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白云殿内长生人 > 第二十一章 入宫见太后

第二十一章 入宫见太后

    李元雄,李骠骑来到柳家巷的时候,颇引起了巷内人的关注,不少更是好奇的看着,想上来,又不敢上来。

    柳家巷是平民区,可很少见到这样的公子,小姐。李元雄兄妹被人围观,却也不怯,李元雄整理了一下衣衫,然后上前敲门,并不轻不重的说道:“请问张兄在家吗?”

    不久后门被打开,张宁从内走了出来。见到李元雄,李骠骑兄妹笑着说道:“元雄,骠骑,不愧是元霸的兄妹,可真相像。元霸还在的时候,可常念叨你们。进来吧。”

    说罢,张宁邀请了二人进来,然后关上了门,并领着二人来到了大堂内坐下。

    “家中没有仆役,二位稍待,我去泡茶。”张宁说罢去泡茶了,不久后,端上来一个盘子,盘子上放着三个茶盏。

    张宁将茶盏放在兄妹二人的身前,自己留下一杯,然后坐下从容问道:“自从元霸离开后,我与宁国公府并无来往,不知道二位今日登门拜访,是为何事?”

    李元雄,李骠骑兄妹出身豪贵之家,当然会品茶。而且平常里喝的茶,都是名贵茶品。

    他们喝不惯外边的茶,但是既然登门拜访,主人泡茶,那自然是要给你面子的。二人便喝了一小口。

    兄妹二人都是面色一动,李骠骑更是脱口而出道:“这是海外鹿鸣山的三仙茶。”说到这里,李骠骑又可惜道:“只可惜泡茶的水是井水,这么好的茶应该用山泉水泡着喝。”

    说完后,李骠骑却又忍不住饮了几口。

    这茶可是好茶啊,鹿鸣山每年也就出产三斤半三仙茶,分到整个齐国也就一斤吧,分到宁国公府上,那就呵呵了。

    李骠骑这么多年人生,也就喝过那么两三次,简直是馋的不要不要的。

    李元雄有些无语,妹妹你这土包子的样子,简直是丢人丢到家了。李元雄连忙说道:“小妹年岁尚浅,生性跳脱,言语冒犯还请张兄不要见怪。”

    “无妨。”张宁摆了摆手说道,张宁对于这对兄妹,可要比对临江巡捕房捕头陈巅要随和而有耐心多了。

    “所谓宝剑赠英雄,好茶也需要会品茶的人喝才有意义,我是个俗人,喝这样的茶暴殄天物。既骠骑喜欢,这三仙茶我家还有一斤三两,便送你们一斤。”

    张宁随即又笑着说道。

    “这万万不可。”李元雄连忙站起来推脱道。而李骠骑却脱口而出道:“一斤?”听到李元雄的话,李骠骑连忙说道:“二哥现在不是讲面子的时候,这可是三仙茶,我们从小到大也喝不到几口的。”

    李元雄脸都红透了,这个傻妹子。

    “无妨,我与元霸交情匪浅,不必太过客套。”张宁笑道,随即张宁看了一眼李骠骑,眉目间仍是笑意,说道:“说起来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没想到一转眼就这么大了。不过你性格却是没变,小时候就是活泼好动的。”

    “你小时候还抱过我?”李骠骑有些吃惊,这到底是什么人啊。

    兄妹二人早就放下了对张宁的将信将疑之心了,三仙茶可真不好弄,能随手拿出一斤的人,更是手眼通天的人。

    兄妹二人心知大哥离去见,吹的不是牛皮。恐怕眼前这位恐怕是大隐隐于闹市,来历背景绝对不简单的人。

    而且小时候还抱过我。

    李骠骑吃惊之余,还有些羞涩,虽然是小时候的事情,但是我现在都是大姑娘了,你不要当面说出来啊。

    “嗯,是在你五六岁的时候吧。不过在那之后,我便没有再见过你了。”张宁笑着说道。

    兄妹二人心中有太多疑问,但现在不是问的时候。李元雄想起正经事情,忙从袖子内取出了请帖,上来递给张宁道:“张兄,十二月初一是我家爷爷百岁寿辰,还请张兄来我家吃酒。”

    张宁接过帖子,展颜笑道:“好。”

    正经事儿之后,张宁又陪着兄妹二人说了一段话,等兄妹二人把茶喝完了,兄妹二人这才起身告辞,张宁也依言取来了一斤三仙茶,赠给兄妹二人。

    李骠骑拿过茶包,开心了一会儿。然后犹豫了一下,问张宁道:“张哥哥,您与我大哥既然以兄弟相称,那么您知道我大哥去了何处了吗?”

    “我好想他。”李骠骑微微低下头,眼眶泛红道。

    李元雄也竖起了耳朵,显然也很想知道这件事情。

    张宁闻言犹豫了一下,他当然知道李元霸去了哪里,不仅知道李元霸落发为僧,而且知道李元霸在什么寺庙内落发。

    但是张宁不能说,因为李元霸不让他说。

    “不知道。”张宁违心道。

    李家兄妹很失望,李骠骑又用袖子轻拭眼角。“张哥哥要记得,不要迟到哦。”李骠骑俏皮对张宁说道。

    随即,兄妹二人告辞离开了。

    张宁亲自将兄妹二人送至门口,正打算关门回去。柳家大门打开了,柳秀秀从门内探出脑袋来,问道:“张哥哥,不是什么祸事吧?”

    她还是有点担心。

    “放心,不是什么祸事。”张宁笑着摸了摸秀秀的小脑袋道。

    安抚了柳秀秀之后,张宁进入了自家宅邸大堂内坐下,看着茶几上的烫金请帖,沉吟了一下。

    既然是上门贺寿,那自然就要准备寿礼。李家乃是世袭宁国公,这寿礼要是轻了可就不体面了。

    张宁想了想,一时间有些脑门疼。

    他可从来没有给这样的人贺寿过。

    想了一下之后,张宁便有了计较。因为有事情要办,所以张宁没有回去天牢报道,等办了这件事情之后再说。

    当晚,张宁在自家宅邸内睡觉。

    深夜!

    一阵琴音响起,琴音清幽,蕴含内力,因而传的极远。

    张宁稍稍皱了皱眉头,又戴上了帽子,穿上了衣服,拿起了柳叶刀来到了院子内,一个腾跃,便跃过了围墙。

    然后张宁直奔皇宫而去。

    自九千岁张百公掌权之后,齐都便实行了宵禁,精锐的禁军被派遣出来巡逻,逮住夜行人,可以就地格杀。

    禁军高手如云,所以齐都内鲜少有人胆敢夜行。但是张宁却悄然无声的避过了这些禁军高手,来到了皇城之下。

    大内高手如云,张宁来到皇城之下后,却潜行而过,悄然无声的来到了一处宫闱内。

    今夜月色高照,能见度很高。宫闱上挂着牌匾,赫然是“寿康宫”。

    “寿康”“长乐”“慈宁”三宫,乃是安顿先帝嫔妃之处。

    寿康,便是太后寝宫。

    当朝太后李氏名女王,为开国八大功臣,江国公李家之后,今年十九岁,先帝去年驾崩,李女王便成了皇太后。

    独子杨寿,登基为帝,当时两岁半。

    朝中大权,为内宦张百公掌握,至今已经有一年。如今张百公号做九千岁,权势熏天,杀戮忠良,迫害功臣。

    皇帝母子孤儿寡母,处境极为微妙。

    张宁跃过宫墙,来到了庭院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