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白云殿内长生人 > 第十九章 张郎归家

第十九章 张郎归家

    这大齐国朝堂上腥风血雨,江湖上却也不太平。或许应该说,江湖上从未太平过。所以江湖上有一门职业,叫做镖行。

    只要出得起价钱,就没有镖行不敢做的生意。

    威远镖局是临江州内一座普通的镖局,字号非常老,足有三五百年了,但是规模一直不大不小。

    这一任威远镖局的掌舵人,乃是陈宋。

    陈宋是一位地境高手,年岁颇大,足有七十往上。这一次陈老镖头接了一趟奇怪的生意,护送一位年轻人前往齐国都城。

    作价黄金一千两。

    黄金一千两并不是大数目,但也绝非小数目。对于威远镖局这样的普通镖局来说,已经属于顶级生意了,所以由总镖头陈宋亲自出马护送。

    本以为这一趟会遇到危险,没想到却是一路平安到达了齐都。

    陈宋策马而立,观看着远处齐国都城,不由呼出了一口气,然后翻身下马,对护送的马车内说道:“公子,齐都到了。”

    “这一趟辛苦诸位了,这是余款。”从马车内探出一只手来,手中捏着一张五百两黄金的票,不久后一位俊青年从马车内走了出来。

    青年身上穿着褐衣短衫,做平民打扮,腰间则挎着一柄柳叶刀。

    正是张宁。

    去临江的时候,张宁是由许前带着,所以万事无需操心,回来的时候则是孤家寡人,当然张宁也可以凭脚力御风而行,但是风餐露宿实在不美。

    张宁虽然对生活要求不高,但还是有底线的。所以张宁出价一千两黄金,托了威远镖局保护自己回到齐都,一路上吃住用,都由威远镖局操劳。

    “多谢公子。”陈宋接过银票老脸上笑出了一朵花来,虽然这生意很奇怪,但这钱很好赚嘛。想到这里,陈宋又说道:“以后如果有生意,还请公子关照则个。”

    “知道。”张宁含笑点头。随即,陈宋对张宁拱手率领镖局的人员返回临江去了。而张宁则看了一眼天色,选了一个方向来到了一座偏僻山头,待到天黑,进入阴司,来到了崔王城来见崔成化。

    王府大堂,上座两张椅子。张宁与崔成化落座,二人隔着一张茶几,茶几上放着一壶好酒。

    与上一次一样,乃是阎君赐下的酒。

    张宁不客气的频频倒酒,崔成化则是有些心痛的看着张宁牛饮。

    “这一趟可还顺利?”崔成化问道。

    “有一点波折,但还算顺利。”张宁放下酒盏,将事情一一说了。

    “居然是那范阳!”崔成化有些吃惊对手,却对于张宁能够顺利拿下范阳并不吃惊,因为他也见识过张宁的手段。

    这位贤侄孙,当真是人中之龙。

    之后张宁又与崔成化说了一些话,然后在王府内住了一宿,待次日一早,张宁被崔成化亲自送回了阳间。

    至天色大亮,张宁便回到了柳家巷内的自家宅邸。

    “张家哥哥。”有一群孩童在张家宅门前嬉闹,为首的一位孩子颇有礼貌的率领同伴对张宁行礼。

    “左成。”张宁笑着摸了摸这孩子的后脑勺,然后在怀中摸索了一下,取出一些铜板给孩子,说道:“去买吃的。”

    这孩子叫柳左成,他父母对张宁也挺关照的。

    其实这柳家巷内的人对张宁都很关照,因为张安世在生前,做了不少善事。

    “谢谢张家哥哥。”柳左成大喜过望,连忙谢谢一声,带着同伴们欢快去买糖吃了。

    小插曲之后,张宁却没有进入自家宅邸,而是推开了旁边柳秀秀家的大门,走了进去。

    张宁已经没有家人了,柳家三口子就是张宁的家人,这离家多日,回来后总该报一声平安。

    推开院门,便见柳秀秀抱着一大堆的布往外走。柳母因为长期染病,干不得重活,平常以织布补贴家用,柳家姐妹从小也是织布能手。

    待织好布后,就拿去布庄换钱。

    多日不见,秀秀还是粉嫩标志。她本抱着大堆布埋头向前走,不想会有人开门进来,顿时吓了一跳,待抬头见是张宁,顿时露出惊喜之色。

    “张哥哥。”

    随即布也不卖了,眼神示意张宁进来。张宁会意跟了进去,柳秀秀带着张宁来到柳家大堂坐下,柳秀秀回屋把布放回去,然后去厨房烧茶给张宁吃。

    这功夫柳母也惊动了,她便出来陪张宁说话。

    “这一趟事情办的怎么样?”柳母问道,说话的功夫脸上浮现出不正常的红晕,她长期染病,素体虚弱。

    这一次去临江,张宁是借口办私事。

    “很顺利。”张宁笑着回答道。

    “顺利就好。”柳母点头说道。

    这时候柳秀秀端着茶盏走了进来,放在了张宁身旁茶几上。不是什么好茶,毕竟柳家不是富贵人。

    张宁也不介意,端起茶盏喝了一口放下。

    “这段日子家里没发生什么事儿吧?”张宁问道。

    “没呢,一切平安。”柳秀秀摇摇头,甜甜笑道。

    “平安是福,没事就是好事。”张宁含笑说道。

    “秀秀你忘了,张家还是发生了一件事情的。”柳母却说道。柳秀秀闻言吐了吐粉舌,然后笑着说道:“险些忘记了。”

    随即柳秀秀说道:“三天前有人来拜访张哥哥,我说张哥哥出远门了,他一脸失望,说是三天后,也就是今天会再次登门拜访。”

    “喔。”张宁有些惊讶,要知道张家一直低调,在齐都内所交往的多是柳家巷人士,或者是牢人们,这些人很少有秀秀不认识的人。

    “什么人?”张宁问道。

    “那人自称是李元雄,说是什么李元霸的弟弟。看他衣服料子很好,是贵人们穿的衣服,不会有什么事情吧?”说到这里,柳秀秀的小脸上露出了担心之色。

    “若是祸事,那等贵人要对付张家,何必好言好语?只需要片刻,就可以让张家灰飞烟灭。所以无须担心。”柳母却说道,随即笑道:“恐怕是张伯生前留下的遗泽。”

    张宁的爷爷张安世为人八面玲珑,生前狐朋狗友甚多,结交了什么达官显贵也不是不可能。

    现在这达官贵人来找张宁,恐怕是有好事。柳母是这么想的,但柳母也有些担心。

    她当然也希望张宁能够飞黄腾达,但是如果张宁飞黄腾达,那么自家傻闺女可就配不上张宁了。

    这鱼与熊掌,安能兼得?

    左思右想,甚感觉为难啊。

    不过柳母却想错了,那李家却并不是张安世留下来的遗泽,而是张宁自己的人脉。

    说起张宁与李元霸,确实是有一段孽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