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刁民陈二狗 > 第一章 傻子陈二狗

第一章 傻子陈二狗

    正值六月三伏天,偏安一隅的桃源村连日不见雨水,燥热的宛如一个巨大蒸笼。

    好在桃源村依山傍水,村旁山脚下,有一条小溪蜿蜒流淌,成了村民的绝佳避暑场所。

    夕阳西下,天边一片红霞,在溪边避暑的村民们三三两两的相继离开,回家生火做饭。

    只剩下陈二狗一个人,坐在岸边,挽着裤脚,将两只赤足放在溪水里,盯着水面里的倒影,呵呵傻笑。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衫,身材凹凸有致的年轻女子,怀里抱着一个蓝色的塑料大盆,盆里堆放着一些换洗的衣服,打村子那边,向小溪处走来。

    这女子见到溪边还坐着个男人,如鲜花盛放的红润俏脸露出些许慌张,本能的就想转身离开。

    可仔细一瞧,认出了那个男人是村里出名的傻子陈二狗后,就放松了下来,继续向溪边走来。

    女子名叫杜娟,两年前,杜娟嫁到桃源村的时候,惊艳了整个村子里的老少爷们。

    整个村子就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媳妇。

    然而,杜娟结婚的当晚,丈夫和公婆就因为一场大火,死在了家里,还没洞房呢,就成了寡妇。

    村里人迷信,都认为杜娟是一个不祥之人,对她避若蛇蝎。

    杜娟平时在村里,也是不愿意见人,害怕被人指指点点,所以才会等所有人都回家了,再来溪边洗衣裳。

    她将盆子放在岸边,只见里面有一件粉色碎花的连衣裙,还有一套较为保守的红色内衣与内裤。

    陈二狗向杜娟看了过去,直勾勾的盯着盆子里的内衣,面露憨相,不解的问道:“婶,婶子,那是啥?”

    杜娟的脸倏然一红,红透了耳朵根子。

    如果是其他人这么问杜娟,肯定是耍流氓不可,但杜娟知道,陈二狗是个傻子,智商可能只有五六岁的孩童那么大。

    而且,这两年来,整个桃源村也只有陈二狗,不忌讳她,肯和她说话,可以说,陈二狗就是杜娟在桃源村里唯一的朋友。

    所以杜鹃只是略微羞涩之后,便给陈二狗解释道:“这叫胸罩,是女人的内衣。”

    “哦。”陈二狗似懂非懂的答应了一声。

    杜娟见他再不多问,便拿起搓衣板,准备洗衣粉,做起了洗衣服的准备工作。

    与此同时,她听到了陈二狗似乎在向自己这边靠近,但知道陈二狗人畜无害,所以也就没抬头去看。

    可等她做好准备工作,再一抬头,却见陈二狗已经是拿起她的那个红色胸罩,当做杯子,在溪水里舀起了一些水,仰头喝了下去。

    “二狗,你这是干什么?”杜娟一时间又羞又急,忙是站起身,把胸罩从陈二狗的手中夺了回去。

    “我,我口渴。”陈二狗缩了缩脖子,像是一个受惊的孩子,似乎被杜娟吓到了。

    杜娟也是意识到了自己反应过激,毕竟对方是个傻子,又怎么能计较这些呢,便柔声道:“这里是生水,喝了容易闹肚子,你口渴了就回家喝点凉白开。”

    “哦,我知道了。”陈二狗笑呵呵的盯着杜娟,答了一声。

    “天也不早了,你快回去吧,把饭吃上。”杜鹃笑了笑,重新蹲回去,开始洗衣服。

    杜娟蹲在水边,水洗发白的牛仔裤将她的臀部包裹的滚圆,裤腰和衬衫之间露出一片白嫩的肌肤,隐约间,还能看见,杜娟牛仔裤里面的内裤,是浅绿色的纯棉内裤。

    陈二狗也不知道为啥,眼睛就是从杜娟的裤腰处挪不开,看的怔怔入迷。

    就在这时,从远处快步跑来了一个皮肤黝黑,身材健硕的青年男子。

    他的脸上,带着一丝急不可耐,来到陈二狗的身后,一把就将陈二狗给推在了地上。

    “啊!”

    陈二狗吓得惊呼了一声,跌倒在地,呲牙咧嘴的看向来人。

    “傻子,就你也配看杜娟的屁股?”男子恶狠狠的瞪了眼陈二狗,破口骂了一句。

    陈二狗吓了一跳,赶紧低下头。

    杜娟也是受到惊吓,连忙站了起来,回头来看。

    就见到后来的这个青年,色眯眯的盯着她,露出了强烈的占有欲。

    杜娟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不对,惊疑不定的问道:“马志强,你干什么?”

    这个马志强,是村里有名的混混,杜娟两年前嫁到桃源村的时候,马志强已经被抓去坐牢了。

    就在两天前,马志强才刑满释放,回到了村子。

    回来以后,见到杜娟的第一眼,马志强就被杜娟的美貌所吸引,生起了贼心,今儿个下午,按捺不住心中的躁动,就趁着溪边没人的时候,打算过来和杜娟发生点什么。

    至于陈二狗这个傻子,则从始至终,都没被马志强给放在眼里。

    马志强嘿嘿一笑,说道:“杜娟,你嫁到我们村,当了两年寡妇,一天好日子都没过上,实在是委屈你了。别人认为你是不祥之人,克夫,但我不讲究那些,我喜欢你,你跟着我,我保准你吃香的,喝辣的!”

    说着话,马志强就直接向杜娟扑了过去。

    杜娟吓得尖叫,但哪里是马志强这个从小就爱争强斗狠的男人对手,转眼之间,就被马志强以一种暧昧的姿势,给压在了地上。

    “马志强,你放开我!” 杜娟用力挣扎着,头发凌乱,娇俏的脸上尽是羞愤。

    马志强偷鸡摸狗的事做过不知多少,杜娟的反抗,只会让他越来越兴奋。

    他哈哈大笑着,将杜娟的衬衣用力一撕,直接就将杜娟的衬衣扣子给一连扯断了好几颗!

    雪白的肌肤,让马志强的两眼瞪的滚圆,口水都从嘴角溢了出来。

    “杜娟,我都快稀罕死你了!”

    马志强吸溜了一下,将口水吞了回去,就火急火燎的把头向杜娟的身子上,埋了下去。

    “别碰我!”杜娟情急之下,直接是一仰头,用额头狠狠的就和马志强天灵盖撞了过去。

    “砰”的一声响,两人全都一阵头昏眼花!

    “你这个没人要的寡妇,老子碰你,是看得起你,你还敢打老子!?”

    马志强大怒,扬起手,一巴掌就向杜娟的脸狠狠扇了下去!

    杜娟惊叫一声,害怕的闭上了眼睛。

    “砰!”

    一声闷响。

    预想之中的巴掌,迟迟没有落下。

    杜娟眼睑颤抖着,睁开双眼去看,便见傻子陈二狗,不知何时,站在了马志强的身后,他手上还捏着一块半拉砖头大小,却又像是玉石的事物,缓缓的从马志强的脑袋上拿开。

    显然,他刚才就是用这个白玉石的砖头,砸的马志强的脑袋。

    “你他妈,敢打我?”

    马志强摇摇晃晃的回头,看到陈二狗的脸。

    “我不许你欺负,欺负婶子!”陈二狗脸上交织着畏惧和愤怒,磕磕巴巴的说道。

    马志强还想说些什么,但没说出口,两眼一黑,就昏了过去,直挺挺的趴在了杜娟的身上。

    “啊!”

    被昏倒的马志强压在身上,杜鹃受惊,尖叫了一声,随即手脚并用的把马志强从自己的身上推开。

    而这时,陈二狗也有些奇怪的看向手中那块,砖头形状的白玉石。

    这块白玉石,正是刚才马志强把他推到在地以后,他的手在岸边的鹅卵石上擦过,顺手摸到的。

    刚才他见到杜娟被欺负,随手感觉到这个白玉石挺有分量的,就拿这块石头砸了马志强的脑袋。

    但此时,也不知怎么的,他突然感觉到这块白玉石传来一股热流,就像是被火烤过的石头一样,竟然有些烫手。

    而他手掌上原本因为摔倒在地,而磨破流出来的鲜血,竟然被这块白玉石给汲取了进去。

    本来他的手掌只是擦破了点皮,流出的鲜血并不多,但被白玉石这么一吸,竟然从他的身体内,肉眼可见的直接给吸过去了至少小半碗的鲜血。

    紧接着,白玉石变得殷红起来,像是鸡血石一样。

    下一刻,整个玉石就骤然之间,化作一缕白光,钻入了陈二狗的掌心之中。

    这一切发生的非常快,等到玉石钻入陈二狗的掌心之后,杜娟也才刚刚把马志强从自己的身体上挪开,从地上站了起来。

    “二狗,谢谢你了!”杜娟有些心有余悸的对陈二狗道了一声谢。

    陈二狗回过神来,憨厚的笑道:“婶子你没事,就,就好。”

    然而刚说完这句话,陈二狗突然只觉得大脑嗡的一声,整个人就昏了过去。

    “二狗,二狗!”杜娟吓了一跳,堪堪把陈二狗给抱住,没让他摔在地上。

    但无论她再如何叫,陈二狗就像是睡死过去了一样,怎么也醒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