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刁民陈二狗 > 第二十五章 死而复生

第二十五章 死而复生

    面对陈二狗的询问,王小梅匍匐在地,一五一十的回答道:“不是刘小飞推的,是刘小飞打我的时候,我害怕,往后躲,一脚踩空了,才跌下山崖的。”

    陈二狗眉头一挑,这才知道,是自己等人冤枉刘小飞了,王小梅还真的是死于意外。

    于是,他又仔细问了几个问题,让王小梅把她死前所发生的事情,一一讲清楚。

    刘小飞两年前从梯子上掉下来的时候,把命根子给摔坏了,不能和王小梅过正常的夫妻生活。

    这两天刘小飞也想明白,这件事也是事出有因。

    所以当时刘小飞把王小梅叫下车以后,一开始也并没有想动手。

    两人刚开始还是在平稳的对话,没有发生争执。

    直到刘小飞问王小梅什么时候和马志强搞在一起的,王小梅如实回答,两年前马志强入狱的时候,两人就搞过一次以后。

    刘小飞登时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抬手便想抽王小梅几个耳光。

    王小梅本能的往后面躲,这一躲,就把自己的命给搭上去了。

    陈二狗听完王小梅的叙述,皱着眉头坐在床上,陷入沉思。

    现在他知道,王小梅的死,的确是死于意外,并不是刘小飞把王小梅推下山的。

    可是这个证词,毕竟是从王小梅的鬼魂口中知道的,他就算说出去,别人也不能信他。

    他应该怎么做,才能为刘小飞洗脱嫌疑,让王小梅的娘家人,不追究刘小飞的责任呢?

    就在陈二狗百思不得其解,犯难的时候,却见到,王小梅的鬼魂,竟然开始变得摇摆不定起来。

    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它的鬼体一般,虚幻的鬼体忽然摇摆闪烁起来。

    随即,王小梅的鬼体,就在陈二狗惊疑不定的注视中,从来的方向,瞬间以极快的速度,返了回去。

    陈二狗哪怕继承了土地神的传承,都搞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当即光着脚丫子,打开房门,追了出去。

    等他跑出屋门的时候,在他的感知里,王小梅的鬼魂,已经再次返回到了她的尸体里边。

    “这算是什么情况?该不会是死而复生了?”

    陈二狗心里震惊,光着脚飞快的跑到了刘小飞家的院子里,在刘小飞几个人直愣愣的注视中,直接是一把揭开了王小梅脸上的白布,伸手去探王小梅的呼吸。

    下一刻,陈二狗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喜!

    他扭头看向刘小飞几人,压低声音惊呼道:“我嫂子活过来了!她有呼吸了!”

    “什么!?”

    “真的假的!”

    刘小飞几人皆是一愣,下一刻,刘小飞就大步跑了过来,查看王小梅的情况。

    便见此时的王小梅,不仅有了微弱的呼吸,便是胸口,也开始有了轻微的起伏。

    只不过,王小梅现在虽然有呼吸,但却是昏迷状态,没有醒来的趋势。

    “她没死!我媳妇没死!”刘小飞惊喜的连连大叫。

    刘小飞的两个孩子,这个时候,也是又哭又喊。

    其他几人,也是满脸震惊不解。

    刘小飞的惊呼声,村里的村民,一下子都给听到了,大家伙全都又跑了过来。

    得知王小梅没死后,村长张百林第一时间把围观的众人都给推开:“小飞媳妇现在就算没死,也是重伤,情况堪忧,大家都别围在跟前,让小飞媳妇能够保持呼吸。”

    大家伙很听话的给王小梅腾开了一个空间,让她可以呼吸到新鲜空气。

    张百林紧接着就看向刘小飞:“小飞,现在你媳妇没死,但这个状态,随时都有可能再次咽过气,我的意思是,带到城里的医院,去诊治抢救一下,你怎么看?”

    刘小飞忙不迭的点头道:“要看要看,我就算砸锅卖铁,也要给她治好!”

    说完,刘小飞就看向了陈二狗。

    现在整个村子里,只有陈二狗有车,想尽快送王小梅去城里就医,只有陈二狗能帮这个忙。

    陈二狗不等刘小飞开口,就道:“我现在就去把车开过来,你们把我嫂子往车上抬,咱们现在就进城!”

    “谢了,二狗子,你的这个人情,我记下了!”刘小飞重重的点点头,给陈二狗道了一声谢!

    陈二狗摆了摆手,也顾不上说客套话,直接又是光着脚丫,往自个儿家里跑。

    等待陈二狗的途中,一个村民忽然想起了什么,十分纳罕的道:“二狗子是咋知道王小梅没死的,直接跑过来探王小梅的鼻息?”

    大家一问之下,才知道,如果不是陈二狗一溜烟跑过来,探王小梅的鼻息,大家压根就不知道,王小梅竟然会又有呼吸了。

    大家一时间面面相觑,这个事情确实有点奇怪。

    不一会儿,陈二狗就把那辆皮卡车开到了刘小飞家大门口。

    刘小飞和几个年轻小伙子,一起把王小梅用木板抬到了车上。

    中途,张百林不放心的叮嘱道:“小飞媳妇现在指不定身体有多少骨折,别乱动,就放在后兜子里,让躺着。”

    等到几人把王小梅在皮卡车的后巷子里,刘小飞也是跳到了后兜子里,打算一路上照看王小梅的情况。

    这时,李婶自告奋勇的走了出来,说道:“我也跟你们一起去吧,我是个女人,到医院看病,也许有用得着的地方。”

    紧接着,李小草也是壮着胆子走了出来,说道:“妈,我跟你一起去,到时候也能帮点什么忙。”

    刘小飞满脸感动,眼含泪水的道谢。

    陈二狗迟疑了一下,看了眼李春生,见他不反对,便给李婶和李小草打开车门,让她们坐上车。

    随即,便在乡亲的注视中,驾车离开。

    车上,李婶好奇的问道:“二狗,我听说,是你发现小飞媳妇还有呼吸的,可你当时就在家里,怎么知道她没死的?”

    陈二狗此时正全神贯注的开着车,路上太崎岖,他不得不控制着车速,尽量让车不要太颠簸,把王小梅的身体给震出个什么好歹来。

    闻言怔了怔后,编了个瞎话:“我做了个梦,梦到王小梅给我托梦,说她还没死。”

    “王小梅给你托梦了?她还说啥了?”李婶和李小草闻言皆是一惊,很是好奇。

    陈二狗道:“她在梦里还给我说,她不是被刘小飞推下去的,是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

    “真的假的,这么神奇吗?”

    李婶和李小草,皆是感觉到不可思议,惊叹连连。

    陈二狗此时心里却在琢磨,王小梅的鬼魂为什么会突然飘回去,死而复生。

    思来想去,或许和他在山下找到王小梅时,使用生机赐予的能力有关?