了一个聚仙会,一起对付那赤炼鬼。目前人马还没有到齐,贤侄孙可在我府中小住几日。”

    张宁点了点头,拱手说道:“由叔祖安排便是。”张宁随即又说道:“不过我与那许前一起来的,我安排他在下成县的一座山头休息。答应他不久后返回,未免他担心,还请叔祖派人去知会他一声。”

    “宁儿放心,我会派遣一位将校前往告知。”景浩点头答应。之后,景浩安排了侍女伺候张宁住下。

    静等聚仙会。

    而另一边,景浩派遣了一位将校前往通知许前。张宁在阴司行走很快,将校更快,不过一个时辰便赶到了下成县山头出了阴司,降临阳间。

    此时夜色深沉,刚好适合鬼类出来活动。

    “怎么回事?”许前,陈巅二人本盘坐休息,忽然感觉到一阵阴冷身子颤栗了一下,睁开眼睛,陡然看见了一位青面獠牙鬼。

    顿时吓的汗毛倒数。

    “莫非是城内那鬼物?”许前,陈巅二人下意识的心中暗想,并心中直呼,我命休矣。

    那城内鬼物可是让城隍都吃了败仗,多少地境高手丧命城中,如果真是那鬼物出城,二人哪有命在。

    但这时这青面獠牙鬼却是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拱手问道:“二位哪一位是许前?”

    事有蹊跷,许前,陈巅镇定了下来,二人对视了一眼,许前慎重上前一步,拱手回说道:“我是。”

    “临江城隍景王遣我来见你,说是公子要在城隍王府小住几天,让你不必担心。”青面獠牙鬼说道。

    “有劳,额,壮士前来传话。”许前心中大定,连忙感谢道。但因为眼前是青面獠牙鬼,不知道怎么称呼,所以迟疑了一下。

    “职责所在,不必客气。”青面獠牙说道,随即又道:“既然话已经传到,我便就回去复命了。”

    说着,青面獠牙鬼化一团青烟,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许前与陈巅面面相视了许久,都觉得如梦似幻。

    这可真不是吹牛皮。

    张宁去了阴司见了临江城隍,受到了款待,还要在城隍王府小住几天。

    “果真是奇人,我得想办法套取他的来历,与他结交一二。”陈巅更是心思活泛。

    另一边,张宁在城隍王府内的一位侍女带领下,来到了一座王府小院坐下。阴司的环境也就这样,这小院虽然富丽堂皇,但是少了生机,看起来冷清无比。

    侍女年芳二八,青春可爱,但却气质却是颇为稳重。她带着张宁来到了小院之后,引张宁进入卧房。

    然后福身说道:“奴婢轻音,将化作一株松柏。公子如果有事,对着松柏唤我就是。”

    张宁点了点头,然后轻音便消失了。张宁出了卧房来到庭院,果然看见了本空无一物的庭院内,多了一株松柏。

    张宁虽然多次出入阴司,但这种事情却是第一次见到,心中颇为稀奇。但很快平静下来,回到卧房大床上盘腿坐下修养。

    不过张宁很快就听到了一阵动静。

    “喂,里边住着的人。这王府实在清冷,出来跟我聊聊呗。”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响起。

    “天涯公子,虽然您也是景王贵客,但是这么冒失来打扰另一位贵客,似乎有些欠妥。”轻音的声音随之响起,语气颇为无奈。

    “什么天涯公子,直接叫我天涯浪子就是了。”流里流气的声音再次响起,又大声问道:“喂你出来啊,我们喝个酒聊个天成不?”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话,但是张宁已经知道了个大概。来的人应该叫天涯浪子,绝对本名就是了。

    其次这天涯浪子也是景浩的客人,参加聚仙会的人。

    再次,这个人有些自来熟。

    张宁性格安静,面对这样的人就有些头痛。不过他知道,这样的人如果不搭理他,他恐怕会变本加厉。

    那可真是永无宁日了。

    张宁摇了摇头从床上下来,打开卧房大门来到了庭院外,便见到了一位青年公子被轻音拦在了院外。

    这青年公子一袭白衣,手纸水墨画白纸扇。面容英俊,气质却是颇为轻佻,不似稳重之人。

    “终于出来了。”青年见到张宁后眼睛一亮,给了轻音一个得意的眼神,然后莽撞的闯了进来,对张宁拱手说道:“在下天涯浪子,是景王邀请来参加聚仙会的人。因为生性好动,实在是闲坐不住,听说这隔壁院子也来了客人,忍不住来叨唠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