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白云殿内长生人 > 第三十七章二拳

第三十七章二拳

    废墟之上,站着群雄。

    西川金柳门,战家堡,鬼灵岛等等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势力,或是独行的天境高手,齐齐望向站在瓦砾之上的张宁。

    这个人太可怕了。

    太可怕了。

    钱学冲也站着,也感觉到了张宁的可怕。甚至他连去看一下吴无我伤情的心情也没有。

    因为这是一个极为可怕的敌人。

    一拳,只需要一拳就将他的二弟子吴无我给重创,其真气余波,能将这坚固的大堂,震成废墟。

    没错。

    大堂成为废墟并不是因为吴无我飞出去的那一个大洞,那样一个大洞,绝不会让霸刀门总坛大堂,变成废墟。

    之所以会这样,那是因为对方强大的真气布满整个拳头,余波冲击力,将大堂震成粉碎。

    当然,钱学冲也能做到这一点,甚至连吴无我都可以,可以说每一位天境高手都可以。

    但那是眼前这位自称无名无姓之人,在击碎了吴无我的刀,并且将吴无我轰成重伤之后做到的,这就极为可怕了。

    天境当然也分档次,张百公属于顶尖,钱学冲是属于一流中的极品,战天涯差了一点,不是钱学冲的对手。

    而吴无我则是属三流,因为他刚刚成为天境没多久,属于新人。但是天境毕竟是天境,拥有强大的战力,充沛的真气。

    而这样的吴无我在一击之下,便被张宁重创。钱学冲也自认为做不到这一点,对方的可怕,当真是可以深不可测。

    相比于在场群雄,王铁剑,张飞则是激动。

    “好强,无名前辈真的好强,他自称能胜过张百公,绝对不是吹牛。”王铁剑望向废墟之上的张宁,眸中露出极崇敬之色。

    江湖儿女崇拜强者,王铁剑当然是崇敬。

    “这就是我李家的明性拳法,当真是霸道,强横。”张飞则是为张宁的拳法所迷醉。

    这时候废墟上悄然无声,只有风雨之声,呼呼响起。过了一会儿,钱学冲的大弟子柳无前才想起了自己的师弟,连忙笨上去查看。不久后,便看到了奄奄一息的吴无我。

    真的好惨,胸前凹下去了一大片,脸色惨白,只有进气,没有出气,眼看就要不活了。

    “师傅,师弟快不行了。”柳无前见此,也没了名门大派大弟子的沉稳,慌张喊道。

    “快带下去救治。”钱学冲只觉得脑门嗡嗡嗡的在响,好久之后,才说道。

    “是。”柳无前连忙抱起吴无我,下去救治。

    “我已经手下留情,否则刚才他已经死了。”张宁对钱学冲说道:“还是那句话,交出天寿石我这便走,否则送你下去见城隍。”

    怕吗?

    钱学冲当然怕,这个人太强太可怕了。江湖上能胜过这个人的,屈指可数。如果可以,钱学冲巴不得送上天寿石,让这个人赶紧滚蛋。

    但是江湖上的人好面子,争权夺利,好勇斗狠。钱学冲这样的人,尤其如此,他生性霸道,平常只虐人,何曾被人虐过。

    今天若是不敢动手,乖乖的交出天寿石,那还有何面目在江湖上立足?

    “天寿石确实是在我这里,李家也是老夫的师傅灭的。但要想取走天寿石,那须得问问老夫手中的刀。”

    钱学冲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

    “师傅,接刀!”三弟子宁无江不知何时取了钱学冲的佩刀,仍了过来。钱学冲接过并拔出了刀,刀面白而透明,仿佛冰面一般。

    刀身散发着真真寒气。

    江湖上有名有姓的神兵“天霜刀”。

    钱学冲手持天霜刀纵横天下数十年,不曾有过败绩。

    “先下手为强!”面对张宁这样可怕的对手,钱学冲双眸精光爆闪,双足一踏,在废墟轰然作响声中,犹如一道光影,袭击向张宁。

    人在空中,刀已出。

    刀光惨白,比白雪还白。

    刀上蕴含的真气很强,很强,比吴无我强了十余倍有余。

    “冥顽不灵!”张宁稍稍皱了皱眉眉头,但下手却不含糊。仍然是一拳轰出,这一拳让在场群雄看直了眼睛。面对手持“天霜刀”的钱学冲,张宁仍然是直拳。一拳轰在对方的刀刃上。

    “叮!”一声,天霜刀破开了张宁的护体真气,砍中了张宁的拳头,但血肉之躯却与神兵发出了金铁之声,清脆悦耳。

    张宁的拳头不仅没有被砍碎,反而一拳将钱学冲轰飞了出去,与刚才的吴无我如出一辙。

    只是吴无我已经败了,而钱学冲还有一战之力。

    “内外兼修,这神秘人的体魄,强大以及。”群雄们再次震惊,想一想真是可怕到头皮发麻。

    强大的真气,可以无惧于神兵的体魄。

    这要如何与这样的人战斗?

    此时此刻,群雄也不得不佩服钱学冲的勇气,到底有多么强大的勇气,才能朝着这样的挥刀。

    钱学冲不愧是钱学冲,尽管内心震撼,但他还是出刀了。人飞在空中,在落下的刹那,钱学冲再次双足踏地,冲向了张宁。

    这一次刀光不再是一道,而是无数道。无数道刀光,不知道真假,虚虚实实,变化万千。

    霸刀门的刀法刚猛无匹,并没有这样的招式。但是像钱学冲这样的高手,便是临阵自创也是等闲。

    他看得出与张宁对轰万万没有好处,不如以技巧取胜。虽然以霸刀门的刀法用出这样的招式,已经落了下乘。

    但是钱学冲还是抱有期望。

    “轰!”张宁再一次出拳了,不管怎么漫天刀光,他只取钱学冲的胸膛而已。钱学冲见此也是发横,不仅不收刀回救,反而万千刀光化作了一道,直取张宁的脖子。

    是两败俱伤吗?!

    群雄们眯起了眼睛,而王铁剑,张飞则是心肝儿都颤动了起来。奇异的泛着同样的心思。

    “前辈的脖子,难道也是这样硬吗?”

    下一刻,结果出来了。

    钱学冲的刀先砍在了张宁的脖子上,只见激起了一片火花,响起了金铁之声。张宁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白痕,却没有破开皮肤,更别说见血。相反,张宁的一拳轰在了钱学冲的胸膛上。

    “咔嚓!”一声,钱学冲的胸膛凹陷了下去,人也步了吴无我的后尘,如白驹一般飞出了百米远,撞倒了一大片的建筑,这才落在了地上。

    “轰隆”一声,尘浪升腾而起。

    随即,安静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