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白云殿内长生人 > 第十章 云间客
    “原来是天涯兄,在下乃是云间客。”张宁拱手笑道。

    对方既以诨号示人,那张宁也照猫画虎,自称云间客,这应该不过分吧。

    天涯浪子先是一愣,随即笑道:“有趣,有趣。”

    “轻音你去奉茶。”张宁转头对轻音说道,然后邀请道:“天涯兄随我去大堂小坐。”

    “是。”轻音应了一声,万福之后离去。

    而天涯浪子则一展白纸扇,潇洒的跟上张宁。二人分主次坐下,不久后轻音端着茶水走了进来。

    并放茶盏在二人身边茶几上,随即拿着盘子立在张宁身边侍候。

    张宁端着茶水品了好几口,而天涯浪子却只喝了一口便放下。见张宁品茶,称奇道:“这阴司的茶适合阴人喝,阳间人喝了不仅会损伤阳气,而且阴入骨髓,浑身冻僵。我只敢喝一口,想不到云间兄竟如此牛饮。”

    就品了几口,谈不上牛饮吧?

    张宁放下茶盏,心想。

    不过他却也知道,能畅饮阴间茶,对于阳间人来说确实是惊世骇人了一些。

    “我魂魄特殊,有些天赋异禀。”张宁随口回答道。

    “原来如此。”天涯浪子点了点头,随即一展白纸扇,展颜笑道:“话说也确实是我一惊一乍了些。这一次临江城隍景王邀请五湖四海奇人参加聚仙会,共同讨伐那赤炼鬼王,能入会的可都是有本事特殊的人。云间兄天赋异禀也是理所当然。”

    说到这里,天涯浪子话锋一转,说道:“其实我对讨伐赤炼鬼王没有什么兴趣,只是与临江城隍有些渊源,这才不得已来一趟。但我对结交五湖四海的奇人却非常有兴趣。云间兄,我们可否交个朋友?”

    “萍水相逢,兄未知我,我未知兄,待个三五年后再谈交朋友如何?”张宁婉拒道。

    张宁本就低调,就算面对陈巅也不乐意表明来历,更何况一个用诨号行走示人的未知的人。

    这样的家伙,交个屁的朋友。

    或许是豁达,或许是被人拒绝的多了。天涯浪子闻言也不生气,拿着白纸扇煽了煽风,笑道:“有理,待三五年后了解日深,咱们再谈交朋友。”

    “不过互相了解从零开始,我先来。”天涯浪子又说道:“我号做天涯浪子,本名吴广,生来不曾见过父母,被一江湖客收养。长大后便在江湖中游荡,颇学了一些本事,经历过不少奇奇怪怪的事情。。”

    “我姓云,名间客。齐国都城人。在此之前一直是平头百姓,没有踏足过江湖。”张宁则是敷衍道。

    天涯浪子龇牙咧嘴,这人油盐不进嘛。

    如果云间客真的是他的名字,我就把自己的白纸扇给吃了。

    不过天涯浪子对张宁确实挺有兴趣的,阳间人能畅饮阴间茶,便是本事。至少天涯浪子在江湖上行走了多年,又经历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事情,能像张宁一样的,也绝无仅有。

    再说,天涯浪子与张宁见面后,便不能探知张宁的深浅。

    此人真气如何,什么境界,一概不曾显露,仔细看去,不过就是一位世家公子,普通人而已。

    而入了阴司,参加这一次聚仙会的人,绝非凡俗。比如说张宁畅饮阴间茶虽然是天赋异禀,但绝非本事。

    要铲除那厉害的赤炼鬼王,饮茶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

    与天涯浪子不同,张宁对天涯浪子的真气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这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天境高手。

    但是真气强度在天境高手中不是很强,属于中下流水平。这样的高手在阳间已经是凤毛麟角了,但是要对付那连城隍都吃了败仗的赤炼鬼王,却是有些不够看的。

    这天涯浪子应该还有别的手段。

    总而言之,这一次与会的人都不会是普通人。

    这天涯浪子见张宁油盐不进,便不再探听张宁的来历,而是与张宁随口闲聊起来。

    这人就像是他自称的一样,生性活泼,闲坐不住。谈话犹如江河之水,绵延不绝。他又自称这辈子经历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事情,讲起昔日经历,话语又颇为生动,倒是让张宁听的津津有味。

    “我这辈子经历最稀奇的事情是曾经见过一眼阴司大将牛头。”天涯浪子露出了敬畏之色,却又兴致勃勃道。

    这倒稀奇,因为连张宁都没见过阴司大将牛头马面。

    虽然说崔成化曾经许诺他,待他死后,必定一飞冲天,飞黄腾达,就算与牛头马面,黑白无常这样的阴司大将平起平坐也不是不可能。

    “传闻中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为阴司四大将,化身千万,专门勾魂索命。而且值得他们出手的人,绝非寻常人。普通人还没那个资格。天涯兄是在什么地方见过牛头?他在锁什么人的魂魄?”

    张宁端起茶盏饮了一口,颇有兴趣道。

    “那是一个黑夜,在齐国一个叫“邓县”的偏远县城的荒郊野外。那牛头并没有在锁什么人魂魄,而仿佛只是路过。”

    天涯浪子说道,随即唏嘘道:“就算是黑夜,如果牛头不显形。平常人也是见不到他的,但是我却能见到。他见我能看见他,便看了我一眼。那一眼可差点让我浑身冻僵,当场横死。”

    想起阴司大将的那一眼,天涯浪子就是心有余悸啊。

    太厉害了。

    “阴司大将既然出现必定有事情,绝不是路过。只是你我不知而已。”张宁笑着说道。

    “是的。”天涯浪子点了点头。

    之后天涯浪子又话痨了许久,足有一个时辰。张宁实在是耐不住了,便端茶送客道:“请。”

    这端茶送客实在是经典。天涯浪子在江湖中混迹多年,自然了然于胸。也笑着端茶饮了一口,然后便告辞离开。

    张宁也有礼数,将天涯浪子送至门口。

    虽然这个人挺有趣的,但是张宁不太想与这个人有什么交集。不过事与愿违,在此后的三天中,天涯浪子便天天来张宁下榻小院内找张宁闲谈。

    虽然每一次最后张宁都是端茶送客,但是天涯浪子仍然乐此不彼。

    第四天,聚仙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