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白云殿内长生人 > 第四十章 回家
    霸刀们这样的存在灭亡,在江湖上绝对不是什么小事。

    武王阁,广元铁家灭了霸刀门,其中还穿插着一位绝世高手无名。

    江湖上自然是风起云涌,难以太平。

    但这与张宁无关。

    江湖上的事情太多,太烂,对于张宁来说还不如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过日子。虽然因为祖宗遗训,张宁坐困齐都。

    但其实张宁也是乐意,多享几年这样的太平。

    江湖虽然精彩,却不如市井安逸。

    豪侠虽然磊落,却不如街坊好相处。既然不求名利,又何苦去那江湖中走动?

    这一日是十一月二十八,而宁国公李干宁的寿辰在十二月初一。张宁可以说堪堪在寿辰以前,回到了齐都。

    回到齐都之前,张宁早换了一套衣服。褐衣布鞋,使得张宁看起来只是一位长的特别俊秀,又很干净的平头百姓。

    任谁也不敢相信,这就是那位震动江湖的雨夜神秘人,绝世高手无名。

    张宁回到了街坊柳家巷,照旧先去了柳家报了平安。

    “张哥哥,你可回来了。”柳秀秀照例请了张宁来到大堂,泡了一杯茶为张宁洗尘,一脸很开心的样子。

    张宁笑着摸了摸秀秀的秀发,然后询问道:“这段日子家中可还好吗?”

    “挺好的呀。年关将近,娘都开始张罗年货了。张哥哥你要吃什么,我让娘一起买回来。”

    被张宁摸头,柳秀秀眯眯眼很开心。

    一别又是许久,又被张哥哥摸头了,真是好好。

    “张记的核桃酥,再多买一些核桃瓜子等等干货。过年咱得好好过,吃好喝好。”张宁也不矫情,笑着说道。

    “好的。”柳秀秀点点头记下了。

    张宁陪着秀秀说了说话,又看了看柳母,这才出了柳家。不过他没有回家,而是换上了牢人的功夫,配上柳叶刀,前往天牢。

    相比于其他,看牢房才是张宁的本职工作。不过张宁已经几个月没有上过班了,当然也没有排班。

    当然,张宁还是能够自由出入天牢。入得天牢后,张宁便见到了陈春花带着牢人们在小间内休息。

    陈春花坐在长凳上,一边喝酒,一边剥花生吃。见到张宁后,陈春花笑骂道:“你小子可总算回来了。”

    张宁点了点头,然后上来对陈春花躬身行礼道:“这段时间多谢陈叔兜着。”

    “这算啥事,谢个球啊。”陈春花摆摆手道,然后说道:“既然回来了,那就上班吧。从明天开始你上白班。”

    张宁摇摇头说道:“陈叔我年前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上班就到年后吧。”

    陈春花与牢人们听了简直是瞠目结舌,这还算是牢人吗?这妥妥的大爷啊。陈春花笑骂道:“得,那张爷你既然不是来上班的,那来天牢干什么?”

    “我看看王骁将。”张宁说道。

    “他过的挺好的,好吃好喝。对了,说起这件事情。你也得把银子交代一下了,毕竟照顾王骁将颇费钱。”

    陈春花说道。

    张宁想起来了,照顾王骁将还是他自己自掏腰包来着。张宁也不计较,直接取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递给了陈春花。

    “多出来的,请兄弟们喝酒。”张宁说道。

    见此陈春花与牢人们并不意外,他们是见怪不怪了。

    “就知道你家富裕,乃是大户。不过话说回来,你家这么富裕。干嘛还要做牢人,享福不好吗?”陈春花把银票对折放入怀中,好奇问道。

    “祖宗传下来的差事,可不敢不做。”张宁随口说道。与陈春花等牢人们说道之后,张宁便去见王骁将。

    张宁离开天牢已经数月,这天牢内囚犯少了许多。问斩的问斩,病死的病死。这囚犯少了也有好处,这牢房内的空气变得好了许多。

    王骁将仍住在张宁给安排的牢房内,有床铺,桌子长凳,还有一盏油灯,桌子上还放着一些书卷。

    王骁将看起来过的还不错,张宁见到他的时候,他却是红光满面,身材还微微有些发福。

    张宁心中不由佩服,人之将死,大多数人都会无比恐惧,但王骁将却有非一般的豁达。

    “小兄弟,事情可办妥了?”王骁将也见到了张宁,放下手中书卷,笑着关心道。

    因张宁的缘故,王骁将与牢人们混的比较熟。王骁将也甚感激张宁关照他,见张宁不见数月,便向牢人们打探消息。

    知道张宁外出办事去了。

    “劳王公惦记了,事情办妥了。”张宁一边打开锁链走进牢房,一边说道。

    “呵呵。”王骁将笑笑,摸了摸自己的胡须。

    “王公,九千岁将您抓入天牢,既不审问,也不搭理。您可知道是为什么?”张宁来到了另一张长凳上坐下,问道。

    “不知道,张百公那人性格诡异,谁也猜不出他在想什么。不过老夫估计,难逃一死就是了。”王骁将说道。

    那张百公确实是诡异,想让王骁将死,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让王骁将死。等死最难熬,难道打算让王骁将在天牢内等个三五年不成?

    张宁想了想还是不谈这事了,张宁又对王骁将说道:“这一趟我出门办事,却是遇到了两件事情与王公您有关。”

    “这倒是奇事。”王骁将眼睛微微瞪了瞪,有些不敢相信。他们二人一位是前朝廷大员,一位是天牢牢人。

    张宁出门办事,居然能遇到与他有关的事情。

    “这第一件事,我且说了。信不信随您。”张宁说了一句,随即才说道:“我能通鬼神,出入阴司来去自如。不久前我进入阴司,见到了您的老师崔成化。因为崔成化为官清正,被阴司招募,目前为齐国京畿城隍,号称崔王。崔成化对我说,您为官清正,死后恐怕要步他后尘,进入阴司为大官。”

    王骁将听了后觉得瞠目结舌,这阴司之事,世人多半都是将信将疑的。王骁将也是如此,因为既不能证明阴司存在,也不能证明阴司不存在。

    不过王骁将为前朝廷大员,也确实是听到过一些隐秘。

    而张宁看起来并不是一个会说谎的人。

    “没想到我崔老师居然有这样的机遇。”王骁将叹了一口气,然后问道:“第二件事情呢?”

    张宁见此更佩服,死到临头神态自若这已经是难得。得知自己死后会飞黄腾达,不惊也不喜,更难得。

    王骁将绝非等闲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