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白云殿内长生人 > 第三十二章 明性拳法

第三十二章 明性拳法

    霸刀门,当然是无比庞大。

    它本身就是贵宁州三大顶级江湖势力,放在整个齐国境内也是属于上流大势力,到了这一代,那就更不得了了。

    当代门主钱学冲,号称霸刀门历代门主最强。前些日子又刚战败了同属三大势力的广元铁家最强剑客铁无敌。

    手下有三大弟子,柳无前,吴无我,宁无江,年纪都不达百岁,却已经是天境高手。

    下一代气势也是极为强盛。

    霸刀门隐约有成为齐国境内顶级大势力的趋势,百年后就算是与法华寺,战家堡这样的势力比肩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面对这样的势力,等闲之人当然会胆寒。甚至连武王阁也都避开锋芒,霸刀门的船甚至可以前往武王岛。

    张宁要取天寿石,天寿石本在李家手中,却被霸刀门夺去。

    似乎要与之对上。

    王铁剑更是担心,因为这位无名前辈手持武王令而来,武王令一出,武王阁必将倾巢而出。

    难道武王阁要与霸刀门火并一场吗?

    现在开战,我武王阁没有半分胜算。连我师傅吴广恩都不是钱学冲的对手,我们师兄弟更不是吴广恩三大弟子的对手,就算这位无名前辈隐是天境,但似乎也不够看的。

    强行硬拼,只会是以卵击石。

    若是战败,传承了无数年的武王阁将灰飞烟灭啊。

    王铁剑有心想要劝说张宁放弃,却又是不敢,一时间却是心乱如麻。

    张宁却淡然处之,说道:“那天寿石本就是你李家先祖赠给我家的,我自然会去取,不过在此之前,我可以传授你明性拳法,毕竟这本来也是你李家的。”

    话音一出,王铁剑仿佛个感觉到了腥风血雨扑面而来,让她俏面发白,紧握着乌鞘长剑的手,泛起青筋,心中更乱。

    张飞闻言一愣,连忙说道:“前辈能传授我明性拳法,我感激不尽。但是去取天寿石,我觉得还需要从长计议。那霸刀门太强盛了。就算前辈想为我李家报仇雪恨,也无需如此啊。”

    张飞却是误会了,他以为李家与张宁祖上是莫逆之交,所以张宁既取天寿石,也是为李家报仇。

    这是个美丽的误会。

    毕竟李家连家传的明性拳法,也传授给了张宁祖上,这肯定是非一般的交情啊。

    张宁却摇头说道:“我只取天寿石,并不是要为你李家报仇雪恨。要报仇却是要靠你自己,如果你将天凡功,明性拳法练好了,要胜那钱学冲也不是难事。霸刀门天寿石的事情无需要从长计议,我登门便可取来。”

    张宁脸色淡然,仿佛霸刀门只是乌合之众,天寿石只是探囊取物。但是落在张飞,王铁剑二人的眸中,却实在是有些自不量力了。

    王铁剑终于忍不住了,她开口说道:“无名前辈,您不知道,霸刀门内不仅有门主钱学冲,三大弟子,还有钱学冲的同辈天境高手,甚至还有钱学冲的上一辈天境高手。粗略估算,恐怕天境有十人以上。这段日子,钱学冲九十寿辰,他广邀名门大派前来大肆操办,如果打起来,少不了有人助拳。此时此刻,霸刀门内无异于龙潭虎穴,还请前辈从长计议。”

    说到这里,王铁剑顿了顿,然后才说道:“前辈手持武王阁前来,我武王阁当然会全力以赴。我武王阁在江湖上也有一些人脉,可以邀请高手助拳。再加上最近钱学冲与铁家铁无敌比斗,也是恶了铁家,我们也可以串联。总而言之,只需要等待时间,便可以积蓄力量,给霸刀门雷霆一击。前辈单枪匹马上霸刀门,岂非是以羊投虎,白白送死?”

    一来王铁剑是为了武王阁考虑,二来她对张宁这位无名前辈颇有好感。不仅是张宁性格淡然,有出尘隐士风范,绝非是寻常江湖客,而且张宁自称与她父亲王骁将有些渊源。

    总而言之,她并不想看到张宁去送死。

    张宁却笑道:“你们可知道朝廷第一高手提督东厂的张百公?”

    “张百公权倾天下,纵使江湖末流也知道他威名。”王铁剑说道。张飞更是说道:“九千岁声势滔天,天下不敢与他争锋。”

    “不管你们信不信,若是单打独斗,我也能胜他。”张宁说道。

    王铁剑与张飞瞠目结舌的看着张宁,并不是他们不信张宁,但这话听起来怎么看就是在吹牛皮啊。

    要知道提督东厂张百国公,乃是朝廷第一高手。不说齐国第一,但也是齐国境内顶级高手,江湖上能与他争斗的高手,屈指可数。

    张宁自号无名,在江湖上也是无名之辈。这样的人一开口,就自称单打独斗可以胜过张百宫,实在不能让人信服。

    “多话不说了,我现在就传授给你明性拳法,等你学成了,我便也走了。”张宁对张飞说道,然后他从椅子上起身前往了前院。

    张飞看了一眼王铁剑,实在是对张宁要去拿天寿石放心不下,但是又不得不忍着,因为对他来说学会明性拳法,更加紧要,于是跟了出去。

    “哎!”王铁剑则是叹了一口气,然后面上露出了坚定之色,她也跟了出去,然后对张宁说道:“前辈手持武王令而来,此事我武王阁必定不能不管不顾。我立刻回去武王阁告诉师傅,请他老人家集合人手,为前辈您助拳。”

    张宁看了看她,却没有开口说话。这女子当我是吹牛皮,多说无益。她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王铁剑当张宁是默认了,连忙走出张家,快马加鞭赶回武王阁去了。

    “你们张家的天凡功,明性拳法都是很深奥的。资质普通的人,学了也难成大才。你天凡功练的不错,可见资质出众。但如果不凝神学习,也是学不会明性拳法的。所以抛弃杂念,别管我的事情,只管学会你祖传的拳法。”

    张宁对着站在一旁的张飞说道。

    “是,前辈。”张飞跪下来,双掌撑地,额头触碰泥土,叩拜行了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