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白云殿内长生人 > 第十七章 人上之人,天外之仙

第十七章 人上之人,天外之仙

    低调是张家的祖训,同样也是为了达到某一个目的。

    为了那个目的,张家所以低调。

    在此之前,张宁一直低调。在此之前张宁从未踏足过江湖,一直在齐国都城阳间,阴司中活动,所结交之辈,不过寥寥数人。

    张宁对江湖上的事情,对齐国朝堂上事情的了解,不过是从各方面收集到的消息,以及张家祖辈收集到的情报。

    如果不出意外,张宁一直会低调下去,直到那个目的完成。

    或者是他这一辈没有完成,他会娶妻生子,将目的一代代传下去,就像他祖辈所做的一样。

    但是意外发生了,因为崔成化所托,张宁不得不走这一趟。

    而这一趟行来,张宁已经感觉到了麻烦。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哪怕他再低调,但是总会露出马脚。

    与临江巡捕房捕头陈巅接触,与下成县许前接触,与聚仙会上的天境高手接触,张宁已经不再是山峰上的一块普通石头,而是金子露出了少许的金色。

    纵使以“云间客”的名号行世,恐怕也会有后患。

    张宁虽然初入江湖,却已经感觉到了江湖的麻烦。

    这一次若非必要,张宁绝不会出手,只安静的做一位天境普通高手。但哪知道风云变幻,消灭了一位赤炼鬼王,却来了一位更厉害更可怕的前阴司城隍,范阳。

    这个时候如果不出手,恐怕众人性命堪忧。别人倒也是其次,但是景浩却不能死,否则怎么像崔成化交代?

    张宁希望自己是仙,逍遥于天外,不染红尘,不沾因果。

    但可能那种仙根本就不存在吧,因为人生在世,不可能真的如谪仙一般,好比莲花,洁白不染淤泥。

    张宁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然后环顾众人,笑道:“今日之事,请诸位入了耳目,忘却心中。来日也希望诸位不要打探我的消息,算是报答我救命之恩。”

    说罢了,张宁便闭起了双眸,屹立不动。

    “什么意思?”众人被张宁的一番话说的一头雾水,什么什么。

    就在这时,风云变换。

    张宁的额头忽然冒出了一团光,这光并非是亮光,而是阴光。那是比阴司的阴气还要浓郁,那是比景浩,赤炼鬼王,范阳的阴气还要凝实。

    那并非普通的阴气。

    一团光亮起,仿佛是开天辟地了一般。先有阴光,然后有了张宁。一个缩小版的张宁出现了,由纯阴组成。

    是魂魄,又似是而非。

    阳人的魂魄,带着阳气。如果魂魄变成阴气,那么阳人也就死了,成为了阴人,也可以说是鬼。

    一位阳人的魂魄,极少有阴气,更被说这么浓郁,这么凝实的阴气。

    这阴气惊心动魄,这阴气足以威震阴司。

    “这是什么?我感觉好冷,好冷。比当天见了大将牛头的分身一样冷,不,比那冷,比那更冷。我浑身的血液,仿佛化作了冰雕。我的舌头,感觉不到了温度。我。”天涯浪子双手抱胸,白纸扇落在了地上,哆哆嗦嗦的开口说话,然后话音全无,因为他已经感觉不到了舌头的存在你。

    昔日崔成化告诉张宁,如果张宁愿意自刎,当立刻飞黄腾达,化作阴司大将,修炼精深,没准可以媲美牛头马面。

    这绝非虚言。

    天涯浪子昔日有一次奇遇,遇见过阴司大将牛头的分身,差点被冻死。但是张宁的阴气只会更强,因为牛头的分身毕竟是分身。

    圆光大师,云灵子道长,柳无行,战天涯则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众人也都是冷的发抖,冻的肌肤发紫。

    只有景浩没有太大的反应,因为他本身就是阴司城隍。

    他震撼的看着张宁的魂魄飞出,简直是难以想象。他与崔成化有不错的交情,也曾经听崔成化说起过张宁天赋异禀。

    但绝没想到,张宁的天赋异禀居然是这样的。

    这么强的阴气,若是进入阴司,立刻坐地飞升。被阎君纳入账下为大将。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出现在一个阳间人的身上?

    景浩心中百般不信,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却又由不得他不信,所以不信邪,终究化作了震撼,绝世的震撼。

    不过景浩终究还是见过世面的人,他震撼之余见到众人姿态,便知道这股阴气可能瞬间杀死众人。他连忙挥动双手,将头上的金册绽放出更强盛的金光,保护众人免受这阴气的侵蚀。

    随着金册绽放金光,众人觉得浑身一暖,血液开始流动,思维重新活跃,呼出一口气,抬头看向情况。

    张宁的魂魄飞出之时,不过是拳头大小。紧接着迎风而涨,变成了高达十丈的巨人。

    “法天象地!”

    “巨鲸吞海!”

    张宁的魂魄张开口,如雷一般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他巨鲸吞海,将范阳所施展出来的黑雾尽数吞下,紧接着吸力大增,将这满城的阴气,鬼物,以及范阳全部吞入口中。

    不管在什么地方,强者与弱者之间没有交战可言。

    以如今张宁的强大,只需要入了阴司,便可以飞黄腾达,为阎君麾下大将。小小范阳,虽然可以叱咤一方,却也绝非张宁的对手。

    无需斗法,吞之而已。

    “这怎么可能,你到底是什么怪物!!!!!”可怜范阳在整个齐国地界,绝对是首屈一指大人物,但此刻只有惊慌失措,连捏法诀,意图抵抗,也曾经幻化无行,打算逃遁,却逃不过这莫大的吸力,最终狼狈显形,冲着张宁惊慌怒吼道。

    张宁不答,只是呼吸。

    “哗哗哗!”

    不管阴气还是鬼物,包括范阳尽数被张宁吞入魂魄之中,入口即化,化作了纯阴之气。

    “呃!”

    张宁魂魄所化的巨人小腹微微凸起,不由自主打了一个饱嗝。随即巨人缩小,化作了拳头大小,没入了张宁的额头之中。

    魂魄归位,又是阳间一俊青年。

    张宁睁开双眸,展颜一笑。

    天空中阴气散去,阳光落下,将这阴司鬼城,又填满了阳气,化作了人间城池。

    暖暖的阳光,很明亮,也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