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白云殿内长生人 > 第十二章 金册
    天涯浪子看了一眼张宁,然后手摇白纸扇,摇头晃脑道:“在下轻功不俗,擅长偷香窃玉,关键时刻可以偷袭一下。”

    江湖上的人能力本事多如牛毛,各有所长。

    天涯浪子便是擅长追踪与偷袭的人。

    最后就剩张宁了,圆光大师,灵云子道长,战天涯,柳无行,天涯浪子,甚至是连景浩都看向了张宁。

    因为众人之中,就属张宁最为神秘。

    甚至连景浩都只知道,张宁天赋异禀,但却不知道张宁擅长什么,有什么能耐。

    若是他知道张宁擅长什么,便不会着急五湖四海的奇人高手,办什么聚仙会了。

    天涯浪子则更是好奇,他与张宁接触了数日时间,百般探听张宁来历虚实,却一无所获。

    今天这小子总该露出一点马脚了吧。

    “我与战兄与柳前辈一样,真气爆裂,血气刚猛,可杀鬼诛邪,善用刀。”张宁轻轻拍了拍腰间的柳叶刀,笑着说道。

    这个回答中规中矩,但是让在场之人都好不失望。这看起来张宁是与战天涯,柳无行的能力一样,但是期待越高,失望越大。

    众人对张宁这位神秘高手很是好奇期待,但是这样的答案,显然不是他们期望的答案。

    “不过算了,这大齐国哪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能力。看这位云间客,年纪不大,却已经登临天境,已经实属不易。如果他还擅长其他什么本事,那可就真的不正常了。”

    众人心中既是失望,却又是释然。

    包括景浩。

    “我这位贤侄孙看起来,也只是有些天赋异禀,能喝阴间茶罢了。”景浩心想。

    “我总觉得这小子藏着什么。”只有天涯浪子觉得张宁并没有坦白,这是浪子的直觉。

    天涯浪子手摇白纸扇,若有所思的看着张宁。

    不管怎么样,众人都已经介绍完自己的能力,擅长的本事。景浩呼吸了一口气,从袖中取出了一本金册,金册薄如纸片,金光闪闪。

    “这是阎君赐下的金册,对一般鬼物有克制作用。对那赤炼鬼王有点像是鸡肋,但总归还是有些用处的。这一战,我也参战。”

    景浩说道这里,便起身说道:“诸位随我一起动身。”

    “是。”张宁随着众人起身应声道。不久后,景浩唤来了一位将校,从府库中取出一艘战船,战船上站满了阴兵鬼卒。

    景浩率领众人一起登船,并下令开拔。这战船不知道什么结构,能在阴司空中飞行,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杀向了下成县。

    待到了下成县地界之后,战船便出了阴司,在阳间显形。

    此刻阳间正是黑夜,不过今晚上星光璀璨,月光明亮,一如白昼。城池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上,陈巅,许前仍在等待。

    许前是不可能离开的,而陈巅则是打定主意要看一场热闹。二人这几日里,白天打猎吃,晚上则盘坐下来调息。

    今晚上二人便各自坐在一颗大石头上调息,感觉到远处动静。许前与陈巅不由自主的睁开了眼睛,吃惊的看着远处偌大战船。

    “这是阴司战船?真是奇物啊,以前我只听说过,却是第一次见到。”陈巅震惊又兴奋道。

    哪怕他是临江州巡捕房捕头,见多识广,但这种景况,却是生平仅见。

    “我之前见过一次,但是再简单也仍然觉得震撼。”许前则说道。二人正震惊中,哪知道这艘阴司战船却开拔到了二人的面前。

    不久后,战船消失返回了阴司,而景浩,张宁,天涯浪子等七人却从空中落下。

    这七人之中,他们只认得两个人。张宁自不必提,景浩非常浩辨认,阳间有城隍庙,景浩身上穿着的阴司官服,便与阳间城隍庙内的塑像类似。

    许前更不必多说,他曾经得了景浩的指点,前往齐都去找张宁。

    “见过城隍老爷,见过宁公子。”许前,陈巅二人震惊之后,连忙上前拱手行礼道。

    “嗯。”景浩对陈巅点了点头,对许前却笑道:“之前我指点你前去齐都寻找宁儿,差事办的不错。如果这一战能彻底消灭赤炼鬼王,那也有你一份功劳。”

    许前双拳紧握,涕泪下拜道:“不求功劳,只求能消灭那鬼物,为我许家一家老小复仇,我便满足了。”

    景浩点了点头,便不再理会二人。他与许前还有前缘,与陈巅更是不认识。别说是小小的临江巡捕房捕头了,便是临江州牧来了,他也不会鸟之。

    陈巅当然也不敢多言,更不敢上前套近乎,只是羡慕许前能与城隍老爷说上几句话,更是对张宁这位奇人敬仰无比。

    这位可是真的去了阴司,并在城隍老爷王府内小住,与城隍老爷一起作战的人物。

    “云间客不简单,其他极为应该也不简单。我好生琢磨一下,看能否攀上一些交情。”

    陈巅看着张宁与其他五人,心头一片火热。

    对于陈巅这样的地境高手,临江巡捕房捕头,能参与,哪怕只是观看这种事情,就已经是天大的奇遇了。

    “黑夜阴气重,对那赤炼鬼王有优势。我们先坐下休息,等到明日午时,再入城找那赤炼鬼王麻烦。”

    景浩从容说道。

    张宁等众人点了点头,从容找了一个地方坐下休息。看到众人闭目养神,陈巅虽然想攀攀交情,却是不敢多言。待到了清晨时分,陈巅则是猎了两头野猪,三头山羊,麻利的处理完毕,烧烤后送给众人吃用。

    圆光大师因为是佛门中人,忌酒肉,所以陈巅特地从不远处一座镇子,买了白面馒头。

    堂堂临江巡捕房捕头,地境高手,做这等事情却是乐此不彼。如果让认识陈巅的人看见,肯定会惊掉下巴。

    众人因为吃了食物,对陈巅就多了几分笑脸,天涯浪子这个话痨,更是已经出动,与陈巅攀谈起来。

    张宁则是依旧如故,对陈巅相当冷淡。

    如此又过了好几个时辰,终于待到午时。阳光最猛烈,阳间阳气最重的时候。

    “出发吧。”城隍景浩手持金册,从容走向下成县。圆光大师,灵云子道长一左一右跟着景浩,而张宁,天涯浪子,战天涯,柳无行则分在四周。

    陈巅很想混进去,但又不敢,只能望洋兴叹。许前则是跪在地上,朝着众人涕泪跪拜。

    “请诸位一定要铲除那鬼物,还我许家公道。”

    许家整整三十三口人,如今只剩下他一株独苗苗了。

    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