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刁民陈二狗 > 第六章 讨债
    整个桃源村的人都知道,李春生和李婶两人,一向是把陈二狗当做半个儿子看待的。

    如果不是李春生这两年摔断了腿,让家里的境况雪上加霜,说不定他们还要把陈二狗这个傻子的一日三餐,全都给负责上了呢。

    “娘,二狗哥。”李小草胆颤心惊的来到了李婶身边,眼睛都不敢看马志强。

    马志强此时其实也是强弩之末,下午先是被陈二狗在脑袋上敲了一下,刚才又是被盛怒之下的刘小飞一阵毒打,此时再劈胯扯蛋,被李婶敲伤了胳膊,浑身上下,都是伤。

    眼看李婶举着铁锹虎视眈眈的模样,马志强不免有些心虚。

    这农村的老娘们发起狠来,比男人还让人犯怵。

    “好,老李家的,你今天非要为了这个傻子,跟我对着干是吧?行,这个梁子,咱们结下了!你们和这个傻子,全都给老子等着!”

    一边骂骂咧咧的说着,马志强一边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捂着胯,甩着腿,一扭一扭的走远了。

    “二狗子,你没事吧?”李婶扔掉铁锹,回头看向陈二狗,一脸的关切。

    李小草也是来到了陈二狗的另一边,面露关心:“二狗哥,你咋得罪马志强了,看到他提刀过来找你,吓死我和娘了。”

    “李婶,小草,我没事。”陈二狗心里暖暖的,笑着回答她们母女二人。

    李婶松了口气,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李小草却是瞪大眼睛,问道:“咦?二狗哥,你说话咋突然这么利索了?”

    陈二狗笑了一下,也没瞒着她们母女,把自己下午打了马志强,救下杜娟的事情,给她们说了一下。

    “我也不知道为啥,醒来以后,突然就好了。”

    陈二狗挠着头,笑呵呵的,却是隐瞒了土地神传承的事情。

    这件事情太匪夷所思,说出去恐怕也没人信,还会以为自己傻的更厉害了。

    “二狗子不傻了,这是好事!哎哟,这几年来,你可担心死婶子了!”

    李婶得知陈二狗好了,当即是喜极而泣。

    李小草也是喜笑颜开,合不拢嘴。

    只不过,两人没开心多久,就开始犯起愁来。

    李婶忧心忡忡的道:“我们这次算是把马志强给得罪狠了,马志强这小子从小一肚子坏水,指不定要怎么报复我们呢。”

    “李婶,你放心,有我呢!我现在好了,绝对不会让人欺负到你们!”陈二狗宽慰了李婶几句。

    现如今,他不仅不傻了,还得到了土地神的传承,手段多的是。

    马志强这个村霸,在此时的他眼里,屁都不是,刚才如果不是李婶闯进来,他早就把马志强给收拾明白了。

    李婶和李小草相依着回到家里,把陈二狗恢复正常的事情告诉了李春生,李春生立即嚷嚷着要见陈二狗。

    陈二狗隔着墙都听见了李春生的声音,自然是跑了过去。

    李春生腿上受伤,下不了地,把陈二狗叫到床边,好一阵打量,满脸的笑容。

    陈二狗陪着他们一家人又说了好一阵话,这才回到家里,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想了半夜的事情,方才沉沉的睡了过去。

    翌日一早,天蒙蒙亮,外面就响起了一阵吵闹声。

    “李春生,还钱!”

    “李春生,别装死了,快点开门,还钱!”

    陈二狗一听这声音,听出了是马志强的声音,当即就知道不对,连忙穿衣服往出跑。

    隔壁,李婶沉着脸,打开了大门,就见马志强带着两个同村的乡亲,赵龙和王有为。

    “马志强,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们家也没欠你的钱,你在这吼啥呢?”

    “你们家是没欠我的钱,不过你们家欠赵龙和王有为的钱了吧?”

    马志强冷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两张借条,正是李春生和李婶写下的借条。

    其中一个是五千块,另一个是三千块。

    马志强抖着借条,一脸得意的说道:“正好,赵龙欠了我五千,王有为欠了我三千,现在他们把这个借条,过渡给我了。

    所以说,你们家现在,欠我八千块钱!麻利点,快给我还钱!”

    李婶知道,马志强肯定会来报复,但没想到,马志强的报复这么快。

    她为难的看向赵龙和王有为,说道:“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等今年秋天收成之后,再凑钱还给你们吗?”

    赵龙和王有为心虚的低着头,赵龙说道:“李家婶子,对不起了,我们也是欠了马志强的钱,没办法,你就给人家还了吧!”

    “这……”

    李婶咬着牙,深感无力,他们家现在连一千块钱都拿不出来,这八千块对他们家来说,无异于是一笔巨款,哪里能一下子拿得出来。

    “别愣着了,赶紧还钱吧!”

    马志强今天就是来为难李婶一家人的,昨天李婶把他胳膊都给敲肿了,他是恨的牙痒痒,此时笑的那叫一个趾高气昂。

    就在这时,李小草也是面带愁苦,走了出来。

    马志强见到李小草,当即是两眼一亮。

    他才回来两天,昨晚虽然见到了李小草,但因为当时心思都在找陈二狗报仇上,再加上天太黑,没太瞧真着,就没在意。

    此时才算正儿八经的看清楚,入狱两年不见,这李小草,竟然出落的越发迷人了。

    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稍显青涩的瓜子脸,高挑的身材,纤细的腰肢,短裙下面,是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

    李小草二十岁出头的年纪,身材比不上杜娟那么丰满,但胜在青涩,如果说杜娟是一个成熟的水蜜桃,那李小草就是一个脆甜的青苹果。

    马志强色心不改,当即动了歪心思,嘿嘿笑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老李家的,你要是真拿不出来钱,我看,不如就拿你的女儿,来抵债吧?”

    一边说着话,马志强就伸手去摸李小草的脸蛋。

    李小草吓得惊叫了一声,赶紧往后退。

    李婶把李小草护在身后,恶狠狠的瞪着马志强:“你什么意思!”

    马志强笑道:“八千块可不是个小数目,你们家要是还不起,干脆就当做我给的彩礼了。

    准备准备,挑个好日子,把马小草嫁给我,这样一来,你们不仅不用还钱了,还白捡了我这么一个优秀的女婿,你说,是不是两全其美呀?”

    李小草羞怒的满脸通红,怒叱道:“马志强,你,你臭不要脸!”

    马志强抱着膀子,狂妄的道:“今天要么给钱,要么给人,你们自己看着办!”

    “娘!这可怎么办呀!”李小草急的流下眼泪,抓着李婶的胳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李婶也是满脸愁容,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自家房屋,隔着玻璃看见李春生一脸急色,却是连床都下不来。

    家里唯一的主心骨成了残废,他们孤儿寡母的被马志强这个无赖催债,李婶只觉得深深地无力感,从心头生起,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陈二狗的声音,从一旁响起。

    “八千块的债,就想娶我小草妹子,马志强,你的脸也太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